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7 15:46:58 yueyueniaolzp 阅读数 12298

目录

概念性的东西

标准测试图像Standard Test Image

雷娜图-莱娜图-(Lenna)

敲黑板看重点

书上的图

书下的图

大佬给出的原因

William K. Pratt博士

David C. Munson

巧合

争议

参考文献


概念性的东西

标准测试图像Standard Test Image

为了直观地测试图像处理算法在“自然图像”上的效果,在图像处理领域使用着许多常用的测试图像。选择这些图像是因为它们代表了图像重构算法比较难于处理的问题,例如重现细节和纹理、强烈的变化和边缘以及均衡区域。最著名图像的是莱娜图,它是取自于1972年的一幅Playboy模特莱娜·瑟德贝里的照片。

雷娜图-莱娜图-(Lenna)

雷娜图-莱娜图(Lenna)是指刊于1972年11月号《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上的一张裸体插图照片的一部分,是一张大小为512x512像素的标准测试图。

该图在数字视频处理学习与研究中颇为知名,常被用作数字视频处理各种实验(例如数据压缩降噪)及科学出版物的例图。

图中人为瑞典模特儿莱娜·瑟德贝里(Lena Söderberg)

该图由《花花公子》杂志摄影师Dwight Hooker拍摄。

莱娜图在图像压缩算法是最广泛应用的标准测试图—她的脸部与裸露的肩部已经变成了事实上的工业标准。

敲黑板看重点

书上的图

这样的?

这样的?

还是这样的?

书下的图

其实《花花公子playboy》上的原图是这样的:

小时候,数学老师敲着黑板教育我们“不仅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

在此感谢数学老师,故上图一张。(上图原图随后附上,以供广大研究者“格物致知”)

因为铭记在心,所以深挖领域内大佬选择此图的原因

大佬给出的原因

William K. Pratt博士

在1999年10月29日,一封来自Chuck McNanis的email(William K. Pratt博士,在Sun Microsystems搬砖)

“我在图像处理研究所的图像处理实验室作为一个系统程序员工作了5年('78-'83),这个实验室发布了Lenna图像和其他一些被人们经常引用做“The baboon image”的图像(包括Manril)。For a long time the folded up centerfold that had been the basis for that image was in the file cabinet at the lab. I went back in 1997 to visit and the lab has undergone many changes and the original image files were nowhere to be found. The original distribution format was 1600BPI 9-track tape with each color plane stored separately.--Chuck McManis (USC Class of '83)”

David C. Munson

在“A Note on Lena” 中给出了两条理由:

首先,Lenna图像包含了各种细节、平滑区域、阴影和纹理,这些对测试各种图像处理算法很有用。它是一副很好的测试图像!第二,Lena图像里是一个很迷人的女子,所以不必奇怪图像处理领域里的人(大部分为男性)被一副迷人的图像吸引。

巧合

Alexander Sawchuk估计大概是在 1973年6月或7月间,那时他还是南加州大学信号与图像处理研究所(SIPI)的一名助教,当时他正在与一名研究生以及SIPI研究室的经理正在匆忙地寻找一副高质量的图片用于大学的会议论文。他们不喜欢1960年代早期所使用的电视标准所用的普通检验图,他们希望找到一幅能够得到很好动态范围的有光泽的图像,并且希望能有一幅人脸图像。正在那时,碰巧有人走了进来并且带着一幅最近出版的《花花公子》。

为了能够将插图放到Muirhead有线传真扫描仪的光鼓上,工程师们撕去了插图上面的三分之一。当时那个扫描仪已经配备了模数转换器(红、绿、蓝三个通道分别配置了一个),以及一台惠普公司2100小型计算机。Muirhead 的分辨率为固定的100LPI,而工程师希望得到一幅512 × 512的图像,因此他们将扫描范围定在上部的5.12英寸,这样恰好剪切到人物的肩膀位置。

莱娜图并不是第一幅用于展示图像处理算法的《花花公子》杂志图片。劳伦斯 G. 罗伯茨(Lawrence G. Roberts)于1961年在他的关于图像抖动的硕士论文中经过允许就使用了一幅 1960年《花花公子》杂志的图片

争议

扫描雷娜图时所用的扫描仪在每英寸长度上可以产生100条扫描线,所以共512行的雷娜图只显示原图上方5.12英寸的范围,正好展示出雷娜漂亮的肩部。这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原图是一张裸照。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研究者进入图像处理领域,性别歧视无疑是雷娜图面临的最大问题。

