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内容
下载资源
问答
  • 在学习中运用类比

    2018-09-17 16:56:40
    但是笑过以后我意识到一件事:我们平时自己学习的时候很少主动进行类比。但是反过来,一个精妙的类比表明了你已经掌握了这个概念。如果你尝试主动去进行类比,那么你对这个概念的记忆、理解就会更深。 在学习时运用...

    这是今天在朋友圈看到的一张图,花了一点时间 get 到以后相信懂的人都会会心一笑。但是笑过以后我意识到一件事:我们平时自己学习的时候很少主动进行类比。但是反过来,一个精妙的类比表明了你已经掌握了这个概念。如果你尝试主动去进行类比,那么你对这个概念的记忆、理解就会更深。

    在学习时运用类比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可以给知识建立联系。如果一个知识是孤立的,我们就只能通过硬背去记住,但是我们如果我们通过联想类比到我们一个熟悉的模型,对于这个知识就能掌握的更好。假设一个刚开始学习 TCP/IP 的人,相信如果看过上面提到的这张图不费力气也会记得 TCP 与 UDP 的一些区别。

    类比的过程大脑如果还能联想到一些场景,那么记忆就会更加深刻了。

    比如经过很多实验后科学家得出结论,人脑的临时记忆平均只能记住 5 件事,偏差是 2 。什么意思呢,如果我说一串 5 位数字,大部分人能马上记下来并复述,记忆力稍好的人可以记 7 个数字。再多你就需要用笔记下来帮助记忆了。这也是代码规范会要求一个函数不要写的太长的原因,一个函数里的逻辑控制流如果超过 5 个步骤,大脑内存就存不下了,理解整个函数的代码就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写这样的代码犯错的概率也会变高,因为你在处理一个复杂的东西嘛。理解这个点你还是要自己建立一个抽象的理解模型,并不会很直观。但是如果我说你想象一个抛球的场景:

    当你思考时包含一个点就是往空中抛出要一个球,一般人只能处理 5 个球的难度。如果同时抛出 10 个球在空中,显而易见,会溢出,其他的球会丢掉。因此为了稳定,你应该一次只周转 5 个球。有这样的一个类比是不是就容易理解多了?

    但是类比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纠错。这个环节也可以帮助我们更加全面,透彻的了解学习的概念。以这张 TCP/UDP 的图为例,你能想到两者的区别哪些是这种图里没有表示出来或者表示错误的呢?我随手举一个例子:TCP 在接收时会校验包的校验码,如果错了通知重发。对着瓶子喝水的这个过程,显然“覆水难收”,这张图里没有表示出重发的机制。当然这个环节不是为了吹毛求疵,是说我们在考查一个知识点的时候一定要细腻、深究。

    那么如果我们大胆拟人一些常见协议会怎么样?哎,日本要完

    Reference

    如何高效学习


    欢迎关注我的微博:@没故事的卓同学

    如果想与我有更密切的交流也可以加入我的知识星球:iOS 程序员保护协会

    展开全文
  • 推荐书评人类大脑中的每个概念都源于多年来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一长串类比,这些类比赋予每个概念生命,我们在一生中不断充实这些概念。大脑无时无刻都在作类比类比,就是思考之源和思维之火。 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

    推荐书评

    人类大脑中的每个概念都源于多年来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一长串类比,这些类比赋予每个概念生命,我们在一生中不断充实这些概念。大脑无时无刻都在作类比。类比,就是思考之源和思维之火。

    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所谓的类比到底是什么?

    我们是怎么在截然不同的情景间建立起联系的?

    类比在学习的过程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在爱因斯坦发现相对论的过程中,类比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类比是人类认知的核心。我们头脑中的每个概念,都来自于多年来不知不觉间形成的一长串类比。这些类比赋予每个概念生命,并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不断充实这些概念。我们人类的学习,都是通过将新的事物与旧的事物相联系而炼制出意义,类比,就是这种联系的方法之一。

    比如说我们理解天体,就类比了原子的结构。太阳位于中心,行星围绕它做旋转。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类比更是随处可见。比如说,帝国主义是个纸老虎。很多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类比,比如说这局他被对手碾压了,这人脑子进水了。

    比喻在作者概念中,也是类比。

    作为“思考之源与思维之火”,类比不仅仅是具有常见和丰富性,更重要的是,它是范畴化的关键。范畴是我们理解事物的关键,因为有了范畴,就可以对不同事物做出区分,也就才能够清晰表达我们的意思。作者将范畴化与概念等同。而“每个范畴都是由一系列自发的类比而产生的结果;把不同事物归纳到不同类别这一过程,也就是范畴化,也无一例外是通过类比来完成的,哪怕有时这些类比在一个成年人看来简直微不足道。”

    鸿篇巨制,近700页,71万字,定价199元。英文版是2013年的,还不算旧。

    作者是认知科学家,书中主要思想是:

    1:类比和归类是人类思考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工具,但是一般是下意识进行的;

    2:人对世界万物和各种思想想法的归类是模糊的,经常可以有一些偏移滑动;

    3:天才如爱因斯坦,思考进化论的过程中依旧是主要使用类比作为工具;

    作者说的类比,定义非常宽泛,除了直接把一个物品比作另外一个物品,一种场景比作另外一种场景外,把不熟悉的事务归入一个已知品类中也算归类。

    书中花了很大篇幅列举语言中的有趣案例。比如跨语言的概念、俗语、寓言的对应关系,不同语言中的各种不同归类方法,比如印尼语中哥哥姐姐都叫“kakak”,“adik”则表示“妹妹”或者“弟弟”。

    之后讲人类在思考过程中的类比,一个结论是貌似人类是类比的主人,但是实际上人类经常被类比的力量左右,思考的结果取决于能想到的同类概念/场景,能想到的概念/场景又取决于所处文化和当时的学术思想。

    最后讲科学家利用类比的思考过程,举了数学家们解决多元多次方程和爱因斯坦思考进化论的过程。

    作者在前言中说原版有两个版本,分别是英文版和法文版,是分别说英语和法语的两位作者讨论沟通的成果,书中的许多语言方面的案例,英文版举英文的例子,法文版举法文的例子。

    更难得的是,中文版中许多语言方面的例子是中文的,这是作者刻意请求三位译者去做的。

    多元多次方程和进化论的章节,讲到了许多比较专业的细节。

    读后的一个感觉是这本书才是思维简史,讲人类思维的工具与发展,那本《思维简史》其实是物理学简史。

    一个缺点是篇幅太长,完全可以缩减到200页之内不影响内容表达。不过许多案例确实比较有趣,可能作者舍不得去掉。另外篇幅这么长但是并不显得啰嗦重复。

    作者简介

    侯世达( Douglas Hofstadter ),美国计算机科学家,独树一帜的认知学家。

    普利策奖获奖图书《集异璧》作者。

    于1965年从斯坦福大学数学专业毕业,1975年获得俄勒冈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发现了被称为“侯世达蝴蝶”的分形结构。

    自1988年以来,侯世达一直在印第安纳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任教,并创建了“流动类比研究小组”。2009年4月,他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的院士和美国哲学学会的成员。2010年,他当选为瑞典乌普萨拉皇家科学院的成员。

    桑德尔(Emmanuel Sander),法国心理学家

    日内瓦大学发展心理学教授

    多年潜心研究作类比与范畴化及其与教育之间的关系。

    目录

    推荐序 跨越“表象”的人类思维“本质”

    中文版序 这《表象与本质》是如何翻译成中文的

    序 言 这《表象与本质》是如何写成的

    引 言 类比,人类认知的核心

    1 词语的召唤

    2 短语的召唤

    3 隐秘类比的海洋

    4 抽象过程与内部范畴滑动

    5 类比如何操纵我们

    6 我们如何操纵类比

    7 朴素类比

    8 惊天动地的类比

    结 语 范畴化和作类比就是一回事儿,它们是人类认知的核心

    注 释

    参考文献

    致 谢

    译者后记

    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在叔本华《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中的词汇说明:

    “经验的”是指“能够被观察和经验所证实的,能在时间、空间中遇到的”;

    “理想”是指在意识或者思想中存在的属性;

    “现象”是指经验在时间和空间中的对象;

    “头脑中的现象”是指由大脑产生的经验。

    在无限的空间中,存在着无数发光的星体,星体的周围还有许多更小的发光体围绕着它们旋转。这些星体内核是滚烫的,表面覆盖着坚硬、冰冷的地壳;地壳上一层薄薄的腐土中诞生出了有生命、有知识的生物:这就是我们从经验中得到的真理,这就是我们这个真实的世界。

    无数星体在无垠的空间中随意地漂流,我们身居一隅,不知从哪里来,不知往哪里去,只是湮没于万千同类中,蜂拥而至,奋力前进,辛苦劳作,在无始无终的时间中无休止而如昙花一现般的生老病死,对于一个思考着的人类来说,这样的命运是险峻的。除了物质之外,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各种生命形式以无可避免的方式重复地轮回着。

    一切的经验科学教授给我们的只是这些事件更为精确的本质和规则。但是这个时代的哲学,尤其是经过了贝克莱和康德之后,最终让人们意识到了这一切首先只是头脑的现象,世界受到许多重大且各异的主观条件限制,那些假设的绝对现实消失了,为一个来自现象的截然不同的世界秩序留下了空间,也就是说,两者之间的关系正如物自体之于纯粹的表象。

    “世界是我的表象”

    这个命题就如同欧几里得的公理,任何人只要一理解就必然会加以承认,尽管并非每个听见这个命题的人都会理解它。将这个命题与意识联系在一起,与理想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关系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把它与头脑中和头脑外的世界这个问题联系在一起,和对道德自由的思考一样正是当代哲学的鲜明特色。几千年来,人们在客观的哲学思考上费尽了心思,他们只是发现,那些让世界感到迷惑、不安的事物,无论它们有多么庞大和不可计量,最紧要的是它们的存在总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而这个头绪正是它们存在于其中的现实的意识。世界的存在由于这个条件,必然受到阻碍,尽管存在着经验的现实,却留下了理想的标记,因此也就留下了纯粹现象的标记。

