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land_borland c++ - CSDN
精华内容
参与话题
  • 今年是Delphi 诞生的第25个年头。2020-02-14 有一场大牛的网络视频聚会悄然举行了。下面是视频截图。 ...上排:Chuck Jazdzewski Nick hodgesAngles Hejlsberg ...下排:Marco Cantu,Ray Konopka,David Millington ...

    今年是Delphi 诞生的第25个年头。2020-02-14 有一场大牛的网络视频聚会悄然举行了。下面是视频截图。

     

    上排:Chuck Jazdzewski   Nick hodges Angles Hejlsberg 

    下排:Marco Cantu,Ray Konopka,David Millington

    都已经老了。但新的继任者又在举起delphi的大旗继续前行。

    介绍一个官方推荐的delphi学习网站,献给那些痴迷delphi的死忠粉们。https://www.learndelphi.org/resources

     

    展开全文
  • borland与microsoft之争

    2014-04-15 19:59:25
    Borland沉没:遭遇创始人和微软双挖墙脚   “很多公司都叫Micro或者soft什么的。我们要起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上世纪80年代,Borland 公司创始人菲利普·卡恩(Philippe Kahn)语气中带着对微软...

    Borland沉没:遭遇创始人和微软双挖墙脚

     


    “很多公司都叫Micro或者soft什么的。我们要起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上世纪80年代,Borland 公司创始人菲利普·卡恩(Philippe Kahn)语气中带着对微软(Microsoft)的讥讽,这样介绍自己公司名字的由来。

    卡恩起初把公司命名为MIT(Market in time),意思是及时占领市场,可这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缩写。麻省理工学院的律师很快就对卡恩说:“嘿,先生,您的公司不能用这个名字,那是我们的校名。”于是卡恩将公司名字改为Borland。

    微软把用户未经授权的拷贝行为称为盗版行为,而卡恩则将微软这样通过高价牟取暴利的软件公司称为“海盗”。

    快速崛起的“野人”

    “对于‘野人’来说,他们的麻烦在于胃口太大。他们会坐在餐桌旁,从半熟的后腿上撕下一块肉,不经细嚼就迅速吞掉。”作家Merrill R.Chapman曾把早年的Borland比作野人,强悍而又行事不羁。

    1982年,手持旅游签证、怀揣2000美元的卡恩从法国巴黎来到美国。买完机票后,卡恩的钱已所剩无几,他只好租住在一个车库小阁间。后来他去惠普公司应聘,由于没有绿卡而没得到那份工作。卡恩只好横下心来自己开公司,丹麦人安德斯(Anders Hejlsberg)成为其早期重要的雇员,他们合作开发了Turbo Pascal编译器软件。

    1983年的一天,产品已经开发完成,安德斯发现自己的老板卡恩没钱在他们看好的《Byte》杂志上做广告后有些焦急。但卡恩告诉他没问题。公司随后邀请《Byte》杂志派人来洽谈广告合作事宜。客人上门后,Borland的职员热情地招呼他坐下,说老板正在谈一个项目,一会儿就出来亲自和他会晤。随后Borland的 职员给客人演示公司新开发的软件。《Byte》的业务代表被软件性能所震撼,他希望Borland能把广告重点投放在《Byte》上。Borland职员谨慎地说,这要待老板卡恩来定。

    这时,从卡恩办公室虚掩的门缝中,传来了卡恩和另外一家杂志就广告投放问题的对话。《Byte》的业务代表随机应变,在随后与卡恩的洽谈中表示,如果Borland肯选择在《Byte》上投放广告的话,可以不必先预付款。卡恩“矜持”地答应了。

    多年以后,有媒体披露,另外那家杂志的广告代表是Borland的一名职员扮演的,这一切都是卡恩演给《Byte》的业务代表看的。

    卡恩想在1983年秋季计算机分销商大展上故技重施。卡恩说:“我还是用上次对付《Byte》的计谋向谢利·阿德尔森(展会负责人)下套,可他根本就不予理睬。”当时阿德尔森一脸不屑地对卡恩说:“先生,我想您的产品新闻发布会最好改在麦当劳餐厅举行,他们一定可以满足您的需求。”而卡恩还真的照阿德尔森的“建议”办了发布会,结果还不错。

    后来,Borland的广告在《Byte》上刊登出来了,程序开发员安德斯看后傻眼了:这套他辛辛苦苦开发出来的、当时领先的程序,卡恩给它的定价竟然只有49.95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软件的定价都比较高,而且能够开发编译器软件的程序员不多,程序员的待遇优厚。卡恩曾和安德斯约定,产品售出后,将按一定的比例给安德斯提成。安德斯曾想像他开发的软件定价会达到数百美元,而卡恩竟然瞒着他搞了个低价大倾销。安德斯恨恨地说,他那最好的软件被一个白痴拿去销售了。

