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专注高性能运算,50岁的AMD还在成长初期

发表于2019-06-12 17:26| 来源互联网| 作者互联网

摘要:6月10日,受微软宣布其代号为“Project Scarlett”的下一代Xbox主机将使用AMD芯片的利好消息刺激,AMD股价当日上涨2.53%,达到每股33.23美元,已接近13年来的最高水平。而此前AMD已经确认,索尼下一代PlayStation主机同样将采用AMD芯片。

 跨国CEO高端专访系列之②

“我们的策略就是要先选择大而重要的市场。”苏姿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AMD的重点市场包括数据中心、个人电脑、游戏等,“我们有机会可以进一步提高市占率。”

AMD总裁兼CEO苏姿丰资料图

6月10日,受微软宣布其代号为“Project Scarlett”的下一代Xbox主机将使用AMD芯片的利好消息刺激,AMD股价当日上涨2.53%,达到每股33.23美元,已接近13年来的最高水平。而此前AMD已经确认,索尼下一代PlayStation主机同样将采用AMD芯片。

富国银行分析师Aaron Rakers认为,尽管在预期之中,但这仍是积极信号,它强化了AMD在游戏主机高端处理器和显卡市场的地位。美银美林分析师Vivek Arya则指出,占AMD销售额20%的半定制业务前景“稳固”,并且在云游戏领域还有增强潜力。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5月底到6月初的台北电脑展(Computex)上,AMD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苏姿丰(Lisa Su)意气风发。“我能说我们就是这么爱赢吗?”在Computex主旨演讲环节中,苏姿丰展示了全新的12核锐龙 9系处理器后说道。演讲最后她更是高呼:“我希望你们觉得,这就是科技领导力。”

AMD有足够的底气。即使在整个科技产业经历低迷和动荡之际,AMD股价依然在进入2019年之后累计获得80%的涨幅。相较之下,同期费城半导体指数涨幅为22.4%,纳斯达克指数涨幅为18%。同时,无论是CPU还是GPU,AMD的市场份额都在第一季度继续上升。

2019年也是AMD成立50周年,苏姿丰5月1日带领公司高管在纳斯达克敲响开市钟进行庆祝。对任何一家科技公司而言,50周年都会是里程碑。对AMD这家曾塑造过辉煌却也陷入过泥潭的公司更是如此。

“AMD历经50年,是许多人造就了它,这其中包含许多的‘个性’。”苏姿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现在有非常强的执行力、优秀的产品组合,以及对产品的专注,这就是AMD现在的‘个性’。”

在产品迭代迅速的科技领域,企业进退本是常事。对“年过半百”的AMD来说,更重要的事情还在后面。“我们对于当前的进展感到满意。”苏姿丰说,“当然就成长的角度来说,我们还在初期,还有很长的路要继续走。”

从“市场导向”到“技术领导力”

50周年叠加IT行业一年一度的盛会,没有比Computex更合适亮出“底牌”的舞台了。苏姿丰一口气公布了第三代锐龙处理器、采用全新RDNA架构的Radeon显卡等数款产品,并首次公开进行了第二代EPYC(霄龙)服务器平台的对比演示。

尽管曾长期被认为是“挑战者”,但AMD在技术上已多次引领业界。“回顾首个突破1GHz的CPU芯片和GPU芯片,都是出自AMD。”苏姿丰在主旨演讲中表示,“近来我们更聚焦的则是高性能计算领域的创新。”

如今,成千上万的智能设备环绕在人们身边,使用体验与数据处理能力的提升均指向巨量运算能力需求。“对半导体,你需要下大赌注,它们决定你是否会赢。”苏姿丰说,“围绕高性能计算的领导力,AMD也下了大赌注。并非一两个、而是过去3到5年间的一系列决断,决定了我们如今在2019年的位置。”

AMD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被描述为“市场导向型”企业,而老对手英特尔则被认为是“技术导向型”。从两家公司的起步来看,这一说法很有道理。同样脱胎于仙童半导体,英特尔的创立者是“集成电路之父”罗伯特·诺伊斯和提出了“摩尔定律”的戈登·摩尔,而AMD的创始人杰里·桑德斯是仙童公司曾经负责销售的高管。

而如今,得益于一系列技术突破与相应产品的问世,AMD早已转型为技术导向型企业。例如,就在数周前,AMD被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和美国能源部选中,将使用其新一代服务器CPU和GPU,与超算厂商Cray一同打造新一代超级计算机Frontier。苏姿丰表示:“我们知道这将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我们的目标是在2021年打造出运用AMD技术的全球最快的超算。”

AMD近年的机会之一,是英特尔在过去数年受困于先进制程的一再拖延。而已剥离了晶圆制造业务的AMD却可以选择使用台积电7nm技术,自身专注于芯片设计。

“这是我们能够在今年下半年就推出7nm EPYC(霄龙)、锐龙等一系列新品的原因。”苏姿丰说,“作为一家芯片设计公司,我们需要更先进的制程技术,几年前我们开始设计7nm产品,并决定和台积电深化合作关系,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双塔奇兵

制程上的落后曾一度制约AMD在芯片性能上向对手发起挑战,在功耗和性价比上下功夫就成了AMD保持产品竞争力、避免市场份额被蚕食的主要措施之一。而一旦制程上取得了领先,曾经的无奈之举就可以成为利器。

