精华内容
下载资源
问答
  • 终极价值观与工具型价值观--罗克奇

    千次阅读 2008-01-13 16:52:00
    终极价值观与工具型价值观--罗克奇 终极价值观 工具型价值观
     
    

    终极价值观与工具型价值观--罗克奇 

    终极价值观

    工具型价值观

    舒适的生活(富足的生活)

    振奋的生活(刺激的、积极的生活)

    成就感(持续的贡献)

    和平的世界(没有冲突和战争)

    美丽的世界(艺术和自然的美)

    平等(兄弟情谊、机会均等)

    家庭安全(照顾自己所爱的人)

    自由(独立、自主的选择)

    幸福(满足)

    内在和谐(没有内心冲突)

    成熟的爱(性和精神上的亲密)

    国家的安全(免遭攻击)

    快乐(快乐的、休闲的生活)

    救世(救世的、永恒的生活)

    自尊(自重)

    社会承认(尊重、赞赏)

    真挚的友谊(亲密关系)

    睿智(对生活有成熟的理解)

    雄心勃勃(辛勤工作、奋发向上)

    心胸开阔(开放)

    能干(有能力、有效率)

    欢乐(轻松愉快)

    清洁(卫生、整洁)

    勇敢(坚持自己的信仰)

    宽容(谅解他人)

    助人为乐(为他人的福利工作)

    正直(真挚、诚实)

    富于想象(大胆、有创造性)

    独立(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智慧(有知识、善思考)

    符合逻辑(理性的)

    博爱(温情的、温柔的)

    顺从(有责任感、尊重的)

    礼貌(有礼的、性情好)

    负责(可靠的)

    自我控制(自 律的、约束的)

    罗克奇价值观 1973年

    下面是一个对于这两种价值观理解的一篇文章,转来看看:

    价值观可以分为工具型价值观和终极型价值观两种。所谓工具型价值观是指“事物”,而终极型价值观则是指“感觉”。

    举例来说,若你或某人认为工作中最重要的是收入,收入本身并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件事物,那么收入即属于工具型价值观。或有人认为一生中对他很重要的是家庭、朋友或金钱。而这三项都不是一种感觉,它们也都属于工具型价值观。任何人一生中所追求或逃避的都是一种感觉。我们所要的不是家庭、朋友、金钱等这些外在的表象事物,而是这些事物所能给你带来的感觉。你所要的可能是家庭给你带来的爱、幸福、快乐;朋友给你带来的关心、肯定、协助;金钱给你带来的安全、自由等等的感觉。是这些感觉主导了你的行为及思想和判断模式,这些背后的感觉,我们称之为终极型价值观。

    这两类价值观有着非常重大的区别,而很多人并不了解,所以他们的人生过得非常没有方向,享受不到快乐。其实,我们所追求的是这些物质、事物或者说工具的背后所带给我们的一种感觉,而大多数人都是在穷其一生去收集那些大大小小的工具,以为拥有了这些工具就等于是幸福、快乐、成功,却忽略了内心真正的需求。人人都说自己要追求幸福与快乐,可是,真正在追求这些幸福与快乐感觉的人真是凤毛麟角,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一生都是在追求金钱、名利、洋房、汽车,一大堆似乎很有用的工具而已。可是感觉不等于工具,感觉是一种终极的心境,而工具只是阶段性的事物。比如,某天你和朋友相约去郊游,可是去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把你们淋成了落汤鸡,你也许会很生气,和大家一起闷闷不乐。同时,你也完全可以选择不生气,就在这样的暴雨天气里和大家玩得更开心,更有乐趣。你们要去郊游的目的,就是想要一种快乐放松和刺激的感觉,而郊游不过是你实现这些感觉的众多工具之一,也许你期待的是一个晴天的郊游,可那只不过是让你活得快乐的其中的一个工具或条件而已,你可以有更多的选择。难道一次下暴雨的郊游就一定令人沮丧吗?它会不会成为你生命中一次最有趣、最难忘的经历呢?当你这样去问自己的时候,也许你可以带领你的同伴去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最后玩的比预期中的还要开心。

    其实,我们可以积极主动地拥有我们想得到的那些终极型价值观,只要你明确自己真正在追求的是什么,而不被一些蛊惑人心的外在事物所迷惑,你就可以获得心灵的自由与和谐。

    看看你现在的生活:你为什么选择现在的工作?你想在这份工作中得到什么感觉?你得到了吗?想一想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现在的婚姻生活?你想通过它得到什么样的感觉?你得到了吗?再想

    一想你为什么一直要赚取那么多的金钱?你希望用这些金钱换来哪些感觉?而现在你得到这些感觉了吗?无论是工作、婚姻还是金钱,都不过是实现你那些重要的终极型价值观(感觉)的可选择的工具。请问你在追求这些工具的同时,是否曾停下来想一想:你到底要的是隐藏在这些工具背后的哪些终极需求或感觉?你又真正地得到了多少?

    来源:灵通心里咨询科学研究所网站。

     

     点评:工具型价值观和终极型价值观二者应是相辅相成的。在达到终极价值的过程中,我们需要通过工具型价值观修炼自己。我们这个社会所宣扬的社会价值观也主要是工具型的价值观,如诚实守信,勤俭节约,热爱祖国等,都不是一种能够直接得到心灵满足的感觉,所以也是工具型的,主要是对社会有益。所以社会价值观应该成为环境和制度去约束、引导人们,应该融入电视、电影、报刊、网络等传媒,融入日常生活去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不应该在课堂上不断的灌输!工具型的人容易不耐烦,不满足,那种在暴雨中仍能得到快乐的人是终极型的。

     
    展开全文
  • 因为这些特点,他们也有着共同的宿命——他们总是被社会舆论推动着甚至强制着去对某些话题表态:技术人文、责任与价值观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今日头条正处在这样一个当口——这家公司已经是今天中国最大的媒体...

    如果你印象中习惯了神采飞扬趾高气昂高瞻远瞩的霸道总裁,张一鸣恐怕会让你感到意外。

    对于一家110亿美元公司的创始人而言,他显得太年轻和安静——甚至有些乖巧。他的同事们告诉《财经》,这位CEO最激烈的情绪表达方式不过是“这个事情怎么会这样?”