    但是,卡恩的低价策略取得了惊人的效果,订单像雪花一样涌来。Borland一举成名。

    随后,Borland系列产品连续走红,公司收入日进斗金。1986年7月 ,Borland成为上市公司。也许就是从这时起,快速长大的Borland进入了微软的准星中。卡恩能言善辩,引经据典,经常在媒体面前发布刺激比尔·盖茨的言论。微软被激怒了。作为回应,微软的一个产品研发小组成员集体穿起了印有“删除菲利普”的T恤衫。

    盖完大楼后自挖墙角

    “面对软件界最大的青蛙(dBASE),这个法国人野性大发,试图吞下任何文明人都认为非常难吃的两栖动物,以至于被噎死。”作家Merrill R.Chapman曾这样调侃Borland并购Ashton-Tate公司事件。

    上世纪80年代中期,Borland正大步向前的时候,微软公司曾对它进行了一场中等规模的狙击。当时Borland想牵头制定一套TSR技术标准,但微软公司站出来说这没有必要。结果没有哪家公司想捋虎须,大家一哄而散。

    此时,软件市场对于Borland和微软公司来说,有待开拓的领域实在太广阔了,双方发生正面冲突的领域比较少。在微软用1.73亿美元收购Fox Software公司进军数据库市场时,Borland花了4.4亿美元购买了Ashton-Tate公司,其中包括其dBASE数据库产品。

    1991年,在Borland接管Ashton-Tate公司那天,卡恩特地飞赴Ashton-Tate公司总部,以便能够亲眼看到正式成交的那一刻Ashton-Tate公司的标志从大楼上取下来。他似乎对此很享受。评论人员称,卡恩以征服者的心态看待Ashton-Tate公司的员工。作为回报,Ashton-Tate公司的员工毁坏客户数据库,快速离职。

    Borland的员工则把Ashton-Tate公司的dBASE数据库产品视为来自地狱的东西,非常排斥。他们曾试图生产一个兼容产品,但以失败告终。卡恩称“dBASE是一种肮脏的语言”。Borland购买Ashton-Tate公司的4.4亿美元打了水漂。而微软则通过善待购并的公司,并以其产品为基础在数据库市场取得了突破。

    但在此时Borland的日子还算好过,Borland C/C++3.1曾击溃了微软的Microsoft C/C++。而且Borland手上还有一大笔钱,并花费1亿多美元在加利福尼亚的Scotts Valley建了新的公司总部。这是一个面积为4.6万平方米的大楼,弧形的庭院围绕主楼,周围还有流水潺潺的小溪。大楼落成时,当地三百多名官员和商界名流参加了落成典礼。Borland员工将公司总部建筑戏称为“凡尔赛宫”。此时的Borland花钱似流水。譬如,当时Borland每年都有10万美元预算用于保证公司园区水生动物的安全,而从1992年起,池塘里就没有过鱼。

    Borland的股票从上百美元下滑到10美元以下,股东对Borland经营不力和挥霍无度非常不满。可卡恩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他是个业余的萨克斯选手和爵士乐爱好者。为了表现自己的音乐才华,他花费巨资发行并无盈利的音乐CD。

    1995年1月11日,卡恩因为经营不善辞去CEO职务,但仍是董事会成员。他在Borland外面办了一家Starfish公司。这家公司的业务与Borland有些重叠。起初,公司董事会对此还能容忍,可是不久后,卡恩开始从Borland挖角到Starfish公司,而且动作幅度越来越大。Borland董事会终于无法忍受,于是开会投票将卡恩彻底逐出了Borland。此段故事和“苹果公司驱逐创始人乔布斯”的桥段惊人地相似。卡恩说:“我想每一个企业家都需要不断地关注未来。每当他实现了一个目标时,就必须意识到下一个目标已经来临。”

    刚刚平息内患的Borland重新将目光聚焦在外部市场时,发现在Borland还在缓步向前的时候,微软公司已大踏步地占领很多领域,将兵锋全面地推进到Borland公司门前。Borland多个引以为傲的产品线受到了威胁。

    挖角的加长型轿车开到门前

    “微软有天下无敌的三绝招,那就是:打不过你就模仿你;再打不过就和你比流血,看谁流得久;如果还不行,那就挖光你的人。”曾在Borland工作过多年的资深技术顾问李维这样说。