1997年,《电子工程专辑》(Electronic Engineering Times)的编辑桑尼(Sunny Bains)在同出版社商量之后,决定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封杀雷娜图。她解释说:“一个女性在一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里工作是很容易感到被孤立的,在学术杂志上看到这种有争议的图片将会加重这种不被接受的感觉。”据说,她收到了不少来自女性的感谢信,也没人抱怨这影响了工作。无独有偶,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教授特奥(Theo Pavlidis)在编写计算机图形学教材时,也因为编辑的坚持,将雷娜图换成了其他图片。 作为引用雷娜图最多的期刊编辑,大卫也接到了不少的投诉:“很多人希望我封杀雷娜图,人们并不是反对图片本身,而是认为它来源于一本‘利用’女性的杂志。”他提供的办法则更为折中:不用封杀雷娜图,而是鼓励作者多用其他的图片。

雷娜图仍是图像处理领域最受欢迎的测试图。不过,其压倒性的优势已经有所松动。关于版权、技术和歧视的多重争议让雷娜图不堪重负,不断涌现的新测试图也为研究者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然而无论如何,雷娜这个不经意间闯入学术圈的“玩伴女郎”,以及“她”所见证的几十年来图像压缩技术的发展,将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参考文献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enna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B%B7%E5%A8%9C%E5%9B%BE/463158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220cef0100lbzk.html

2009-12-11 17:08:00 dragoncheng 阅读数 2580

她是让无数专家为之痴迷和痛苦的研究对象,她是充斥着枯燥数学公式的论文中最吸引眼球的光芒,翻开任何一本关于计算机图像处理的教材,你都能看到她动人的微笑。她就是雷娜(Lena),她的照片是图像处理领域使用最为广泛的标准测试图。她是真人吗?她到底从何而来?

 

 

详情请看:

http://www.haibao.cn/article/127374.htm

2016-04-23 14:09:00 weixin_30872671 阅读数 18

The Lenna Story - www.lenna.org

 

 

Imaging Experts Meet Lenna in Person

Yes, it's true! Lenna attended the 50th Anniversary IS&T conference in Boston held in May 1997.

Check out the media coverage from PlayboyWired, and more from Playboy.

Click here for more info and pictures from the conference.

 

 

 

 

Introduction

The Lenna (or Lena) picture is one of the most widely used standard test images used for compression algorithms. Thecomp.compression FAQ says the following:

 

  • For the curious: 'lena' or 'lenna' is a digitized Playboy centerfold, from November 1972. (Lenna is the spelling in Playboy, Lena is the Swedish spelling of the name.) Lena Soderberg (ne Sjööblom) was last reported living in her native Sweden, happily married with three kids and a job with the state liquor monopoly. In 1988, she was interviewed by some Swedish computer related publication, and she was pleasantly amused by what had happened to her picture. That was the first she knew of the use of that picture in the computer business.

For the full details on the history of this image check out this excellent May 2001 article in the Newsletter of the IEEE Professional Communication Society by Jamie Hutchinson. Here's an excerpt:

    • Alexander Sawchuk estimates that it was in June or July of 1973 when he, then an assistant professor of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t the USC Signal and Image Processing Institute (SIPI), along with a graduate student and the SIPI lab manager, was hurriedly searching the lab for a good image to scan for a colleague's conference paper. They had tired of their stock of usual test images, dull stuff dating back to television standards work in the early 1960s. They wanted something glossy to ensure good output dynamic range, and they wanted a human face. Just then, somebody happened to walk in with a recent issue of Playboy.

The engineers tore away the top third of the centerfold so they could wrap it around the drum of their Muirhead wirephoto scanner, which they had outfitted with analog-to-digital converters (one each for the red, green, and blue channels) and a Hewlett Packard 2100 minicomputer. The Muirhead had a fixed resolution of 100 lines per inch and the engineers wanted a 512 x 512 image, so they limited the scan to the top 5.12 inches of the picture, effectively cropping it at the subject's shoulders.

The original image is still available as part of the USC SIPI Image Database in their "miscellaneous" collection.

Over the years there has been quite a bit of controversy over the use of this image. Some people proposed banning the use of this image because of its source. Also, Playboy threatened to prosecute the unauthorized use of the image. Check out an editorial by the editor of SPIE journal Optical Engineering. Check out a note by the former editor-in-chief of the IEEE Transactions on Image Processing. According to Wired Magazine, Playboy has eased up in its pursuit of the copyright violators of this image.

