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内容
下载资源
问答
  • 来源:吃草的罗汉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先问一下大家,你们觉得PPT这玩意对搞技术的同学是否有意义?或者把PPT好,是不是一项必须掌握的技能?相信对这些问题,每个都会根据...

    640?wx_fmt=png

    来源:吃草的罗汉

    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先问一下大家,你们觉得PPT这玩意对搞技术的同学是否有意义?或者把PPT写好,是不是一项必须掌握的技能?

    相信对这些问题,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认知给出不同的答案。这不,与PPT相关的话题最近就火了一把。

    新东方的年会节目上,6名员工冒着被 “开” 的风险吐槽公司内部管理问题,比如「干活的累死累活,有成果那又如何,到头来干不过写PPT的」,再比如「什么独立人格,什么诚信负责,只会为老板的朋友圈高歌」,真是高潮迭起,直怼BOSS的节奏,把 “光会写一手漂亮的PPT,不干实事” 的人给撸了个四门兜底。

    640?wx_fmt=png

    这种敢在大庭广众下,当着BOSS的面进行宣泄,竟敢采用调侃的方式抨击中高级管理层腐败、官僚化,光是这股勇气就值得赞扬。

    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应出某些普遍认知,基本可分为两类:

    • 有的人觉得,PPT写得好的人,基本都是 ‘大忽悠’,尤其搞技术的小伙伴都觉得咱们是靠能力(或技术)混饭吃,没能力的,才需要靠PPT瞎BB。

    • 有的人觉得,PPT写得好是综合能力的体现,有利于增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加速价值观传递。

    640?wx_fmt=png

    或许是技术转型管理的缘故,又或许是企业与个人的阶段性发展需要,在2013年 至 2018年期间,我曾在PPT这事上投入过很大的精力。

    先说下数量,在这五年以内,我写了400多个PPT。如果按一年350天来计算,五年一共是1750天,然后按每周5个工作日来算,一共是350周,以此推算,相当于平均每周输出1.2个PPT的节奏

    再说下质量,我用文件的大小来衡量。虽然文件大并不代表质量高,但至少可以证明PPT中文字的占比较少,因为图文越多,文件就越大嘛。在这400多个PPT中,大于3MB的有50多个,占12.5%,大于1MB并小于3MB的有120多个,占30%,而小于1MB的有230多个,占57.5%。粗略统计,至少有超过40%的PPT,我至少需要投入3个小时以上才能大功告成。

    最后简单陈述下这些PPT的用途,除了技术大会的演讲之外,还有就是公司内部的分享材料、产品演示与周期报告,以及规划及复盘。

    640?wx_fmt=png

    客观的讲,如果是乙方公司,这些数据并没有什么可惊奇,为什么呢?因为无论售前、售中,还是售后,都需要依靠PPT进行呈现,但对于在甲方公司工作的人来说,取得这些数据,至少能证明我是付出过许多心血的。

    说到这可能有人会说,你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写PPT了,那你的工作还干的好吗?

    是啊,因为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写PPT上,而并没有去干一些实际的事情。就像有人说的那样,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谁也不比谁多或少,但有人拿去睡觉,有的人拿去泡妞,有人拿去看书与学习,而有人则拿去解决产线问题了。张小龙也曾说过,要留意那些公众号写得好的人,因为他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在写公众号上,本职工作的效率与质量一定大打折扣。

    这样的说法看似没啥毛病,但还是无法改变许多人对PPT写得好的人的异样看法。那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认知差异呢?

    以技术圈的小伙伴为例,说下我自己的理解。

    640?wx_fmt=png

    第一、偏重理性思维,机械化思考

    网上曾有过个段子,老婆跟老公说,你出去帮我买一个鸡蛋,如果看到西瓜,那你也买两个,结果老公买了两个鸡蛋,为什么呢?因为老公看到了西瓜,很显然,他把西瓜看成了判断条件。

    虽然这是个笑话,但这说明搞技术的人满脑袋装着的都是 IF...else... 这样的机械化思维。但这也正常,他干的就是这行,不这么思考,怎么混饭吃呢?

    第二、缺乏产品视角与客户视角

    许多程序员,写代码是一把好手,你让他写个产品演示,或去做个售前说明,如果不加以特殊指导或协助他做后期调整,不是把你气死,就是把客户气死。为什么?因为那份东西只有他自己能看懂,别人根本看不懂。

    内容中的大部分篇基本都被技术原理、词语与拓扑信息所占据,什么客户收益?什么受益者视角?如果这是一次产品售前演示,估计这笔单子也就黄了。

    第三、表达能力偏弱,不善于交流

    就连在某些一线技术大会中,在听完某些分会场内容后,有些同学吐槽说,“内容还是挺干货的,但这哥们没讲好,PPT中写的内容也没get到核心点,有点可惜……”

    还有面试时,许多技术同学连自我介绍都无从说起,这也是普遍现象。在我看来,如果连说话都条理不清,想要写出附有逻辑感的PPT,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话说回来,就因为不喜欢与人交流,不喜欢交际,或者天生偏猥琐的性格,才选择搞IT呀,因此你会发现,搞IT的同学特别喜欢玩RPG游戏,什么角色扮演呀,什么人物性格刻画呀,他们都会觉得非常有意思。

    第四、反感 ‘鸡汤’,实实在在

    技术同学讲的最多一句话,“你这东西有什么意义?有什么价值?”

    因为在他们眼里,什么过程,什么煽情,什么挑逗士气都没啥意义,想要什么就直说,做出来给你,你给钱,就得了。

    “我们都是实在人,有事说事,没事别瞎BB,我很忙”,这句话是不是也很耳熟?

    第五、仇视官僚,痛恨务虚

    很多技术同学特别喜欢 “互联网文化”,请问啥叫 “互联网文化”?有哪些地方吸引你?无非在管理上采用 “扁平化”,还特别讨厌叫什么总什么总的。

    这映射出什么内心活动?我理解,哥是搞技术的,如果你技术实力没我强,就别在我面前装逼,哥不服你。

    所以很多人说,技术男不服管理,只服大神。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640?wx_fmt=png

    另外,许多人并不理解PPT的实际作用,我简单做了下总结。

    1. 效果图类似房地产中的宣传海报,比如说要早一栋楼,不可能先造出来,肯定要先画个图让你看看,你觉得满意了,就付个款,买个期房。

    2. 价值的传递:通过PPT把要表现出来的价值观通过几张PPT快速的告诉你。

    3. 敲门砖:有乙方工作经验同学就更有体会,很多时候就是一份PPT就拿到一张订单,如果你没有这份PPT,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 信任的桥梁:很多人都焦灼在 “这PPT的颜色有多酷炫,或动画有多醒目”,但这都是表面功夫,关键是你能否在最短的时间和成本内,把一个复杂的问题说清楚,一旦说清楚了,价值传递也清晰了,那基本的信任也就建立了,下面都没有问题了。

    也就是说你的PPT写得好,体现出的是你清晰的思路,能够让决策人一看就明白,如果觉得你描述的东西很有前途,他们愿意给你做投资,但如果你的思路很清晰,想法也很独特,却无法用PPT表达出来,得不到决策层的认可,那就非常可惜了。

    说到这,搞技术的小伙伴又不服了,说来说去就是投资,哥不做投资,我就是一码农,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象一下,如果你负责A系统,今年的目标是从V1.0升级到V2.0,方案你琢磨了近半年,一旦实施成功,不仅硬件成本能下降30%,还能在研发效率上增能10%,你打算如何告诉你领导呢?自己通宵一个星期?信息系统毕竟是工程学,不是一跺脚,刷个性子就能搞定的,你还是得跟领导商量吧。如果没有一份好得PPT,你怎么说服领导给你加俩人呢?许多公司掌握实权的领导大部分都不是搞技术的,如果你手握一份能让他秒懂的PPT,估计领导看到一半便拍案而起,兴奋的跟你说 “拿100W去,好好干,小伙子有前途!”

    有人说,那为什么有些人去说,领导不用看PPT就给他,对他特别信任。是啊,这就是信任,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创业者,或者跳槽去新公司,都愿意找一起共过事的人,因为彼此之间有着信任,一切自然变得简单,变得高效。

    640?wx_fmt=png

    在技术圈,觉得PPT既不是能力,也不是技术的不在少数,比如说你夸某程序员说他PPT写的好,他可能会认为你的嘲笑他,甚至翻脸。再比如,某程序员代码写的不太好,但页面设计的感觉不错,许多人也会调侃他说 “看来你挺适合写PPT的,PPT工程师太棒了。”

    在我看来,写好PPT并不是一件很虚的事情,而是一项很有价值的本领。

    但万事皆人为,有人拿着PPT去忽悠老板,顺风接屁,而有的人则用PPT来总结过去,描述未来,如果遇到务实且接地气的领导,说不准就直接开干了。

    640?wx_fmt=png

    听完以上的内容,也许有人还是不屑一顾,觉得这些道理都明白,但我还是从内心痛恨PPT写得好的人,你能如何?

    为什么呢?我来给你揭个底吧。

    无非PPT写得好的人,通常比代码写得好的人收入高一些,地位和受重视程度也高一些,还管着你。而在你的刻板印象中,他们天生爱装逼,爱装腔作势。这其实就是仇富心态,跟讨厌王思聪是一个道理,为啥讨厌?因为嫩模为什么不坐在你腿上?就是羡慕、嫉妒、恨。

    640?wx_fmt=png

    有怨恨就说出来,大过年的,大家都会理解你的。



    号外:最近整理了之前编写的一系列 Spring Boot 内容,做成了《Spring Boot基础教程》的PDF,关注我并回复:001 领取,002 资源即将整理出炉,随后将陆续奉上,敬请期待 640?wx_fmt=png


    - END -


     近期热文:


    640?wx_fmt=png


    640?wx_fmt=png


    看完,赶紧点个“好看”鸭

    点鸭点鸭

    ↓↓↓↓

    展开全文
  • 在人工智能的江湖,常听言:得框架者,得天下。 多年以前,一面画着大G的大旗在高处飘扬,美国谷歌公司的深度学习框架占据大半江山。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大风暴来了。 2018 年,脸书公司“同款”对标产品把一款...

