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内容
下载资源
问答
  • 那么,一个人可以活两,不是很可笑吗?其实不是。我不妨举两个例子。生长在17世纪的英国人威仁爵士,他原来是格里汉学院与牛津大学的天文学教授。但他在48岁那年,突然异想天开,他要改变自己的职业,开始过另种...

    生命,对每个人都是铁面无私的。那么,一个人可以活两次,不是很可笑吗?

    其实不是。

    我不妨举两个例子。生长在17世纪的英国人威仁爵士,他原来是格里汉学院与牛津大学的天文学教授。但他在48岁那年,突然异想天开,他要改变自己的职业,开始过另一种陌生的生活,从事一个新的创造性事业。于是他把自己的后半辈子献给了城市建设。他在后半生的40年中,一共建造了53座教堂与座堂,单单以伦敦的保罗座堂就使他名垂千古。称誉他的人都说,威仁爵士活了两次。

    中国唐代诗人温庭筠年轻时浪荡不羁,出入于歌楼妓馆,“能逐弦吹之声,为侧艳之词”,为当时士大夫所不齿。他人到中年之后,一改旧习,先后任方城尉与国子监助教,治理地方,颇有政绩;为人师表,作风严谨。连他昔日的朋友都说温庭筠完全变了一个人。

    这两个例子至少可以说明,人的可塑性是很大的。威仁改变职业,在人生道路上取得另一项成就;温庭筠再塑人生,从风流才子变成了诲人不倦的老师。对他们来说,不是等于活了两次吗?

    在这个意义上说,一个人活三次,甚至四次都是可以做到的。

    美国博士史威原来研究宗教,是神学院博士,他后来改学音乐,成为音乐院博士,又成了当时最杰出的风琴师之一。他中年之后,舍弃舒适的物质生活,去毒蛇猛兽出没的蛮荒野林之中考察。经过多年研究,终于成为一个优秀的医学博士。

    由此可见,为了使自己生活得更充实,我们不妨在某一领域取得成就之后,改变一下自己的爱好,把其他方面的潜能表现出来,让生命之舟驶向另一个成功的彼岸。这对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来说,尤其有其必要。

    有一位先哲曾经说过:“当一扇门向你关闭之际,另一扇门将向你打开。”这句名言启示我们,在适当的时机进行“跳槽”,有利于我们进行一种新的创造。中国古典诗歌发展到唐代,出现了异彩纷呈,登峰造极的繁荣。到了宋朝,尽管也出现了许多天才横溢的诗人,但终究不能超越唐诗,于是出现了大量填词的作者,宋代的文人让词成为宋代文学的骄傲。这是一代人的选择,同样,元朝的杂剧与明清时代的小说,也是后人的理智选择。不仅文学是如此,人生道路的选择也是如此。当我们从事某一方面的发展,而无法取得成功之际,完全不必要走进死胡同而不转弯。英国文学家哈代曾告诫人们:“从这一个方向看,这是一个可怕的陷阱,但从另一个方向看,你将会迎来光明。”也就是说,经过对主观条件与客观条件的从容冷静的思考,可以变换你的人生追求的目标。

    当你向往人生多活几次之际,你有必要对舍弃与憧憬的一切,作一番重新估量。调节心理状态,改变生活方式,其中最主要的是努力学习。学习和吸收新的知识,认识新的事物。在学习中反省自己的言行,发展你的优势,改去你的弱点,在这一过程中,你可以把自己的触角伸向生活的各个层次,最后把握住自己的命运之舟。

    但是,青年人如何选择“跳槽”,从而选择另一条道路,这很需要取谨慎的态度。

    我以为第一条是量力而行,在设计自己人生的蓝图时,首先是正确估量自己的潜在能量,把兴趣、爱好与能力作平衡的选择。不妄自菲薄,但也切忌夜郎自大,过高估计自己与过低估计困难,都会给轻易的选择带来盲目性。第二,不要以为“跳槽”是可以轻易成功的,如果你是一个缺乏恒心的意志薄弱者,那么你做不好这件事,也未必能在那件事上取得成功。因此,恒心与坚忍不拔的意志是一切成功的基点。 

