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4 10:32:40 aa1049372051 阅读数 5599

修改后的/etc/sysconfig/i18n 文件为:


LANG="en_US.UTF-8"
SUPPORTED="zh_CN.GB18030:zh_CN:zh:en_US.UTF-8:en_US:en"
SYSFONT="latarcyrheb-sun16"
LC_ALL="en_US.UTF-8"
export LC_ALL

设置完毕后重启或者用rc.local使生效
2007-08-10 14:37:53 ciya3282 阅读数 2
Gentoo Linux语言环境指南(转)[@more@]

  内容简介:这个向导可以帮助用户将他们的Gentoo Linux发行版本地化到任何欧洲语言北京。因为这是从德语文档翻译过来的,就用德语作为一个案例学习。包括欧洲货币符号的使用的配置。

  1. 时区

  


  为保证时间准确,/etc/localtime必须指向正确的时区数据文件。看看/usr/share/zoneinfo/,并选择你的时区或者附近的一个大城市。

代码 1.1: 设定时区

# ln -sf /usr/share/zoneinfo/Europe/Berlin /etc/localtime

# date

Sun Feb 16 08:26:44 CET 2003

注释: 确认时区的那三个字母(在这个例子中是“CET”)是准确指向你的地区。

注释: 你可以在你的shell配置文件(对于bash是.bash_profile)中TZ的值设为/usr/share/zoneinfo里的任何值,这是一个用户级的设定。在这个例子中是,TZ="Europe/Berlin"。

  2. 系统时间

  


  在大部分Gentoo Linux的安装过程中,你的系统时钟将会设定为UTC(或者格林威治时间GMT),然后你的时区将会负责决定实际的本地时间。如果因为某些原因,你需要将你的系统时钟不设为UTC,你将需要编辑/etc/rc.conf并改变CLOCK的值。

代码 2.1: 本地时间对比GMT时间

// 推荐:

CLOCK="UTC"

// 或者:

CLOCK="local"

  3. POSIX环境

  


  使用已有的语言环境 

  下一步就是设置shell变量LANG,你的shell和窗口管理器(和一些其他的程序)将会使用到。你可以在/usr/share/locale里找到正确的值,一般都是ab_CN的形式,其中ab是两位你的语言的代码,CD是两位的国家和地区代码。如果你的语言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唯一(或主要)语言,_CD可以省略掉。如果作用于整个系统,在/etc/profile里设置LANG,或者在~/.bashrc里设置作为用户个人设置。

代码 3.1: 设置POSIX语言环境

export LANG="de_DE@euro"

注释: 如果你要使用新的欧洲货币符号(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0752019/viewspace-94127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于:http://blog.itpub.net/10752019/viewspace-941271/

2011-07-18 17:19:05 wangziling100 阅读数 615

一、名词

特点:

(1)德语名词任何时候都须大写,即首位字母大写,这在全世界语言中是唯一的现象。

(2)德语名词有性、数、格的区别。所谓“性”,是说名词有阳性、中性和阴性的区分;所谓“数”,即单数、复数;所谓“格”,是指德语名词在句子中表示其语法成分的不同形式。德语的名词有四个格,即第一格、第二格、第三格和第四格。

(3)德语名词的三个“性”,即阳性、阴性和中性分别用定冠词der、die、das来表示,即阳性名词用定冠词der表示,阴性名词用定冠词die表示,中性名词用定冠词das表示。德语名词的性不是狭义的按生物的性别来理解的,而是所有的名词都有自己的“性”别,大多数名词的“性”实际上是没有逻辑性的。学德语名词必须连同其“性”一起记忆。

如:

阳性名词:der Herr      先生                     der Tisch        桌子

阴性名词:die Frau      女士;妻子           die Lampe      灯

中性名词:das Kind     小孩                     das Buch        书

(4)名词的复数形式:无论是阳性、阴性,还是中性的名词,它们的复数定冠词都是die;而德语名词的复数形式几乎是没有规律的,因此,每个名词的复数形式也要一一记住。

二、人称代词

ich   我                                wir  我们

du    你                                ihr   你们

er    他;它(阳性的)       sie   他们、她们、它们

sie   她;它(阴性的)      

es    他;它(中性的)