    在今天中国,创业公司Founder的数量可能要以百万计算,而张一鸣无疑是其中最幸运的两三人之一。他和他的两位朋友所创立的3家公司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向中国互联网统治者——BAT发起挑战的胜利同盟,另外两家分别是美团点评和滴滴。这三家公司创立都不超过6年,估值均超过百亿美元。

    成功如此迅速,原因之一是这又是一家“简单,可依赖”的技术主导型公司。过去这类公司的典型代表是百度,这类公司往往极其专注于技术细节的打磨,提供极致的产品体验,而对行业习以为常的价值观则态度淡漠。因为这些特点,他们也有着共同的宿命——他们总是被社会舆论推动着甚至强制着去对某些话题表态:技术与人文、责任与价值观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今日头条正处在这样一个当口——这家公司已经是今天中国最大的媒体渠道,他们每个月为1.5亿用户提供服务,每天有近7000多万人花76分钟在今日头条上观看新闻、视频。但张一鸣坚持说今日头条不会也不需要设立传统意义上的总编辑,他说自己最忌讳价值观先行,他认为不干涉可能是今天他对内容最好的管理。

    张一鸣认为“不克制”带来的危害更大——多数精英认为自己所坚持的就是对的,然而事实是,这个世界上多数人都无法认清现 实。选择“不干涉”,正是在克服人性的弱点。与其在价值观上高歌猛进,不如“延迟满足感”,他认为这会让自己获得更多的自由。

    考虑到他仅仅三十出头,很难说他未来会有怎样的改变:再过一些年,他会对这个世界有着更多、更强烈的看法吗?那时候他还会坚持不让价值观干涉内容吗?最近,《财经》杂志对他做了专访,话题也由此展开。

    除了这些问题,我们还把他和他的好朋友王兴做了一些比较,在最后的快问快答环节中,我们把部分同样的问题问给了这两位背景相似、年龄相仿、甚至都是福建龙岩人的CEO,他们的回答之间形成了一场有趣的思维对比。


    成功与低俗

    《财经》:比头条更早出现的聚合类应用或者网站有很多,为什么最后只有你们做大并成功了?

    张一鸣:有些是因为太难用,门槛很高,导致最后只有geek才用。还有一些是没有「穿透」,订阅、选择类别等各种功能,他们把产品想得太复杂。为什么我们没有做这样的产品?因为我们始终认为信息的效率比信息的展示更重要。

    最早期的今日头条,没有频道没有个性化甚至没有图片,打开就是纯信息流。当时我们的判断是——移动互联网,高频应用,主产品是唯一的;同时要专门为移动创造内容,而不是把杂志内容搬过来,后来我们做了头条号。

    《财经》:什么时候意识到头条有这么大的势能?

    张一鸣:物理上从高位到低位的能量越迁叫势能,而我们并没有往下跳。

    《财经》:低俗是今日头条成功的原因之一吗?

    张一鸣:我觉得这是有偏颇的。真的不是这样,虽然肯定还是有Low的内容,但我们肯定比同行更重视。而且我们从来不主动push低俗内容。我们一直在打击低俗和标题党,现在「特别低俗」的内容已经消失了。

    我们确实有一段时间对新用户处理不够好,因为新用户没有个性化,所以他们打开主信息流容易出现低俗内容。而个性化推荐的模型很复杂,不全是因为你爱看,也可能是你附近刚好有人爱看。所以后来我们还专门启动了一个「冷启动防低俗问题」。

    《财经》:所以你的意思是,「特别低俗」的已经消失了,留下的是「比较低俗」的?

    张一鸣:第一,你确实不能完全做到,总有漏网的。第二,它有边界,有一点点擦边的,并不是要全部去掉。我觉得最核心在于头条并没有从低俗中获利,事实上,低俗内容反而会伤害我们的商业利益。

    《财经》:你的竞争对手评价你们某些内容像毒品。用户点开可能是被标题诱惑,并不说明他需要并且喜欢这个内容。

    张一鸣:因为没有收录足够多的用户信号,所以我们不知道你是因为被诱惑还是因为兴趣而点击。而我们现在试图通过更深入的用户行为识别来区分两者,比如用户的「点击后行动」——在内容上的停留时长,看完是否收藏,是否分享。

    我本身并不认为低俗有什么问题。你在机场看到的杂志是一回事,在火车站看到的又是另一回事。很多人是因为证明自己高雅而指责它。

    《财经》:未来是否会把内容调性从火车站往机场调?

    张一鸣:我希望内容的分布符合需求的分布。机场的人看机场的内容,火车站的人看火车站的内容。如果说以前让机场的人看到了火车站的内容,那是技术问题。


    责任与克制

    《财经》:今日头条有没有价值观?

    张一鸣:企业都要有社会责任感,我们要做对社会有益而不是有害的事。

    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我们会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我们不想教育用户。世界是多样化的,我不能准确判断这个好还是坏,是高雅还是庸俗。我也许有我的判断,但我不想强加我的判断给头条。如果我在现实生活中也没有说服别人,为什么我要通过我的平台说服别人?

    财经》:媒体是有价值观的,而你们是最大的媒体聚合平台。

    张一鸣:如果你是个邮局,你不同意《XX时报》的价值观,但邮局能不发行《XX时报》吗?多数人认为他的价值观就是主流价值观,他们总是习惯围绕价值观,而不是围绕事实。这是我反对的。同时,我们确实不应该介入到(价值观)纷争中去,我也没这个能力。

    如果你非要问我头条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认为是——提高分发效率、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这是最重要的。

    《财经》:你对社会、商业、政治、文化是否有自己的观点?

    张一鸣:我有自己的观点,但我不会强加自己的观点给头条。

    《财经》:你的观点、想法跟头条的算法、规则完全没有关系吗?

    张一鸣:我是我,产品是产品。

    CEO的职责为什么是把自己的喜好加到产品上?CEO的责任是为公司创造效益,为员工提供薪水,为社会提供产品服务——这是企业的目标,而我做的事要最有利于这个目标。公司的价值观可能不是我的价值观,公司的价值观也不受我的价值观影响,公司的价值观是我理性的根据公司的愿景来定的。

    《财经》:头条之前有个很赚钱的和医疗相关的业务,但你毅然叫停了。这是不是也是价值观在干涉产品?

    张一鸣:不做医疗广告是因为目前民营医院很多服务差或者经营违法违规,而我们很难区分把关。这和我个人的善恶观无关,更多是企业发展长短期和「延迟满足感」有关。

    我们认为流量是重要的,流量的信任度同样重要。如果你的流量信用度低,你的商业转化率就会低。这个问题是长期、缓慢的。所以推一个有问题、低质量的广告实际是杀鸡取卵。同时我们和百度不一样,我们不按关键词切分流量,而是按广告位加用户时长,我们不把这个位置卖给医疗广告主还可以卖给其他人。所以我们不做医疗广告压力不会这么大。

    我们打击低俗也是这个目的,因为低俗会直接导致我们的广告没人信。只不过这恰好跟大家的善恶观是吻合的。

    《财经》:头条是这个时代最强势的媒体平台之一,每天有7000多万人花76分钟在今日头条上。如果你们可以通过内容来给用户以正确的引导,为什么不呢?