    1996年的一天,微软公司派出的一辆加长型轿车开到Borland门前,准备载Borland的一个人去吃饭。这个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当年为Borland开发出第一款畅销软件的安德斯。他和卡恩被认为是Borland传奇的缔造者。

    随着创始人菲利普·卡恩的离去,曾是公司核心骨干的安德斯也逐渐失势,其研发理念与公司新任CEO产生了分歧。他说“那时我感觉自己并不是不可缺少的人”,因而在Borland郁郁寡欢。而微软公司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准备把他挖过来。

    在第一次饭局上,微软开出了年薪上百万美元的条件。但是对于安德斯来说,钱似乎不太重要,而且Borland是承载了他青春岁月与辉煌历史的荣耀之地。没有不透风的墙,Borland获悉了微软公司此次的挖角计划,虽然Borland暂时无法认同安德斯的研发理念,但也不想失去这个举足轻重的技术大腕,于是向安德斯给出了与微软同样的条件。

    微软公司再次行动,将年薪加码到两百万美元。Borland无法给出同样的条件,但准备给安德斯一个特殊的条件,即他可以获得一个畅销软件的按件销售提成费。

    比尔·盖茨曾经说过:“把我们顶尖的20个人才挖走,那么我告诉你,微软会变成一家无足轻重的公司。”可见微软公司对人才看得很重。

    由于没有得到安德斯的回应,微软公司亮出了自己的底牌——比尔·盖茨亲自出马,再次邀请安德斯吃饭。在饭局上,程序员出身的比尔·盖茨显然与安德斯相谈甚欢。盖茨开出了年薪300万美元,外加数万股微软股票的豪华条件,并且允诺“给你一个团队的人力和充分的资源,可尽情地发挥”。最后一个条件打动了安德斯。安德斯到微软后,果然受到了重用。后来安德斯开发的产品发布时,在Borland公司引起了震动。

    微软公司食髓知味。有资料称,截至1997年5月,在此前的30个月内,微软从Borland挖走了34名关键的技术人员,而且几乎每个人到微软后都担当了在Borland的技术研发项目上的同样角色。Borland公司痛苦不堪,最后还向美国法院提出了诉讼。此事在当年引起轩然大波,当时的舆论有很多同情Borland的声音。

    当时微软公司正在全力“绞杀”网景公司,不想树敌过多,于是向Borland伸出橄榄枝,并提出向处于困境的Borland注资。

    1998年4月29日,Borland管理层决定通过给公司改名为Inprise,给公司带来一个崭新的气象。这个名字来自于他们的口号“企业集成”,此时公司的业务重心已经放在企业应用软件开发上。当时许多人调侃地将Inprise念做“Imprise(关押)”,暗喻公司艰难的处境。

    花费数百万美元更名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好运,而是经营每况愈下。1998年前后,.com风潮最盛行,许多软件公司水涨船高,而Inprise却在被遗忘的角落。软件人才不愿意到这家公司工作,因为加入Inprise常常被认为是结束个人职业生涯之举。当时担任首席财务官的弗雷德·鲍尔说,这差点要了公司的命。华尔街的投资人把这家公司的股票描述为“即将死去的股票”,几乎没有分析师愿意研究和介绍这支股票。

    脱离深渊后的中兴期

    1999年,戴尔·福勒(Dale Fuller)准备接任Inprise(Borland)CEO时,他的朋友们的态度不是怀疑就是反对,甚至有人表示惊恐。真正进入公司后,他发现朋友们的评价似乎很中肯。

    上任后的第一个星期,戴尔·福勒就把研发部门的经理们都召集到会议室,希望了解公司产品研发情况。他首先在白板上画了一个从1999年到2002年的时间表,然后他转过身向这些经理提出三个问题:下一个产品什么时候发布? 再下一个产品是什么? 可能会在什么时候推出?

    经理们一个个上前汇报,但所有人都只能讲到当年9月,然后就无下文了。“我坐在那儿想:‘上帝啊,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家公司。’”福勒后来回忆说,“我真希望倒回去说‘我决定不要这份工作了。’”

    当时公司的财务状况已经非常不好,更加不妙的是,福勒发现当时公司缺乏明确的产品战略规划。就是说,公司在不久以后就没有新产品推出了。整个公司看起来在坐等枯萎。

    福勒决定行动起来。他专程拜访了微软总部,要求微软公司兑现和解案中提到的承诺。此时的微软公司已成功打垮了网景公司,志满意得地全面进军互联网新战场,但同时在应对因挤压网景公司而引发的反垄断诉讼。微软公司看着从旧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旧敌,决定放它一马,以减轻自身承受的反垄断压力。微软公司答应了福勒提出的向Inprise支付上亿美元专利技术使用费的要求。福勒也表示要结束与微软公司的战争,双方转为合作关系。