    因此从某方面来讲,

    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世界同梦境相似,

    实际上可以把它和梦境放在同一行列。出于同样的大脑活动,我们在梦境中想象出了一个十分客观的、可感的、可触摸的世界,正如我们在清醒状态下世界所呈现出来的那样。尽管两者的物质不同,但是这两个世界显然是出自同一个形式。

    笛卡尔可能是根据这个基本真理的命令,达到这样的思考高度的第一个人;尽管他只是暂时地采取了怀疑的方式,把这种真理当做自己哲学的起点。他把“我思故我在”当做唯一确定的东西,暂时对世界的存在抱以怀疑的态度,这个时候一切哲学本质的、唯一正确的起点,同时也是确实的证据,真正地被建立起来了。这实质上就是主观,我们的意识。这也就是以下的情况,任何其他的事物,无论它是什么,首先都由意识思考,都为意识所决定,因而也依赖于意识。所以我们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笛卡尔是现代哲学之父。不久之后,贝克莱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恰好到达了唯心论;换句话说,到达了在空间中延伸的知识,因此普遍意义上客观的、物质的世界仅仅存在于我们的表象中。将这个世界归于一个就其本身而言外在于一切表象和认知主体的存在,假设物质确定无疑地存在于自身之中实在是荒谬无比的。这点真知灼见构成了贝克莱总体的哲学;在这方面,贝克莱殚精竭虑。

    因此,真正的哲学无论如何应该是唯心论的;我们必须十分坦率。没有什么比这点更确实:没有人会为了使自己与不同的事物达到认同而脱离自身;任何他确定的事物,因此获得了直接知识,存在于他的意识之中。除了意识之外,不存在什么直接的确定性;科学的第一原则便是确定。所有其他的科学站在经验的立场上假设确实存在着一个客观的世界也是相当恰当的;但是这个立场却不适用于哲学,它要回到基础和原始的地方。意识本身是直接给予的,因此哲学的基础就限于意识的事实;换句话说,哲学必然是唯心论的。表面上看来建立在事实基础上而把自己托付于一种粗糙理解的唯实论恰恰始于武断的前提,由于忽略、否定了最重要的事实,即我们所有的知识来自于意识,因此它成了一座空中楼阁。因为一切事物的客观存在都受到了呈现者的限制,作为表象存在的客观世界不再是一种假说、武断的看法或者是为了辩论或证明提出的似是而非的说法。相反,它是最确定也是最纯粹的事实……

    即使能够认知的生物不存在,客观的世界也将存在,这一点似乎很自然地被看做确定的起点,因为你可以抽象地思考它,而找不出其中的矛盾。但是如果试图去理解这一抽象的思维,也就是把它还原成认知的表象,仅仅从这一点中(和每件抽象的事物一样),它就能获得内容和真理;如果我们相应地去想象没有认知主体的客观世界,在那一刻我们会意识到我们所做的和所想的正相反,也就是除了一个有认知能力的人想象一个客观世界之外,也就是除了我们先前想要排除的东西之外,什么也不存在。因为这个可感的真实世界显然是我们大脑的现象;因此假设世界本身独立于大脑存在是自相矛盾……

    ……因此我们很快把思考客观存在具体形态、方式的康德式的唯心论和关心一般客体的简单、贝克莱式的唯心论联系到了一起。这表明了在空间中延伸,通过时间的方式,使事物之间发生因果联系的物质世界以及一切依附于它的事物——并不是独立于我们思维的事物,它的基本前提就在我们大脑的活动中。通过大脑活动,也只有在大脑活动中,事物如此客观的秩序才得以可能。时间、空间、因果关系所有客观事物仰赖的基础只是大脑的活动;所以,事物不变的,提供了经验实在的标准和线索的秩序,本身首先来自于大脑,也只有在大脑中才能找到它的依据。康德彻底、详细地讨论过这个问题;尽管他并没有提到大脑这个词,而是用了“知识的官能”。他甚至试图去证明当我们把它视为自存的秩序,即物自体的秩序或者绝对客观和确实存在的秩序来认真思考时,现实世界一切事物所最终依赖的,在时间、空间、因果关系、物质等等中存在的客观秩序是不能想象的;因为我们思考到最后,不过导致自相矛盾……

    除了仅在康德哲学中揭示出来的深刻洞见和敏锐观察之外,绝对唯实论的前提令人难以接受的却又紧紧依附的特征通过以下思考,单纯地对它的意义加以说明,可以得到论证,或者至少有些感受。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唯实论假设了世界存在独立于相应的知识。现在让我们再一次让它远离有认知能力的人类,仅仅留下没有生物的和植物的自然。只有岩石、树木、溪流、蓝天;太阳、月亮和星星照亮这个世界,和从前一样,世界当然没有什么目的,因为没有观察世界的眼睛。接下来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中放入一个有认知能力的人类。这个世界再一次在他的脑中呈现,精确地重复了大脑外部的世界。因此对于第一个世界来说,尽管第二个世界与第一个世界完全不同,一个一模一样的世界被加进来了。感觉的主观世界正如客观的世界在客观、无限的空间中那样,在主观、已知的空间中被建立起来了。不过较之客观世界,主观的世界仍然占有优势,即它知道外部空间是无限的;实际上,它能事先最为周密、精确地阐述那些在空间中无法实现,还未实现的所有关系与规律的一致性而无须首先检验一番。它同样能够充分地阐述时间的过程,在外部空间控制一切变化的因果关系。我经过深思熟虑后认为所有的一切都证明了十分荒谬可笑的一点,也因此让我确信我们起初以为我们已经知道的头脑外绝对客观的世界,独立于头脑,先于一切知识的世界,不过是我们主观上已经知道的第二个世界,表象的世界,这也是我们仅能思考的世界。因此我们也就不得自觉接受这样一个假设:这个世界,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对应于我们的知识存在,因此只存在于表象之中,在表象之外不会再次出现。为了和这个假设统一起来,独立于我们的知识和一切知识之外的物自体,就要被看做完全不同于表象和表象的一切属性,因此也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客体的东西。

    选自:《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叔本华著,石冲白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光剑藏书轩2021】


    参考资料

    https://zhuanlan.zhihu.com/p/315539459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890221/

    展开全文
  • 科学教学法:类比

    2020-01-03 00:00:39
    水波、或是麦浪,是一种常见的生活现象。人们逐渐从中看出了波具有起伏、摆动的本质,并成为 后世物理学中各种波的类比之源 。 ——说一句题外话:虽然通过水波的类比,物理学在”波“的概念上获得了极大的发展...

    通过脑科学、学习科学的研究成果,王珏老师提炼了学习的“第一性原理”:

    学习的本质,是“建立联接”——尤其是原有经验和外部信息的联接。(详细内容可参见《理解学习的第一性原理 》一文)

    那么,在开展教学时,如何才能将新知识,与学习者的原有经验,建立起有效的连接呢?

    其中一种最为重要、且极为有效的方法就是:类比!

    通过两件事情的类比(通常一旧、一新),可以自然而然地将学习者的原有经验,和需要学习的新知识,通过某种微妙的相似性,建立起联接,从而有效地理解新知识。

    可以说,在教学中,对于一个知识或思维的难点, 只要能找到一个恰当的类比,瞬间就会让人觉得异常简单!分分钟突破教学难点!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本文的部分内容,来自于一本既 非常易读、又具有 深刻启发性的专著 《表象与本质》,强烈推荐大家学习。

    第一部分 类比是思考之源、思维之火

    在思维中,“概念”和“类比”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因为如果 没有概念,思维就无法开展;而 没有类比,概念就无法谈起

    概念的形成过程,来源于将外界事物不停地进行 分类(归类),这是人类认知方面的一个十分重要的能力。对事物进行分类的过程就叫做 范畴化,这是在哲学和认知语言学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

    在人们遇到新的情境时,为了生存,总是需要将现在发生的事和过去发生的事进行对比,对已掌握的”范畴“和新的事物进行对比,以此帮助他们理解新事物、形成新概念。

    在对比时产生的一连串粗线条的类比——要么彻底归入原有“范畴”中、或导致原有“范畴”的扩展或改变,要么通过原有“范畴”的某些特征来认知新事物——这是思维过程的关键所在

    在这一思维过程中,对新、旧事物之间从 表面特征、到 深层特征的方方面面进行类比,居于思维最核心的部分。

    事实上,人类大脑中的每个概念,都来源于多年来在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一长串类比。正是这些 “类比”,赋予每个“概念”以生命

    可以说,通过类比进行范畴化,是人类不同层次思维的原动力。

    一言以蔽之:类比,是思考之源、思维之火。

    人类离开类比,就难以有效思考!