    展开全文
  • 一个头文件可以包含另一头文件吗? 这是风格问题, 因此有不少的... 如果一个文件被包含了两次, 它会导致重复定义错误; 同时他会令makefile 的人工维护十分困难。另方面, 它使模块化使用头文件成为种可能(一个
    一个头文件可以包含另一头文件吗?
    这是个风格问题, 因此有不少的争论。很多人认为“嵌套包含文件” 应该避免:盛名远播的“印第安山风格指南”(Indian Hill Style Guide, 参见问题17.7) 对此嗤之以鼻; 它让相关定义更难找到; 如果一个文件被包含了两次, 它会导致重复定义错误; 同时他会令makefile 的人工维护十分困难。另一方面, 它使模块化使用头文件成为一种可能(一个头文件可以包含它所需要的一切, 而不是让每个源文件都包含需要的头文件); 类似grep 的工具(或tags 文件) 使搜索定义十分容易, 无论它在哪里; 一种流行的头文件定义技巧是:
    #ifndef  HFILENAME_USED
    #define  HFILENAME_USED
    ...  头文件内容 ...
    #endif
    每一个头文件都使用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宏名。这令头文件可自我识别,以便可以安全的多次包含; 而自动Makefile 维护工具(无论如何, 在大型项目中都是必不可少的) 可以很容易的处理嵌套包含文件的依赖问题。
    展开全文
  • 悠着点,8月还有一次呢。知道什么是润七月吗?在网上找到这么段话: “翻开今年的日历,大家都会发现:阳历2月份比往年的28天多了1天,变成了29天,这在历法上叫阳历闰年;阴历有两个二月,后一个二月称为闰二月,...

            七夕佳节恋人相伴,风花雪月。悠着点,8月还有一次呢。知道什么是润七月吗?在网上找到这么段话:

           “翻开今年的日历,大家都会发现:阳历2月份比往年的28天多了1天,变成了29天,这在历法上叫阳历闰年;阴历有两个二月,后一个二月称为闰二月,全年共13个月,这在历法上又叫做阴历闰月。为什么阳历有闰年,阴历有闰月呢?

        原来,我国现在使用的历法是既有阳历又有阴历的混合历。阳历以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为一年,根据天文学家的精确计算,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的时间为365天5小时48分46秒。为便于计算,一年定为365天。365天又分为12个月:1、3、5、7、8、10、12月为大月,每月31天;4、6、9、11月为小月,每月30天,2月为28天。这样,每年多下的5小时48分46秒隔4年就会多1天,历法学家又把多出的一天放在第4年的2月份内,这样2月就变成了29天,我们称2月28天的为平年,29天的为闰年。计算方法是公元年份能被4整除的为闰年,所以今年是阳历闰年。

        阴历又叫农历,它是根据月亮圆缺1次的周期来计算的。这个周期为29天12小时44分。阴历l年也分12个月,为便于计算,阴历每月的天数只好定为29天或30天了,即全年的天数为354天。这样的计算方法虽然使每年月亮周转位置与历书相符,但与阳历的差异就会多达11天,年岁愈多差距也愈大,为了使天数与阳历接近,所以每隔2~3年就要增设一个闰月。如果不增设闰月的话,随着年岁的增加,便会出现寒暑倒置。

        历法学家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就用闰月的方法来解决。但闰月的设置也有严格的规定,不是随随便便的,它与24个节气有关。历法学家把24个节气分为“节气”和“中气”两类,分别和12个月安排在一起,每月月初的为“节气”,月中的为“中气”。由于阳历每年比阴历多11天,即阴历每年要推迟11天,3年就会推迟1个月,就会碰上一个没有“中气”的月份出现,所以历法学家规定以不含中气的月为前一月的闰月。今年如果不设闰月的话,三月就是只有“节气”而没有“中气”的月了,根据这个法则,因此今年闰二月的道理就在此。根据计算,在19年中,一般会有7个闰月出现。”

     

    展开全文
  • 一次见到她,是在我蜜月里的一清晨。很早,便有敲门。 我穿着睡裙,蓬头垢面地打开防盗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略显憔悴却很有气质的女人。她拉着一大大的旅行箱,谨慎地问:“是穆良家吗?”我点头的...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蜜月里的一个清晨。很早,便有人敲门。