    张一鸣:我在克制,同时我觉得平台的责任也是克制。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时候是对的,多数情况下你不克制带来的伤害更大。同时,我们要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因为基本上可以不做恶的人都是有能力的人。

    我们的内容首先是满足多样性,满足对公共事件、议题的传播,满足一部分人群比如高知份子的需求,同时我们要求内容不要对低端用户有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坚决抵制虚假、诈骗、血腥、暴力、刻意标题党。

    在满足了这些前提后,用户看八卦、娱乐、笑话等内容又有什么问题呢?历史上精英们一直在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但社会整体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目标。以前的媒体精英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认为自己特别希望导向的才是特别重要的。但多数人的强烈主张,从历史上看,多数都没有产生多大价值。

    少数精英追求效率,实现自我认知,他们活在现实中。但大部分人是需要围绕一个东西转的。不管这些东西是宗教、小说、爱情还是今日头条,用户是需要一些沉迷的,我不认为打德州、喝红酒和看八卦、视频有多大区别。

    《财经》:那为什么今日头条会做「头条寻人」这样的功能?

    张一鸣:我承认,见到别人开心比见到别人难过要更好。


    人性与机器

    《财经》:做头条这几年看到了怎样的人性?

    张一鸣:前阵子我看头条中的新闻说,有三分之一的人是不想接回失踪者的,这些失踪者多半是老人。这个新闻对我还是很震惊,世界没这么美好。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叫做——闪耀的人性的光辉,而它经常被随便乱用。

    《财经》:每天看头条推荐的内容,你觉得你是更爱人类了,还是更不爱人类了?

    张一鸣:我爱不爱人类,电影给我的影响比今日头条大。BBC有一个叫《宇宙奇妙之旅》的纪录片对我影响很大,它让我觉得人类很渺小。你的很多问题在天体之间都不重要。

    《财经》:头条是一家技术公司还是一家媒体公司?

    张一鸣:我们不是个媒体公司,是因为我们不创造内容,我们不发表观点。

    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但和大家想得不一样的是——我们是为了解决问题(信息分发问题)而创办的,充分认识问题比如何解决问题更重要。你认识到一个问题、认识到这个问题的规模和意义,这本身就是一半的答案。

    《财经》:今日头条需要总编辑吗?

    张一鸣:之前一位同事手动推送了一条三星新产品发布的新闻,我问他为什么要推这条新闻?他的回答是:这么重要的新闻我们怎么能没有?他认为这条新闻很重要,可是它真的对广大大众重要吗?多数人会认为他觉得对的就是对的,正是因为我知道这个倾向,所以我们要努力克制这个倾向。

    如果头条有主编,他不可避免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选择内容,而我们做的就是不选择。

    《财经》:百度和头条都是纯技术思路创办的公司,有人认为纯技术公司都是唯机器论,机器的算法决定一切。

    张一鸣:我不想强调纯机器,因为是不是纯机器不重要。我们的目的就是满足用户需求,机器能更有效的满足就用机器满足,机器不能就用人满足,我不固执或者不依附。

    《财经》:你曾提到今日头条的内容是由算法决定的,是「人工不干预」的,但算法事实上就是以人的行为来影响机器。

    张一鸣: 我们并不否认我们在干预内容。违背法律法规就必须干预,但我们不干预用户喜好,不干预在社会和法律容忍下的多样性内容。

    《财经》:你认为头条的算法应该是引导人性还是迎合人性?

    张一鸣:我不觉得算法要和人性挂钩。这就像以前哈雷彗星飞过,大家说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是要出现地震还是出现鼠疫?其实和这个都没关系。我们做技术的时候也一样——我们没有说要模拟人性,也没有说要引导人性。你们文化人给了我们太多深刻的命题。


    竞争与低空飞行

    《财经》:有人认为今日头条是百度未来最大的挑战者,你怎么看?

    张一鸣:我又不是百度,为什么要管这个问题?我们主要是向前看、往前跑,不看左右。

    《财经》:百度今年发力内容领域,是否会对头条构成威胁?

    张一鸣:百度进入这个行业肯定对我们有影响。但这个「影响」是否会让头条失败?我觉得肯定不会。我们现在日活跃用户体量大概是手机百度的2/3,我们用户的停留时常也更长。同时,我并不觉得百度有什么优势是我们所不具备的。

    《财经》:比如,技术优势。

    张一鸣:技术优势就是技术人才,我们为什么不能有同样或者更好的技术人才?优势主要取决于效率,取决于你对事情理解的准确度,对人才判断的准确度,以及如何把这个理解判断变成组织有效性的效率,在这几件事上我不觉得我们会输。

    财经》:听说你们给了高出百度两倍的工资从百度挖技术人才。

    张一鸣:没有没有。大部分顶尖的算法工程师还在百度。

    《财经》:头条2015年收入十几亿,今年预计有60多亿,百度2015年广告收入约600多亿。什么时候头条的广告收入会超过百度?

    张一鸣:没有预计。但我们希望三四年内能做到中国广告市场20%。 

    《财经》: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规划?

     张一鸣:去年年初。公司太小的时候不用算大盘,去年年初涨得很快,就开始算大盘了。

    《财经》:百度连接的是广告与网站,头条连接的是广告与内容,不同的连接模式哪种更有商业价值?

    张一鸣:网站是落后的信息组织形式,它不是健康的生态,同时网站内容组织的形态也非常不好,通过索引的方式其实是杂乱无章的。举个例子,我们打击低俗,如果一个作者老生产低俗内容,我们可以直接惩罚这个作者,网站是做不到的。

    《财经》:头条是否会做一套类似百度凤巢的竞价排名系统?

    张一鸣:我们现在就有类似的。我们觉得广告要更向内容的标准看齐,同时,我们希望广告对用户更有益。但我们现在效率还不如凤巢,百度有一千多人在做广告推荐系统,我们只有几十个。

    《财经》:你们今年有60多亿的收入,百度在收入60亿的时候早盈利了,头条为什么还在亏损?

    张一鸣:版权支出很大,人才支出也大,还有货币也贬值了。我们可以盈利,但对于大的行业来说,创业公司低空飞行应该是常态。

    《财经》:除了广告,还有什么其他收入来源?

    张一鸣:以广告为主。我们今年也有几千万收入是2B的,我们把机器学习能力对外提供了。

    《财经》:今日头条有可能会发生魏则西事件吗?