    只有通过建立恰当的 类比,人们才能具备强大的 智慧。类比能够帮人类在面临新环境时,迅速而准确地定位到长时记忆中的某个或一系列具有洞见的先例(范畴),从而在新环境中抓住重点、击中要害。

    当然,类比不仅是一种极为重要的 思维方法,也是一种极为重要的 教学方法

    类比,完全符合王珏老师所提出的“学习的第一性原理”:学习的本质,是“建立联接”——尤其是原有经验和外部信息的联接。

    通过类比,可以自然而然地将学习者的 原有经验,和需要学习的 新知识,通过某种 微妙的相似性建立起联接,从而有效地理解新知识。

    在谈论“教学中的类比”这一中心主题之前,本文会先花大量篇幅,带领大家来了解“科学发展中的类比”。

    之所以这样安排,原因很简单:

    • 学生头脑中尚未建立理解的新知识,和科学家尚未建立理解的新知识,二者是类同的 。

    此时的学生和科学家一样,在未知规律面前都是那么无助、孱弱,而新的规律是多么陌生、难以理解和驾驭。

    ——想想在一个科学理论初创之时,给当时的 科学家带来多么大的 不解和争论

    • 负数的出现、无理数的出现、虚数的出现,让多少数学家斥之以鼻,终生不能接受

    • 光是波还是粒子,两派物理学家热热闹闹地斗争了好几十年,而“波粒二象性”的惊世骇俗更是让大多数物理学家无法接受;

    • 今天广泛应用的量子力学,在发韧之初,争论无数,连创始人普朗克自己都不敢相信,爱因斯更是与玻尔打了半辈子的论战;

    • 说到化学家,听起来更加戏剧化:门捷列夫、凯库勒等牛人,在长时间难以突破之下,另辟蹊径, 居然 借助“梦境”创造了新的科学理论……

    相信大家在以上描述中,不难发现:科学家们的表现和 当今的学生在学习这些知识时的那些表现。二者是 何其相似

    因此,如果“类比”能 帮助科学家开展有效的思维活动(科学创新),那么就应该能 帮助学生开展有效的思维活动(知识理解)。

    或者说,如果对于站在人类智慧金字塔尖的 科学家,在从事思维活动时,都 不得不借助类比的话,那么我们就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作为人类的普通一份子的学生,如果不通过恰当的类比,也难以建立对新知识的理解。

    希望本系列文章,能够让大家真正体会到类比是“认知皇冠上的宝石”、甚至就是“认知皇冠”本身!类比是一种全人类都拥有的典型、且有效的思维方式,进而在教学活动中、在科学研究时予以最大的重视与采纳。

    二、哲学家与科学家眼中的类比

    既然“类比”是一种认识世界和理解世界的方式,那就让我们先来看看此道高人——哲学家的眼中的类比。

    2.1 哲学家眼中的类比

    古代的哲学家们,有很多通过“类比”来思考问题、认识事物的推崇者和坚定践行者。

    比如 中国的老子,其所创建的道教信奉“自然哲学”,认为要认识自然、认识社会、认识人自身,乃至解决一切问题,都可以从大自然的现象和规律中获得启示,所谓“道法自然”。

    西方的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认为类比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法,还 为思维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康德认为:类比是所有 创造力的源泉。

    尼彩甚至有一个著名的定义:真理就是“移动着的隐喻大军”。

    ——隐喻,一向被认为是“类比”的表兄弟,二者都是在两件事物之间(而且往往一件事物很熟悉、另一件事物很新鲜),借助某种相似性联接到一起,进而通过已有经验、来认识新事物。

    当然,也有很多哲学家,如著名法国哲学家巴拉什, 视隐喻、类比为魔鬼。 他写道:

    “一门接受比喻形象的科学,毫无疑问就是隐喻的受害者。因此,科学家们应该永不停止对比喻、类比和隐喻的斗争“。

    ——相当讽刺的是:在这段话中,一门科学要”成为受害者“,科学家要与类比进行”斗争“,本身就使用了极为精妙的隐喻手法。用一个隐喻批判另一个隐喻,效果自然不言而喻!

    2.2 科学家眼中的“类比”

    我们再来看一看,科学界的那些伟人牛人,对于“类比”这种创造性思维方式的看法。

    我们先来看看物理学。尽管许多物理学家撰写的教科书,将物理学描绘成一门纯粹的演绎学科,但也有许多物理学家提出了有力的反证。

    更有一些最伟大的物理学家,试图详细描述他们自己的思路,讲述他们实现自己最重要的发现的具体过程。

    在这些描述中他们总要讲述 类比的故事,比如这些类比是怎样产生的,是怎样在刚刚发现的、新鲜的、尚未开发的物理现象,和旧的、充分探讨过的、被充分理解的物理现象之间建立联系的等等。

    那些伟大的物理学家会把精力高度集中于某种令人困惑、值得深切关注的 情境,他们会仔细的环顾四周,从各个角度去观察。 最终假如是幸运的,就有可能会发现一个 视角,使他们 回想起某个已知的现象

    而这个神秘的现象,以某种 微妙而富有暗示的方式与那个旧现象之间 相通。 通过这种聚合过程,一个天才终于看到了这个现象的,某个惊人的本质。

    可以说,对于物理学家来说,“通过类比去发现”是一种高层次的感知能力和思维方式。

    物理学伟人爱因斯坦在“通过类比去发现”方面,拥有极为杰出的造诣。它通过天才的头脑、灵敏的直觉、对事物内在相关性的觉察,提出了物理学界最丰富、最贴切的类比,并由此产出了丰硕的成果。

    比如,爱因斯坦在成功创造狭义相对论后,曾经这样描述过他当时的感受:

    一个如此具有概括性的原则(指伽利略的“相对性原理”),有一个现象领域(指力学)具有如此的准确性,却在另一个领域(指电磁学)无效,这先验地不太可能。

    爱因斯坦貌似平常地对“相对性原理”的扩展(也不是力学原理与电磁学原理的类比),甚至深深地动摇了在他之前300年的物理学根基!

    不仅如此,事实上,我们考察最近3个世纪以来的物理学发展,可以发现:物理学中的几乎所有领域都是依靠类比而建立起来的,其中都有一个 关键的、起决定性作用的类比。 比如:

    • 引力——类比于一座山丘(拉格朗日和拉普拉斯,1770)

    • 电势——类比于引力势(泊松,1811)

    • 磁势——类比于电势(麦克斯韦,1855)

    • 四维空间——类比于三维空间(闵可夫斯基,1907)

    • 电子是波——类比于光子是粒子(德布罗意,1924)

    • 量子力学波动——类比于经典力学波动(薛定谔,1926)

    • 关联粒子的同位旋——类比于量子自旋态(海森堡,1936)

    • 弱核力——类比于电磁力(费米,1931)

    • 矢量玻色子——类比于光子(杨振宁和米尔斯,1954)

    这样看来,几乎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例如牛顿爱因斯坦、麦克斯韦,海森堡,以及许多其他牛人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是一个或几个被其发现者 凭直觉嗅到了“类比”的“果实”

    事实上,在近几个世纪以来,”类比“已经深植于物理学家的思想之中:若是有一个概念在某一领域已被研究透彻,物理学家们就会试着把它移植到另一个领域。

    比如:在“波”的认识中,由 水是“波”,类比得出(猜测) 声音是波,再然后是类比得出(猜测) 光是波

    ——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声音是波、光是波只是一个常识。但在 真相尚未被充分揭示之时,即使有人能够猜到声音和光的本质可能是“波”,也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这就象我们的古人认为 “世界是由金木水火土组成的”、古希腊人认为“ 世界是由水火土风组成的”一样,就算古希腊的一位哲人曾经说过“ 世界是由原子构成的”,它也只不过是 亿万种臆想中的一种而已。

    当我们回顾整个物理学发展的历程,我们甚至可以说:理论物理的研究在很大程度取决于何时作出合适的类比!

    ——正因为事物内部的运行规律是难以观察的,因此通过类比去发现,对于科学家来说,就成为一种高层次的感知能力和思维技能。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杰出的数学家身上。

    例如,近来菲尔兹奖得主、法国数学家 赛德里克·维拉尼,在其著作《活的定理》一书中,为自己的数学风格画了一幅肖像。 他的肖像和爱因斯坦的肖像有着完美的共鸣:

    ”我作为数学家的名声有赖于在数学的不同领域之间发现隐秘的连接。这些连接是多么珍贵!它们可以让你在两个不同的领域同时有所发现。在我成为正教授3年后,我找到了一个可能性很小的连接……紧接着那个发现,我提出了“亚强制性理论”。这一理论建立在另一个类比之上

    法国数学家 阿兰·科纳则更加 清楚地说明了“类比”正是数学家从事创造的主要思维方式:

    我们在数学世界中的旅行不同于在现实世界中的旅行。数学家旅行的运载工具是类比

    最后,我们用法国数学家 亨利· 庞加莱对“科学创造的性质”进行的一段精彩描述,来结束本小节:

    谁会认为,他们(数学家)总是一路向前,一步接一步,却对所要达到的目标没有任何清晰的认识?为了抵达目的,他们必须对正确路径作出猜测。为此,他们需要一个向导。这个向导主要是“类比”

    三、科学发展中的“类比”思维——以“波”为例

    3.1 初创时的波:水波

    水波、或是麦浪,是一种常见的生活现象。人们逐渐从中看出了波具有起伏、摆动的本质,并成为 后世物理学中各种波的类比之源

    ——说一句题外话:虽然通过水波的类比,物理学在”波“的概念上获得了极大的发展,但其实水波并不是”波“这一灵感的最佳源泉。因为水波中存在着相当复杂的现象。比如,表面波(水面上的涟漪),这与 表面张力相关;如果是海啸,与表面张力倒是无关,但又涉及到 重力对水向下的牵引力;更为复杂的是,不同波长的水波以 不同的速度传播,当试着用数学的方法理解波时,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因素。

    幸运的是,水波的这些复杂规律,完完全全被早期的物理学家无视了——因为他们完全不了解!