    满载而归的福勒决定乘势而为,在内部开始了重建未来的计划。他召开了一系列的会议,和部门经理探讨业务规划。福勒说:“这是很折磨人的。连续9个月,我每天都要工作14个小时。”福勒决定改变以往Borland放任自由的企业文化,并改变公司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他告诉员工,凡是价格超过2美元的采购订单,都需要经过他的签名。福勒还设置了以前没有的公司专业销售团队,强化销售。

    Inprise在 2000年 2月份曾经宣布要与 Corel 合并,集中精力生产基于 Linux 的产品,但是后来由于 Corel 的股票价格下滑,这项计划没有进行下去。

    2000年11月8日,这家公司将名字改回Borland。Borland在福勒到来的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并持续到2002年。

    福勒的变革,把Borland从深渊边缘拉了回来,神奇般地存活了下来。但是,市场竞争越来越残酷,Borland的竞争对手还包括转型后的IBM。IBM让Borland的业务遭受了重创。2003年,Borland再度亏损,亏损额超过4000万美元。2005年7月,福勒因业绩不佳辞职。

    沉没的荣耀之地

    “俗话说:当军队无路可退时,战士在战斗中总是格外的英勇。我们决定集中力量发展ALM(应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它将带给Borland一个新的成功。”

    2006年2月,Borland宣布将出售包括Delphi、C++ Builder、JBuilder等知名开发工具所在的部门,公司发言人对此次出售做了以上说明。

    ALM并没有给Borland带来转机,Borland的形势继续恶化。2009年5月,英国软件商Micro Focus宣布以7500万美元现金收购Borland公司。(姜红军)

    《i殇·外企志》记者手记

    阿尔布莱特法则与专业团队

    “把一群聪明人收编进组织后,结果往往会形成集体性愚蠢。”这是管理学家卡尔·阿尔布莱特提出的观点,被人称作“阿尔布莱特法则”。

    纵观Borland的发展史,就会发现除了戴尔·福勒主导的那次大的复兴外,公司前前后后经历了多轮沉沦与复苏,每一次走出低谷时都会带来让业界震撼的新技术,并涌现出一批名号响彻业界的技术高手。所以说Borland已经成为软件界的“西点军校”,也成为包括微软公司在内的许多公司挖角的对象。但为什么Borland自己不能留住这些顶尖高手,并让技术优势转化成公司的经营优势呢?

    可能Borland创始人菲利普·卡恩在建立公司时,就为公司种下了这种幸与不幸的基因。卡恩自身带着浓厚的快意恩仇的江湖色彩,有件事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Gene Wang曾是Borland早年最优秀的程序员之一,深受卡恩重用,但当Gene跳槽到竞争对手Symantec时,卡恩对他的“追杀”十分凶狠。卡恩以“商业机密盗窃”持续起诉Gene,让Gene痛苦不堪。数年后,Gene在一个展会上与卡恩不期而遇,Gene心里打起了寒战,可卡恩却热情地和他拥抱,并帮他融资,让Gene非常感动。卡恩的率性,在公司创立早期或许可以增添企业的传奇魅力,但Borland上市成为公众公司后,其性格则可能为公司带来负面影响。而从卡恩后期挖自己公司墙角之举,就可以看出这个上市企业并没有建立起良好的公司治理规范,没有形成专业的管理团队与规范。

    Borland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由武林高手组成的松散俱乐部,而不是一支编排有力的专业军团。大家应该都知道孙武练兵的故事。孙武通过合理的调度,很快将吴王的百名后宫嫔妃训练得按令行事,行动迅捷,阵列整齐,有如将赴疆场的战士。专业军团的作战力量更持久。与Borland相比,微软公司更像一个调度有序的专业军团。

    团队成员间的合作不是人力的简单叠加,而要复杂和微妙得多。人与人也许像方向各异的能量,能量往统一方向发时会事半功倍,彼此抵触时则会一事无成,即使各方都是高手,甚至是天才。

    管理学学者罗伯特·凯利说:“企业的成功靠的是团队,而不是靠个人。”(姜红军)

    展开全文
  • Borland Delphi v7.0 企业版,可做收藏、学习、研究。
  • 最后的侠客:当Borland已成往事

    千次阅读 2006-02-24 14:31:00
    老方说偶占着Borland分类的位子,却很久没谈Borland,想想也是。不过现在的Borland还有什么可谈的呢? 昨天看了高论发的关于Borland最新的IDE——DeXter的一个DemoVideo,令狐8了一篇关于Borland的东东。对于Borland...