    张一鸣:我觉得这是当一家公司符合法律的时候,要不要比法律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的问题。魏则西事件在头条真的不会发生,首先,我们现在不做医疗广告。同时,我们每一个环节都会避免出错。

    《财经》:如何看待和腾讯新闻的竞争?

    张一鸣:主要怕别人和我们比烧钱。

    《财经》:你刚刚说,现在举目望去没有可以威胁头条的人。

    张一鸣:我并不觉得它会威胁到我们存亡,但你还是不希望人家给你绊脚。

    《财经》:如果百度、腾讯在内容上开始大规模烧钱,对你们的影响有多大?

    张一鸣:陪着烧呗。只要你跑到最前面的话是可以做到的,核心是你要提高你的系统效率。

    《财经》:头条的商业策略对比其他几家巨头,有何不同?

    张一鸣:百度的商业策略是比较看中三年内的盈利,他们是广告变现导向,而腾讯是用户时长导向,他们更在意用户是不是在腾讯盘子里玩。

    今日头条的导向是偏腾讯,加一点华为。华为很重视底层和基础设施。我发现公司越强大就越往底层走,更往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走,上层可以空出来,比如操作系统、芯片、云。


    管理与灰度

    《财经》:Boss直聘做过一个调查,调查显示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心中排名第一的雇主不是BAT,而是今日头条。

    张一鸣:我们重视技术,而重视的体现之一是工资。我一直认为,公司竞争的核心是ROI(投入产出比)水平而不是成本水平。几乎没有行业领头的公司是控制人力成本来实现领先的,公司应该有好的ROI,而这个好的ROI需要通过让员工收获好的ROI来实现。

    《财经》:你的同事说,你在大学时举办程序员大赛,第一名是一位化学系同学,你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创立头条还特意把这位同学挖过来了。

    张一鸣:我看一个人都会想他有什么优点。哪怕是随意在路边看到的一个人,比如参加校友会,参观其他公司,甚至住酒店时看到的酒店经理。未知的事情或人我一般会往好的方面想。

    《财经》:会重用什么样的人?

    张一鸣:我比较喜欢真实的人,也可以说是认真的人。我以前比较保守,现在比较大胆。用人所长,只要不会对系统带来特别大的问题,我都愿意试试。

    《财经》:有人评价你,慈不掌兵。

    张一鸣:我不算适合掌兵,但看方向比管事情重要。我不擅长把事情推向极致,比如把公司推向运营效率最高,或者push到边界。但对公司来说,更重要的是对重要事情的开拓和判断。

    《财经》:头条去年1500人,今年要达到3000人,明年会大量扩充销售团队,据说人数可能到1万人。1万人的头条该如何管理?

    张一鸣:最多一万,我估计实际7000多人。对销售和商业的管理,这个阶段并不是最重要的,好公司应该先持续开拓再增强变现深度。我希望通过对商业产品的改进把销售团队控制在5000-6000人以内,不想到百度几万人的级别。

    《财经》:在今日头条的公司管理规则中,你非常强调腐败和廉洁,头条有因为腐败问题而开除过员工吗?

    张一鸣:今年开除了三四个,追求刑事责任的还没有。

    《财经》:在公司管理中,你对什么是不能容忍的?

    张一鸣:不能容忍对系统的长期损害。我定义过三层廉洁失效给公司造成的损害:第一层是直接利益损失;第二层是这些决策带来的不良后果;第三层是廉洁风气变坏后,团队向心力的丧失。而第三层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

    《财经》:头条在管理架构和原则上有什么特点?

    张一鸣:弱化组织结构、去形式化、灵活调整。在关键问题上是非分明,认真不含糊。多数公司在重大问题上没原则,小事情上没情理——我不希望头条是这样。

    《财经》:如何理解管理上的灰度?

    张一鸣:灰度不是模糊,而是有渐变和过度。灰度是有规律、有方向的。我对很多事情、很多人的处理都是在考虑清楚之后再重新度量程度。

    经常有其他公司的跟我抱怨,某人不太适合,但老板因为考虑到这个人的感受,于是调到xx部门挂着。但让上百人汇报给一个不合适的人,是对这一百人巨大的不公平。在这件事情上,清晰的是——岗位要按能力匹配的原则来分配,而灰度是——不能直接辞退,考虑情理,比如待遇上的优厚。

    《财经》:头条进入了短视频领域,还有了「头条问答」等新产品,头条的业务扩张逻辑是什么?

    张一鸣:业务边界是我现在的主要思考点,我基本以科斯定理为基础,加上一些组织和系统角度的思考。我们有一个原则——尽量不做别人已经做好的事,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就不做,除非是业务防御关键点。

    世界是动态的、前进的。如果你停下来去做别人已经做好的事情,你和对方都会被时代潮流拉下,因为世界不是只有你和你的对手。

    《财经》:对公司的边界如何思考?

    张一鸣:公司能不能多元化,要不要进入上下游,要不要做产业基金,股权投资的意义在于什么?国际化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个重点方向。最近我还在思考,国家为什么有大有小?

    《财经》:听说头条内部决策很喜欢用「双重测试」。

    张一鸣:以取名为例,多数团队有了好名字之后会说,“这个名字很好,干杯!”而我会说,再做个AB测试吧。哪怕你99.9%正确,测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财经》:如果头条有一天被对手全面超越了,你觉得原因可能是什么?

    张一鸣:先后顺序是——竞争、政策环境变化、我自己的问题。BAT中的T还是很强的,我们还没有逃出重力。


    保守与延迟满足感

    《财经》:最近你有一篇传播很广的文章《10年面试了2000个大学生》,你反复鼓励年轻人要敢于冒险,但你自己却是个很保守的人。

    张一鸣:缺什么说什么。我是比较保守,比如很多公司花钱都是花了再融,而我总是预留足够的钱。

    保守的本质是因为我很相信「延迟满足感」,如果一件事情你觉得很好,你不妨再往后delay一下,这会让你提高标准,同时留了buffer。很多人人生中一半的问题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没有延迟满足感。延迟满足感本质是克服人性弱点,而克服弱点,是为了更多的自由。

    以前我的投资人建议,你应该尽快推广,但我觉得不ready就会一直不做。事实上直到你的竞争对手发力之前,都是你的窗口期。华为就是一家懂得延迟满足感的企业,他们花大了力气在研发上——这些都不是短期见效的事情。

    《财经》:是否因为保守而错过很多机会?