    事实往往如此:对于未知事物来说,即使是人类最聪明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认识到事物的本质(即”内在特征“),而是 从最为明显的“表层特征”出发,开展类比的

    ——因此,通过“类比”来发展科学理论,确实需要好运气!这也是本系列文章第2篇中所说的“ 理论物理的研究在很大程度取决于何时作出合适的类比!”背后的含义。

    最早的这些物理学家从水波中获得灵感,并创立了与之相关的最基本的概念,如 “波长”(连续波峰或波谷之间的距离)、 “周期”(连续波峰或波谷抵达的间隔时间)、 “频率”等,以及由之而派生的 “波速”(波长除以周期)等概念,以及波的若干现象: 反射(水的波纹被璧弹回)、 折射(波从一种介质穿到另一种时发生的细微偏折)、 干涉(不同来源的波交叉时的现象)等。

    这些水波现象的发现,以及支配它们的数学法则,当然都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它们不过是 先驱罢了,后面还有着 更伟大的成就,帮助我们理解其他重要的自然现象。

    3.2 通过类比得到的第2种波:声波

    大约在公元前240年,希腊哲学家克律西波斯 猜测,声音也是一种波。

    200年后,古罗马建筑大师维特鲁威进一步发展了这一想法,他明确地 把声波的扩散比作环行水波的散开

    事实上,维特鲁威所做的,正符合所有物理学家的典型思维方式:

    找到一个熟悉的、可见的日常现象,然后观察它,在心中假设同样的现象发生在另一种介质中。

    即便是后世最为杰出的物理学家卢瑟福、爱因斯坦、玻尔、薛定谔也是如此。

    在声波这个例子中,物理学家所熟悉的现象是水波——不论它波长或是频率都十分明显。“新的介质”当然是指空气——声波的波长和频率则是无法被人感知的,而且事实上声波的频率与水波也很不一样。(比如:水波是横波、而声波是纵波;水波既包含上下移动、也包含前后摇摆着的移动;水波依其波长不同而具有不同的波速,而声波则不管波长是多少、均以相同的速度传播)。

    正是由于这些极为显著的差异(甚至可以称为“天差地别”),维特鲁威所作的无疑是个大胆的假设,或者说是大胆的类比。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说是“异想天开”也不为过。

    当然,即使通过类比,猜出“声音是波”,要想得到证明,后续的实验验证是必不可少的——不过,这并不在“理论物理”的讨论范畴里。

    我们要讨论的主题是:当一切都完全未知的时候,需要在未知的世界中 找到一个方向(虽然未必正确),并由此进行理论架构的建立,这才有后续实验物理的验证环节。

    在本系列文章第2篇中,法国数学家庞加莱的如下这句话,对于物理学探索也同样成立:

    • 为了抵达目的,他们必须对正确路径作出猜测。为此,他们需要一个向导。 这个向导主要是“类比”。

    3.3 通过类比得到的第3种波:光波

    从看得见的起伏的水面,一跃到了看不见摆动的空气,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可谓是波这一概念在其发展进程中 最伟大的飞跃

    因为这使人们敢于 在相似的事物之间进行大胆地跳跃

    从声音到光,当然算得上是下一个勇敢的尝试。不过,从水到声音的飞跃早就为它铺平了道路。换句话说, 类比式跳跃(从水到声音)已经有了成功的例子,而”从声音到光“的跳跃基于这个元类比,有什么理由会认为它不成功呢?

    不过,当人们试图证明”光波“这一猜想的正确性时,却发现这与证明”声音是波“相比,有着非常显著的差别。

    在17世纪,要想测量典型声波的波长和频率,设计一些实验并非什么难事。然后当时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对光进行测量——今天我们知道,可见光的波长微乎其微,而其频率又高得惊人,每秒要走过上百万亿个波峰与波谷。

    而且,最初关于“光波”所具备的特性的猜想,却并不正确,因为这些基于声波的类比被过度简化了——这正是人类基于 “朴素类比”进行思维的固有特点。

    但瑕不掩瑜,这一类比使得人类从对光一头雾水、一无所知,找到了一个思维的方向和着力点,从而为最终“光波”理论的构建提供了破门一脚!

    直到19世纪早期,才由物理学家托马斯·杨等,经过实验看穿了上面的天真想法。他们指出 光不是纵向的,而是横向的(即振荡摆动的方向和波运动的方向是垂直的)。

    这真的让人 大跌眼镜,因为没有人能够对这种波的存在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水波虽然是横向的,但显然是因为其受到重力的影响,然而光可以在没有重力的地方运动,所以光波和水波的类比也就不能成立了。

    直到1860年,才有了物理学家麦克斯韦的惊人发现: 波与介质的运动一点关系也没有。它们是周期性的波动,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三维空间的每一点上,某些抽象实体的大小与方向被称为电场和磁场。传导光波的介质就像是布满了无数个无形的箭头,每一根箭头都存在于这个空间中的一点(事实上是两根,一磁一电)。它们的数值周期性地增大或减小。

    与水波、麦浪这样看得见、摸得着的运动相比,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发现。 很多物理学家都无法把这个高度抽象的概念与“波”联系在一起,但为时已晚。

    “波”这一概念以破竹之势变得越发抽象, 与“波”初始的含义渐行渐远,概念的主流不断向边缘移动。

    没过多久,物理学家们就意识到,在解释自然现象时“波”这个概念是多么丰富,不论是随时可见的声、光一类的现象,还是其他更冷门的例子,都涵盖其间。

    任何时空都充斥着某种物质,或者抽象地说,可以被视作某种物质,该物质自身的波动会向相信的地方传播。因此波可以从源头向外延伸。

    尽管如此,之前用来描述波的那些 老概念:波长、周期、速度、横波纵波、干涉、反射、折射、衍射等,却 依旧适用。还有许多 相同的公式被十分恰当地从一种介质移到了另一种。

    3.4 更多的“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在20世纪早期, 无线电波(其实就是波长很长的光波)被用来传送声波。换句话说,是 声波搭上了速度更快的电磁波。为此,必须要让声波进行调制,其中调幅是横向的,而调频是纵向的。调频,简单来说,是一种十分抽象的“ 压缩波”。在此,我们无法深入讨论其中的细节,但是让波搭载波这个绝妙又复杂的主意逐渐成为物理学的课题。

    20世纪中期, 人们发现了“ 温度波”。此外,还发现了 “自旋波”。接下来是“ 引力波”。最后,在物理学中最重要的一种波是“ 量子力学波”,有时被称为“物质波”或“概率波”。

    如果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继续列出几十种抽象的波,但上述这些例子应该已经足够了。

    如前所述,今天“波”这个词在物理学中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抽象复杂的程度,然而所有这些最新的、最抽象的波,依旧与那个我们能看见、能感知的,或在水中、或在麦田的 最原始的波,通过“类比”与传承联系在一起

    以上只是以一个“波”的案例,来说明“类比”的思维方法,对于科学理论创新是多么重要和有效!

    事实上,不仅是物理学,数学、化学等很多学科的发展中,都在大量使用类比。不过,如果论起在科学发展过程中,最擅长使用“类比”的,那非爱因斯坦莫属

    比如,爱因斯坦在从狭义相对论,发展到广义相对论的过程中,就做了一长串类比:

    • 第一个类比:引力场和加速参照系之间的类比

    • 第二个类比:单一的力学原理和整体的物理学法则之间的类比

    • 第三个类比:旋转参照系和二维非欧几何之间的类比

    • 第四个类比:二维和四维非欧几何之间的类比

    所有这些类比为爱因斯坦提供了他梦寐以求的,建立广义相对论的关键性的线索,为他提供了用数学方法处理引力的工具,最终创建出一套完善的广义相对论理论体系。

    关于 爱因斯坦丰富多产的伟大类比,可以轻松的写一本专著,这里仅举一个小例子,以希望表明物理学的重大发展,不是个别天才孤立的数学推理和公式运算的结果,而是正相反——这些结果源于类比,通过个人的直觉和天赋,去发现 深刻的概念相似性和美丽的 隐秘类比

    《表象与本质》一书中,对于爱因斯坦在他的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的理论创新中,是如何多次巧妙使用了“类比”这一思维利器的,有长达50余页的详细描述。 此外,还有很多在数学学科发展中,如何使用“类比”思维的案例。

    这些案例轻松易读、引人入胜,向我们打开了一扇隐秘的科学创新思维之窗。

    四、“数”概念发展中的“类比”与“抽象”思维

    在第3部分中,我们已经以“波”为例,说明了在物理学的发展中,“类比”思维的重要作用。

    在本部分中,我们将以 “数”的概念发展和演化,来说明在数学发展过程中,数学家同样需要通过“ 类比”来发展新的概念,并且数学“居然”也和普通人一样,对概念的理解也受制于生活中所存在的“朴素类比”。

    ——重申一下本系列文章的目的:我们是希望借此来揭示 “类比”,是全人类普遍擅长、且极为有效的思维方法

    不借助类比,人就无法有效思考——只有充分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对教学中的“类比”、对于学习者有效思维的重要性,建立更为深刻的理解。

    本文中所涉案例,来自于一本既 非常易读、又具有 深刻启发性的专著,强烈推荐大家阅读:

    对于新手来说,每学一个数学概念,都需要依赖于与熟悉现象之间的“朴素类比”——比如加法是向盘子里增加蛋糕、除法就是均分蛋糕。

    他们总要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在抽象世界里摔跟头。因为,朴素的数学类会在非数学人士的头脑中终生不走,带他们进入死胡同,造成困惑谬误。为了避免这种命运,在接触逐渐变得复杂而抽象的数学概念时,必须不断修正自己的“范畴”系统。

    王珏老师简释: “范畴”是一种非语义化的一类事物的心理表征——比如令我印象深刻但又感觉“怪怪”的事情。 “范畴”与“概念”都是分类的产物,但概念是一种清晰的认知、并且能用语言精确描述,而范畴相对更加模糊、范围也更大。】

    那么,专业数学人士是怎样呢?他们是否就不需要依赖“朴素类比”、以避免摔跟头呢?