Another interesting piece of trivia is that Lenna's issue (November 1972) was Playboy's best selling issue ever and sold 7,161,561 copies.

Don't forget to check out Lenna's birthday page (3/31) and playmate directory page at Playboy. (Warning: contains nudity.)

There's even a sonnet dedicated to Lenna also found here.

  [Standard Lena Image]

 

Click above for the original as a TIFF image.

 

The Rest of the Story

Very few people have seen the complete original picture. A number of years ago when I was working on compression algorithms, a colleague of mine obtained a copy of the original Playboy Magazine. I scanned it in and here's a glimpse:

 

[Original Lena Image]

 

For the full picture click hereWARNING this picture contains nudity.

 

   

[November 1972 Cover]

 

 

Compression Research

The pictures on this page are not meant to be used for compression research purposes, they all have already been JPEG compressed.

For a source of a copy of the standard version of Lenna, please refer to the comp.compression FAQ or the USC SIPI Image Database.

I have also made available here an uncompressed TIFF format version (768K) of the original.

For a very small sample of research which has used the Lenna image click here.

 

 

from: http://www.cs.cmu.edu/~chuck/lennapg/lenna.shtml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GarfieldEr007/p/5424541.html

2009-08-16 22:38:00 luckydongbin 阅读数 8948

LonelyJames发布于 2009-07-27 13:55:58

 

本文来源科学松鼠会,原文标题为“玩伴女郎”误入学术圈,作者Robot
她是让无数专家为之痴迷和痛苦的研究对象,她是充斥着枯燥数学公式的论文中最吸引眼球的光芒,翻开任何一本关于计算机图像处理的教材,你都能看到她动人的微笑。她就是雷娜(Lena),她的照片是图像处理领域使用最为广泛的标准测试图。她是真人吗?她到底从何而来?

lena
1、事件起因 一举成名计算机界知

1973年的夏天,美国南加州大学信号与图像处理研究所里,年轻的助理教授亚历山大(Alexander Sawchuk)和研究员威廉(William Pratt)正为一篇学术论文忙碌,试图从一叠常用的测试图片中找出一张适合测试压缩算法的图片:最好是人脸,表面光滑,内容多层次。不过这些单调陈旧,如同早期电视画面的图片很快就让他们失望了。历史在这里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正巧有人拿着一本《花花公子》杂志(1972年11月刊)到实验室来“串门”,当期的玩伴女郎雷娜(Lena Söderberg)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亚历山大发现这张有着光滑面庞和繁杂饰物的图片正好符合要求,于是,他们撕下这张彩图,将上半部扫描成一张512×512像素大小的图片,“雷娜图”就此诞生。

雷娜图(黑白版)

雷娜图(黑白版)

亚历山大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他用这张图片测试了自己的压缩算法,满意地完成了论文。而对于这一切,远在芝加哥的雷娜一无所知,在结束自己的模特生涯后,她回到瑞典的故乡,结婚生子,无从知晓自己将成为一个学术圈里的传奇人物。在亚历山大的论文发表后,不断有同行向他索要原始的扫描件,以便能同他们自己的图像压缩算法进行效果比较。久而久之,这张图片成为了图像处理领域的一个标准测试图,只要支付一小笔费用,你就能从南加州大学得到原始的扫描件拷贝,而大多数研究者奋斗的目标只有一个:如何在保证图片质量的同时让它的压缩率高一点,再高一点。

随着这张标准图在学术圈的流行,不少人开始对这位迷人的女郎产生了兴趣。1988年,一家瑞典的电脑出版社联系并采访到了雷娜,这是她十五年来首次得知自己的照片被应用在计算机行业里,兴奋和惊讶之情溢于言表。1997年,在《花花公子》杂志社的帮助下,图像科学和技术会议(IS&T)的筹办方正式邀请雷娜参加于当年五月份在波士顿召开的五十周年大会。这离当初雷娜图的诞生,已经过去了约四分之一个世纪,当初的年轻教授已成为业内的知名学者,而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他们肯定早已厌烦我了,这么多年都看着同一张照片。”雷娜在会议上受到了热情的欢迎,她看到了许多基于雷娜图的研究工作,并忙于在一张又一张自己的照片上签名。