    2021-03-01 14:21:19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世间有一种软件,名叫“深度学习框架”。

    在人工智能的江湖,常听人言:得框架者,得天下。

    多年以前,一面画着大G的大旗在高处飘扬,美国谷歌公司的深度学习框架占据大半江山。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大风暴来了。

    2018 年,脸书公司“同款”对标产品把一款前辈产品吸纳进来,联剑并肩,威力大增。一年后,火力全开,专拣敌人的罅隙进攻。连冲数剑,杀开一个缺口,有守有攻,看看就可闯出。放眼学术圈,更是独领风骚,顶级学术会议的胜利快报像雪片一样飞来。

    小心低头,王冠易掉,谷歌框架的王者时代,结束了。

    历史总是吊诡,一些无名之处会发生极为有名的战役。战事残酷而隐秘,高深晦涩的技术仿佛咒语,牢牢挡住人们的视线。

    美国白宫《2019年国家人工智能研发战略规划》报告中,美国将中国视为人工智能主要对手,进行了深刻观察。

    “中国人工智能发展势头很猛。” 这话猛一听,真让人高兴。

    后半句是个打击:“中国人工智能缺点亦十分明显,硬件、算法、人才……人工智能框架创新能力薄弱。”

    “硬件” “人才”……这题我会,这题我会,“框架”是个啥?

    假如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屿,算法是岛上茂盛的植被,框架和芯片则是地质结构,算法建在框架和芯片之上。

    深度学习框架,头顶两个光环亮闪闪,第一个,基础软件。

    几乎所有的深度学习开发者,都要用深度学习框架。

    几乎所有的深度学习算法和应用,都是用其实现的。

    作为一种复杂基础软件,有这样一条原则:极少数人“造”轮子,大部分人“用”轮子。

    框架研发门槛高不可攀,本质上,这类产品是大型科技企业才“配”拥有的基础设施,小门小户造不起。

    多说一句,打败围棋大师李世石的人工智能阿法狗(AlphaGo)听过吧,框架也是其背后的底层技术。

    谷歌科学家的凡尔赛是:“我们让阿法狗更顺畅”。

     

    1上半场:美国科技大厂的豪门恩怨

    简单地说,深度学习框架=深度学习操作系统。

    世间最流行的两个深度学习框架,谷歌公司的TensorFlow和脸书公司的PyTorch。

    开发者压力山大,

    需要“精通”这两个,

    或至少“熟练”其中一个,

    甚至,“辅修”第三个框架,“选修”第四个。

    谷歌与脸书,作为美国科技企业,其框架产品的流行度,像极了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快乐肥宅水统治世界,兵家必争之地必属枭雄。大型科技企业想尽一切办法取得技术上的领先优势,深度学习框架不会错过,也无法绕过。

    算法突破、数据爆发、算力增长的“铁人三项”支撑了AI的浪潮,唯一能将“铁人”整合的系统软件,是深度学习框架。

    它好比底座,对下,完成对底层硬件的调度;对上,支持模型搭建。

    人工智能的一堆新玩(算)意(法):人脸识别、图像分类、图像检测与分割、语音识别、广告推荐、GAN、强化学习等等,被封装在软件框架里。

    封装,不是封印。

    孙悟空冲着框架大喊:“人工智能,叫你一声,敢答应吗?”

    Siri(用机械女声回答):穿豹纹超短裙的那位,你有事找我?

    一般来说,只有超大型科技企业才能支撑“操作系统”的开发。

    深度学习的“操作系统”萌芽于高等学府,但早期工业雏形出现在美国科技豪门,是大公司竞争的舞台,也是全球计算机技术精英群体,最精锐部队的角逐。

    使用全国通用感叹词:“卧槽,深度学习框架是硬科技。”

    把全球AI顶级精英俱乐部的会员分成两类:一类是原创AI算法的发明者, 一类是AI框架的发明者。

    前一类是加钱阅读的部分,后一类是本文的重点。

    请大家记住这些名字,因为这些“精神小伙”,对深度学习框架的发展至关重要。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现任阿里巴巴技术副总裁贾扬清,浙江绍兴人,从初中三年级开始接触电脑,他一直觉得自己学编程挺晚的。

    2002年是他高考那一年,浙江省是高考界的领跑者,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分数线很高,他去了清华自动化系。

    在科学界,瑞士是物理和数学领域的领跑者。也在2002年,瑞士戴尔莫尔感知人工智能(Idiap)研究所诞生了第一个机器学习库Torch。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欧洲最高山脉阿尔卑斯山的雪顶千年不化,山脚下的瑞士名城马蒂尼(Martigny),既是登山爱好者的天堂,又是葡萄酒产区。

    这是个做学术的好地方,自1991年以来,这里的研究所就是全球人工智能和认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之一。

    机器学习库Torch,出自“葡萄酒产区”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三位作者分别是:Ronan Collobert、Samy Bengio、Johnny Mariéthoz)。

    其中一位作者姓本吉奥(Bengio),没错,这位眉毛粗粗的科学家,就是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约舒亚·本吉奥(Yoshua Bengio)的兄弟。

    2007年他跳槽去了谷歌。

    Torch意为火把,成为框架旷野的第一颗火种。

    “库”(Library)是一系列事先编写好的代码集合,在编程中调用,可以减少重复工作。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深度学习框架的开发,始于2007年,Theano是行业祖师爷。

    框架和图灵奖获得者颇有渊源,约舒亚·本吉奥(Yoshua Bengio)和伊恩·古德费洛(Ian Goodfellow)都有参与Theano。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库和框架的不同之处,在于境界。

    库是兵器库,框架则是一套武林绝学的世界观,程序员在这个世界观的约束下去练(编)拳(程)法(序),结果被框架所调用。框架接管了程序的主控制流。

    反正,框架比库厉害多了。

    有了框架,才能做到只关注算法的原理和逻辑,不用去费事搞定底层系统、工程的事。生命短暂,都想走捷径。话不能这么说,都996了,生产队里的驴也得歇歇。

    转眼间,贾扬清已经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学位。也是在此期间,他开启了计算机视觉的相关研究。

    那时候,他常被一个问题困扰:怎样训练和设计深度学习的网络?为此,贾扬清想造一个通用工具。

    著名的Caffe框架的发音和“咖啡”相似,是“快速特征提取的卷积框架”论文的英文简称。巧合的是,这个框架像咖啡一样流行。

    这是贾扬清第一个C++项目,多年以后,他在阿里巴巴回忆:“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测试,代码纠错(Debug)成了最痛苦的事。”

    2013年的Caffe框架是他的成名之作。在工业场景的计算机视觉系统上,Caffe 稳健快速,是无可争议的王者。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这一年,Parameter Server(参数服务器)的两位著名教授走向台前,邢波(Eric Xing)教授和Alex Smola教授,现在两位均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CMU)任教。

    参数服务器是个编程框架,也支持其他AI算法,对深度学习框架有重要影响。

    高校实验室善于技术创新,深度学习框架的很多精髓创意源于此地。但是,深度学习框架复杂性高、工程量极大,长期负责复杂产品,高校并不擅长。

    事实也证明,多年后,高校出生的深度学习框架,都以某种方式“进入”企业,或者被企业赶超了。

    嗅觉敏锐者,业已出发。

    2015年11月,TensorFlow开源,由谷歌大脑团队开发。谷歌的搜索、油管、广告、地图、街景和翻译的背后,都有其身影。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谷歌开源AI产品备受瞩目。若论起名的原因,TensorFlow直译,张量(tensor)在图中流动(flow)。由此也可获知,数据流图是框架的重要技术。

    再往细说,数据流图由算子组成,算子又分为大算子和小算子。Caffe是大算子抽象,TensorFlow是小算子抽象。小算子好处是灵活,坏处是性能优化难。

    TensorFlow原创者之一是谷歌天才科学家,杰夫·迪恩(Jeff Dean)。

    为什么说他是天才?