    ——毕竟,在所有学科中,数学通常是被看作 严谨和逻辑的顶峰,直觉、预感、模棱两可这些词汇所占据的位置比在其他学科中要少得多。

    然而,这不过是在数学和其他任何人类活动中同样适用的 “偏见”而已。

    伟大的法国数学家庞加莱,深刻地思考了数学创造的性质,他给出了如下评论:

    谁会认为,他们总是一路向前,一步接一步,却对所要达到的目标没有任何清晰的认识?为了抵达目的,必须对正确路径作出猜测。为此,他们需要一个向导。 这个向导主要是类比。

    为了支撑庞加莱的观点,让大家清楚地理解"类比"这一“ 不精确的思维方式”对于“ 精确的数学思维”的关键性作用,下面将以“数”这一数学基本概念的发展为例,进行说明。

    一共是4个小故事。

    第1个故事 “三次方程的解”有何特征?

    在16世纪早期,欧洲的数学家正在试图解决形式为"ax^3 + bx^2+cx+d=0"的三次方程。

    在此之前的1500年间,人们已经熟知形式为"ax^2+bx+c=0"的二次方程的解法。这个举世皆知的解的核心,是一个平方根,即某一个量(具体说是,b^2-4ac)的平方根。这个量可以从该二次方程中的3个系数a、b和c计算而得。

    作为读者,如果现在问你, 3次方程的根具有怎样的特征?你会如何思考?

    或者说,如果我们根据2次方程的根的特点,来“猜测”3次方程的根的特点(如下),你会感到 “理所当然”吗?

    • 既然2次方程的解中含有 全部的系数 (a、b、c),所以3次方程的解也应该含有 全部的系数 (a、b、c、d)

    • 既然2次方程的解为全部系数的某种运算后再开 2次方根 ,所以3次方程的解就应该是所有系数的某种运算后再开 3次方根

    确实,即使当时最严谨的数学家,也都是这样来“思考”的(也许叫“猜测”更加合适)!

    为什么数学家会接受这样一个含糊、缺乏精确性的思想呢?

    答案很简单:这两个方程形式如此相似,它们之间必然存在某种暗含的联系,即某种 相似或类比

    对于人类在来说,这样的类比是 不可抗拒的。

    数学家,甚至最杰出的数学家,也是普通人。不需要任何有意识的思维过程,他们自然而然地预期这里存在着“类比”。

    这个“从2向3滑动两次,再从3向4滑动一次” (这个 概念滑动本身就是一个 微型类比,其形式为:"4之于3类似于3之于2,")的小猜测似乎微不足道。

    但假如 没有这类看似无关紧要的、在数学中俯拾皆是的“概念滑动”,任何一点进步都是 不可能的!

    第2个故事 “负数”概念的摇摆

    第1个故事,其实只是个引子。下面,“负数”的故事才刚刚开场。

    让我们重温一下求三次方程解法的故事。

    大约500年前,意大利数学家卡尔达诺,综合前任们的发现,把三次方程的解法,发表在一本名为《大术》 (Ars Magna)的著作中。

    让今人感到极为奇怪的是,卡尔达诺用了 整整13章才把三次方程的所有“不同”的解法罗列出来!

    ——与此相比,如今,整个解法只需要一个公式,一行就能写下,而且可以轻松教会高中生。

    当初这个公式为什么如此复杂呢?

    问题出在当时的人们不接受“负数”的存在。

    负数对今天的地球人来说不言自明。在x^3+3x^2-7x=6这个等式中,第三项的系数是负数即-7。我们都知道:减去一个数与加上这个数的负数是相等的。可以把这个等式写成x^3+3x^2+(-7)x=6。

    对于生活在卡尔达诺500年之后的我们来说,这两个等式完全可以互换。建立它们之间 相等性的“概念滑动”微不足道,甚至感觉不到这种滑动。

    但对于500年前的人来说, -7的概念根本不存在。对于他来说,去掉多项式里的减法的唯一合理办法是将这个不合群的项移到等式的另一侧,因而创造出不同但相关的另一个等式,即x^3+3x^2=7x+6——即让等式里的所有系数都变成正数。

    结果,为了处理好三次方程的各种不同的解法,卡尔达诺必须移动方程里的各项,让等式里不存在任何减法,最终变成只有加号,也就是 只有正数的新等式

    结果,这种安排产生了 13种不同性质的三次方程。在当时的专家眼里,每一个三次方程和其他12个都存在本质区别。

    从当代人的角度看,卡尔达诺的做法可以比拟为:某人发明了13种开罐头的起子,每一种只开一种罐头。

    也就是说,三次方程的解缺一把通用的“ 罐头起子”。

    但是,当时的人们没有意识到所有这些不同的方程式实际上是同一个方程式。在当时,这一目标是不可想象的。

    卡尔达诺的13种解法看似不同,但实际上它们有 惊人的相似之处。这些相似之 处,也就是“ 类比”,给后来者以启迪,他们尽力将其融会贯通成一个等式。

    但是,要实现统一,必须要 对原有概念进行延伸、扩充或弯曲

    显然,人们需要一个新的“ 概念跳跃”,把数的范畴延伸,让它 包括负数

    哪怕对于数学家来说,这都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从古希腊开始,人们就已经知道一些非常简单的等式没有解,例如,2x+6=0。

    作为当时的数学巨头,卡尔达诺本人知道,一些他称之为 “虚拟数”的数可以满足这类等式。

    不过,他理所当然地—— “轻蔑地”拒绝接受这种数的存在。对于他来说, -3的概念不可形象化,是荒谬的。这种想法或许可以刺激思考,但必须被看作荒谬的,因为它 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卡尔达诺因为负数不能和现实世界中任何实体联系在一起,所以称它们为“虚拟的”,并弃之一旁。

    但是,他的继承人,特别是拉斐尔·邦贝利,强烈地想要找到卡尔达诺13章里包含的令人困惑的复杂解法中缥缈的一致性。最终,在1570年,邦贝利接受了负数的概念,让它与正数概念平起平坐(或者几乎平等)。

    这一发展大大简化了三次方程的解, 13家因此从容地汇成一家,与13家相关的13个解也融成了一个简洁的解法。

    这个故事为前面章节里反复出现的主题提供了一个绝好的例证。它说明 人的心智总要改变其范畴,智能的增长有赖于 概念的延伸

    在这个具体的例子中,作出接受负数的决定是出于 寻找统一的愿望,结果导出令人满意的简化。从此谁也不愿意再回到从前的状态,不愿再看到一长串的特殊解法。

    然而,将负数引入数的范畴在很长时间之内,并未被数学界广为接受。

    甚至在负数出现的 250年后,符号逻辑发展的中心人物,英国数学家奥古斯塔斯·德摩根 仍在抵制这一概念。

    他在1831年的《数学研究与难题》一书中写道:

    “8-3"容易理解;3可以从8中取出,剩下5。但是"3-8"却不可能,因为你必须从3里面拿出比3大的数。这很荒唐。如果"3-8"这个式子是某个问题的答案,那或者说明这个问题本身是荒谬的,或者说把它换算成某个等式的方式是 荒谬的。

    在该书同一章稍后部分,德摩根提供了一个更具体的例子:

    一位父亲56岁,他的儿子29岁。问,什么时候父亲的年龄将会比儿子大一倍?

    德摩根将这个文字题翻译成等式: 2 (29 +x)=56-x,其中x等于问题描述的情况实现所需的年数。

    然后他求出解,很容易得出x为-2,但是,他认为这个结果很荒谬:

    "需要-2年”,这是什么意思? “从现在起再过-2年”,是什么意思?这绝对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比没有还少!

    之后,他解释道:

    本来不应该被“父亲的年龄将会”这几个词设置的陷阱所迷惑。相反,应该把x看作父亲比儿子大一倍之后过去了少年。这样想,就可以把这个等式写成2 (29-x) =56-x。答案则是x=2,与事实符,也就是说,父亲的年龄在两年前是儿子的年龄的2倍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德摩根才感到满意,并且承认,"-2年将过去”和“已经过去2年”的意思是相等的。

    所以,他其实也承认 某个数值可以为负,但一段时间却不能为负

    这样说来,可以假定德摩根对于出现在纯数学里的负数并没有任何芥蒂,尽管他认为负数不适用于现实世界。

    然而,这位数学家事实上并没有转过弯来。因为,在稍后的讨论中,他“ 仍然”没有把二次方程看作一个单个的、统一的问题,而是将它分解成了 6个不同的方程组,用和卡尔达诺完全一样的方式强调方程中的3个系数都必须是正数! (请注意:这是“负数”被提出后的250年后

    换句话来说,即使对数学家群体来说,“负数”的概念经过300年时间长河的洗礼,仍然顽固地徘徊在 数学家的头脑之外

    究其原因,不得不说,这与负数的概念 难以在生活中建立“朴素类比”有关

    德摩根的疑虑暴露了一个事实: 概念延伸依赖“类比”的精神力量的推动、和对以“统一”为基础的美学的追求,这是一个渐进而主观性的过程。

    对某个领域 最有洞见的学者在某些概念延伸面前也会犹豫,而这些延伸对后人来说可能会像羊羔一样天真无邪。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 一些名望极高的数学家,例如德摩根,甚至在数的概念上也左右摇摆,在接受或禁止负数的问题上举棋不定。对他来说,哪些数可以在计算中出现取决于文字题所描述的情形。

    ——因此,事实上,数学家其实和普通人一样,都很容易受到“朴素类比”的影响。

    下面,我们再换个角度来说,为什么今天“负数”的概念已经成为所有人的 常识了呢?