雷娜和邀请她的IST会议主席
雷娜和邀请她的IST会议主席

雷娜在IST会议上
雷娜在IST会议上

2、版权之争 “盗用”带来一纸风行

1991年,学术期刊《光学工程》(Optical Engineering)使用雷娜图作为其7月刊的封面。至此,《花花公子》才得知这张图片已然在学术界被“盗用”了18年之久(由此我们亦可得知学术界和娱乐界是多么的不通往来)。当初的无心之举使得照片的版权问题终于浮出水面。《花花公子》正式致函《光学工程》的出版者国际光学工程学会( SPIE ),要求在其之后出版物中任何使用雷娜图的地方都要事先得到授权。作为业内最流行的标准测试图,完全依循此要求无疑将会给遍布全球的研究者们带来极大的不便。不得已,SPIE在回复中解释了雷娜图在学术界的使用现状,并且指出自己是一个非盈利科学协会,出版物只供教育和研究使用。面对既成事实,《花花公子》亦乐得慷慨,表示不会追究雷娜图在学术领域造成的侵权问题。

在这起小小的纠纷之后,学术界对于论文图片的版权问题更加注意。(值得一提的是,雷娜图并不是首次用于图像处理领域的《花花公子》图片,早在1961年,麻省理工大学的一位学生就在自己的硕士论文中使用了一张事先得到授权的《花花公子》图片。)而对于广大使用雷娜图的研究者来说,他们从此可以免费从南加州的大学得到雷娜图了。大度的杂志社也没有吃亏,刊有雷娜的那一期《花花公子》,是它历史上卖的最好的一期,总共售出了超过700万份(Geek们的购买力是很惊人的!)。

版权的风波已经过去,但关于雷娜图的争议还在继续。

3、技术之争 “雷娜图”并非完美无缺

雷娜图(轮廓版)
雷娜图(轮廓版)

雷娜图为何如此受欢迎?《IEEE图像处理期刊》的主编大卫(David Munson)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这张图片含有细节部分、平坦区域、阴影和纹理,有利于测试各种不同的图像处理算法。其次,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女性照片,图像处理领域(多数人为男性)愿意使用一张他们认为很有吸引力的图片也并不令人惊奇。” 这张图片含有丰富的频段,包括处于低频的光滑皮肤和处于高频的羽毛,很适合做为测试图片。而人眼对于人脸的细节差别感受也远比一般的景物更为明显。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雷娜图是完美无缺的。

当年扫描雷娜图使用的是如今看来很落后的扫描仪和计算机。由于软件错误,亚历山大只得到了511行(预计是512行)数据,图片最上面一行的数据是复制而来的,这造成了边缘的些微瑕疵。由于扫描仪上数模转换器的计时器问题,扫描件相比原件有略微的拉长变形——亚历山大如果知道这会是一张标准图,一定会更小心些的。最重要的是,作为一张标准图,雷娜图缺少了很多关键信息,例如所用胶片、光线环境、印刷环境、扫描仪型号等等。上世纪70年代以来,图像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完全能够制作出一幅比雷娜图更“标准”的标准图来。不过,雷娜图的粉丝们理直气壮:“研究者们对雷娜图非常熟悉,能够轻易地判断出压缩算法的好坏。”也有不少人赞成用今天的技术重新扫描原始图片,得到新的标准雷娜图。

4、性别之争 此图涉嫌性别歧视?

雷娜图(变形版)
雷娜图(变形版)

扫描雷娜图时所用的扫描仪在每英寸长度上可以产生100条扫描线,所以共512行的雷娜图只显示原图上方5.12英寸的范围,正好展示出雷娜漂亮的肩部。这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原图是一张裸照。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研究者进入图像处理领域,性别歧视无疑是雷娜图面临的最大问题。

1997年,《电子工程专辑》(Electronic Engineering Times)的编辑桑尼(Sunny Bains)在同出版社商量之后,决定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封杀雷娜图。她解释说:“一个女性在一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里工作是很容易感到被孤立的,在学术杂志上看到这种有争议的图片将会加重这种不被接受的感觉。”据说,她收到了不少来自女性的感谢信,也没人抱怨这影响了工作。无独有偶,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教授特奥(Theo Pavlidis)在编写计算机图形学教材时,也因为编辑的坚持,将雷娜图换成了其他图片。

作为引用雷娜图最多的期刊编辑,大卫也接到了不少的投诉:“很多人希望我封杀雷娜图,人们并不是反对图片本身,而是认为它来源于一本‘利用’女性的杂志。”他提供的办法则更为折中:不用封杀雷娜图,而是鼓励作者多用其他的图片。