    我穿着睡裙,蓬头垢面地打开防盗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略显憔悴却很有气质的女人。她拉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谨慎地问:“是穆良家吗?”我点头的时候,她又说:“我是那慧,可以进来吗?”她脸上没有刻意的笑容,礼貌而客气,将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预热的气氛,保持在一个可进可退的临界状态。我没有想到与那慧的第一次相见,会是这样的情景,这样的仓促,我茫然地点着头,真诚地说:“请进来吧。”

    我当然知道那慧,她是我新婚丈夫穆良的前妻。两年前,他们因为性格不合协议离婚了。但偶尔也有电话往来,彼此间还保持着朋友般的牵挂和问候。虽然,我相信离婚后能将关系处理成这样,是一种修养,更是一种境界。但这个未曾谋面的女人,还是让我心存芥蒂,毕竟,她做过丈夫一年的妻子。

    我弯腰拿拖鞋的时候,那慧已经赤脚走进客厅。她站在那里,似乎很迷茫。我端上茶水的瞬间,她手里已经燃起了一支烟,然后问我:“可以吗?”我勉强笑笑说:“可以。”两个关系尴尬的女人,在目光交错的瞬间,迅速地捕捉着彼此身上每一个细胞里透露出来的点滴信息。眼前的那慧,描着淡淡的眼影,修长的手指上有豆蔻红甲,颈上闲散地挂着碎石项链。虽然面容有些憔悴,仍然透着挡不住的优雅,那不是锦衣华服可以装扮出来的。

    这是一个不俗的女人,外表冷艳,内心骄傲。她的特立独行,她身上那种知性女人的味道,跟我这样的住家女人显然是不同的。穆良在茫茫人海里,竟然先后挑选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看来,男人真的是愿意尝试不同梨子的味道。

    穆良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也很惊异。那慧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但却竖起右手掌迎向他,穆良迟疑了一下,与她击了一下掌,这可能是他们以前惯用的见面礼吧。我尴尬地站在一边,不知该说点什么。丈夫把我拉到身边,向那慧介绍:“这是我妻子,苏小乔。”那慧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恭喜你们!”她起身到旅行箱里去取东西,她说:“我刚从西藏回来,一下早班飞机就赶过来了。这是从西藏带来的礼物,送给你们的。”她看看穆良,然后把东西递到我手上。那是很特别的两样礼物:一样是藏传佛教的手绘卷轴画“唐卡”,另一样是信徒们使用的手摇转经筒,很精致的那种工艺品。毕竟是搞艺术的人,她的眼光很有品位。我谢过她,然后到卧室去换衣服。

    不过是一支烟的工夫,她便匆匆告辞了。看着那慧留在那里的还冒着热气的绿茶,我酸酸地对丈夫说:“那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你怎么舍得放手?”丈夫从身后抱住我的腰,将头贴在我的发间说:“看你,不自信了不是,什么样的女人,也赶不上我们家苏小乔。”我转过身对他说:“什么时候请她吃顿饭吧,算我谢她。”

    那慧是一家杂志社的摄影记者,经常在全国各地东奔西跑。从那以后,很长时间我们也没有约上她。

    ■ 二    

    两个月后,一个去过西藏的朋友到家里来做客,看到那幅宗教内容的画后大为赞赏,并对我们说:“这么大小的一幅唐卡,至少要四五千元才能买得来。”我和丈夫都很惊讶,根本不清楚那慧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心里更是觉得欠了她的一份情。

    一天夜里,窗外下起了大雨。穆良出差了,我刚想早早睡下,突然听到急促的电话铃声,一个焦急、惶恐的声音传过来:“苏,我是那慧。我在东山路口出车祸了,能让穆良过来吗?”我心里一惊,马上对她说:“穆良不在家,他出差了。”那边“哦”了一声,我再喊:“你受伤没有?”却没有回答,不一会就断线了。再打过去,无人接听。