    赞美之词就免了。在2000年下半年的时候,Jeff Dean的代码速度突然激增了40倍,原因是他把自己的键盘升级到了USB 2.0。编译器从来不会给Jeff Dean警告,但Jeff Dean会警告编译器。

    笔者承认,这确实是两个段子,出处无考。

    2015 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何恺明等人的研究成果,突破了边界,在准确率上再创新高,风头一时无二。

    谷歌AI研究员弗朗索瓦·乔莱特(Francois Chollet)几乎是独自完成了著名的Keras 框架的开发,为谷歌再添一条护城河,大有“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势头。

    这时候,喊一嗓子“深度学习是下一个重大技术趋势”,已经没有压倒性的反对意见了。

    美国西雅图素有“阿拉斯加门户”之称,微软公司总部位于西雅图卫星城,从那里开车13个小时就能到达谷歌公司总部所在地山景城。在AI的跑道上,很多人在追赶谷歌,但是,微软既没有好车,也没有弯道,压力大了,方向盘也能捏碎。

    按理说,背靠微软的产品本应有个好前途,框架却都没有流行起来。

    英文单词Minerva的意思是“智慧女神”,这是微软亚研院一个孵化项目的名字,由当时的副院长张峥发起,项目组成员有纽约大学王敏捷和北京大学肖天骏。

    现在张峥在亚马逊上海AI研究院做院长。两名大将也随之前往,现在均是张院长麾下主力。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开源(Github)给女神画上了句号。

    2016年,从先后关系上讲,CNTK(Cognitive Toolkit)伸手接过女神的接力棒,可惜魔障难消,用的人少,没有推广开,于2019年停止维护。

    GitHub上的悼词是:“在这个版本之后,没有新功能开发的计划。”

    这意味着,微软已经放弃了CNTK。

    两次前车之鉴,微软仍没有认输的打算。

    因为深知框架的重要性,也因为微软的电脑里,绝不会长期使用贴着别人家logo的AI工具。

    2016年,贾扬清从谷歌TensorFlow团队离职,跳槽到了Facebook公司。与谷歌挥手道别,四载光阴(实习两年,工作两年),往事依稀,他的内心充满感怀。

    西雅图作为美国的超一线城市,华盛顿大学是城市招牌之一,华人武术宗师李小龙就毕业于此。“天才少年”陈天奇也在这里取得了计算机博士学位。

    陈天奇在AI圈的名气,不比李小龙在武术界低,且都是少年成名。

    陈天奇读博士的第二年,一个叫做MXNet的项目开始了,这是一个名牌大学联合学术项目。

    仅仅一年时间里,就做出了完整的架构。团队中还有一位闻名遐迩的大神,李沐(现任亚马逊公司资深主任科学家,principal scientist)。

    2016年5月,MXNet开源,浓缩了当时的精华,合并了几个原来有的项目,陈天奇cxxnet、参数服务器、智慧女神、颜水成学生林敏的purine2。

    所以,MXNet,读作“mixnet”,mix是中文“混合”之意。

    可巧了,从华盛顿大学到亚马逊公司全球总部不到6公里,开车只消10分钟。总部大楼抱着两个“温室大球”坐落于市中心。可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次亚马逊公司火眼金睛,行动迅速。2017年9月,MXNe被亚马逊选为官方开源平台。

    江山代有才人出,该退休时就退休。同一年,祖师爷Theano官宣退休。

    这时候,贾扬清借鉴谷歌TensorFlow框架里面的一些新思想,实现了一个全新的开源Caffe2。三十而立的他,成长为遍历世界级产品的第一高手。

    谷歌TensorFlow在人间潇洒走一回。未曾想一场大风暴正在酝酿。

    2018 年,PyTorch接纳Caffe2后,意外崛起,上演令谷歌框架王冠落地的戏剧性一幕。

    易用性确实可以抢客户,但谷歌没有想到脸书抢了这么多。

    后来者确实可以居上,但谷歌没有想到脸书仅用如此短的时间。

    改旗易帜,有人哗然,有人唏嘘。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谷歌出发最早,为何没有独坐钓鱼台?为什么是脸书抢了市场?

    谷歌野心非常大,初期想做很大很全的工具。虽然完备性很强,但是,系统过度复杂。虽然以底层操作为主,有很多基础的功能,但是这些功能没能封装得很好,需要开发者自己解决(定义),手动工作过多。

    三个AI开发者凑在一起,花生配酒,吐槽谷歌TensorFlow,十有八九。

    甲有点激动,说:“实在太难用了,想骂脏话。”

    乙表示赞同,说:“简直就是一个缝合怪。”

    “一座屎山,还要往屎上堆屎。”丙说完,深埋头,叹口气。

    虽然TensorFlow可直接使用天下排名第一又易上手的Python语言来编写程序,算子库丰富,TPU加速,但是,一些个性化规定琐碎,新概念层出不穷,开发者要视其为一种新的编程语言来学习。

    再者,系统非常复杂,代码又长又臭,难以维护。更糟的是,API很不稳定,易变脸。API好比电脑键盘,键盘上的字母位置天天变,谁受得了?你想要一个活着的祖宗吗?

    仅仅是丢市场还不够惨,PyTorch框架带火了背后的技术(动态执行等),脸书开始左右技术趋势。

    谷歌仰天长啸,潸然泪下,口中默念:“万万没有想到。”

    命运像水车的轮子一样旋转,有时高,有时低,而亚马逊公司的MXNet从来没高过。

    知乎上有两篇非常火的高赞帖,可一窥其端倪。

    李沐:《为什么强大的MXNet一直火不起来?》。

    贾扬清:《如何看待亚马逊 AI 李沐团队大批人员离职?》。

    谈起亚马逊和MXNet框架的缘分,就不得不提起一位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高人,Alex Smola教授,他也是李沐在CMU的博士导师。

    2016年7月,Alex Smola教授从CMU重返工业界,加入亚马逊AWS担任副总裁级别的科学家(职级为Distinguished Scientist)。大半年后,2017年3月,李沐加入AWS,直接向老师Alex Smola汇报。

    师徒同框,双手比V。

    此时,巨头已整装列位,兵马齐发。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微软岂能袖手旁观,微软在智慧女神和CNTK两次滑铁卢之后,依然斗志昂扬准备第三次入局。

    这次,微软思路清奇地设计了ONNX(全称Open Neural Network Exchange),一种开放式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模型的格式,用于统一模型格式标准。

    ONNX是脸书和微软合作力推的,贾扬清也是发起者之一,目标剑指“标准和生态”。

    说白了,一个PyTorch模型可以被导出ONNX文件格式的模型。

    不止于此,随后,微软基于ONNX这个桥梁研发了一个推理用的ONNX Runtime框架,低调地在2018年最后一个月开源。

    想做“标准”,得大家伙都同意。

    ONNX没成为标准,若论原因,可能是ONNX还做得不够好吧。

    ONNX Runtime框架的“新功能”暴露了巨头之间的动态竞争关系。

    这一次,微软站队脸书,给Pytorch机器学习库做了几个 “好用的部件”。

    若论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微软和脸书没有云上的竞争关系,这几年脸书公司的定位依然还是互联网公司,没有发展云计算。

    亚马逊云(AWS)、谷歌云、微软云则斗红了眼。

    第三次进军框架,微软的策略是,强攻不下,组队打怪。若有一日,Onnx Runtime 框架有希望挑战Pytorch框架,肯定调转火力,支持自家。

    真正的竞争激烈,不是玩家多,而是高手多。短短几年之内,几座技术巅峰,拔地而起,各有各的精绝。

    其一,谷歌和亚马逊是计算图的拥趸。两者都以更高的、令人赞叹的工业级工程质量把计算图抽象推向新高度,把表达能力推向新的里程碑。

    其二,脸书公司在计算过程中没有计算图的概念。但在解决易用性上,超常发挥。

    谷歌皇冠跌落,给后来者“跌出”希望,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2下半场:中国队的出征

    2014年的某一天,北京海淀区丹棱街5号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这位来自美国CMU的教授,名叫邢波,此时任微软亚研院顾问一职,他擅长的领域包括大规模计算系统。他也是AI科学家俱乐部的白(ding)金(ji)会(da)员(lao)。

    恰在此时,微软亚研院副院长马维英(现任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讲席教授、首席科学家)找到一位研究员,名叫袁进辉,他是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师从张钹院士。

    知识使人年轻,很多科学家,年逾不惑,双肩包+步行,背影仍像学生。而袁进辉却头发花白,笑容谦和,像是在校园里散步的退休教授,其实他是1981年的。

    马维英副院长和袁进辉谈起,谷歌较先起步,已将大规模主题模型的训练系统技术,应用到谷歌广告系统和推荐系统的关键组件中。邢波教授近期既然到访北京,那不妨合作。

    于是,邢波教授团队和袁进辉团队双剑合璧。这场合作的成果,被表扬了。主管全球研究院的微软副总裁周以真女士评之为该年度看到的最令人激动的成果,不过这是后话。

    那时候的动力,一方面来源于超过谷歌,直道超,没有弯道。另一方面,业界有多位知名科学家和资深工程师,已经在同一问题上酝酿已久。难度可想而知,条件却捉襟见肘。没有可供使用的集群,没有工程师团队的支持。

    按打游戏的说法,微软想上分,那就要看一下配置。推算一下可知,即使是当时最先进的算法,在当时的硬件环境中训练目标规模的模型,至少要半年时间。

    再看一下,双方阵容。

    提起邢波教授的团队,恐怕AI学术圈无人不知,其本人位列论文发表贡献第一(2018),其学生很多已是名校教授,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量,源源不断地为CMU名列全球大学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的排名第一“贡献力量”。

    “微软代表队”是袁进辉研究员,还有一个实习生高飞。

    这个条件,这个目标,看了只想眯眼说“呵呵”。

    美国宾州匹茨堡和中国北京,时差十几个小时。袁进辉后来回忆: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邮件不断,每周好几次电话会议,技术难题不讨论透彻不罢休。只要足够幸运,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迅速挨揍,只要高手够多,不足之处就不会被放过……马维英和刘铁岩两位大佬,羽扇纶巾,幕后帷幄。

    项目结束的时候,2014年已近尾声。大家伙的心声是:“缺少任何一个人,结果都不是大家看到的样子。”

    那一次,袁进辉为破坏式创新的威力,窒息。

    这次合作,成果是LightLDA。它的算法结果是一流的,系统实现是一流的,仅用数十台服务器,完成之前成千上万台服务器才能做的事,所以得到周以真女士的高度评价。

    民(zhi)间(hu)评价:“要我说,LightLDA那是真的正经贡献,又smart,又是解决关键问题,又真work,正经把Topic Modeling(主题模型)在大数据时代的潜力大大地提高了。”