    老方说偶占着Borland分类的位子,却很久没谈Borland,想想也是。不过现在的Borland还有什么可谈的呢?

    昨天看了高论发的关于Borland最新的IDE——DeXter的一个DemoVideo,令狐8了一篇关于Borland的东东。对于Borland这个公司,我们的观点是基本一致的。

    Borland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江湖侠客,而是一个脑大肠肥的地方富贾;他拥有的,不再是那些充满灵气的开发工具,而是那些沾满铜钱味的企业解决方案。

    Borland,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Borland了。

    不过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利润远比技术理想更重要。当开发工具带来的利润越来越少时,在股东的压力下,必须要有新的利润增长点才行。

    七八年前,Borland第一次尝试从开发工具领域向企业应用领域时,公司甚至为此改了个名字叫Inprise。结果Anders离开了,Borland差点把自己玩死。

    前一两年,Borland又开始转向企业解决方案,不过这次是针对软件开发企业,倒还没有偏离太多。但结果又是Black.Stone, Chuck.Jazdzewski等人离开了。

    与此相反的,Borland的每一次辉煌,都与开发工具紧密相连。

    83年公司成立,就是仗着Anders的成名作:Turbo Pascal 1.0。之后的整个DOS时代,开发工具几乎都是Borland的天下:Turbo PascalTurbo CTurbo C++……

    Windows 3.x的时代,又是BorlandBorland C++出来拯救了广大的开发人员。再之后便是Delphi

    但是这些都已经是往事了(详情请自行参见李维的《Borland传奇》一书)。

    问题在于现在如何了呢?

    自从.net出来以后,Borland就乱了阵脚。首先是Kylix表现平平,加之Borland打算加入Linux阵营领导集团的企图也告失败,只好退出Linux平台下的开发工具领域。然后是MS放出风声说要把Win32全部转到.net下,Borland又匆匆忙忙推出for .netC#BuilderDelphi 8,结果又是大败。想要搞一个平台无关的C++BuilderX,同样还是惨遭失败。

    C++BuilderX出来时,我写过一篇《C++ BuilderX的问题与展望》,后来在Delphi 2005出来前,我又写了一篇《传说中的DELPHI9--DiamondBack》。但是现在还有什么好写的呢?

    这个DeXter看上去还好:仍然是那个叫GalileoIDE,也许它会是BDS4,还是在.net平台下跑,比Delphi 2005增加了对原生C++的支持,基本上相当于把C++Builder 6集成到Delphi 2005里。仅此而已。

    当然,要说增强的方面也不是没有,至少Delphi 2005中增加的像重构,单元测试,增强的调试功能……这些都是C++ Builder 6所没有的。且不说这些方面在DeXter中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一个未知数,更何况在Delphi.net中那些重量级的增强功能像ECOII Together却应该是用不上的。最关键的是:

    一个做原生C++应用开发的,为什么需要依赖.net

    C+ +BuilderX用的IDE——PrimeTime——依赖JAVA已经让人很不爽了。VS做大而全有它的平台基础,Borland没有自己的平台,在.net下根本不是VS.net的对手。还不如放弃这个GalileoIDE,把Delphi.netTogetherECOIIfor VS.net的方式提供,集中力量把该做的事做好。至于原生应用,就继续按照原生的路子走,别老想着把原生的东西弄到某个平台上,不论是.net还是 JAVA

    一不小心又对Borland指手划脚了,还是回头做我的ABAP吧。.net还是JAVA跟偶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到很多年以后,当有人提起Borland时,我大概还是会想起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往事吧。

    BTW:据蔡蔡回复说DeXter是基于EclipseCDE,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不错。不过我很怀疑Borland会真的下定决心抛弃GalileoPrimeTime这两个IDE,而转向Eclipse。毕竟Borland不是IBM

    不记得曾经多久没有谈论和关心Borland了。每天习惯性的输入“borland.mblogger.cn”的时候,居然也很少联想到这个曾经心目中最了不起的公司。

    今天老鼠发了一个Borland新版IDEFlash演示。虽然现在看到新版的Borland产品,不再像以前那样心潮澎湃欣喜若狂,但还是让我不自觉的想起曾经迷恋Borland,迷恋Borland产品,迷恋Borland传奇的那些日子。