    那慧出车祸了!我的心缩得紧紧的。我想,要不是出了天大的问题,那慧不会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打这个电话。也许此刻,穆良是她惟一可以求助的人,可是穆良不在家。踌躇了片刻,我立即起身穿衣。当我打车赶到东山路口的时候,交警和救护车都已经在那里了。我看见两辆轿车碰在一起,一个伤员正被抬到救护车里。那慧好像没有受伤,她站在雨里,正在接受警察的调查。我的心怦怦地跳着,挤过去喊她。那慧看见我,很震惊的样子,她一下抓住我的手,只说了一个字:“苏……”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她浑身抖个不停,雨水顺着她的头发,恣肆地在脸上流淌。我知道她在哭,她的惊吓和恐惧也传染给了我,我也开始发抖,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原来,因为雨太大,视线不好,那慧在左转弯的时候,与一辆直行的轿车撞在一起。她的车头,正好顶在那辆车的左门上,受伤的司机已被人拖出来送往医院。我脱下风衣裹在那慧身上,她就那样一直抖着,一直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反反复复回答着警察的提问,有些语无伦次。勘查完现场后,她的车被拖走。我牵着已经麻木的那慧,搭了警车到医院,去看那个被撞伤的司机。一路上,那慧目光呆滞,她问了我两遍:“他会不会死?”我握着她冰凉的手说:“不会的,没有那么严重。”交警看见她那样惊恐,也有些不忍,转过头来安慰:“放松一些吧,问题不会太大。”

    在医院门口,那慧脸色苍白,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她不敢到急诊室去看究竟,她还在担忧:“他不会死了吧?”我只好把她放在门口,到急诊室去打听。好在那个司机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头部和手臂缝了十几针,并无大碍。那慧听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渐渐有了一点血色。在医院里呆了将近两个小时,我替她与伤者的家属联络、周旋,等一切安排处理好,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这时,那慧才发现自己的包不在手里,在刚才的混乱中,她已经记不起丢在什么地方了。我安慰她不要着急,我先送她回家。那慧显然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在给出租车司机指路的时候,她居然指错了两次。我们在黑暗的街头茫然地转着。终于到了那慧家的楼下,我对她说:“你回吧,我就不上去了。”车子掉转头之后,我看见她瘦弱的身体站在楼梯口,那一刻,她看上去是那么无助又凄凉。我的心软软地痛了一下,忽然改变主意,放弃了回家的打算。从出租车里下来,我走过去对她说:“走吧,我们上楼。”那慧忽然转过身,紧紧抱住了我,她还是只说了一个字:“苏……”便将头伏在我的肩上。

    那天夜里,我们躺在她家温暖的席梦思床上,那慧蜷缩在被子里,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天快亮的时候,她才浅浅地睡去。我因为还要上班,轻轻地起身,掩上门出去。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接到那慧的短信:苏,我会记住昨夜你给我的温暖,并且,温暖一生。

    晚上,那慧约我吃饭。神情已经淡定下来,甚至有些绯红了脸说:“让你跟着担惊受怕,真是不好意思。”两个清心寡欲的女人,坐在菊花瓣的灯影里,细细地品着摩卡咖啡,谈那场车祸,谈网络和电影、衣服和首饰,当然,也谈穆良。两个看似不投缘的女人,一夜之间,心却走得那样近。    

    ■ 三

    之后,我便常常接到那慧的短信,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给我报个平安,穆良却渐渐被她冷落了。我们上街购物,或者悠闲地喝下午茶。

    有时,她也把电话打到家里,跟穆良说不到两句,便说:“叫苏来听电话。”穆良摇摇头说:“真搞不懂你们女人。”

    又一年以后,初冬的一天下午,我收到一个包裹,打开来看,是一条波希米亚风格的披肩,有着长长的流苏、暗紫的水晶贴片、刺绣以及浅浅碎碎的图饰。包裹地址,竟然是北欧国家的一个城市,虽然没有落款,但我知道一定是那慧寄来的。触摸着披肩华丽的流苏,那慧的影子便时常会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爱极了那条披肩,此时的我已是一个将要离婚的女人,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一直将那披肩裹在身上来取暖。那慧不知道,其时,我和穆良的婚姻已快走到尽头。穆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被亲戚办理到加拿大定居,说好了一年后接我过去。但世事沧桑,谁也难料,是穆良变了心,还是穆良无能为力,我说不清楚。我清楚的是,穆良对我越来越淡,已经淡到几个月没有音讯。我知道那份感情留不住了,也不想强求。自私和个人利益,让穆良选择了卑鄙和放弃。曾经沧海,爱,却已无从说起。