时至今日,雷娜图仍是图像处理领域最受欢迎的测试图。不过近年来,其压倒性的优势已经有所松动。关于版权、技术和歧视的多重争议让雷娜图不堪重负,不断涌现的新测试图也为研究者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然而无论如何,雷娜这个不经意间闯入学术圈的“玩伴女郎”,以及“她”所见证的几十年来图像压缩技术的发展,将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另外一些废话:

作为一个女性,常常有人问我在男性主导的领域中工作是否有不满或特别困难的时候,我个人并没有遇到值得抱怨的地方。不过,积极吸引和鼓励更多的女性进入这个行业无疑比强烈反对一张有潜在歧视意味的图片来的更有意义。在这一点上,国外有很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美国很多学校和机构都有特别为女性进入应用科学和工程学领域而设置的奖学金和研究经费。我博士期间的导师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性,她多次在暑假期间指导由各种机构赞助的本科女生来我们实验室进行短期(二个月左右)的研究工作。我毕业找工作时也常常能在各大学或研究所的招聘广告上发现这样的声明:“我们特别鼓励符合条件的女性来申请这个职位(qualified female candidates are strongly encouraged to apply for this position.)”。我目前工作的学校在吸引女生就读工程学专业也不遗余力,每年专门有一天是Introduce a Girl to Engineering Day,组织高中女生前来参观各个工程院系的实验室。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中国所谓的“和尚班”和招聘会上“只招男性”的告示牌能够越来越少。

附诗一首《致雷娜》

这是一首不知名作者给雷娜的献诗,在圈中流传甚广。原作用英文写成,使用了大量的图像处理术语,表达了图像处理工作者对这位神奇的玩伴女郎的热爱。

哦,亲爱的雷娜,你的美丽是如此浩瀚而难以快速描绘

如果我能压缩你的影像,我想我能震动整个世界

唉,当我第一次使用矢量量化,我发现你的面庞只属于你自己

你那千缕丝般的长发,怎能用离散余弦变换来匹配

而你那性感的双唇,即使耗尽十三部超级计算机也找不到合适的分形碎片来形容

虽然这些挫折如此巨大,我也许还能将它们一一克服

但当滤波器夺走了你眼中的光彩,我只能说:“算了,数字化就好。”

本文已发表于本期的《新知周刊》

jtmchanel 拍攝的 Lena Söderberg 2。(C)Flickr
感谢你一直浏览本文到最后 ^_^

我转的想法来源于好友的空间:http://user.qzone.qq.com/48531634/?url=http%3A//photo.qq.com/tips_jump.htm%23uin%3D48531634%26albumid%3D9f6f73b9-8ef0-40d6-aaf6-4da5933439eb%26photoid%3DM1XccM2iaEjGvUEUzK4d3h9SgWUL544AAA!!&ptlang=2052

2013-03-20 22:57:06 xinanzhung 阅读数 883

熟悉图像处理或者压缩的工程师、研究人员和学生经常在他们的实验或者项目任务里使用“Lenna”或者“Lena”的图像。Lenna图像已经成为被广泛使用的测试图像。今天,Lenna图像的使用被认为是数字图像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然而,很少有人看过原始的图像并知道完整的关于Lenna的故事。 这里3sBeta将综合收集的材料对此做一个详细的梳理。。。

1. Lena图像的来源

在数字图像处理中,Lena(Lenna)是一张被广泛使用的标准图片,特别在图像压缩的算法研究中

       这张图片背后的故事是颇有意思的,很多人都抱有学究都是呆子的看法,然而Lena对此就是一个有力的驳斥。lena(lenna)是一张于1972年11月出版的Playboy的中间插页,在这期杂志中使用了“Lenna”的拼写,而实际莉 娜在瑞典语中的拼写是“lena”。如今的Lena生活在自己的祖国瑞典,从事于酿造业,婚后并生下3个孩子。

2. Lena图像如何成为图像处理学术界的标准图像

    1973年6月,美国南加州大学的一名教授想找一幅图像来做图像压缩的测试,他已厌倦了手头繁杂的照片,想找张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照片。恰好这时,一人拿着《花花公子》走了进来,Lena的照片确实够让教授眼前一亮了。教授便将《花花公子》的这期插页图用扫描了下来截取其中的一部分作为了他研究使用的样例图 像。这位教授就是IPL(图像处理研究所)的 William K. Pratt博士。从此,这幅512*512的经典图像就诞生了