    曾经的Borland像一个侠客,面对微软、IBMSun这样的大公司,Borland一不趋炎附势,二不低头认输,虽然曾经几起几伏,但还是凭借自己在RAD工具、C++编译器方面的深厚功力顽强生存了下来,并且在软件开发的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

    Turbo C 2.0Turbo Pascal 7.0Borland C++ 3.1,这些昔日的经典作品,曾经让多少人废寝忘食,从此走上编程之路。

    DelphiJBuilderC++ Builder,这些重量级的产品,又曾经让多少人如释重负,将枯燥乏味的Windows开发变成轻松的享受。

    就连那些失败的产品,也可圈可点。比如Kylix,险些就改变了Linux下应用程序的开发方式;比如C++Builder X,提出的很多概念让人耳目一新。 如果不是那该死的.NET……

    微软的.NET宣传突然间铺天盖地,来势汹汹,为我们营造了一个“.NET everywhere”的世界。比起其前辈Java“write once, run everywhere”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如此强大的宣传攻势下,有几个人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呢?

    Borland自然也不例外,他希望自己再次站在.NET的前沿阵地。

    于是,C# Builder来了,Delphi.NET 也来了。

    但是.NETWindows API不一样。Windows APIflat function的形式,对于OOP并不十分友好,甚至有些理念(如回调函数)还有相冲突之处,因此,VCL将其封装成OO的形式,是十分有利于快速开发的;而.NET从一诞生起就考虑到了组件化和可视化的问题,因此,使用VCL将其再次封装,不仅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让人产生了使用上的不习惯。

    再加上如今.NET并没有微软当初宣传的那样流行,Borland的迎合举动,反而让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境地。

    .NET宣传如日中天的时候,C++ Builder坚持走本地化开发的路,总算是Borland的一次明智举动,否则,如今的BCB一定会像managed C++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Borland不可能敢像微软那样大刀阔斧的改动C++本身)。但是,那个如同测试版一样的BCBX实在是伤了大家的心,BCB也因此险些从Borland的开发计划中消失。真是可悲可叹。 其实当初BCBX的概念提出的时候我是非常看好它的,因为它的许多概念(比如多GUI框架支持,多编译器、多平台支持,C++代码重构)都是很先进的。可惜那个最终实现……

    现在,Borland新的产品又出现了。很久没有关注Borland的我,没有了以前的那份激动。我的感觉是,产品成熟了,但是没有了那份锐气。

    Borland的网站也改版了,遵循了XHTML标准,板块区分也清晰了。但是,以前长长一串的products名单,现在变成了寥寥3项:Application LifeCycleIDEApplication Middleware

    Borland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江湖侠客,而是一个脑大肠肥的地方富贾;他拥有的,不再是那些充满灵气的开发工具,而是那些沾满铜钱味的企业解决方案。 Borland,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Borland了。

    看着现在的borland.com首页,我突然想起了《白马啸西风》中的一句话: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就让从前的那个Borland,伴随着他的经典作品,一起封存在我的记忆中吧。

    //顺便推荐一本书,就是文章中所提到——《Borland传奇》(作者李维)。

    这本书披露了Borland公司各个重要产品开发中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第一次让读者了解了Borland公司顶尖技术天才的风采,并展示了在美国软件技术市场上波澜壮阔、激动人心的技术大战和产品大战,而且从资深技术人员的角度阐述了作者对于软件技术发展各阶段的深刻理解和对未来软件的发展趋势的思考。对于技术人员,对于管理人员,借鉴研究Borland公司的发展历程都是十分有意义的。(摘自china-pub书评)

    展开全文
  • 从再见Borland说起

    2009-06-02 09:30:00
    自从Borland把CodeGear剥离出去以后,我就基本上没有再关注过Borland,最多看看那些在CodeGear的熟人如李维或DavidI(David Intersimone)有什么新消息。 在 此之前,关于Borland的最“新”消息就是美国时间5月6日...