    张一鸣:判断不好确实会错失机会,比如如果头条在12、13年可以多花一点钱,或许增长会更快。我不喜欢不确定性,这与我程序员出身有关系,因为程序都是确定的,但事实上CEO是焦虑的最终承担者。现在我的保守性在降低。

    如果是因为创始人个人需要得到成功而没有在合适的时机做出决策,这是延迟满足感的问题,而如果是因为自己判断失误,则是技能问题。

    《财经》:创立头条之前,你参与过四家创业公司,但每次都没有坚持到最后。

    张一鸣:我很早就意识到,创业如果不顺利,早死早升天,往前看就行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理解都是「错不在我」,以前业务没做好,我就觉得责任在我身上,但其实有时机问题也有行业问题等等很多。

    如果你的决定是对可见的最大系统(比如社会)是有增益的,你就应该做出更好的选择。我经常见到一些小创业团队,每个人都不愿意走,其实早点解散了,对他们都好。也许你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到时候还可以将利益重新分配。比如我离开九九房的时候,当时九九房的投资人也投资了头条,他们现在收益很好。

    《财经》:但团队的老大先于公司解散走掉,不会有内疚感吗?

    张一鸣:创业成功本身就是低概率事件,买彩票没中会有内疚感吗?而且当时我为团队找了我认为比我更合适的CEO。不过现在回想一下,一两周低落期还是有的。

    《财经》:你很现实。

    张一鸣:可能跟很多人比,是的。

    《财经》:如果今日头条遇到大困境,或是你看到更好的趋势,你会放弃头条转身去发展新业务吗?——就像当年一样。

    张一鸣:我从来没说过我绝对不卖公司这种话,我说的是——我们有机会把头条做成一个平台型公司,所以我不会卖公司。我没有选择拥抱巨头,但我不是“为了不拥抱而不拥抱”。

    如果和哪个公司合作,可以让今日头条在全球获得成功;可以促进更多地方的信息分发;可以更快进入机器学习在其他领域的应用,我并不排斥,但我不认为现在有这个机会存在。

    《财经》:想过卖掉公司吗?

    张一鸣:每次有选择的时候,我会想一想,然后我每次都会选择不把公司卖掉。我认为头条作为独立的平台,对我和我的团队,有着财务之外的很大意义。

    《财经》:想过几次卖掉公司?

    张一鸣:三次。人们总说成王败寇,但大众说法并不天然对,卖和不卖中间还有很长的过度。如果卖掉可以为更多人产生更大的好处,我并不反对。我的选择取决于个人感情和责任感,但更取决于现实。

    《财经》:如果失去公司的控制权你可以接受吗?

    张一鸣:如果新的这个人非常牛,我是Open的。


    理性与现实

    《财经》:王兴是你比较好的朋友。你和他的相似之处、不同之处是什么?

    张一鸣:都比较有好奇心,也都爱信息。他的好奇心比我更大,知识面比我更广。但我比他更懂技术。我们看问题有时候角度不完全一样,我感觉他更系统,我更灵活。他对什么事都关心,而我觉得对我不重要的事情我就不那么关心了。

    《财经》:在你眼里什么是「重要」的事情?

    张一鸣:就是能发挥效用的事情。

    《财经》:什么是能发挥效用的事情?

    张一鸣:不同阶段不一样。比如你身体不好的时候,健康是重要的。对我来说,自由、健康、公司发展、家人朋友健康,包括能够更有能力去帮助人,把困扰我的问题想得更清楚等等,这些都是效用。

    《财经》:在你的生命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张一鸣:我不确切知道。其实多数人都没有答案,但他们以为自己有很好的答案。

    《财经》:想把今日头条做成一家怎样的公司?

    张一鸣:先不设边界吧。先把提高信息分发效率这件事情做好,成为全球最大的信息创作与分发平台。

    《财经》:上一次发火是因为什么事情?

    张一鸣:我几乎不发火。因为发火有什么效用呢?

    《财经》:为什么一切都要用效用来衡量?

    张一鸣:我又不想发火干嘛发火?我不发火,也很少生气。但有时会不高兴,不高兴多半是因为失望。

    《财经》:你赞赏哪种力量?反对哪种力量?

    张一鸣:四种基本作用力——万有引力、电磁引力、弱相互作用力、强相互作用力,简单来说,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反对YY的力量。

    《财经》:最欣赏自己身上哪一种特质?

    张一鸣:延迟满足感,而最大的延迟满足感,是思维上的。

    《财经》:大学毕业来北京创业,对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张一鸣:冬天,坐出租车从机场往城区开,高速两边是大片整齐的白杨树,平原一望可以看到很远,坐车飞驰而过,那一幕印象很深。

    《财经》:作为一家受到价值观争议的公司CEO,你的价值观是什么?

    张一鸣:我并不完全确定。我讨厌形式化,讨厌虚伪,因为排来排去没用。但我认为体验和事实对我来说很重要,你经历各种经历、各种体验很重要。你能够有自由、有能力去帮助和影响别人。而我作为「一个人」的效用就是:一是你的体验,二是你对别人的影响。

     《财经》:你在采访中说自己不喜欢无聊,人生要做来劲儿的事,但一些接触你的人评价你是个枯燥的人。

    张一鸣:他们没有看到我有趣的地方,比如打游戏、飙车各种我都不玩。我喜欢对世界有清晰的定义和标准,如果还能简洁更好。

    《财经》:你的爱好是什么?

    张一鸣:看书、看电影?我坦白,我没有特别强烈的爱好。我觉得很多爱好都来源于控制。如果你通过玩游戏来追求控制感,那你不如控制你自己。比如看书,看有难度的书,想有难度的问题,在商业追求上努力工作。如果你花时间去打真人3D实景游戏,为什么不拿这种「追求控制感」来创业呢?

    《财经》:对你影响较大的书有什么?

    张一鸣:《活法》、《少有人做的路》、《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基础生物学》对我影响比较大。我什么都看,只要我觉得对自己有帮助。还看了一些比如《世界应你而动》、《你从来没有努力过》。

    《财经》:你看了好多鸡汤。

    张一鸣:洁癖不会影响我的好奇心。

    《财经》:如何看待自己的弱点?

    张一鸣:拖拉。好多事情很拖沓,我迟到,经常迟到。

    《财经》:有特意做什么事情来改变自己吗?

    张一鸣:定目标。

    《财经》:用几个字定位一下自己。

    张一鸣:我在上海,徐汇区中金国际广场,第9楼。

    《财经》:有没有一直坚持的东西?

    张一鸣:每周按摩一次算不算?

    《财经》:多数认识你的人都评价你极其现实,像机器人。

     张一鸣:我觉得人总不facing to reality,是很大的问题。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是创造它,但前提是面对现实。

    《财经》:如何来区分梦想和不现实?