    当时,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系网络与信息系统研究所,研究分布式系统的肖臻教授也给与LightLDA相当的肯定。这事,被肖臻的学生以敬仰袁进辉大神事迹的口吻在知乎讲过。

    而今复盘,大势的端倪早已显露,大数据、大模型、大型计算架构设计呼之欲出。而这个领域的学者,普遍在2018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微软亚研院不愧为AI黄埔军校,技术前瞻性极强,但是,复杂基础软件的成功,不是仅靠“单刀赴会”。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大公司必胜,那是夸海口。

    大公司必争,才是真灵验。

    坐标北京西二旗,百度大厦和百度科技园。

    技术大牛背景的李彦宏,牵着搜索入口的现金牛,依着“牛脾气”治理百度,他看不上云计算,这倒让阿里巴巴笑了。

    其实,看不上云计算的技术大佬不止一位,自由开源软件GNU/Linux的鼻祖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怼”云计算。

    巧合的是,他俩观点出奇地一致:云计算不是技术创新,而是一种商业模式创新。

    李彦宏睥睨云计算,却对人工智能,满眼小星星。

    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在人工智能的江湖里,是桃源仙境般的存在,处处大神,遍地高手。高水平科学家、研究人员、工程师密度之大,令人惊叹,感觉连保安都要会编程才配在门口刷工作证。

    昔日盛景,已成绝响。

    时间拉回到2013年,百度第一位T11徐伟,同时也是百度深度学习框架PaddlePaddle的原创者和奠基人。

    每一家科技巨头的深度学习框架的首位指挥官,均非等闲之辈。徐伟也是Facebook早期研究员,Facebook产品矩阵丰富,他负责大规模推荐平台,在多个产品背后显神功。

    可能是有法律文件约束,百度大神科学家的离职,大多不公开原因。徐伟离职加盟地平线,他将手中的接力棒交给了另一位神级技术大牛,撸码一绝的王益。

    见过王益的人会说一个词,“聪明绝顶”,重音在后面两个字上。

    王益在知乎谦虚地自称“四十岁老程序员”,言谈之间一副老技术专家的低调本色。他在加入百度之前曾任谷歌研究员,是少见的“APAC创新奖”获得者(参与开发一个分布式机器学习的工具)。王益是清华大学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博士,师从清华大学周立柱教授。

    有一次在知乎分享程序员成长经验,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有一位恩师,徐伟。”

    细节总是让人容易忽略,早年,王益曾向徐伟抱怨:“某某团队好像就是想用他们自己研发的工具,不用PaddlePaddle?”

    后来,王益在回复一位网友跟帖时解释当时这一问题存在的合理性:“设计PaddlePaddle是技术换代的时候,步子大,当时来不及优化用户体验,不愿意用确实有道理。离开后,后来人持续优化了体验。内部组织结构调整也促进了新技术的接纳。”

    这也印证了一位百度匿名AIG离职科学家高管对笔者的独家透露:“百度内部曾经有两个类似的产品,最后敲定PaddlePaddle的人,是陆奇。”

    了解此事的人不多,也正因此,采访前夕,这位科学家高管仍在反复向笔者强调——“请务给我匿名”。

    百度最早出发,生态建设也最早起步。

    2017年年末,百度市场部的朋友找笔者交(chi)流(fan),给PaddlePaddle出谋划策。那时候,开源框架的运营和推广已经全面拉开:北航软件学院的教材出版、顶级学术会议模型复现、高校宣讲……

    据说,陆奇离职前,仍然紧盯PaddlePaddle的进展。

    一山行尽,一山青。框架的玩家,不止科技大厂。

    人工智能独角兽旷视科技是从2014年起内部开始研发框架。在2021年的采访中,旷视天元的负责人田忠博告诉笔者:“原因很简单,仅以当时的开源框架,没有办法真正做好科研,才会有自己做深度学习框架的想法。”

    举一例,就能说明问题。

    旷视科技有一篇ShuffleNet的学术论文,仅用Caffe提供的“工具”,永远也探索不到ShuffleNet这件事情的可能性。由此看来,旷视科技早已参悟,研究和工程的共振,离不开强大框架的支持。

    百度PaddlePaddle开源时间点是在2016 年8月。现在看来,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尤其在中美摩擦的历史背景下回看,更不敢皱眉设想,一旦美国忌惮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势头,把深度学习框架彻底掐死。

    百度的出征,代表着中国队上场了,标志着中国科技企业参与到人工智能最残酷的战役之中。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2017年,AI盛极一时,独角兽频现,融资快讯爆炸。而PaddlePaddle作为国内唯一的开源深度学习框架,此后两年多,都是孤家寡人。

    2018年7月,百度成立深度学习技术平台部,由2011年就入职百度的马艳军总负责。

    毕竟是国产框架,2019年,百度PaddlePaddle有了中文名,名叫“飞桨”。国外产品连个中文名都懒得起。

    零的突破之后,新问题是,“用工业级的质量,把创新在框架上实现出来”。

    2019年2月,一流科技获得千万级Pre-A轮投资,袁进辉是创始人兼CEO。此事之后,才有些小道消息传出,早在2017年初,快手创始人宿华就投了一流科技,天使轮。

    “小伙子睡凉炕,全凭火气壮。”一家只有几十人团队的初创公司也来做复杂基础软件。投资人一脸懵逼地进来,一脸懵逼地离开。

    谁都会挑用起来顺手的锤子。框架在一家公司内部很难统一。

    百度内部“军令如山”,必须统一使用飞桨。

    旷视科技内部可以用任何开源框架,员工中自发使用天元框架者居多。

    微软亚研院的情况是:很多工程实现是实习生完成,干活时会让同学们继续用熟悉的框架干活,很难强行统一用CNTK。

    互联网科技公司大多是软件起家,华为则被戏称为“泥腿子们”终于“洗干净脚进城”的硬件厂商。是啥不重要,能打就行。所以,华为要拿出来单聊。

    华为在开源软件世界里,风评不高,前脚还有:“鸿蒙失火,殃及池鱼” (禁止谐音梗,扣钱)。

    华为MindSpore的行动颇为迅速,可惜,在群众情绪上,被鸿蒙拖了后腿。

    2018年10月10日,上海。华为全联接大会上,肯德基外卖全家桶套餐,不对,讲错了,是AI战略与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这是华为高层首次提起MindSpore这个事儿。

    2019年,10月15日,14点02分,王益在网上突然发帖问了一句,这“开源框架”什么时候开源啊?有匿名采访者告诉笔者:“贾扬清回了一句,‘Show me the code’。”笔者没有找到原文或者截图。

    按工作流程,华为MindSpore官方进驻知乎,先发了一个“Read me文档”(翻译为“阅读指南文件”)。结果,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很多人误以为“开源”只有“Read me”而已,热度直接飞起。

    最息事宁人的评论:“沸腾就完事了,想那么多干嘛。”

    最佳画面感评论:“站在马里亚纳海沟里挥舞道德的内裤。”

    神评论:“按揭开源。”

    网友的才华,从手机屏幕里喷出来。

    哪怕华为员工看到这些评论,也笑出了猪叫,细一想,要克制,便在暗地里捂嘴笑。

    一位老牌厂商高管在采访时,告诉笔者:“华为不了解生态系统对软件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发布手机操作系统时,没有考虑如何构建生态系统。”受访人要求笔者匿名。

    这一评价,一针扎在要害上。

    外国框架并不成熟,也不完美,这也是国产框架参战的部分原因。

    有人发问:“为什么要再做一个框架?”

    华为内部也有人扪心自问:“MindSpore解决的特色问题到底是什么?”

    可能是2020年正式开源前夕,

    可能是华为中央软件院总架构师金雪锋博士、算法科学家于璠博士、开源社区运营团队负责人黄之鹏等人第一次“齐聚”会议室,

    可能是一场“元老会”。

    笔者了解到,在华为内部组织结构中,MindSpore属于昇腾产品团队,也归属于计算产品线。这是一个和华为“小云”同级别的BU。

    匿名采访者透露,MindSpore在内部也是要承接业务部门需求的。

    MindSpore再早之前的研发时间线不得而知,因为“事关”华为最敏感的“部(xin)位(pian)”。

    细细翻阅三位科学家的公开观点,

    第一位,华为MindSpore首席架构师金雪锋博士。

    第二位,一流科技创始人袁进辉博士。

    第三位,谷歌公司Waymo自动驾驶汽车感知和规划任务机器学习平台资深研发工程师、阿帕奇基金会MXNet项目委员会委员、Horovod(是Uber开源的一个深度学习工具)技术委员会委员袁林博士。

    他们共同认为:“市场需求没有很好地满足,技术没有收敛,创新还有空间。”

    国外框架出发时,广阔天地,大有可为,国产框架正好相反。好摘的果实都已被摘走,只剩高高树顶上的,还有那零散摔落在地的。

    国货当自强,同情分不要也罢。

    国产深度学习框架的建设者,藏好后退的发际线,在时代的噪音里,纵身一跃。

    2020年,国产深度学习框架井喷。

    3月20日,清华大学计图(Jittor)。

    3月25日,旷视科技天元(MegEngine) 。

    3月28日,华为MindSpore。

    7月31日,一流科技OneFlow。

    四家国产,同期开源。五家国产,旌旗列阵。这一年最有可能被追认为国产深度学习框架的“元年”。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守旧的经验是,既然国外开源了,就抓紧学。既然人家成了事实工业标准,就尽力参与。总是慢了好几拍,Linux这轮就是这样。

    引用某游戏厂商的经典台词是:“别催了,在抄了,在抄了。”