    自从Borland把CodeGear剥离出去以后,我就基本上没有再关注过Borland,最多看看那些在CodeGear的熟人如李维或DavidI(David Intersimone)有什么新消息。

    在 此之前,关于Borland的最“新”消息就是美国时间5月6日Borland被MicroFocus公司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想当年 Philippe Kahn执掌Borland的巅峰时期,她是世界第三大软件商(我记得当时排在她前面的两位中好像没有微软);想当年Dale Fuller重振Borland达到顶峰之时,光是放在银行里的现金就超过一个亿美金……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不值钱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甚至都没有想过要写点什么。

    然而这回却很意外地再见Borland的大名,忍不住有点激动。

    那 天我去SAP中国研究院参加一个关于NetWeaver技术讲座。其间在介绍NetWeaver Composite Environment产品中的Developer Studio时,讲师介绍说这个DS其实就是一个Eclipse 3.2,只不过其中加了很多为NWCE开发特制的插件,包括图形化建模等。为了证明这个东东很NB,他透露说其实这里用到的插件全都是Borland为 SAP开发的,图形化建模工具其实就是Borland的Together。

    其实这也没啥。Borland本来就是很NB的。在JAVA时代 的早期,Borland可能是最NB的JAVA开发商之一,有传闻说SUN的JAVA基础库有相当一部分是Borland开发的。至于Oracle的 JDeveloper更没什么好说的,就是Borland的JBuilder。

    那又怎么样,好汉不提当年勇。

    Anders Hejlsberg、Chuck Jazdzewski和Danny Thorpe相继离开之后,Delphi/C++Builder就不行了。Black Stone离开之后,JBuilder也不行了。

    我早就说过 Borland 这些年来的路子不对。.net平台是MS的,在这个还未稳定(说得好听点就是“与时俱进”)的平台上与MS的VS.net正面竞争不可能有胜算,因为你永 远不可能比它变得快。JAVA平台虽然是稳定而开放,但是Borland的JAVA中间件在市场上没有什么份额,其它的几大中间件厂商都在力挺 Eclipse的情况下,JBuilder显然也应该随机应变,转向Eclipse。

    我当时的建议就是Borland应该集中自己的优势, 一方面继续维持并扩大原有的原生开发市场,另一方面以插件的方式向VS.net和Eclipse进行市场渗透。可惜的是我提建议时的05年已经是有点晚 了,而CodeGear则是更晚些时候才反应过来向这个方向去。要是他们能够早一点醒悟——比如03年——在那时就去为MS、IBM、SAP、 ORACLE(&BEA&SUN)打工做插件,也许现在的日子还要好过一些。

    然而现在……

    如果说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话,那就是至少CodeGear那一帮子人还在,好歹还保留了老Borland残存的一口气。而且自从被Embarcadero收购以后,这帮人倒也都是跃跃欲试想搞点大的,以重振当年的声威。

    单 从技术角度上说,现在他们开始采用JSON作为新的分布式技术基础,并且重新重视编译器方面的研发,另外尝试推出的PHP开发工具这些应该说都是比较有益 的想法,但是个人还是认为有点偏差——因为他们对动态语言的重视程度还不够。虽然据说也要搞ROR的东西,但是这样一来又未免战线拉得太长。

    我最近在试用Python的一个Web框架:Web2Py,感觉它的功能已经可以很方便地开发Web模式的桌面应用——不需要额外的python环境就可以独立运行,应用程序可以编译后发布,纯Web模式的开发(相当于自带一个在浏览器里运行的RAD)。

    这 个东西虽然出来不久,但功能已经很强大,并且凭借了python十几年来的资源积累,个人认为这种模式很可能代表了未来桌面应用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当然 传统GUI应用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还会有需要,但问题是现在连Photoshop都推出了Web版,可见趋势已经很明显了。

    当纯Web桌面应用成为主流的时候,桌面OS已经不重要了。事实上我现在用的几台电脑里,有一半是装的Ubuntu,特别是新出的9.04,使用EXT4的文件系统后开关机速度比XP还快,Compiz界面比Vista还花哨,硬件兼容性也有很大的改进。还有,除了Windows和Linux,MacOS也有一定的市场。

    另外一方面,应用软件的运行范围也从传统的桌面扩展到了上网本、MID、手机等设备上。在这些地方,除了Windows以外同样还有Linux(除了传统桌面Linux以外还包括Intel为MID特制的Moblin)、SymbianOS、Android……在这些输入方式不同,显示规格不同,OS不同的平台上,想要一次编写到处运行不是不行,但结果很可能是到处都运行得不好。

    奥巴马说:

    Change!