    春节前的一个周日,忽然接到那慧的电话,叫我去喝茶。那慧也裹着一条同样的披肩,拥着她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快乐。她拿出一打照片给我看,兴奋地向我介绍着她的未婚夫。照片上那个挪威小伙子十分潇洒,我说:“比贝克汉姆还要英俊呢。”那慧说:“我是回来办移民手续的,过几天,我便要嫁到挪威去了。以后,你和穆良到挪威来……”

    她还没有说完,我的眼里已溢满了泪水。物是人非,情感沧桑,我和穆良已各在天涯,哪里还有未来?等那慧听完我的叙述,愤怒让她涨红了脸。她执意要了穆良的电话,不顾那边天还未亮,急匆匆地打了过去。她完全失去了优雅,几乎是咆哮着说:“穆良你听着,你这个卑鄙的小人,连苏这么好的女人你都抛弃,你还是个男人吗?你还有灵魂吗?你的良心让狗……”我看见她的泪慢慢流出来,一滴一滴掉在碧螺春里。那是为我落下的泪水,无奈而酸涩。

    我不知穆良说了什么,那慧一下掐了手机。她轻轻擦了一下眼角,对我说:“苏,他不配你,连跪下来给你擦鞋都不配!我们都高看了他。”我苦笑着说:“我早已在心里放下他了。”

    走在清冷的街头,雪花温柔地落在我的掌心。身后雪地里,是我和那慧歪歪斜斜的一串脚印。想着那慧此去,又是一别经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不觉黯然。在十字路口,我和那慧分手,那慧紧了紧我的披肩说:“你一定要好好的,让我放心。”我点头,泪,却飞坠而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smoonmoon/archive/2008/10/27/1320353.html

    展开全文
  • 闲来无事和同事去超市逛圈,就在有块滑板的置物架旁停下了脚步,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滑板,以前从网上略微了解到叫双翘滑板,是人们接触比较多的滑板类型,比起长板略小也略轻。 因为可以试用,于是我拿起了它开始...
  • 一个查询这些数据的网页,可以用时间筛选,代码基本如下;然后发现本地没问题,放到服务器上之后,根据时间查,今天之前的数据是不变化的,不管怎么刷新是一样的,但是查当天的数据,刷新多,发现数据一共出现...
  • 关心造轮子和用轮子,对于程序员而言,任何件需要重复做两次的事情,就可以考虑通过写程序把它自动化处理,所以程序员们不太能够忍受重复性高的工作。以Java为例,先后有ssh、ssm、spring boot、spring cloud、...
  • 个人可以将自己当作一家公司来运营。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独有的商业模式,每个个体独有的商业模式也称作“个人商业模式”。 一次位朋友去跑一个项目,其中一位朋友,从背包里面拿出一本书——《从零开始学习...
  • 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供开发人员共享公司的面试问题,为他们的技术面试做准备 为什么选择QuestPal? 开发人员在面试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普遍担忧是正确回答面试问题。 没有比知道别人所问的问题更好的准备面试问题的方法...
  • 最近突然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因为学习了许多语言,例如c,c++,python,java等,虽然不能算是精通但是也产生了很多的想法,比如说:我们人类是真实...世界上第台可编程的计算机能够执行每秒两次的浮点运算,现代...
  • 当有人找到飞机的时候,这个人可以立刻离开海洋,而其他的所有人将因为无法离开海洋而被统统淹死!!!而飞机出现的几率也十分的渺小,也许几十年里面只会出现1-10——这个游戏如果是真实的话,你被随机的挑选
  • 提到量子计算,很多的第感觉就是很神秘。量子计算机利用平行宇宙来计算、有超强的并行能力、穷举...量子比特可以处于0和1 种状态按照任意比例的叠加,而且按照量子系统的可叠加性,多量子比特也可以并行处理...
  • 手环却可以买一,当然是可以显示时间的那种,没多少钱,也就是玩具,还可以当手表看看时间,冲一次可以用一月。我有小米手环2,很好用,玩具嘛,价廉物美才是硬道理。当然,土豪不在此列。 前年是智能...
  • 阿馨与明郎本来素不相识,一次阿馨无聊上网结识了明郎,阿馨觉得他人不错,一星期后就约见了面。两人一见倾心,慢慢的,感情越来越好。明郎在一家家政公司做清洁工,阿馨则是在一家服装厂做平车工,可是阿馨并没有...
  • 还有个让我想跳槽的原因是我部门是偏业务的,二十来个人中只有两个人到时候要写js,其他的都是业务人员,所以我估计我以后应该也是让我写js,但我不想一直写js(要求是不是很过分?)。对了,本人学校是个本三院校...
  • 场疫情过后,DDoS防护被越来越...我们可以通过两次DDoS攻击案例来了解DDoS。 1.有史以来最大的DDoS攻击:迄今为止最大的DDoS攻击发生在2018年2月。这次攻击目前非常流行的在线代码管理服务GitHub平台为目标。在网络高
  • 一次一次添加 5)修改学生表的数据,将电话号码以11开头的学员的学历改为“大专” 我的答案: update student set xueli=”大专” where tel like 11%; 6)删除学生表的数据,姓名以C开头,性别为‘男’...
  • 给定一非空整数数组,除了某个元素只出现一次以外,其余每元素均出现次。找出那个只出现了一次的元素。 说明: 你的算法应该具有线性时间复杂度。 你可以不使用额外空间来实现吗? 输入输出示例: 输入: [2,2,1...
  • 给定一非空整数数组,除了某个元素只出现一次以外,其余每元素均出现次。找出那个只出现了一次的元素。 说明: 你的算法应该具有线性时间复杂度。 你可以不使用额外空间来实现吗? 示例 1: 输入: [2,2,1] ...
  • 飞机游戏java源码 CS 4330/5390: ...一次射击要么是在船上“命中”,要么是“未命中”。 当一艘船的所有方格都被击中时,这艘船就会下沉。 如果玩家的所有船只都被击沉,则游戏结束,对手获胜。 在
  • 但是平台为了防止作弊,这种投票方式对ip的要求是有限制的,一ip只能一次票,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都想不停的投票,直到达到傍一,这时候可以借助http代理ip来解决。 HTTP代理IP可以用来刷票吗 很多的刷屏方法就是...
  • 命运可以改吗?