    ——这只能说明 日常生活的世界和抽象的数学王国是多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为人们天天用负数来交流:冬天的气温降到零下,楼层中的负数表示地下、银行账单用负数表示支出、股票用负数表示下降……

    就这样,曾经振聋发聩的智能成果,变成了常识性不加思考的习惯。——这仍然是 “朴素类比”的力量

    第3个故事 “虚数”的挑战

    拉斐尔·邦贝利在1570年左右,终于完全接受了负数存在的现实。但是他又要面对一个更大的挑战——一个自从他开始接受这些奇怪的负数起,就让他困惑的迷。

    问题的根源,仍然在于解三次方程式:这个解有时需要 负数的平方根

    邦贝利比任何人都清楚怎么计算带正负号的数的乘法——他毕竟是陈述其规则的一人。他知道两个负数相乘结果总是正的,正如两个正数相乘为正一样。没有任何一个数(我们今天称之为实数),其平方是负数。

    简言之,所有平方都是正的(或0),因此,负数都没有平方根。

    一切似乎都正常,但问题是,负数的平方根时常出现在非常普通的三次方程中。

    例如,很容易证明,在x^3-15x=4这个方程式的多个解中,其中一个是x=4,其余的两个解都有着长长的代数表达式,其中中会出现两次 -121的平方根

    面对这样一个貌似荒谬的局面,该怎么办?

    幸好,邦贝利知道,这个令人挠头的代数表达式,其“功效”确实等同于那个极熟悉、极真实的4,对于这一点,他确信无疑。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微妙的提示,邦贝利迈出了勇敢的一步,将这个谜一样的平方根“照单全收”——把它当作任何一个其他数一样,使用标准的代数规则对其进行运算。

    虽然负数的平方根“没有”数学意义(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但邦贝利逐渐意识到:他可以像运算其他任何“真正”的数一样运用根号下-121,这个 与更熟悉的数之间的类比,使这个新的类似的数多多少少可以被接受。

    从此,邦贝利开始接受负数的平方根——尽管他 丝毫不清楚这些数是什么

    这些奇怪的表达式在许多方面和“正常”的数一样,并不会把人们带入悖论的泥潭,反而会丰富人们对数学世界的理解。

    反对的声音因而逐渐消隐,数学界也向它们敞开大门,逐渐接受,尽管 意见尚未完全统一

    例如,在1702年, 莱布尼兹是这样描述笛卡尔称之为"子虚乌有”的那些数的:

    “在分析奇迹中发现的一个优而奇异的错觉,一个理想世界里的异数,几乎是 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一个两栖动物。"

    甚至 欧拉,这位因为建立了复数理论的坚实基础而值得颁扬的瑞士天才,在负数的平方根这个问题上也有如下论断:

    “不是无,也不是比无少,这使它们成为子虚乌有,确实是不可能的。”

    无论如何,尽管存在伟大或平庸的数学家的各种抗议,在邦贝利的探索之后的数百年间,这些“子虚乌有”的数缓慢地站住了脚。

    这一过程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人们发现了一种 直观的方法,就是把它们看作平面上的点,这种直观让他们看到了相加、相乘的 优美几何图解。这一关键性的发展在福康涅和特纳著作《我们的思考方式》中有生动的描述。

    几何直观在数学中非常重要。它赋予某些实体以几何诠释。如果没有几何诠释,这些实体的存在似乎都是 反直觉的,甚至是 自相矛盾的。如果能够找到一种几何方式让我们 看到它们,总会有助于接受抽象的数学实体,因为这样的映射给这些实体一种实在感,使它们更容易被接受。

    第4个故事:N维空间

    本文的最后一个小故事,是关于空间的故事。

    数学运算中 平方数的概念,其名称出自平面上的一个正方形几何图像。这个图像的四边等长,因此其面积是长的自乘的乘积。

    同理,一个 立方数最初被理解为一个实在的立方体体积,即,三个相等长度相乘的积。

    但是,没有人敢超出立方体,至少没有人敢这样去做,因为这样一个量要从一个可观察到的物体获得名字。

    ——所以,一则算数运算,如果写成"5x5x5x5"一点问题也没有, 只要没有人试图给它一个几何解释

    当有人提出一个大胆的“类比”设想,认为5x5x5x5的积或许代表什么东西,或许像一个面积或体积那样,但却和四维空间相关时,人们都 极力反对,感到这 有悖于空间的本质

    即使到了19世纪初,许多数学家仍然对此表示反对。

    ——我们再一次看到了,即使是数学家,理解一个数学概念,也不得不 依赖于“朴素类比”。由于这种算式缺乏空间类比,这造成了维的概念不能延伸到三维以外。对数学家也是如此。

    一直到19世纪后的很长时间后,这一魔咒才被打破。似乎在一瞬间,N维空间的思想——包括四、五、六、七维、甚至0.5维、3.1415926维……就很快被数学家所接受了。

    具体是 如何突破的呢?

    这个过程,受惠于 在高维空间成立的定理、和在熟悉的低维空间成立的定理 之间的紧密“类比”。

    在地球的三维空间中、想象四维空间的最佳办法,是将自己想象成一个生存在二维空间的可怜人,他是如何推理三维空间的。然后,再使用“ 4维之于3维,就类似于3维之于2维”的 “类比”技能去扩展思维世界。

    通过想象那个二维空间的人是如何超越他的局限,我们也试图超越自己的局限。障碍一旦被征服,这个类比的巨大力量就再也不会回到原来的状态。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我们可以轻易地从四维跳到五维、六维,以至无穷。

    “什么?!一个有无限维的空间?胡扯!”在19世纪末,许多数学家就是这样回应的。

    然而,现代数学家对于这样的反应只是一笑而置之,因为对他们来说,多维空间的思想似乎是不言自明的。

    包含可数的无穷维的空间被称为“ 希尔伯特空间”。对于理论物理学家来说,量子力学就“住”在这个空间里。

    也就是说,根据现代物理, 宇宙就建立在希尔伯特空间的数学之上。与 现实世界的联系使无限维空间的概念变得有道理、更容易被人理解与接受,从而摆脱“朴素类比”的束缚。

    结语

    以上通过4个数学史上的小故事,我们不难感受到:

    数学抽象的过程基本就如上面的例子一样,从一个“ 熟悉”的概念开始,试图提取出其中的 精华,然后试图在数学的其他领域里找到某种 一样的或类似的东西

    —— “人类认识陌生事物,依赖于与已知事物的类比”,这和我们在前文所述中,物理学大厦的构建过程完全相同。(详情参见: 科学教学法:类比(3)—以“波”为例,解析科学理论发展中的类比思维 )

    事实上,关于“抽象”,还有另一种路径:在不同领域的两个结构中,发现出某种 相似性,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到它们 共有的抽象结构之上。

    不过,由于新形成的“抽象”,又会变成一个可供研究的“具体”概念,因此你又可以继续将新的概念用以上两种抽象方式,进一步加以抽象,如此类推,无穷无尽……这也正是数学大厦越来越庞大、越来越繁杂、越来越抽象的内在原因。

    五、对于理解而言,术语有碍、类比更有效!

    本文为系列文章的第5部分,力图说明:

    • 科研思维与教学思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但又都基于全人类共通的思维方式:类比。

    • 科研思维所强调的“严谨性”、“术语表达”,对于教与学来说,反而会变成学生理解知识的重大阻碍。

    • 教学目标,并不等同于教学过程。有效的教学过程,是在 教学目 标与学 习者之间 “搭梯子”的过程。而“类比”正是一种“搭梯子”的好方法。

    本系列的前4篇文章为:

    大多数教育工作者,往往有一个关于学习的狭隘认识。他们往往假定: 书本知识,是完全独立于日常生活的——或者说,日常生活中的常识是“反科学的”,因而最好不要与书本知识联系在一起。

    这种理念鼓励人们在接受新思想新知识,不要涉及到日常生活中的常识。在这样的观念指导下,学校是个神奇的捷径,在这里,数千年来人类努力发展的思想可以在几年时间内,传授给任何一个人。

    另一个关于课程设置(尤其是科学课程)的僵硬信条则主张:

    • 科学知识最好用严谨和正规的术语传授——特别是数学公式,这样可以更加严格、无歧义地表达那些微妙的观念

    这种信条与专业人士的思路相吻合——显然,在科学研究过程中,这一点是必须的。但当他们把这种观念“移植”到教学中时,就会出现大问题。

    因为,有极大的可能,连这些专业人士自己都忘了: 这个观念是他们在达到科学的高峰上才建立起来的——这是学习的结果、而非学习的过程——在攀登高峰的过程中,他们本人也并非象他们说的这样来学习的。

    甚至,他们自己所推崇的这些术语表达,有时也不是他们自己从事科学思维的方式。

    比如,下面这个棘手的公式表达的意思是函数f(x)在点x0是连续的:

    (倒置的A和反向的E是速记符号,分别代表”对所有“和”存在“;箭头则读作”如果……则……”。)

    如果读者中有数学专业人士的话,不妨一起来验证一下如下观点:

    • 熟悉微积分的人真的总是在 脑子里想象和处理这些希腊字母 吗?

    • 娴熟使用了这个公式后,行家们就真的把关于连续性的 直觉概念都彻底抛弃 了吗?