Sie   您;您们

关于德语人称代词的说明:

(1)“du(你)”这个称呼一般用于有亲缘关系的人或知交之间,儿童和青少年之间相互也用du称呼。中小学生称呼老师用“Sie”,而老师对他们用“du”,但对成年的学生老师也用“Sie”称呼他们。用“du”称呼对方时,仅称呼对方的名字(不加姓)。

“Sie”这个既可以是您(单数)也可是您们(复数)的代词,用于称呼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或不熟悉的成年人。(注意:用“Sie”称呼他人未必都表示尊敬,如警察对犯人也用“Sie”称呼。)随着双方关系的逐渐熟悉密切,可以由最初的“Sie”称呼转换成“du”称呼,但是一般必须首先征得对方的同意。用“Sie”称呼时,要称呼对方的姓(或名+姓),并在前面冠以“Herr…(某某先生)”或“Frau…(某某女士)”。

(2)德语中第三人称(单/复数)的人称代词不仅仅用于指代人!它们也用来指代物和事,即什么性的名词就用什么性的人称代词来指!所以人称代词er既可以指代人:他,也可以指代阳性的物:它。同样,sie既可以指代人:她,也可指代阴性的物:它;es则可以指代他、她、它。复数代词sie指代:他们、她们、它们。

分别举例说明如下。

er既可以指代人:他,也可以指代阳性的物:它

Der Herr ist hier.           ->           Erist hier.

这位先生在这里。       ->           他在这里。

Der Tisch ist hier.          ->           Er isthier

这张桌子在这里。       ->           它在这里。

sie既可以指代人:她,也可指代阴性的物:它

Die Frau ist hier.           ->           Sieist heir.

那位女士在这里。       ->           她在这里。

Die Lampe ist hier.        ->           Sie isthier.

那盏台灯在这里。       ->           它在这里。

es则可以指代他、她、它(中性的)

Das Kind ist hier.          ->           Es isthier.

那个小孩在这里。       ->           他/她在这里。

Das Buch ist hier.          ->           Es isthier.

那本书在这里。           ->           它在这里。

sie指代:他们、她们、它们

Die Herren sind hier.     ->           Sie sind hier.

那些先生们在这里。    ->           他们在这里。

Die Bücher sind hier.     ->           Sie sindhier.

那些书在这里。           ->           它们在这里。

 