    张一鸣:梦想,就是做梦想的吧。多数人不愿意面对reality。reality是个名词,抽象名词,没有褒贬。

    《财经》: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张一鸣:把英语学好。

    本文转自:https://www.huxiu.com/article/174510.html  如有侵权,请留言联系,本人定及时删除!谢谢!

     
    展开全文
  •   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三者之间的关系 (1)三者之间是有区别的。世界观是人们对生活于其中的整个世界以及人和外在社会之间的关系的根本观点、根本看法。人生观是对人生的目的、意义和道路的...

     

    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三者之间的关系

    (1)三者之间是有区别的。世界观是人们对生活于其中的整个世界以及人和外在社会之间的关系的根本观点、根本看法。人生观是对人生的目的、意义和道路的根本看法和态度。内容包括幸福观、苦乐观、生死观、荣辱观、恋爱观等。它是世界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受到世界观的制约。价值观是指一个人对周围的客观事物(包括人、事、物)的意义、重要性的总评价和总看法。像这种对诸事物的看法和评价在心目中的主次、轻重的排列次序,就是价值观体系。价值观和价值观体现是决定人的行为的心理基础。

    (2)“三观”又有不可分割的联系。世界观是人生观的理论基础,它给人生观提供一般观点和方法的指导;人生观是世界观的一个方面,是世界观在人生问题上的应用和贯彻。只有在一定的哲学世界观基础上形成的人生观,才是自觉的人生观。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科学的世界观,它内在地包含着对人和人生的科学的理解,是关于人的本质和价值、人生的目的和理想,以及人的自我发展、自我创造和自我实现的哲学理论的现代理论表达。人生观对世界观也有一定的影响,一个人的人生观即使是朴素的,但只要它是正确的,就有利于树立科学的世界观。

    世界观还是形成价值观的基础,世界观不同,价值观也就不同,怎样进行价值评价首先是一个世界观问题。以对物的价值来说,它涉及两方面的因素,一是物的属性、结构、功能,这是价值产生的客观基础。某种事物是否具有价值,首先是事物的客观因素决定的,来不得半点主观随意性。二是人的需求。这虽然是属于人的主观的东西,但却不是主观随意决定的,而为历史条件和实践水平所制约。因此,一个科学的合理的价值评价,必须符合两项要求:一是对客观事物状况的正确认识,它首先是一个世界观问题。只有对世界、对人与世界的关系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才能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反过来,正确的价值观的建立,又会使科学世界观更丰富、更完善。

     

    展开全文
  • 程序员的价值观与网络的复杂性

    千次阅读 2016-08-27 08:25:41
    程序员运维/网管之间的斗争依然在继续,在这个无休止的争论中,我不断切换着自己的角色,这一次,我将站在程序员的对立面。 从我的故事说起,这些故事我故意打乱了时间顺序,请看到此文的人并且知道这些事的,...
    网络是极其复杂的,这种复杂包含混沌和不确定性,网络是一个典型的复杂系统。然而网络映射到程序员的心里,它只是一条确定的管道!这种思路会带来问题。程序员与运维/网管之间的斗争依然在继续,在这个无休止的争论中,我不断切换着自己的角色,这一次,我将站在程序员的对立面。
            从我的故事说起,这些故事我故意打乱了时间顺序,请看到此文的人并且知道这些事的,不要往自己身上映射,纯技术讨论,无关褒贬!

    我的故事一:手机访问慢

    那是我刚毕业的时候了,在一家小公司做VOIP,我接手了一个Symbian UIQ程序的开发,这是一个联网的程序,经理的意思是,访问一定要快,绝不能慢。需求很明确,几乎所有的网络程序都是这么个需求。我于是就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奋战,我刚毕业时发誓要做一个标准程序员,我觉得这是一定可以完成的。然而,事后证明,这往往是程序员的通病。
    ...
            后来我离职了。
            因为,我无法做到访问不慢...其实这不是我的错,这是那个手机的错,那个手机买的带宽太低了,那时没有3G,那时只是GPRS,后来我知道,你只要换一张SIM卡,就快了,然而还是解决不了基站坏了导致的访问慢问题,事实上,我也解决不了由于地震海底缆线受损导致的访问慢问题,那时google还是可以用的...
            我耿耿于怀,我离职了,因为我没有完成需求,这个需求是:必须快,不能慢!!PS:这个经理是一个当时有8年经验的老桌面程序(不怎么联网的那种)程序员。

    我的故事二:弹证书慢

    那时的我在搞SSL相关的,而且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公司里相比其他程序员更懂一点网络的人了,于是很多网络方面的问题大家都会问我。和故事一相反,这里的程序员会认为一切慢的原因都是网络的原因,而不是程序的原因,于是这活儿自然就落到我头上了。
            怎么个慢法?我们的服务器是双向SSL认证的,浏览器要上传一张证书,如果有多张,那就要选择,因此会弹出一个选择证书的框,弹这个框从连接开始计时,特别慢!
            虽然并不是说我必须解决,但即便友情支持也要尽可能完美,我比较崇尚德国工匠精神,精确,完美!
            于是我把自己关在机房一个下午,最终确认这是一个Linux内核BUG导致的问题,与网络无关!出来后眼睛都是疼的。为什么大家会认为这是网络问题,而我第一反应却是程序问题呢?
            因为我在只有一跳的自建环境内可以100%重现该问题。
            自那以后,我经历了无数次的此类过程,水平也因此逐渐长进,逐渐形成了我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吗?
            能100%重现的,就不是混沌的,那是确定的事情,按照程序员的思维,确定的事情一定是哪里的一个语句使然!然而网络是混沌的,是不确定的。

    我的故事三:连接被重置

    这可能是最近最近的事情了,我正反两面来讲。
            我首先肯定一下自己。
            多对多C/S环境,统计数据显示有大量的连接被重置,我第一时间分析的是数据的聚集特征,而不是去搞抓包这种细节。我是对的,因为根本无需抓包,大数据显示发生这类错误的服务器是同一台,和故事二一样,我直接盯上了那台服务器!然后从那台服务器作为一个新的开始,开始新的排查!最终,问题完美确认,请参考故事五。
            然后我想说一下同事A。
            和我的观点不同,同事A也有自己的方法论,他只是希望去分析抓包,我也照着比划了几下...不同点在于,我是自上而下的分析数据特征,他是自下而上的分析,所以,在这个场景下,我的效率会更加高些。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网络是混沌的,是不确定的,但是主机是确定的,主机上跑的程序也是确定的,自上而下可以瞬间发现主机异常,而分析数据包则会湮没到茫茫海洋!这笔大数据是可贵的,它可以帮你发现每一个客户端的特征,只是还有大部分程序员不知道怎么用这笔数据。