    (说实话,王珏老师个人对于这些 速记符号的引入极为不解,因为引入速记符号、或直接写出相应的文字,与逻辑的严谨性完全没有关系。但从认知负荷理论的角度来看,速记符号的引入显然 进一步加重了认知负荷,使得学生本来就感到心惊胆颤的数学,又额外增添了一些莫名其妙——尤其是考虑到这样的速记符号可能是仅此孤例,很快就会被抛到九霄云外,这些速记符号的引入就显得更加毫无意义了。)

    事实上,专家们并不是通过在脑海里来回倒腾这些希腊字母来思考连续性的。他们都有关于这些概念的鲜明的视觉图像。公式里的希腊字母只不过是图像转换的帮手而已……

    重视严谨的术语与公式表达,而忽略类比表达、直观表达,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哲学假设所带来的结果,这种假设认为:逻辑思维高于类比思维和直觉思维。

    具体来说,这种观点来自于对类比思维的刻板印象,这种刻板印象认为,依赖类比,初涉某一领域时或许有用,但基本上是小儿科的,一旦进入某一领域的实质部分,并开始严肃思考时,类比应当被迅速抛弃,就像抛弃拐杖一样。

    基于这种刻板现象,很多人认为:类比不属于推理的范围,而属于 “直觉”的范围,它是 非理性的,不能也不应该被传授。

    【以上内容来自于《表象与本质》一书。以下部分则为王珏老师的评论】

    王珏老师认为:这种观念,把严格的正式定义与人们脑中关于概念的心理现实混为一谈,把教学的最终 目标、与达到目标的 路径视为同一件事情,是一种 科研思维主导下的“教学盲”的表现

    关于 “目标”与“路径”的关系,我们不妨这样来类比: 假如我们发现远处有一座高高的山峰(比如珠穆朗玛峰),我们希望爬上峰顶。这样,我们的目标就确定了。 但这一 目标的确定,却与如何达到和爬上这座山峰的 路径、方法,是 完全无关的(显然,确定 珠穆朗玛峰为登山目标是相当容易的,而要想登顶则是极为困难的)。

    也就是说:需要达到一个什么 目标是一回事(理解知识本质、掌握术语表征方法), 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则是另一回事(如何开展教学才能达成教学目标)!

    美国卡耐基基金会主席 博耶教授所提倡的“ 四种学术”,也深谙此道。在四大学术中,“教学的学术”是独立于“探究的学术”的另一种学术。 “探究的学术”关心的是如何发明新的知识(也就是“科研”);而“ 教学的学术”关心的则是:如何有效地组织知识、呈现知识,设计各种教学行为,使知识对于学生来说更易接受、更有意义地掌握。

    仍然以上面的“山峰”为例,“ 探究的学术”相当于是“ 如何爬上一座全新的山峰”;而“ 教学的学术”则相当于“ 教小白掌握爬上某一座山峰的路径与方法”。

    无论我们是从“四种学术”的解读中、还是“山峰”的类比中,都可以得到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 直接向学生出示教学目标本身(即用严谨的术语来表征知识), 并不会“天然地”帮助 学生理解这一知识——甚至可以说, 会“天然地”阻碍 学生理解这一知识!

    尤其对于高校教师来说,由于往往同时兼具“探究的学术”和“教学的学术”的实施者的角色,因此必须 时刻警醒这二者在基本的工作目标、思维方式、实施方法,都是相当不同的;在从事不同的工作时,需要进行快速的 角色转换

    具体来说,在教师的教学工作中,不能直接把“陡峭的”教学目标 (理解知识的本质、并掌握术语表征方法)直接暴露在“小白”学习者面前,并告诉他:我告诉你怎么爬,然后你必须要自己爬上这山顶。——这不是把学生视作 “小白”学习者,而是把学生视作自己在爬山(类比于科研)方面的 “同行”,显然这是极其荒谬的!

    教师必须要在“陡峭的”教学目标与“小白”学习者之间,搭建一座 坡度较缓的阶梯,使得“小白”学习者有能力沿着缓梯,缓慢而坚实地爬到预定目标。

    相信上图可以清晰地说明这一点: 教学过程与教学目标,完全不是一回事;要想达到教学目标 (理解知识的本质、掌握术语表征方法),必须要有一套与之相应的、但又截然不同的教学过程。

    要想搭建好这个“知识阶梯”,不仅需要教师 深刻理解知识本身了解学习者的知识基础和认知特点,还需要掌握 科学的教学方法——而这正是本系列文章的主题。

    那么,什么样的教学方法,才能为学生理解搭建出一个合适的“ 知识阶梯”呢?在《表象与本质》一书中,非常明确地向我们揭示了一种符合全人类基本思维特点的方法: 类比

    下面的内容,仍然是《表象与本质》一书中的原文。

    如果我们在“ 逻辑思维高于类比思维”这一理念的指导下开展教学,就会忽略通过运用 “类比”和“直觉”方式建立恰当的范畴家族的方法 ——事实上,获得某一领域的知识,其实就是构建相关的“范畴”的过程。

    因此,我们的看法与上述“逻辑思维中心”的观点不同。我们认为:人们所依赖的并不是对情境进行“公式化”的感知,每个人都具有将新情境、看成熟悉环境的能力,因为人脑天生具有“范畴化”(即通过分类建立范畴)的能力。

    “类比”思维,则是理解新情境和构建新概念(范畴化)的关键而且,这一原理,适用于所有人——从 最没有把握的新手、到游刃有余的专家。

    【王珏老师的话:类比能够让最没有把握的新手,在思维时有所借力、助力,成为理解的抓手,取得关键性的突破,这对于“小白”学习者来说是极为关键的!】

    事实上, 新手与专家的区别并不是他们的思维方式——并非专家依靠逻辑思维,新手依靠类比思维——而是二者掌握的 范畴库存的不同,以及这些 范畴的组织方式不同。

    在前文所举的“函数连续性”的例子中,我们提到:

    • 专家们并不是通过在脑海里来回倒腾这些希腊字母来思考连续性的。他们都有关于这些概念的 鲜明的视觉图像 。公式里的希腊字母只不过是 图像转换的帮手 而已……

    下面,我们将对此进行更加详细的解读,以期说明:即使“严谨的定义”是由专家提出的,但在专家的思维方式中,却是用其它方式来进行处理和思考的。

    在专家的脑海中,会想象一个以点(x0,f(x0))为中心的 小方盒

    “连续性”的意思是,无论你希望f(x)多么靠近f(x0)(这个想法可以转换成一个 矮盒子的形象,在其中所有的函数y值在垂直方向都非常近),你都可以 把盒子想象得非常窄,窄到所需条件在其中任何地方都成立。

    ——在上句话中,“无论你希望f(x)多么靠近f(x0)”,这句话是的 视觉表现

    最终,一切都聚集到尺度任意小的函数图形上,因而 与熟悉的事物有关,例如: 放大镜、显微镜,还有走向某个物体时,从远处看时模糊的部分逐渐变清晰。这些都是 日常经历,是一个精通数学的人理解连续性所依赖的经验。

    所以,理解“连续性”这个丰富的概念就需要构建这样一个 视觉图像。 那些ε、δ只不过是帮助你 达到目标的工具勿勿用之,用后迅速弃之!

    通过以上对专家脑海中构建“连续性”概念的描述,我们可以感知到:即使是专家 ,其对知识的消化吸收过程也 不是完全形式化的(也就是通过概念->概念的推理) ,而是通过“朴素类比”实现的。更遑论作为“小白”的学习者呢?!

    (所谓“朴素类比”,也就是与学生所熟悉的范畴 之间的类比——通常是日常生活或低级别的知识)。这些熟悉的范畴可以来自任何领域,而且经常来自没有在课堂上讲授过的领域。)

    因此,“朴素类比”虽然不够精确,甚至可能是错误的、误导的,但其在人类的思维方式中,仍然起到至关重要的、不可磨灭的作用!学习者学习科学思想的过程和学习其他思想的过程,没有任何不同,学习科学思想也同样根植于“朴素类比”,这是普适的。

    (《表象与本质》一书中提供了大量相关案例,限于本文篇幅,只提供了一些结论性的文字,感兴趣的老师可购买此书、仔细品读)

    王珏老师认为:既然我们已经弄清楚“类比”对于人类思维的重要性、不可或缺性,那么对于老师教学的 挑战,就 不是想办法绕开“类比”这一全人类共通的思维方式,而是需要 找到学生生活经验和知识之间的“恰当”类比

    一旦做到这一点,不仅会让学习者更容易理解这个知识,而且对学习的效用周期也会更长。

    关于这一点,王珏老师拥有 充分的信心。这种信心不仅来自于《表象与本质》一书中从“认知语言学”方面的理论研究,更深深地扎根于 广大老师的无数教学实践之中。


    选自:http://www.sohu.com/a/362574443_653979?spm=smpc.author.fd-d.6.1577932139711yYcjUb7

    展开全文
  • Java与JavaScript(下文简称JS)除了名称上的相似之外,其它方面也并非风马牛不相及,因为同属OO家族,有些特性还是可以进行相互类比来帮助理解的:例如下面我们所要讨论的回调(Callback): 所谓回调,全称回调...

    Java与JavaScript(下文简称JS)除了名称上的相似之外,其它方面也并非风马牛不相及,因为同属OO家族,有些特性还是可以进行相互类比来帮助理解的:例如下面我们所要讨论的回调(Callback):

    所谓回调,全称回调函数(callback function)。回,转也。是指函数A的功能片段传递给函数B(注册的过程),当B触发了某条件后,去调用该功能片段的指向(实现),这时A即称为回调函数。如果用Java的方式来叙述的话,就是类A中封装了一个接口InterfaceC的方法,类B按InterfaceC的约定实现该方法后再把自己传回给A,由A进行调用。因为Java没有函数的概念,这时就不是“函数回调”,而是“类回调”了,但是思想还是一样的。网上看到句挺好的解释,回调就是:

    If you call me, I will call back.