       之后从事影像数据的压缩、运算、传输、 解压缩等处理时,都经常采用这张图像来当测试样本。采用这张图像的原因,除了因为它很赏心悦目外,就“测试标准”来说,它的鉴别度也相当的高。这张图像的确具备“测试标准”所应有的充分条件,平整的区块、清晰细致的纹路、渐渐变化的光影、颜色的深浅层次等,使它在验证影像处理演绎法则时,相当有成效。

这个是原版的Lena照片,图像处理的初学者一定会大跌眼镜吧

3. 《花花公子》与Lena照片版权的问题

    尽管影像处理相关网站上Lena出现次数之频繁,业已为她搏得“网络上的第一夫人(the First Lady of the Internet)”之美称,花花公子杂志对这张相片在学术界及工业界上被广为使用的消息却一无所知,直到将近20年后,花花公子杂志才惊觉他们的著作权 已遭无数人严重侵犯,这在杂志社本身来说是极其严重的行为,为此花花公子杂志立即掀起著作权保卫战。

    1991年8月,杂志社首先对7月时刊登出Lena相片的光学工程期刊(Optical Engineering)提出警告,以致该期刊主编布来恩(Brian J. Thompson) 刊出紧急启示,对所有投稿者高声呼吁数据使用来源一定要是开放使用的(Free),或是经过授权使用的,不可侵犯他人权益(原文为 『… it is each author’s responsibility to make sure that materials in their articles are either free of copyright or that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holder has been obtained.』 取材自Editorial in the January 1992 issue of Optical Engineering)。

     一时间,在研究界引起一片哗然,以《花花公子》的立场来看,维护其产权原本就是他们的职责与权利,但犯规的对象是学术研究人员,他们也深深了解Lena图像确实是使用在研究及教育的用途上,而非用以牟利。最后,可以说是以喜剧收场,《花花公子》不再追究Lena图像被非法使用的责任,并且乐于将此相片开放 让研究人员能继续使用为“测试标准”,真是心胸宽广,可谓功德无量,也成为法外人情的一段佳话。随着时间流失,人们渐渐淡忘Lena的来源,Playboy也放松了对此的关注。值得一 提的是,Lena也是playboy发行的最畅销的海报,已经出售7,161,561份。

4. 关于Lena本人

    Lenna是花花公子杂志中的拼法,Lena则是瑞典原名的拼法。Lena Soderberg (ne Sjööblom)女士现在仍住在她的家乡瑞典,拥有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家庭,并且在国家酒类专卖局工作。

    在1988年的时候,她接受了瑞典一些电脑相关出版社的访问,她对于她的照片有这样的奇遇感到非常的惊奇与兴奋。这是她首次得知她的照片被应用在电脑行业。

    Lena本人被邀请参加了第50届 IS&T(Imagi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图像科学与技术)会议。在该会议上,Lenna 成了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她做了关于自己介绍的简要发言,并被无数的fans索取签名。 

5. Lena图像的取舍

     莱娜图在图像压缩算法是 最广泛应用的标准测试图——她的脸部与裸露的肩部已经变成了事实 上的工业准。然而,这张图像的使用也引起了一些争议。一些人担心它的色情内容。

      IEEE图像处理汇刊(IEEE Transactions on Image Processing)的主编,戴维.C.蒙森(David C.Munson),在 “A Note on Lena”(发表于 IEEE TRANSACTIONS ON IMAGE PROCESSING. VOL. 5. NO. 1. JANUARY 1996 )一文中写到:“I think it is safe to assume that the Lena image became a standard in our "industry" for two reasons. First, the image contains a nice mixture of detail, flat regions, shading, and texture that do a good job of testing various image processing algorithms. It is a good test image! Second, the Lena image is a picture of an attractive woman.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the (mostly male) image processing research community gravitated toward an image that they found attractive. ”

       译文:我认为Lena图像成为我们“业界”标准的两个原因是:(1)该图适度的混合了细节、平滑区域、阴影和纹理,从而能很好的测试各种图像处理算法。(2)Lena是个美女,对于图象处理界的研究者(大部分都是男性)来说,美女图可以有效的吸引他们来做研究。

6. 其它参考资料

The Lenna Story - www.lenna.org

南加州大学提供的标准图像下载网址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