    我的故事四:nmap扫描

    网络上获得任何数据,都是统计数据,都不是精确的,这是程序员所不想看到的事实,然而却必须正视!
            多对多C/S环境,必须符合一定规则的客户端才能参与连接,我查出一大批伪造的客户端,但我不能确定还会不会有别的。我的证据是什么呢?程序员可能更希望我能拿出抓包数据板上钉钉,说:看,这就是你们伪造客户端的证据!
            可是,一个pcap包能看出什么呢?答案是什么也看不出!
            我的方法是nmap。然而程序员可能不太相信nmap的结果,因为中间经历了太多的设备,很多东西都是Guess,不是确定的,不符合程序员的价值观!这也是为什么一帮程序员加班到深夜去Debug,然后来了一个运维一个traceroute就查出问题的原因。程序员宁可相信自己的代码有问题,也不愿猜测是网络有问题,因为代码是确定的,traceroute或者nmap的结果是不确定的。
            好吧,说下结论吧,我nmap的结果完全正确。在nmap过程中,我当然也不是一扫定乾坤,我也是扫了大量的地址,然后看数据聚集性的。

    故事五:运营商不可信

    接着故事三,当我查到异常设备后,我是怎么进一步分析的呢?由于异常设备只是一个代理,我需要去找原始主机,通过配置就能找到,很快,几乎不需要时间。然后呢?
            然后我没有去查两台机器的日志,而是先去看两台机器的连通性!如果是程序员,为了尽快确认不是自己的问题,肯定会去查日志,查代码版本,查发布...
            事实证明这是对的,两台机器之间的单向丢包率达到了90%+。然后呢?然后问题扔出去,就不管了,因为后面的事情我也关不着了,这是运营商的问题。
            我为什么就知道连通性有问题,直觉吗?不是!还是那个观点,如果程序有问题,就不会在第二跳代码上发生错误聚集,而是普遍离散。所以一定是网络的问题。

    故事六:Spanning Tree与网线插反

    CCIE真的不是吹的。敲各种命令,然后得到各种结果,还好,我能看懂这些。
            2013年年中,我与一群CCIE共事,与其说共事不如说对抗,我在怀疑自己程序问题的同时,他们在证明网络没有问题。最终的结论是,程序没问题,网络有故障。这个故障太低级,以至于CCIE们根本不屑!
            网线插反了!
            这个故事好像没有任何结论,但事实上,我想说的是,要不是思考过以及搞过一段时间真正的网络,我真的要被那些CCIE给坑惨了!

    故事七:程序员看pcap包

    这个不仅仅是我的故事,是所有程序员的故事。

            程序员看数据包,一般都会集中于TCP或者应用层,展开点说不仅仅是看数据包,看日志也一样。而事实上如果已经发现聚集效应,IP头以及MAC头上的信息更加重要,因为IP和MAC是绑定于主机的。

    故事八:统计意义

    紧接着故事三,当我解决了大量(几乎所有)的连接重置问题后,接连几天平安无事。然而后面数据报表上有出现了连接被重置,于是被要求排查,但是我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是,这些重置没有聚集效应,且数量太少,没有统计意义。互联网是一个没有法律的世界,如果有人违反了规则,谁也无法阻挡。所以我的理由是,解决这几起异常事件,出力不讨好,可能仅仅就是随机的恶意事件。
            网络是一个统计实体,永远不要试图精确化,不然会死得很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事件都会让TCP/IP网络产生波动,比如英国有个傻逼上厕所忘了带纸,他会打电话给朋友,这么一件小事就会引起TCP/IP网络流量的波动,偶然间让你的数据从0.0035变成了0.0037,这是什么,这是蝴蝶效应!程序员经理会问,相差的那0.0002是怎么回事?然后有个人定位到英国那个傻逼在厕所拉完屎打了个电话...此乃真神!

    故事九:端到端与骨干网

    一个程序员写了一套程序,一个客户端,一个服务端,然后写完了就集成测试,在自己的网络内测试一切良好。然后最终,最终这套程序要部署在两个地点,一个青海,一个上海,结果呢?
            其行为完全不符合预期。
            我就干过这事,那是很早之前了。
            程序员往往会忽略骨干网。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接触真正的网络。真正的网络都是那些技校毕业然后在社会上考了个HCSE或者CCNP的人才会接触的,我就是其中半个,我的另外半身是程序员。

            程序员永远都只会把网络当成一条理所当然的管道,当程序的行为与预期不同时,他们(我曾经是”他们“的一员,但现在我只是”他们“的半员)总是期待修改程序就能解决问题,因为程序是唯一他们能控制的,但是运维和网管却看清了一切,虽然也不是100%的看清,但起码比程序员看得清。当程序员越来越多的被那些所谓的”框架“引导到更加上层的位置时,他们失去的却是底层网络基本的知识。
            这个现状正如当今的”女司机“一词一样,会开车,但只是简单的开车,没有解决突发情况问题的能力...引发车祸...
            作为一个懂点(我很自信比大多数程序懂的更多)网络的程序员,我想说的是,不要当鸵鸟,把头埋在土里忽略网络,不要当”女司机“,只会开不会修...

    此文以上,无论褒贬请勿对号入座。涉及到的事情都是真事,但只是想传达一种理念,无关褒贬。

          ----Gaius Julius Caesar如是说:人们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部分,那就把这部分给他们看!(同时利用他们看不到的那部分奴役他们)
    展开全文
  • 个人利益企业利益的关系  有人问比尔盖茨:如果让你离开现在的公司,你还能创办第二个微软吗?比尔盖茨坚定地回答:“能。”但他接着补充了一句话:“只要允许我带走100个人。”他没说要机器,也没说要厂房,只说...
  • “算法”也有价值观

    千次阅读 2019-04-21 09:31:01
    “算法到底有没有价值观?”这是近年来互联网相关产业界、学术界均关心的问题。无论是一线的算法研发人员,还是从事法律研究、产品策划、媒体报道等等方面工作的人,甚至是企业领导者,都会或多或少地会触及这个问题...
  • 价值观选择到重构思维模型

    千次阅读 2018-07-29 02:08:57
    今天,我想谈谈价值观和思维模型,这可能是我们平时很少思考,但是却深刻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和思想的东西,这些概念比较抽象,讲得不好请还望批评指正。   1、什么是价值观? 维基百科的是这样定义的:价值观是一...
  • 企业价值观的作用