    2021-05-08 13:27:47
    有没有试过不‮什管‬么事,‮别‬一次成​功,‮你而‬却要三番‮次两‬的折腾来折腾​去,看‮简似‬单的一‮事件‬,到了‮这你‬里偏​偏就被无‮的端‬复杂化了。‮的有‬女人其貌​不扬,谈吐粗‮,俗‬...
  • 给定一非空整数数组,除了某个元素只出现一次以外,其余每元素均出现次。找出那个只出现了一次的元素。 说明: 你的算法应该具有线性时间复杂度。 你可以不使用额外空间来实现吗? 示例 1: 输入: [2,2,1] 输出...
  • 给定一非空整数数组,除了某个元素只出现一次以外,其余每元素均出现次。找出那个只出现了一次的元素。 说明: 你的算法应该具有线性时间复杂度。 你可以不使用额外空间来实现吗? 示例 1: 输入: [2,2,1] ...
  • 给定一非空整数数组,除了某个元素只出现一次以外,其余每元素均出现次。找出那个只出现了一次的元素。 说明: 你的算法应该具有线性时间复杂度。 你可以不使用额外空间来实现吗? class Solution { /* 时间...
  • 重做红楼梦的数据分析-判断前80回后40回是否一个人写的红楼梦的数据...觉得很有意思,于是用自己的方法重做了一次环境配置:我主要使用的编程环境是Jupyter Notebook 4.2.1,因为可以调整每一个代码块,方便 纠错什么
  • 【七、八亿人里面只存活一两个人的疯狂致命游戏】 ...当有人找到飞机的时候,这个人可以立刻离开海洋,而其他的所有人将因为无法离开海洋而被统统淹死!!!而飞机出现的几率也十分的渺小,也许几十年里...
  • 我不是会计专业的,但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自学一次性通过的,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一个非会计专业的怎么可能做到自学两个月就能一把通过的?其实我也不太相信,出成绩时看到我通过了我都有点不相信,非常的激动,可...
  • 问题源自一次使用sklearn做线性回归的实验,笔者使用了内置的计算的函数,惊奇地发现得到的居然是一负数。一方面说明回归模型失败了[捂脸],而另一方面也令颇为不解——为什么可以为负呢?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

空空如也

空空如也

1 2 3 4 5 ... 20
收藏数 780
精华内容 312
关键字:

可以一次两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