2014-04-12 23:37:31 zhuxianjianqi 阅读数 3490
评断一门语言丰富与否,除了以精巧细致的形容词作为指标,就要看他的动词了。德语的动词以其丰富的形势变化和多样的表述方式而著称,但这也成为了学习德语的难点。 ­
初学德语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怎么有这么多的形式需要背?随着学习时间的推移,虽然熟练记忆了动词的各个形式,却又遇到了新的问题,那么多可以与动词搭配的词,搭配后的表意各不相同,怎么背呢?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语言浸淫,又会被诸如:如何区分意思相近的动词表达呢?如何利用功能动词丰富表达呢?如何利用动词的特性,改变表述形式,从而丰富表达呢?此类的问题所困惑。 ­
上面这些问题都是德语学习过程中的关键问题。因为篇幅的原因,今天在这里不可能逐一分析这些问题,就暂且抛砖引玉地就理解德语动词的变化这个问题作为动词学习经验系列的开篇吧。 ­
“动词开启了生活!” ­
马丁-路德在翻译圣经“约翰福音”时,就是从“这个词”开始的。如何将圣经希腊语词logos翻译成德语,这个问题深深地困扰着路德。他曾经在他的翻译手稿上这样写道: ­
“这个词是一切的开始。我被困在这里了,谁能帮我继续前行?这个词如此高深,使我无法揣测他的意思。如果我能灵光刹现,我定要将他译做别词。” ­
“这个意思是一切的开始。不要仓促挥动你的羽毛笔,首先需要的是认真的思考。他就是这个意思,影响一切,创造一切的意思吗?” ­
“这股力量是一切的开始。冥冥中有声音警告我,不可在此停留。我于是将他写下。灵光指引我,使我得见这谏告一次并且无惧地写下:‘行为即是一切的开始’。” ­
logos在拉丁语圣经中翻译便是我们熟知的verbum,当路德将这个词与德语词“Wort der Tat”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动词的意义就此产生了 - 表示行为的词。 ­
“古老咒术的语言重现 - 自我变化” ­
对于德语动词而言,时态、语态、语式限定了动词的具体形式。当没有这些限定和束缚时,动词则以其真身示于人前 - 他就是不定式。为何有不定式?因为任何事物都需要有其最为原始的形态。好像我们人这样复杂的生物其实也是由最基本的原子、分子构成的。因此语言世界中,动词不定式就是动词这个复杂体的最基本形态。拉丁语“infinitus”是形容词,表示不确定的,所以移植到语法概念中时,动词的不定式就叫infinitiv。 ­
刚才提到了三个概念:时态、语态、语式。展开来说,德语有6个时态,2个语态,3个语式。这三种限定概念也能在拉丁语中找到出处:tempora, genera verdi, modicus。tempora表示时间,genera是genus的复数,德语词法中他表示语法性,modicus是表述形式的意思。稍有德语基础的人都知道,上述的时态、语态、语式分别指什么。是的,他们指的是: ­
时态:现在时、过去时、现在完成时、过去完成时、第一将来时和第二将来时; ­
语态:主动语态、被动语态; ­
语式:直陈语式、命令语式和虚拟语式。 ­
此外由于德语有7个不同的人称类别:第一人称单数、复数,第二人称单数、复数,第三人称单数、复数以及尊称“您”;这便使得德语的动词变化更为复杂。 ­
说了这么多,你可能会问:“那为什么德语的动词要根据这些限定概念变化呢”?这个问题对于不以欧洲语言为母语的我们来说的确很难理解,因为母语中没有可以比照的例子。上述限定对于汉语动词是没有太大影响的,丰富的声音变化和多样的助词帮助汉语动词避免了复杂的词形变化;而且作为非拼写语言的典范,汉字自身的多样性就能避免重复和表意不清的问题。 ­
由于拼写语言不具备汉字多样性这种特性,就不得已通过词形的变化来避免重复和表意不清。德语恰恰算得上是拼写语言中将词形变化充分发挥的典范。下面就具体地分析一下德语动词如何通过变化来避免重复和表意不清。
我们先从最基本的人称变化说起。如前所述,德语人称包括:ich, du, er/es/sie, wir, ihr, sie, Sie。名词也可以归纳入人称类别之中。假如动词不根据人称发生变化,那么下面这句话就无法理解了: ­
Viktor beissen das Brot. ­
显然“咬”这个动作发生在Viktor和面包之间,但是谁咬谁就是问题了。当然任何理智的人,都不会认为在现实生活中面包咬人,但是如何避免这种不清楚的表述就成为了语言自身需要解决的问题。正是这个原因,动词根据人称发生了变化:Viktor beisst das Brot.这样理解起来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不仅如此,与此同时我们也认识到,Viktor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类生物的统称;他归纳到了第三人称单数er/es/sie这个类别当中了。这也使得语法中“数”的概念在动词变化上得以体现。 ­