    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呢?最显著的一点即是分离方法与具体实现,让调用者与被调者解耦合。

    一、先来看看JS中的回调应用

    把回调的思想应用于JS,可以实现功能与内容的分离。一般来说,对于一个完善的网页页面,代码有三部分组成:内容(HTML代码)、外观(CSS代码)以及功能(JS代码)。而分离功能与内容,可以让我们的代码更容易建立与维护。杂糅总是抓狂的代名词。

    JS中把函数看成变量,即把函数主体看成值,而函数名称则为变量名称。

    普通的,JS中声明一个函数

    function callBack(){
        alert(“I'm a function”);
    }

    再来看另一种函数声明方式:

    var callBack = function(){
        alert(“I'm a function”);
    }

    上述这种方式如果舍去了函数变量名,只有一个function函数体的状态称为函数字面量(function literal)或匿名函数(anonymous function)。

    因为变量直接可以保存函数的引用也就意味着对于函数,我们能像操纵变量一样去操纵它。

    最简单而且是最常见的例子:

    以前我们喜欢把JS代码指派给HTML的属性:<body οnlοad=”callBack()”>

    现在,更优雅的方式是在<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的JS代码内部中,使用函数引用设定回调函数,即window.onload = callBack

    此处调用函数在于网页载入完成后触发,相当于在浏览器调用window.onload()函数时,实际上调用的是callBack()函数,因为我们把后者的引用覆盖了前者属性(变量)中原先存放的引用。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假如我们现在的callBack()函数有参数传入该怎么办呢?因为变量名中一旦出现了“(args)“即意味着函数调用。

    很简单,这时就需要我们刚刚提到的函数字面量了:

    window.onload = function(args){
        alert(args);
    }

    此时,匿名函数一声明完,它的引用未通过中间变量的保存,直接覆盖了原函数变量中保存的引用。而对于其它事件的指派,只需要在onload中指派的匿名函数体中指派就可以了——让onload事件处理函数成为事件初始化函数。

    关于回调,Ajax处理服务器响应的数据时也有其中的应用。

    二、下面看看Java的回调方式:

    2.1定义一个回调接口

    package callbackdemo.ijava.me;
    
    /**
    * 回调函数接口
    * @author doslin
    */
    public interface CallBack {
        public void execute();
    }

    2.2答题者回答完立即通知提问者

    package callbackdemo.ijava.me;
    
    /**
    * 问题解决者
    * @author DosLin
    */
    public class Solver {
        private CallBack cb = null;//回调引用
    
        public void getQuestion(CallBack asker){
            cb = asker;
        }
    
        public void soloveIt(){
            System.out.println("I'm Solver,the problem is solved.");
        cb.execute();
        }
    
    }

    2.3 提问者实现了回调接口,意味着有回调方法

    package callbackdemo.ijava.me;
    /**
    * 提问者
    * @author DosLin
    */
    public class Asker implements CallBack{
        public Asker(){
            System.out.println("I'm Asker,I hava a question..");
        }
    
        // 问题解决后响应方式
        @Override
        public void execute() {
            System.out.println("Thank you..");
        }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测试
            Asker asker = new Asker();//提问者
            Solver solver = new Solver();//解决者
    
            solver.getQuestion(asker);//看到提问者发问
            solver.soloveIt();//通知提问者问题被解决
        }
    }

    综上,回调函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可以取代代码中的直接调用函数,使之成为创建回调函数,当且仅当特定事件触发后才会启动回调函数。

    展开全文
  • 不同人对不同电影的评分这个例子,可以看做是一个普通的回归问题,因此每部电影都需要提前提取出一个特征向量(即x值),然后针对每个用户建模,即每个用户打的分值作为y值,利用这些已有的分值y和电影特征值x就可以...
  • Java常见性能优化

    千次阅读 2019-05-04 08:28:52
    在JAVA核心API中,有许多应用final的例子,例如java、lang、String,为String类指定final防止了使用者覆盖length()方法。另外,如果一个类是final的,则该类所有方法都是final的。java编译器会寻找机会内联(inline...
  • 其实我本来想通过改写《Go语言编程》中的范例来说明问题,但后来发现书中关于channel和goroutine的例子实在太简单了,没法体现出一个这个特性所带来“架构设计”。所以,示例什么的找机会再说吧。 ...
  • 下面就来介绍下逻辑中的常见的各种谬误。 1.无效类比 (analogy): 无效类比 (analogy)把两件没有逻辑关系的事情进行类比,做出似是而非的类比,实则是完全的谬误。 谬误例子:荣渔2682号就是中国5000年历史的...
  • 控制系统的数学模型背景建模方法常用的数学模型时域数学模型的建立建立微分方程的步骤复数域模型的建立传递函数的性质系统的典型环节及传递函数...举个例子,对于人类来说,可能需要经过不断地尝试,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 泊松分布知识总结及例子

    万次阅读 2014-12-17 09:48:09
    泊松分布知识总结及例子
  • 本文已经收录自笔者开源的 JavaGuide: https://github.com/Snailclimb (【Java学习 面试指南】 一份涵盖大部分Java程序员所需要掌握的核心知识)如果...写在前面 (常见面试题) 基本问题 介绍下 Java 内存区域(运...
  • 1.后代选择器与子选择器的运用要明确项目开发过程中,在设置css的时候,选择器一定要写的相当明确到位,不然...举个例子,HTML布局如下(原错误现在无法还原了…只能类比了) 这是第0个P <li><a>这是第1个P</a></li> <li
  • AI:人工智能概念之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中常见关键词、参数等中英文对照(绝对干货) 导读 本博主基本收集了网上所有有关于ML、DL的中文解释词汇,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中常见关键词、参数等中英文对照,如有没有...
  • 概率图模型的一些基本概念与例子

    千次阅读 2020-05-04 16:49:48
    概率图模型的一些基本概念与例子 本文转自机器之心,作者Prasoon Goyal原文链接如下:http://www.sohu.com/a/207319466_465975概率图模型是人工智能领...
  • 而最常见的联觉是“视、听、温度”联觉,即对光的频率能联想到声音的频率,或者是对光和声音两者的频率的感觉能引起相应的温度感觉。 联觉现象通常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奇特、高深,甚至是荒唐、不可理喻的。比如我看到有人...
  • 修辞题是SAT阅读中常见的考点。今天就为大家全面介绍一下SAT阅读涉及到的各种类别的修辞手法,像明喻、拟人、类比、反语和双关等修辞。大家在备考SAT阅读的时候,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复习。  simile 明喻  ...
  • 常见的十二种逻辑谬误

    千次阅读 2020-12-05 16:13:36
    常见的十二种逻辑谬误 偷换概念 定义 偷换概念是指在论证过程中将一些似乎一样的概念进行偷换,实际上改变了概念的修饰语、适用范围、所指对象等具体内涵。 如何有效分析逻辑谬误 上述论述中,A 和 B 是两个不同的...
  • 对于指针来说,最常见也最容易让人产生混淆的便是,指针作为参数传递的时候,到底是复制了一份指针变量,还是类似于C++的引用一样,使用的是传入之前的指针变量? 例子: Output: 介绍: 通过上面的例子输出...
  • 常见逻辑谬误

    千次阅读 2013-04-18 19:14:00
    常见逻辑谬误 说明: 本文主要介绍自己或者他人写作中可能发生的常见逻辑谬误,每一谬误均给出了相应定义、示例,以及如何防止这些谬误的建议。 关于论证 学术写作大都要求进行论证,即:对要提出或者阐释的见解...
  • GAN的公开课的小例子

    千次阅读 2018-03-27 14:21:54
    常见的判别式模型包括:LogisticRegression, SVM, Neural Network等等,生成式模型包括:Naive Bayes, GMM, Bayesian Network, MRF 等等 研究生成式模型的意义 生成式模型的特性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在应用...
  • 在我的上一篇博客中集成学习基本原理:Adaboost,Bagging和Stacking介绍了一些集成学习的基本原理,所以在这一篇我准备介绍一下scikit-learn中的一些例子,在官方文档中集成学习的例子很多,我当然不可能全部写在...
  • 简单的例子谈java的并发

    千次阅读 2016-06-21 12:17:59
    从物理角度上看,主内存仅仅是虚拟机内存的一部分,与物理硬件的主内存名字一样,两者可以互相类比;而本地内存,可与处理器高速缓存类比。Java内存模型的抽象示意图如图所示 这里先介绍几个基础概念:8...
  • 常见服务器端口

    千次阅读 2018-07-20 14:08:20
    如果把IP地址类比成身份证号的话,那么域名就是你的姓名。  一台拥有IP地址的主机可以提供许多服务,比如Web服务、FTP服务、SMTP服务等,这些服务完全可以通过1个IP地址来实现。那么,主机是怎样区分不同的网络...
  • 常见的软件生命周期模型

    千次阅读 2013-10-07 16:34:26
    1.1.5 常见的软件生命周期模型 目前来讲,主要的软件生命周期模型有如下几种。 Big-Bang:大爆炸模型。 Waterfall:瀑布模型。 Spiral:螺旋模型。 Code and Fix:边做边改模型。 由于本书并不是以软件工程为...
  • 研究者最早发现学习得到词嵌入之间存在类比关系。比如apple−apples ≈ car−cars, man−woman ≈ king – queen 等。这些方法都可以直接在大规模无标注语料上进行训练。词嵌入的质量也非常依赖于上下文窗口大小的...
  • TF使用例子-LSTM实现序列标注

    千次阅读 2017-12-25 00:00:00
    这是一个双向的LSTM,这里的英文单词可以类比成中文的字,在输出结果的时候再用crf对输出结果进行调整(排除不太可能的标注顺序)。 本文简单的用tensorflow实现了双向LSTM+CRF在中文文本分词上标注问题结果。 3、TF...
  • 常见用法: < img src = "planets.gif" alt = "Planets" usemap = "#planetmap" /> < map id = "planetmap" > < area shape = "rect" coords = "0,0,82,126" href = "sun.htm" ...
  • PM工作中常见问题及解决方法

    千次阅读 2011-08-24 10:06:03
     类比估算法:根据类似的项目工作量进行预估,再对估计值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调整。   参数估算法:我们公司可能缺乏这方面的数据支持,比如通过估计某个项目可能会有的代码行数,配备的成员技能,来进行估计。举个...

空空如也

空空如也

1 2 3 4 5 ... 20
收藏数 16,987
精华内容 6,794
关键字:

常见类比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