    可惜竞争从来不是游戏。

    深度学习框架的台词是:“不能照抄,不能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2020年,国产框架在技术上不是单纯的跟随者角色了,也有很多创新点可圈可点。

    飞桨作为国内最早的开源框架,模型库是最丰富的。以模型库的形式沉淀成深度学习框架生态的一部分,生态也起步早。

    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有匿名采访者认为:“华为是国内投入框架研发最坚定的大公司。”

    可以观察到,华为剑指全栈AI战略,投入非常大。硬件算子库、基础软件、平台、产业基金、联合项目、标准、论文专利、人才,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发狠力。

    华为内部技术高管(笔者被反复要求匿名)告诉笔者:“大厂发展深度学习框架一定不是为了卖钱,而为了发展生态。华为发展深度学习框架,一方面是自主可控,一方面是坚定地发展AI全栈能力。Mindspore并没有拘泥于自家的芯片,不能仅仅视为一款产品,而是战略级的平台,这是明确公开说的。”

    翻看所有的宣传稿件,不难总结出,华为有全场景,端边云协同,比如,华为自己有手机业务,方便对硬件做指令级优化。

    但是,华为做的远不止这些。

    第一,在拿MindSpore 为抓手,来解决深度学习之外的、以前在超算领域关注的一些计算任务(科学计算)。其它框架虽然也有这个目标,但华为想到了,也做到了。

    第二,AI有个公开的槽点,即被黑盒问题所累。然而,牵扯到AI安全的问题,既基础,又前沿,搞得人少,困难多。对于基础软件来说,又格外重要。

    华为金雪锋博士有一个表述:“按DARPA(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的说法,可解释AI的目的,就是要解决用户面对模型黑盒遇到的问题,从而实现:用户知道AI系统为什么这样做,也知道AI系统为什么不这样做,用户知道AI系统为什么做错了。

    这个问题被华为关注,无疑提高了国产框架段位。你在研究拳法,我在研究拳法背后的哲学根基。

    华为MindSpore开源后,很多质疑的声音消失了,酝酿了半天的道德制高点没有骂出来,憋得怪难受。

    不过,有些批评,华为确实该虚心接受,不是外人,都能过去。

     

    3如何竞争?

    滔滔江水,浪奔浪涌,摩尔定律却日渐消失于地表。

    需要在硬件层面对AI进行优化浮出水面,因为在微观层面的编译器优化,需要和硬件厂商合作。这是华为的独家优势。在所有框架公司里,唯独华为有芯片。

    官宣用语:“用昇腾+MindSpore,构建华为数字底座”。

    华为被特朗普轰炸了几轮,印象十分深刻。

    在独家硬件的加持下,MindSpore的名场面是,有开发者感受到“快到飞起”的兴奋。

    这也不是唯一的路,因为深度学习编译器也登上了舞台。巧不巧,这又是一个底层技术。

    所以说,深度学习框架门槛高不可攀,算法、底层硬件、操作系统、分布式系统、编译器,一个都不能少。

    TVM编译器在2017 年开源,能够在任何硬件后端上有效优化和运行计算,可作为框架的后端。学术方面,进展也迅速,比如“如何利用TVM直接参与硬件设计过程的迭代,使得加速器设计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获得软件的支持和目标的具体反馈”。

    TVM的背后是陈天奇团队,与其竞争的还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谷歌(MLIR)。

    国产框架,万箭齐发之势。

    创业公司代表队唯一的队员,一流科技袁进辉博士则放出豪言:“要做出世界上速度最快的。”

    AI科学家的豪言壮语,比起罗永浩的那句“收购不可避免走向衰落的苹果公司,并复兴它”,也没克制。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他认为,第一,在分布式深度学习里,计算仅仅是一个方面,多个GPU上任务的协同需要频繁地把数据在GPU之间传来传去。数据在数据流图里行走(flow),想走得快,算得快,吞吐量得大,得将数据通信也设计成数据流图的一部分,不能让传输成了瓶颈。

    第二,哪里需要数据通信,需要什么形式的数据来进行通信,都要开发者去编程实现,这很麻烦,框架应该自动实现。

    袁进辉博士的总结是:“OneFlow有两个创新点:一会自动安排数据通信。二把数据通信和计算的关系协调好,让整体效率更高。”

    2020年,多节点和多设备的训练成为深度学习的主流,这一趋势符合袁进辉创业之初的判断,而这一思路可追溯到2014年他在微软亚研院的思考。

    袁进辉团队的短板明显存在,AI研发投入“壕无人性”,直白一点:创业公司穷。不过,2021年春节前,高瓴创投独家领投一流科技A轮融资,总额5000万元人民币。

    框架,A面是各有特色,B面是什么呢?

    答案是,大规模。

    这世界上唯一能够碾压国内一线城市房价增速的,只有AI模型的规模。虽然硬件和软件的进步已经将每年的训练成本降低了37%;但是,AI模型越来越大,以每年10倍的速度增长。

    人工智能模型就像宇宙飞船飞向太空最远处,正在探索能力的边界,拓展人类的想象力。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大模型,跑步前进,工业级实现,拔腿直追。

    迈入大型模型训练时代,要求深度学习框架能够在面临数百台、数千台计算机的庞大规模时,有效地进行训练。

    比如,对于单个设备或多个设备数据并行这种简单场景的支持已经足够优秀,但在模型更大或者神经网络拓扑更复杂时,通用框架的易用性和效率都大打折扣,有这种需求的工业级应用只好下血本研发定制方案。

    大规模训练是当前各厂商竞争的一个焦点,谁输谁赢仍有变数。但可以肯定的是,只待“百团大战”的第一枪打响后,就是全方位的比拼(易用性,完备性,高效性)。

    坏消息是,国产在市场和生态上与美国巨头依然有很大的距离。

    好消息是,这不是一个完全被动的局面。

    甚至,国产框架的竞争也在细分,分化出局部战役。

    框架分为训练和推理两部分,训练框架难度大,推理框架次之。

    华为推理框架已经做到了生产级别,交付到了华为手机上。在手机巨头厂商中,框架的玩法,各不相同。

    都知道,苹果机器学习框架CoreML的代码是高度商业秘密。

    巨头的动作出其不意地整齐划一,端侧深度学习推理框架,BAT已经全部出手。

    百度Paddle Lite、阿里巴巴mnn、腾讯ncnn、华为移动端推理框架Bolt(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开源)、OPEN AI LAB的边缘AI推理框架Tengine ,甚至连小米也有,MACE。

    单论技术难度,这些同类产品比深度学习框架低很多,但也各怀绝技,各有千秋,只是误放在一起比来比去,就不是内味儿了。

    深度学习框架的战场上,全行业最拔尖的团队悉数上场。

     

    4开源也竞争

    做基础软件,

    一要决心,

    二要耐心,

    三要开源,

    因为是大投入、长周期、抢生态。

    关于开源与生态,笔者最想采访的是美国硅谷创投圈资深人士,思科云计算事业部研发老大徐皞。

    多次联系,终于得到他的回复。

    他告诉笔者:“生态系统对操作系统而言,比操作系统本身更重要更难发展。这个道理很简单:操作系统可以雇几百个人写出来,生态需要恳求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人去写应用才算数。对手机电脑而言,多数用户是为应用买单,而不是为操作系统买单;对框架而言,多数用户是为能不能快速解决商业问题而买单。”

    开源是一个隐秘的角落,“大教堂与集市”的比喻口口相告,代代相传,是开发者眼中独一无二的圣地,挤满了来自全世界贡献与分享的热情,胸前佩戴“开源项目主要贡献者”的奖章,是江湖地位的象征。

    曾几何时,开源软件是对抗大公司的侠者。

    而如今,大公司却对开源软件越来越青睐。巨头对开源的投入,其背后是生态,是为了占领市场。开源软件的开发,不再是开发者之间松散的合作。

    开源软件公司有更多主导,开源软件的开发效率和质量都有所提升。

    开源的“不竞争”是另一种形式的竞争。眼下这几年,开源商业模式有变。徐皞认为:“开源软件真正兴盛,真正有突破,也就是五到十年的事情,开源软件商业模式依然在非常早期。”

    开源软件的背后是竞争,是研发与工程的投入,不投入,怎么占领。

    Linux是有很多家的贡献,但是安卓代码1200万行,全部是谷歌工程师自己写的。

    看看美国公司对开源市场的投入力度,中国公司不能落后,更应该主动投入,占据,甚至主导。

    开源和闭源,隔山两相望,且看那密密麻麻的布防,哪个山头都有重兵。

    开源软件世界里,框架虽为一隅,却极尽奇观。最好的思想,最好的代码都悉数拿出来了。这是分享,也是一种较量。

    前美国国防部咨询顾问,史蒂夫·马奎斯的说法是:“开源项目,来源于最纯粹的竞争。如果一个开源项目在商业世界获得了成功,那决不会是出于侥幸,决不会是因为其它竞争者恰好被规章制度所累、被知识产权法约束、被人傻钱多的金主拖垮。一个开源项目胜出了,背后只会有一个原因——它真的比其他竞争者都要好。”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借用思路”是爽了,但又诱发更深层次的竞争。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上帝说,要有光。

    特斯拉说,要有电。

    开源说,要有代码。

    若问深度学习框架将带来什么,得想清楚深度学习的未来在哪。

    听说过深度学习又被称为软件2.0吗?作为数据驱动范式的顶峰,从数据里自动推导出程序,而不是必须靠程序员绞尽脑汁手动书写程序,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

