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挥舞着小手哭喊着来到这个世界,我似乎想逃避什么或者想抓住什么?是逃避寒冷和饥饿还是想抓住父母亲的手让我得到安全感呢?我浑然不知道,只有那哭声,那丝毫引不起外人注意的哭声中父母亲的眼睛里充满了期盼也寄托和久远的希望......我的小手渐渐能脱开父母亲的手自己扶着墙蹒跚学步了,跌到后的哭声再起,我的手上沾满了泥土...渐渐的变得坚强的手让我能够独裁自己的命运的时候,我选择了远行,从父亲枯瘦的双手中接过了送我的背包,我挤上了拥挤不堪的小巴车厢,身子是转不过去了,用力扭回头看到的只是模糊的车窗外扬起的尘土和父亲挥动的那苍老的手...我回过头来用一只手扶了扶眼镜,用食指搽着眼睛片下的泪水...车厢里的人东一倒西一歪随着车在摆动,车窗外那熟悉的乡间风土在很快的速度往后消失在不短扬起的尘土中.....当我用那只擦过眼泪的手不断的拿出钱再接过票,拿出护照再接会那盖有出境公章的护照,当我递上登机卡后终于空下来的手....我坐在飞机的椅子中再次用手扶了扶眼镜,我看着自己的手,成熟的青年人的手...当鼻子再次发酸的时候我的手悄悄又去扶眼镜了....穿越云海落在南洋之中的那片热土上的时候,我再次用那不得已而坚强起来的双手提着包拉着行李出港入境.......我是行者因为脚在不停的走...因为我的双手似乎还要抓住点什么,少了点什么似乎是二十多年前那清脆的哭喊声,多了点什么呢?厚实的手背和手心的茧.....手心的汗还有手背上的泪....我不愿看不顺眼我生活的环境,我只有对着双手发呆是我空闲时候最大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