有人也许会说,这还是德语语序的问题,扯不到动词变化上。如果像汉语一样,施动者位于动词之前,受动者位于动词之后,不就不需要这样的变化了么?但是,我们必须理解,如果没有这种变化,德语这门语言在声音上就过于单调了!!简单来说,我们假设没有动词根据人称变化的这个需要,我们以“说 - sagen”这个词为例,用每一个人称表述一遍时就会发现,除了人称上声音的变化,动词没有任何声音上的区别,这样确实太索然无味了。说到这,要不得不提一点语音学的内容,德语中的元音数量有限,那么有限的元音搭配辅音,如果在缺乏辅音的变化,这门语言听起来一定就像张不开嘴的和尚念经了。 ­
也正是为了使得德语的声音能够更加丰富,德语的动词自身就出现了各种程度不同的变化。也就是我们常常为之头疼的强变化、弱变化、规则变化、不规则变化。 ­
说起德语动词的自身不同程度的变化,还需要提到两个著名的人,雅格布-格林和威尔海姆-格林。这两兄弟的格林童话是大家所熟知的,但是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对德语强、弱变化动词的分类这一巨大的语法学贡献。那么这变化、那变化的是怎么互相区别的呢? ­
首先,我们先来说强变化和弱变化。这两种动词变化的概念是基于动词的现在时直陈式表达。当由于人称的不同动词变化时,词干不发生变音、换音乃至元音和辅音同时变化的情况,只是通过词尾来区分人称形式时,这类动词是弱变化动词,相反是强变化动词。 ­
那么规则变化和不规则变化又和前面说的两种变化有什么关系呢?这两个动词变化的概念是基于动词的过去时直陈式表达以及完成时直陈式表达提出的。 ­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概念上的交叉,那我们如何进一步区别这四个所谓的变化呢?下面的例子对于理解有一定的帮助。 ­
我们以第三人称单数为例: ­
强变化动词,也是不规则变化动词fahren ­
er faehrt  a→ ae 出现变音 ­
er fuhr    a→ u 出现换音 ­
gefahren sein ­
弱变化动词,却同时又是不规则变化动词gehen ­
er geht ­
er ging   e→ i 出现换音 ­
gegangen sein ­
前面提到,规则变化和不规则变化是基于动词的过去时直陈式表达以及完成时直陈式表达提出的。那么,在上述两个例子中,我们除了看到其直陈式过去时的变化,也可以注意到,他们的完成时直陈式是由“ge+动词词干(存在元音变化)+en”构成的。也就是说,他们的完成时直陈式变化特殊。(规则变化的动词,完成时直陈式是由“ge+动词词干(不存在元音变化)+t”构成的。)这也是判断动词变化规则与否的重要指标。有一条经验规律用以区别这两种变化的概念,强变化动词一定是不规则变化动词,不规则变化动词不一定是强变化动词。 ­
任何事都有例外,语言亦如是。在德语动词中恰恰存在着这么一些动词,他们的过去时直陈式属于不规则变化,但是完成时直陈式也是不规则变化,但是又不同于强变化动词以及弱变化动词。举例来说: ­
kennen ­
er kannte ­
gekannt haben ­
从标红的部分可以看出,他的过去时直陈式和完成时直陈式似乎杂和了规则变化动词的构词形式和不规则变化动词元音换音的变化特点。因此,这类动词在语法学上被称做“混合变化动词”,其概念与强变化、弱变化动词并列。 ­
这类词还有:brennen, bringen, denken, nennen, rennen, senden, wenden和wissen。这些动词有一定的语音学共性,这里不做深入探讨。语音学经验谈里会再提到。 ­
另外,德语中还有一些动词自身形式变化巨大,以至于如果不记忆的话,根本无法分辨。他们就是时间助动词sein,   ­
haben和werden以及6个情态动词(moechten, dürfen, koennen, sollen, wollen, müssen)。 ­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暂时告于段落。下一次我们将探讨另外三个限定概念对德语动词变化的影响。 ­
(很抱歉,因为显示的原因,变音符号显示不了,只能用加e的形式来代替了。)­

自然语言处理入门

阅读数 394

德语特殊符号

阅读数 247

德语

阅读数 2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