    深度学习可能从一个小小岛屿,演进成一个大陆板块。

    在接下来的十年,深度学习软件有机会变成每个软件工程师医药箱里的必备“药丸”(不要乱想,不是蓝色的那种)。人类最重要的计算机软件将由其创造,自动驾驶,药物发现……

    开源软件的玩法自由奔放,但也有公地悲剧、PR铜臭。深度学习框架是一款理解成本很高的软件,群众基础薄(mei)弱(you)。于是,有人用“AI平台”一词,胡乱指代,张冠李戴,故意混淆,真令人作呕……大过节的,算了算了。

    有决心,就有私心,有疯子,就有骗子。

    时间总能给出答案。

     

    5结语

    古人云,按经济学的规律办事。

    大约两百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指出,技术成本降低,将提升技术的普及度,从而扩大市场规模。

    起初,戴着大粗金链子,说错了,戴着领结的大英煤老板十分担心,掐指一算:第一次工业革命让蒸汽机效率提升,每台用煤量减少,总的用煤量会下降,生意要下滑。

    结果事实正相反,用煤量大幅增加,好开心呀,因为蒸汽机使用成本降低了,使得蒸汽机用得更广泛了。

    框架的道理也一样,降低了研发人力成本,降低了计算资源成本,带动市场规模扩大。

    两百年后的今天,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的大火,创造了算法软件包史无前例的机会,软件开发中的标准化就是把每个人都要干的活统一起来,成为工业化的环节。

    深度学习框架牛就牛在把共性提炼抽象出来,用最简约的代码实现,代码越简单越牛。

    软件流水线提升整个行业的水平,彻底替代手工打造的落后局面。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帮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

    图为:贾扬清在阿里巴巴公司的工位

    搞深度学习框架的那群人,

    他们,可能是同学同事同行,亦狂亦侠亦友。

    他们,必然是浩宇璀璨群星,风雷意气峥嵘。

    贾扬清,化身修罗,重回故里,现任阿里巴巴技术副总裁。

    陈天奇,学府道场,CMU大学教书,投入深度学习编译TVM。

    李沐,蒲团打坐,驻守美国亚马逊,现任资深主任科学家。

    徐伟,开山老祖,现任地平线AI首席科学家。

    王益,绝顶神僧,谷歌、腾讯、蚂蚁金服美研主任科学家,2021年初去脸书公司。

    袁进辉,苦炼金刚,网名老师木,清华博后,微软科学家,穷酸创业。

    林敏,羽化成仙,跳出三界,研究基础理论去了。

    无论是产品,还是生态,最终,市场会决定胜出者。

    人工智能头顶高科技花环,被高高捧起,又被左右开弓扇耳光,灵魂三逼问:到底行不行?啥时候突破?谁杀死那只独角兽?

    突破难规划,创新难计划,独角兽不拼命也不行……此后,深度学习框架,对于国外开发者同样重要。

    需要发问的是:如何才能做出全球大流行的开源深度学习框架?网友质问的原话是:“你敢超过吗?”

    (未完待续,这篇文章太长了,转发后,去你的收藏夹吃灰吧。)

    展开全文
  • 不知道谁的这么,看了就哭了

    千次阅读 2010-04-22 14:24:00
    高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尽自己的... 龙应台曾写道:“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而言,恐怕就像一栋旧房子,你住在它里面,它为你挡风遮雨,给你温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会和房子去说话,去沟通,去体贴

        高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尽自己的能力考一个远一点的大学,越远越好。后来,终于到了那所离家两千公里的学校,终于可以自由作息、为所欲为;再后来,留在了城市里工作、生活……但不久,我们终于生了病,一种名叫homesick的病。

        龙应台曾写道:“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栋旧房子,你住在它里面,它为你挡风遮雨,给你温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会和房子去说话,去沟通,去体贴它、讨好它。”在外地的我们,眷恋着父母这所“旧房子”带来的一切——包容和温暖,我们如此地爱他们,但爱并不是认识,也不是了解,甚至很多时候,我们以爱之名,故意地不去认识,不去了解。

    比如我们从来没注意到,我们离开家的日子里,爸妈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关键词:改变

        每一次我们回家的时候,他们总能弄出一大桌子菜,给我们准备许多的水果、零食,还有衣服鞋子,他们会和我们聊七大姑八大姨的八卦,领着我们去逛这逛那,热热闹闹十分温馨。但没有我们在家的日子里,他们是“空巢老人”,他们会一直很安静,或许还有一些失落,他们节约而简单,说话不多发呆不少,他们的生活远没有我们在家时的丰富多彩……妈妈一盘菜可以吃很多天

        网友huanghaizhen:每次我回家,妈妈总会一大早就买好鸡,然后加很多补品去炖。我一只脚刚踏进门,妈妈就会说:“又瘦了!”然后陆续将大鱼大肉买回来。当我看到一盘不新鲜的肉,问怎么还留着时妈妈说:“没事,一个人,吃不完就放冰箱里,反正不会坏的,一盘菜可以吃很多天。”看着我们吃,比他们吃在肚子里还香。

        他们更省了,为了给你攒首付

        网友火星小精灵:大城市的房价噌噌地涨,我和男朋友因为买不起房子,婚期一拖再拖。爸妈知道后,拿出了所有的积蓄。看着那钱,我都想哭了,十万块,是爸妈辛苦了这么多年,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不舍得用,才攒下来的。今天因为女儿要买房,他们二话不说就把存折拿给我们。爸只说:“女儿有大房子,我开心,要吃苦也要和女儿一起吃苦。”可他们以后养老怎么办?难道不吃不喝吗?这个钱我怎么能要!他们省吃俭用,总是将最好的东西给我们。

        他们学上网,为和你视频聊天

        网友朝阳:家里有了电脑可以跟爸妈视频聊天,因为硬件的问题只能看到视频,没有声音,我只能打字跟他们沟通。爸妈上岁数了,屏幕上的一句话,我能感觉到他们看了半天,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明年我就要结婚了,妈妈说结婚了就不能回家过年了,说今年不回去以后正月初三前就不能回去了,说得我泪如泉涌。

        为了看到远方你的样子,他们愿意在电脑前等几个小时。





    关键词:想念

        你也许收到过这样的短信:“什么时候回家,你爸想死你了”、“有空多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兔崽子,是不是把爸妈忘了”……儿女是父母心头的一块肉,长出来了,就永远也无法割舍。家里,我们的房间、甚至放在床头的书,爸妈都不乱动,说是感觉那样像是孩子还在家里似的。这两位老人,在我们不在家的日子里,习惯于把我们一次次地想起,把思念一遍一遍地温习。想儿女,就像是呼吸一样,是一件他们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事情……他们会拿出我们从小到大的照片细细地看网友八宝糖:由于工作原因,已经几年没有回家,爸妈有一次打电话告诉我:“女儿啊,爸妈每天都要看一看你的照片,从你满月到大学毕业的,我们都看。你有新的照片记得寄回来,爸妈几年不见你,真怕记不得你的样子,认不出你啊……”听完我就彻底泪奔了。

        如果可以,他们一定愿意再陪我们成长一次。

        他们从不错过我们所在城市的天气预报

        网友swevenJAN:有一次,老爸打电话来说:“不要再出去吃东西了,你看现在食品中又检验出什么菌的,小心吃坏肚子,出门穿厚点,你们那里降温到十度了。”我说:“你看我这儿的天气预报啊?”他说:“天天都看,你那十几度,深圳也十几度(弟弟在深圳),有风,降温了,没我这冷,但要保暖别冻着……”爸妈,永远是在远方与我们分享阳光、分担风雨的那对老人。

        总是把我们的房间一遍遍打扫

        网友Mint:暑假回去的时候,见餐桌上还放着一套紫砂茶具,那是之前我在家时拿出来使的,临走时没时间收拾进柜子就一直摆在那儿。我问妈,不是说让你收起来的吗?妈说,你爸不让动,让还放在那儿,感觉回家了就能喝到你泡的茶,他每天都会擦一擦茶具。

        最伟大的爸妈不是愿意一辈子养孩子,而是愿意为了孩子的幸福放他们去飞,而他们就甘愿为孩子经营那一辈子的窝。

        他们总随身携带手机,不是离不开手机,是离不开我们

        网友低低低腰裤:爸爸妈妈连拼音都不记得了,手机是用我的旧手机,手写的,平时他们一个月也没几个电话。但在我离开家以后,他们两人去到哪里都会带着这部手机,就怕错过我打给他们的电话。

        网友若若:有天一大早,我妈打来电话,说:“你爸昨晚十点半说想你了,非要打电话给你,我跟他说你睡了,他才答应今天早上打。”全中国增加的手机用户中,有几亿是离不开儿女、时刻惦念儿女的父母。





    关键词:不便

        父母老了。爸爸不再是那个把我们高高扛上肩的年轻小伙,妈妈也不再是那位干家务麻利十足的年轻美女。老,是一种让人伤感的事情,但他们为了不给我们添麻烦,总是说自己一切没问题,他们每次电话里第一句话总是:“宝贝你好吗,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其实你不知道,没有你在家的日子里,他们过得并不容易……突发急病,身边却没有年轻人能送他们到医院网友世界最忧伤的狗:父亲生病了。夜里只有我妈陪他大老远跑去县城看病,病情很严重。我感到莫名的悲哀,都说养儿防老,可是像我这样身在远方,他们需要我时除了在电话里问候两句,还能做什么?父亲喜欢喝酒,大家老早就担忧这个问题,但是因为他身体没什么异样,所以也没反对,这次终于表露出来了。酒,肝的天敌,如果发现得再晚一点,不知道有什么更可怕的后果。电话中还笑着对我说没事,我真的有种撞墙的冲动。