    千次阅读 2011-01-07 13:20:00
    个人价值观主导人的行为一样,企业所信奉推崇的价值观,是企业的日常经营管理行为的内在依据。 <br /> 企业价值观,是指企业在追求经营成功过程中所推崇的基本信念和奉行的目标。从哲学上说,价值观是...
  • 软件测试价值观-SMBT新理念

    万次阅读 2012-12-19 09:53:02
    软件测试价值观-SMBT新理念 作者:张元礼 http://blog.csdn.net/vincetest   近年来有不少软件测试同行不少有些困惑-软件测试人员的价值在哪里?我们怎么才能做好软件测试?怎么才能让自己的价值在团队中得到...
  • 最近公司HR约我对新员工做一次关于价值观的培训,所以我想梳理和阐述我自己对价值观的理解,为这次培训做准备,这个是写本文的初衷。 理解价值 当我们要理解某个人的价值观,首先要看这个人是怎么理解价值的?什么...
  • 什么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万次阅读 2018-06-17 20:56:31
    世界的基本问题是精神和物质、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根据对这两者关系的不同回答,划分为两种根本对立的世界基本类型,即唯心主义世界和唯物主义世界。世界不仅仅是认识问题,而且还包括坚定的信念和积极...
  • 推荐系统的价值观

    千次阅读 2020-04-20 18:49:53
    作者丨gongyouliu来源丨大数据人工智能(ID: ai-big-data)推荐系统作为满足人类不确定性需求的一种有效工具,是具有极大价值的,这种价值既体现在提升用户体验上,又体现...
  • 万科企业宗旨、愿景核心价值观

    万次阅读 2016-07-20 23:19:36
    万科核心价值观: 创造健康丰盛的人生 创造健康丰盛的人生, 意味着我们将持续提供超越客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让客户骄傲; 意味着我们将持续提供超越投资者期望的回报,让投资者满意; 意味着我们将持续...
  • 项目管理的价值观

    千次阅读 2009-08-21 14:59:00
    简单说来,价值观是社会成员评价行为、事物的标准和原则。那么,在项目管理这项活动中,应该具备哪些价值观呢?■ 文/郭伟 奥博杰天公司 毕业十年了,我一直工作在软件开发领域。前五年主要写代码,近五年专注于...
  • 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是企业重要的管理内容,它们不是也不能被创造出来的,它们是企业的创始人在设立企业时候的初心、企业所处环境和运营过程中积累优势、文化以及团队磨合过程中逐步出现并被大家所认可的理念、思维...
  • 具备正向的价值观,不意味着所做出的行为,都是符合公司、项目的利益的;仅仅指个人的动机是正确的,不为私心,而为公事,好心办坏事也很正常。即我们不能因为同事的动机正确,而判断他做的事情没有错。这些事情的对...
  • 由筷子被嘲讽来谈AM中的【价值观

    千次阅读 2018-11-26 16:52:35
    AM【敏捷建模】的价值观包括了XP的四个价值观:沟通、简单、反馈、勇气,此外,还扩展了第五个价值观:谦逊。 开头仍然是百度百科中的英文直译,也就是字面意思。  昨天忙着累得不行,休息一下吧结果看新闻看见...
  • 关于大学生终极价值观的调查报告

    千次阅读 2006-01-09 12:51:00
    终极价值观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撑,它指导着人们的动机与行为,对人们生活方式的选择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而大学生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化群体,其终极价值观,更多体现了时代性,朝流性,代表了一定的社会价值取向,势必对...
  • 解决高管价值观冲突

    千次阅读 2012-11-19 09:38:37
     当企业价值观与个人信仰不一致时,这种分歧会同时导致任务冲突(不仅针对任务应该如何执行,而且可能包括该执行哪些任务)和关系冲突(在做出关系企业成败的重大决策的过程中,人们会产生各种磨擦)。如果任由冲突...
  •  重新评估一切的价值,尼采如是说。 作为网管的我 现在开始排查Host1到达Server1路径不可达的根本原因。  我无法控制Host1,除了能从一个第三方页面上下载在其上抓取的数据包之外,什么都做不来,我甚至不知道这个...
  • 因为,产品的价值观会内化为产品的最终优势。 张小龙的内部讲话《警惕KPI和复杂流程》再次在业界引起转发。张小龙讲到了敏捷开发的重要性,讲到了不要带KPI初心去做产品设计。从产品思想上来看,它的核心...
  • 敏捷尊重(核心中的核心) XP是我在自己的软件开发实践中协调人性和生产率并共享这一协调的一种尝试。我已经开始注意到,我越是有人情味地对待我自己和别人,我们大家的生产率就越高。成功的关键不在于自我禁欲,...
  • 《极简主义》是我近期看的一本非常棒的书,通过这本书的阅读,我发现里面有自己认可的所有价值观,我现今24岁,也处于负债阶段,因为种种原因,总是理智上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脱离这种状态,但情感上看到想要添置的商品...
  • 根据张邦鑫在混沌大学研习社课程内容整理 前言 首先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认为一家企业最重要的是什么,做强,做大还是做...今天的课程分为两部分:文化组织,下面先来说说文化。 第一部分 好未来文化的...
  • 我们社会的普遍价值观 2012-01-10 22:31:27 总有这么一批人 小时候,他们问你 “在哪儿上学啊?” 因为他们想知道 是普通校还是名校 “考了第几啊?” 因为他们想知道 成绩是好还是...
  • 人自然关系的思考

    千次阅读 2012-11-19 23:54:29
    摘要:在人自然关系的问题上,传统的价值观理论存在着很多缺陷,使人自然的 关系发生了异化。本文通过对人自然关系的双重关系,认识自然对人类的惩罚的主要原因,理解人自然关系在其现实性上表现为人人、...
  • 国学管理的关系

    千次阅读 2014-10-07 18:45:13
    二、国学管理的关系  在中国做好企业,管理好企业,你首先必须了解这个社会群体——中国人的性格、思想、价值观与行为方式,了解他们的生活、理想和
  • DayDayUp:三一致必将取代血缘关系,成为新的人际纽带 导读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 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完全被扭曲的,颠倒的信息。 这是导致人们...
  • 谈谈程序猿的三

    2019-11-12 11:24:58
    价值观是指人们在认识各种具体事物的价值的基础上,形成的对事物价值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一方面表现为价值取向、价值追求,凝结为一定的价值目标;...价值观价值观体系是决定人的行为的心理基础

空空如也

空空如也

1 2 3 4 5 ... 20
收藏数 21,514
精华内容 8,605
关键字:

价值观与行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