    是时候改变开发方式了。Web应用是一个方向,对于传统GUI应用来说,更加需要改变。CodeGear现在是轻装上阵,不知道能不能在笨重的Java和.net改变之前作出自己的改变,或者参与到Java和.net的改变过程中去。

    他们需要的是像Anders那样的领袖级人物。

    至于那个说Anders Hejlsberg将于下月(应该即是指五月)重返(指离开Microsoft去Embarcadero)的谣言基本是假消息——我能搜索到的最早的消息来源是一个叫Jan(flowerborn)于4月29日16:24(北京时间)发表在Twitter上的

    rumor: Anders Hejlsberg will leave Microsoft and join Embarcadero next month

    而此人的所在地是杭州……

    大约一周后,Borland被收购,此谣言同时开始在国内大规模传播。

    展开全文
  • 怀念Borland

    万次阅读 热门讨论 2006-08-25 19:03:00
    怀念Borlandhttp://blog.csdn.net/shaohui shaohui_1983(at)163.com  ... 很长时间没有关注Borland了,因为Borland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而我也决定放弃继续在上面花时间了.前天一不小心溜达到了李维他老人家在spac
  • Borland C/C++ 3.1 精简版本(1.87MB)

    千次阅读 2008-09-10 02:08:00
    eCGUI-微型嵌入式GUI-图形界面系统(支持DOS 16/32bit,Linux,uC/OS等等)http://www.ecgui.com推荐开发工具 - Borland C/C++ 3.1 精简版本(1.87MB)下载页面: http://www.ecgui.com/html/tech/200809/05-2.html
  • 图解Win7下安装Borland C++ 3.1失败记

    千次阅读 2016-04-30 12:16:13
    准备写一些C++基本类,记得Borland C++ 3.1、4.5的界面,很好用,适合开发不带Windows界面类库的C++类;准备在本机安装此早期的Borland C++工具。 1 下载 2 看下解压后的内容 3 INSTALL 双击INSTALL执行安装...
  • 没了开发工具Borland将何去何从? 凌晨1点,对于很多开发者来说,这正是他们干劲正足的时候。2006年2月8日,美国时间凌晨1点。正当Borland开发者们和往常一样,沉迷于“Borland开发者社区”里的时候,一封致开发者...
  • 李维--Borland传奇

    万次阅读 2012-05-02 09:28:57
    李维--Borland传奇 声明.............................. 1  第一章 Borland的诞生和发展  Borland的兴起 ....................... 3  关键产品--...
  • c++编译器圣战

    千次阅读 2012-06-13 13:10:28
    记得自己第一个在WINDOWS平台下编制的软件就是BORLAND C++做的,当时确实感觉,世界上没有比它更好的开发工具了。以后又陆续用过几款BORLAND的产品,感觉都很好。然而事过时迁,现在却只能用MS的开发工具。看了这篇...
  • Insufficient memory for this operation" ($2501) Problem: Your application (or another BDE application) has exhausted the memory available to the BDE. Solution: 1) Close all BDE ...
  • Dearbook第三期北京书友会--“我与Borland的故事”

    千次阅读 热门讨论 2004-09-13 10:23:00
    主题: 《我与Borland的故事:昨天、今天与明天》 主持人: 韩磊(CSDN网站技术和内容负责人,Borland Delphi产品专家) 嘉宾: 左轻侯(Borland(中国)公司技术工程师)宋兴烈(北京思维加速电脑科技有限公司总...
  • C/C++圣战篇

    千次阅读 2007-06-23 23:35:00
    记得自己第一个在WINDOWS平台下编制的软件就是BORLAND C++做的,当时确实感觉,世界上没有比它更好的开发工具了。以后又陆续用过几款BORLAND的产品,感觉都很好。然而事过时迁,现在却只能用MS的开发工具。看了这篇...
  • borland license information was found,but it is not valid for delphi的报错
  • 如何使用“Borland C/C++ 5.5.1 for Win32”

    千次阅读 2006-03-15 17:06:00
    如何使用“Borland C/C++ 5.5.1 for Win32” “Borland C/C++ 5.5.1 for Win32”是Borland公司在2000年免费放出的一个C/C++编译器,其功能完整、包含多种SDK,且容量极小,安装版本大小仅8MB。Borland公司现在的...
  • delphi7 出错 解决方法

    万次阅读 2011-10-14 12:18:47
    delphi7运行不正常的提示unable to rename'c:\program files\Borland\delphi7\Bin\delphi32.$$$'to'c:\program files\Borland\delphi7\Bin\delphi32.dro',请求高人
  • Borland挺进南极

    千次阅读 2005-03-01 16:22:00
    Borland首席科学家Danny Thorpe(读过李维《Borland传奇》的读者,应该记得这位优秀的技术人物)的主页上,有这么一幅相片:Danny手捧Borland铭牌,站在南极冰盖上,背景是一艘考察船。在Borland 21年的历程中,...
  • 《Delphi7入门与程序设计手册(Borland官方文档)》
  • 我的回忆和有趣的故事 by李维(台湾)
1 2 3 4 5 ... 20
收藏数 36,730
精华内容 14,692
关键字:

bo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