        请坚持每年带父母体检一次。

        买了一大袋子米,两个老人拖了一个小时才拖到家

        网友好多虫虫:我的爸爸年轻时就很想要一个儿子,他说等他年老了,家里还有个有力气的人帮他扛米、扛煤气上楼……他是生了我这么一个儿子,但儿子长大后读书了就再也回不到那个小城镇了。今年爸爸五十多了,以前一手抱我,一手还能扛100多斤米的他,每次去买米都得叫上妈妈,两个老人一次买40斤米都要轮流拖着回家。每次想到这个,我真的很想回到他们身边。

        记得回家时帮爸妈买好米,充好电,再续上网费。

    爸妈老了,开始动作缓慢、反应迟钝

        网友jackone32123:印象中的老爸一直都是个能手,什么都难不倒老爸。后来上学工作一直在外地,直到有一天,在网上聊天时教他用gtalk、gmail那些东西,我给他讲了一遍,他没明白,我又讲了一遍,他还是没太懂,我补上一句“急死我了,半天都冒不出一句话……”,然后我看见屏幕上正在输入的提示停下了,过了很久,屏幕上冒出来一句“儿子,你别着急,爸爸老了,反应不过来了”。当时泪奔,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刮子。

        把动作放慢一点,等等他们,问问冷暖,就像我们小时候,他们对我们一样。



        ……一人在外打拼很辛苦,那是自己选的就自己承担。只是,累了就回家吧,爸妈永远高兴为你多添副碗筷。

    展开全文
  • 给技术合伙

    千次阅读 2012-06-12 19:57:13
    所以,也许我会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寻找技术合伙,这封公开信,只是给未来的,不可预知的意淫。 FAQ Q1:创业地点在哪儿? A:这个不是关键问题,目前我们在武汉,呆了几年了。不过,如果有...

    俺一向话少,此篇解决几个问题:

    一、 悟空啊悟空,我如此深情地呼唤你!
    二、 项目干啥?
    三、 这家伙是谁?
    四、 对你的期望?
    五、 FAQ


    悟空啊悟空,你在哪里?我如此深情地呼唤你!

    话说当年,西方如来佛祖欲光大佛教,打着普渡众生的愰子,打通天地魔三界寻找信徒前往西天取经,久觅无果。就在这万世基业即将流产之际,少妇观世音遭遇了苦逼青年唐僧,自然是干柴烈火,烧得噼里啪啦。历经十四载,九九八十一难,他们爱情的结晶终于出世了,不过不是人神混血儿,而是几部无字真经!可别小看这几部白纸经书,凭借她,大家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小白,八戒,沙师弟,悟空,都加官进爵,位列仙班,当然,收益最大的要数唐僧了,从一个孤儿出身的苦逼青年摇身一变,成佛了!

    仔细研究,唐僧的收益也不是大水淌来滴。
    首先,从硬件上,他没得说,如来的二徒弟金蝉子投胎转世,成份好;其次,在软件上,他个人对佛教有虔诚甚至是BT的信仰(寺庙一住就是18年,想不虔诚也难);更为重要的是孤儿出身的他无牵无挂,可以投入到对炽热的理想的追求中去,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试想一下,要是拖家带口,还真是另一番局面,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草根创业者;
    再者,机遇:就在苦逼唐僧感到状志难酬的时候,遇到了如来,想想,如果没有赶上如来事业扩张的机会以及后续提供的一系列的增值服务(如人才引进及团队管理),故事是不是要改写?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来提前帮他物色了个技术能手悟空,没有他,一切技术实现全是屁话!

    聪明的读者一定已经明白了,在整个故事中:
    唐僧是创业家,有信仰和决心,无技术;
    如来是VC(风投)兼LP(有限合伙人)
    观世音是GP(普通合伙人)兼执行经理,
    猴哥是技术合伙人,一路上降龙伏虎,斩妖除魔少了他玩不转。

    悟空啊悟空,你在哪里?我如此深情地呼唤你!
     
    项目干啥?

    一款基于手机和物联网的购物产品(不必想到淘宝类的客户端,完全没有可比性),解决目前网购中面临的图片和买到的实物感觉完全不同,以及无法试穿(用)的瓶颈,同时解决手机支付的问题,实现购物和支付方式的改变。

    具体的内容,可以披露的有:
    *产品形态和思路与现有的东西完全不同,可能撞衫的地方不多,不必担心会和大公司火拼;
    *重度App产品,基于中国社交形态的生活化小众分享,目标是帮助用户进行所见即所得的便捷购物,让商家的产品自出生到流通的任何一个环节均可进行无缝销售,粗略介绍在这里。
    *盈利模式是交易拥金及增值服务(至少前期是这样)
    *项目进度,目前有一位伙伴一起,已经离职,前期的市场及竞争研究已经完成,财务预算,自己投了一部分(家底),去年开始接洽投资人,技术团队没搞定,无法和任何一个投资人深谈。
    *人员规划,创业队伍前期规划是4-5人,技术这块2-3枚,市场运营1-2枚。

    总之,你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一起开发一款基于手机和物联网的购物产品,准备工作已经完备,等你来组建海盗小队,开发产品,开拓市场,拉投资……

    这家伙是谁?

    这绝对不是个有卖点的话题,但我仍然乐于卖萌。
    游小春,产地湖北,网名小春哥。即将迈入而立之年。 3月初从一上市500强国企辞职,27岁才混个大学毕业(不必问学校专业)。不是读书太多,是天资愚钝。早年辍学浪迹江湖,走南闯北洗过碗,做过工,卖过字,管过人,也没见混个风生水起,遂浪子回头,回校和清纯小弟妹一起重新接受改造……”无奈人品太差,身体不给力,险些成了铁拐李。后因学校及一些基金会资助,加上自己浴血奋战得以继续改造,于是有了上面27岁大学毕业的场面=-
    既是一事无成,自然无法和开复的海归背景火拼,技术外行,也不能和史玉柱硬扛,跟马云倒是有得一谈,纯粹土鳖,技术外行,屡败屡战,就是长得比他帅点 ……


    对技术合伙人的期望

    1、 创业项目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前期实现的功能相对精准,但用户界面却丝毫不能含糊,我不懂技术,你肯定比我更清楚简洁的操作界面都是强大后台在支持, 希望合伙人有丰富的实战开发经验,主持搭建过日均UV六位数的研发项目,对网站&app架构/数据库结构/优化/服务器/网络都有较多经验,技术全面。顺便插一句,我个人最推崇搞技术的Geek了。
    2、 既然是技术合伙人,无疑是负责技术管理和攻关,在手下出现技术边界时能顶起来。希望你曾经是大(中)型互联网公司的资深员工,有丰富管理经验,人脉广泛,能招募组建研发小队。最好是一直没放下编程的,真心爱编程的技术主管,开发管理两不误。
    3、 创业初期不需要纯粹的管理人员,我很怀疑半年后,一年后,可能还是不需要这个岗位,就像Instagram小队“少数精锐”的状态令人艳羡。在团队素质有保障的时候,精简的扁平化结构有助于提高效率。我自己就很享受下一线去做策划与运营的执行工作,希望你也是。
    4、 创业小队不能只有一个“出想法的人”,这太危险了。作为合伙人,应该也有很好的产品视野与设计素养对不对?我们共同来完成这件作品。
    5、 我的风格是做事心到手到,潜台词是性格偏急躁,利弊先撇开不谈。作为互补,希望合伙人有足够多的沉稳与韧性,帮助我安定下来,一齐抖擞应战。
    6、 选择创业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但不是想一味地赚取更多的功名利禄,而是喜欢那样的生活,摆脱“大公司环境”的束缚,摆脱无聊又无奈的纠葛,追求一种生活状态,凝神贯注去做那些你想做的,认为真正重要的事情。也只有在这种状态下,才有可能做出我们梦想的“有影响力的产品”。你能理解我吗?
    7、 全职投入,无牵无挂。这可能是句废话……

    OK,期望就到这里,“大(中)型互联网公司资深技术主管”“主持搭建过日均UV六位数的研发项目”是两项硬条件。对号入座的兄弟,我们邮件联系:mailchunge@gmail.com

    既然我写了这么长的一封公开信,你也应该做一点对应的自我简介对不对?你的来信并不意味着决定加入,只是对这件事情有点点兴趣(请相信我会保密),我们接着聊啊聊啊,看看彼此是否合拍。毕竟选择创业,选择合伙人就像找老婆一样是如此慎重的一件事。
     
    “打虎亲兄弟”,我们可能不具备亲兄弟的物理条件,但我们都明白,产品的核心是人,如果没有核心人员互相之间充分的信任感,这事黄的可能性……我不能保证这事儿一定做成,但至少会因为信任你,你也信任我而起帆远行。所以,也许我会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寻找技术合伙人,这封公开信,只是写给未来的,不可预知的意淫。

    FAQ

    Q1:创业地点在哪儿?
    A:这个不是关键问题,目前我们在武汉,呆了几年了。不过,如果有其他地方能组建起完整、稳定的团队,我过去也无妨。

    Q2:创业是不是一件风险挺大的事情?
    A:除非你是急等着养家糊口,否则,你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即便项目流产,互联网对人才的渴求是无休止的,你懂的,以你的身价,相信你很容易再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只损失一年时间,一部分收入下滑,换来难得的人生经历与经验积累(创业在IT履历上可是加分项)(更重要的是思想层面的蜕变)。更何况假如项目发展顺利,股权兑现(不一定要上市才兑现)的至少上百千万收入是大公司很难给你的回报。换个角度来看,创业虽然减少了可支配的资源,却能够围绕着项目来“最优化资源配置与管理”——在大公司待过的你一定深知其苦。对于创新项目,这种匹配、灵活与均衡,比单纯地“堆资源”更重要得多。
    另外,创业未必就苦哈哈的(我自己和好朋友的经历),恰恰相反,它可能比大公司更加惬意。归根结底,选择创业不是你对我的疑问,而是你对自己的疑问,是否愿意从惯性中走出来,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为感到倦怠的自己拓展另一段人生里程。

    Q3:现在只邀请技术合伙人吗,是否也可以与对此有兴趣的工程师谈一谈?
    A:当然可以!这个项目的技术复杂度比较高,我需要在技术合伙人的帮助下才能管理项目,因此得优先邀请合伙人。但也非常欢迎工程师和我聊聊天。我们尤其需要一位前端牛逼的工程师,他可是关键人物,一些至关重要的华丽丽的整体效果就靠你了。爱前卫技术,又有优雅界面感的前端工程师看过来!

    Q4:只邀请技术合伙吗,想投资可否?
    A:当然没问题!有人给钱是好事!最近有几位投资人主动联系,有机构,也有个人的。不过请先阅读上面的文字了解项目目前的状况,毕竟拿人家的钱是要有交代的。墙裂欢迎想技术合伙又想投资的朋友,即是上船,当然是要风雨同舟了是不是?

    Q5:只接受大牛吗,俺是应届生,ⅩⅩⅩ学校的TOP10排名,自封小牛,有没有机会接受挑战和培养?
    A:非常棒的question!我最喜欢优秀的人才了!而且相信自己团队培养的人才更可靠!对于优秀的应届生,如果真的很有想法,欢迎Email聊聊,我们会预留位置,不过前期优先邀请技术合伙人(参见Q3)



    展开全文
  • 给java web一年左右工作经验的

    千次阅读 2017-05-10 15:15:53
    大学就开始学习web,磕磕绊绊一路走过来,当中得到过开源社区很多的帮助,总结了这些年来的... ps:文字千真万确都是我自己的。 在此,特别感谢Hansen,他曾经有私的帮助过我(两包零食),他是一个很强的启蒙胖子。
  • 小学语文生字表3087教版)

    千次阅读 2015-09-09 10:16:38
    第一册:399 汉语拼音 3 爸 妈 我 4 大 米 土 地 马 5 花 哥 弟 个 画 6 下 洗 衣 服 鸡 7 做 过 了 不 乐 8 出 读 书 骑 车 的 话 9 你 他 水 白 皮 子 在 10 小 爱 吃 鱼 和 牛 草 好 11 家 飞 机 有 儿 河 入 ...
  • 一乙二十丁厂七卜入八九几儿了力乃刀又三于干亏士工土才寸下大丈与万上小口巾山千乞川亿个勺久凡及夕丸么广亡门义之尸弓己已子卫也女飞刃习叉马乡丰王井开夫天无元专云扎艺木五支厅不太犬区历尤友匹车巨牙屯比互...
  • 我也一样,曾几何时,我也是2500一个月都找不到工作的青涩少年,也是别人发传单、做门童,满地找兼职的学生仔。 这篇文章很长,近7000。我选取了我人生中的几个重要经历和抉择,这些事件,持续影响了我的一生,...
  • 在 Unity 中制作游戏时,很可能会导入一些外部字体,而从网上下载的字体,小则两三兆,大则十几兆的,这些字体文件既占包体又占内存,所以对动态字体的剥离和精简就很有必要了。 FontSubsetGUI工具 ...
  • ttf字体文件抽取自己想要的

    万次阅读 2017-04-14 21:31:15
    【说明】游戏中经常需要用到各种字体,但是网上下载的TTF字体文件最小也有好几兆,要是游戏中需要用到几种字体,那简直不能忍。...答案是肯定的,除了用FontCreator那种累死不偿命的东西之外,这里介绍一个简
  • 常用2500 const char* hanzi[]={ "一","乙","二","十","丁","厂","七","卜","八","","入","儿","九","几","了","乃","刀","力","又","三","干","于","亏","士","土","工","才","下","寸","丈","...
  • PyCharm 这40个使用技巧真

    万次阅读 多人点赞 2021-09-29 15:47:54
    我要哭惹~~~这个回答是在 Mac OS 的环境下的,如果你是 Windows 用户,也不要紧,按照我为数不多的使用经验,你只要把 command(也就是 ⌘ )换成 ctrl 键就 ok了。如果上面的经验不灵的话。。。那我只能放大招了...
  • [C#] 汉字转拼音,支持多音

    万次阅读 2015-06-04 18:02:41
    支持dotnet core的汉字转拼音,而且支持多音
  • paip 常用汉字形声大全3500

    千次阅读 2018-11-06 05:03:50
    paip 常用汉字形声大全3500
  • 如何招聘:永远不要自负的

    万次阅读 2016-01-13 12:41:16
    编者注:原文是 eShare CEO Henry Ward 的文章,其背景是 eSHare 准备开始 “大规模” 招,为了让面试人员能公司找到好的人才,他总结了招聘的 4 个原则和 6 点启发,也希望创业公司能从中获得经验。  正文...
  • 输入法,相信很多都不陌生,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用软件。近日,有微博网友@冷敏寒子夜 在微博上发文,希望网友可以帮忙破解一款输入法或者帮忙寻找该输入法的开发者。是...
  • 乤乥书乧乨乩乪乫乬乭乮乯买乱乲乳乴乵乶乷乸乹乺乻乼乽乾乿亀亁亂亃亄亅了亇予争亊事二亍于亏亐云互亓五井 亖亗亘亙亚些亜亝亞亟亠亡亢亣交亥亦产亨亩亪享京亭亮亯亰亱亲亳亴亵亶亷亸亹亻亼亽亾亿什仁仂仃仄仅仆...
  • 其次的收获是朋友,来自于一堆不码的。 朋友们估计也注意到了,我在上面不止一次提到Y同学, 每个一生中都有几个最好的朋友,我大学阶段的挚友是Y同学。 在我很多的作品(软件、稿件、图书)中,我都提到了他...
  • 互联网火热的时候,他们靠着帮人简历造假和训练面试题来引人入坑,虽然绝大多数参与培训的人都找不到像样的工作,但也不妨碍他们扯着互联网的旗号骗钱,很多招聘网站上全是他们的广告,打着入职培训包就业的名义骗钱...
  • 本文我们将用10个超级技巧来解决糟糕的演示设计肆虐横行的问题,让你可以设计出更好看、更专业的演示。此间你会看到Note & Point上的一些出色的...不过本文是给做过PPT的的。 无论你是学生、领导,还是自助团体,
  • keras+卷积神经网络HWDB手写汉字识别

    千次阅读 2018-08-31 10:34:19
    在前面 HWDB手写汉字数据集来自于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下载地址: http://www.nlpr.ia.ac.cn/databases/download/feature_data/HWDB1.1trn_gnt.zip ... 源码 在gith...
  • 所以,一个大学毕业生在业界做事的时候,需要有指导他(从事批判性检验),他找出缺点和建议改进的可能性。但是,一个严格训练过的合格硕士,他做事的时候应该是不需要有在背后替他做检证,他自己就应该要有...
  • “并发”这个词在Java世界里往往和“高级、核心”等字眼相联系起来,就冲着这两个,都将勾起软件工程师们埋藏在心底那种对技术的探索欲和对高级API的驾驭感。 程序员嘛,多少都有点职业病。其实Java对“并发”...
  • 3501个常用

    千次阅读 2020-04-23 17:54:11
    3501个常用,已经去重对比,不要问...一 乙 二 十 丁 厂 七 卜 入 八 九 几 儿 了 力 乃 刀 又 三 于 干 亏 士 工 土 才 寸 下 大 丈 与 万 上 小 口 巾 山 千 乞 川 亿 个 勺 久 凡 及 夕 丸 么 广 亡 门...
  • Qi Qi ,此是二逼 861 赞同 -3. 2016.01.13 更新 喜闻窝壳出台新龟腚,不接受 pdf 文档,又向世界一流大学迈了大一步。广大 @er 速速看过来。\textcolor{white}{哎,我啥时能毕业论文呢……} -...
  • 通用规范汉字表 一级表(3500

    千次阅读 2020-08-11 09:23:44
    一级表(3500) 一乙二十丁厂七卜八入儿匕几九刁了刀力乃又三干于亏工土士才下寸大丈与万上小口山巾千乞川亿个夕久么勺凡丸及广亡门丫义之尸己已巳弓子卫也女刃飞习叉马乡丰王开井天夫元无云专丐扎艺木五支厅...
  • 数字IC面经

    千次阅读 2020-09-01 16:14:23
    以上是我在当时去实习之前的,之后去了具体工作内容就是在腾讯量子实验室做电子学测控系统部分,导师和同事都很好,工作氛围轻松,腾讯对待实习生一视同仁,经常团建。但是做的具体内容不是很喜欢,所以后来也...
  • Ain_电脑所有乱码文字集

    万次阅读 2016-08-31 19:53:47
    姘姙姚姛姜姝姞姟姠姡姢姣姤姥姦姧姨姩姪姫姬姭姮姯姰姱姲姳姴姵姶姷姸姹...存孙孚孛孜孝孞孟孠孡孢季孤孥学孧孨孩孪孫孬孭孮孯孰孱孲孳孴孵孶孷學孹孺孻孼孽孾孿宀宁宂它宄宅宆宇守安宊宋完宍宎宏宐宑宒宓宔宕宖宗官...

空空如也

空空如也

1 2 3 4 5 ... 20
收藏数 12,021
精华内容 4,808
关键字:

帮人的棒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