以近期将要发布的锐龙 93900X为例。AMD表示,与相同定位的竞品相比,其性能有6%到14%的提升,功耗却低了36%,售价更是不到对方的一半。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Mercury Research数据,全球范围看,AMD在2019年第一季度台式机、笔记本和服务器芯片市场的占有率分别较去年同期提升了4.9%、5.1%和1.9%。此外分析指出,老对手英特尔正面临CPU缺货与10nm服务器芯片出货较晚的影响,AMD市占率有望进一步提升。

苏姿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因为影响因素众多,对市场份额的预测会较为困难,但她很满意目前AMD的表现。“在整个PC市场,不管是桌面、笔记本还是服务器,我们都希望看到持续性的、延续数年的份额增长,而非一季或是两季。”

而在GPU领域,市场调研机构Jon Peddie Research于5月28日更新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GPU出货量环比降幅达到了18.6%,同比跌幅为10.7%。其中,AMD出货量环比下滑4.6%,低于英特尔的22.5%和英伟达的12.7%。

受季节性因素影响,GPU市场通常会在第一季度出货量下滑,例如过去十年环比平均跌幅为9.1%。该机构认为,除去季节性因素,英特尔因调整10nm产能而造成的CPU缺货导致了PC市场整体销量下滑,这也进一步导致了GPU市场的低迷程度远超过往均值。

不过,“英特尔的麻烦却为AMD带来了利好”。相较于上一季度,AMD整体市场份额提升了2.3%,英伟达提升了1.1%,英特尔则下降3.4%。此外,在独立GPU上,AMD出货量增长了21%。

不过,比起分别在两个市场对领军者发起挑战,CPU和GPU更像是一对“双塔奇兵”,协同为AMD开拓更多机遇。2006年AMD花54亿美元巨资收购了GPU厂商ATI,尽管曾一度带来较大的财务压力,但至今这笔收购带来的优势已愈发明显。随着云巨头们加速数据中心的构建,通过为规则尚未完全确立的云计算等新兴市场提供服务,同时拥有CPU和GPU产品的AMD能够为这些客户提供更加丰富的计算方法选择。

“EPYC(霄龙)CPU和Radeon GPU在各自领域表现都很出色,但两者结合在一起,我们解决方案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苏姿丰说。她认为,一个成功实例就是前文提及的Frontier超算项目。“它会运用到人工智能和高性能计算上,而且已经选择使用AMD的CPU和GPU。因为他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创新和性能,我们也会持续耕耘异构计算,AMD在这上面有独特优势。”

走出“垃圾堆”

别看AMD近年来风生水起,但就在4年前,它还曾一度被预言“濒临破产”。当时被较多引用的是沽空机构Kerrisdale Capital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AMD产品组合没有竞争力,又错失转型机遇,将在2020年之前破产。

沽空报告的观点得到了部分分析人士的认可,这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时AMD的困境。AMD的股价在2015年9月触及了不到2美元的多年低点——从那时算起,至今AMD股价已累计上涨超过1500%。

AMD公司在2006年7月宣布以54亿美元收购ATI。这一交易宣布时,就曾有科技媒体直言,其收购价格已占当时AMD市值的一半,“收购合理,价格却不合理”,“是一场极大的赌博”。

尽管现在来看,对ATI的收购使AMD成为了唯一能同时拥有高性能x86 CPU和GPU产品的芯片厂商,这在如今的科技发展趋势中为AMD拓展了竞争力。但在当时,对ATI过高的估价带来了沉重的财务负担。2008年7月,AMD在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陷入了管理层动荡。

到2014年10月苏姿丰上任时,她已是AMD近六年中的第四任CEO。这背后是AMD在市场上的节节败退,以及与竞争对手间愈发被拉大的差距。摆在苏姿丰面前的确是一个“烂摊子”。

巴伦周刊此前引用的分析数据显示,到2016年,AMD计算机x86芯片的市场份额已下滑至8.5%,服务器芯片的市场份额更是由2006年的24%跌落至0.4%。CNBC主持人Jim Cramer形容,苏姿丰是从“垃圾堆”中拯救AMD。

基本战略和方向

苏姿丰提出了“打造伟大产品,深化合作伙伴关系,简化业务运营”三大战略。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会在发展过程中适时根据环境进行策略调整,但长期仍将坚持这一基本战略,以及专注高性能计算的方向。

“专注”也许是苏姿丰为AMD注入的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在她上任CEO的2014年,智能手机市场的火热与PC市场的低迷一度使不少人认为AMD应当进军移动领域,但苏姿丰选择了继续深耕高性能计算。此外,AMD还果断放弃了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研发。到2017年第三季度,连续五年亏损之后,AMD终于再度扭亏为盈。

“我们的策略就是要先选择大而重要的市场。”苏姿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AMD的重点市场包括数据中心、个人电脑、游戏等,它们的整体市场规模可达750亿美元,而2018年AMD营收为64.8亿美元。“我们有机会可以进一步提高市占率。我们在过去两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每年营收都增长超过20%,这对于科技公司来说已是非常不错的数字。关键在于,我们需要专注产品路线的推进。”她说。

不过,正如AMD为其第二代EPYC(霄龙)服务器芯片所选取的代号“罗马”,这款基于Zen 2架构和7nm技术的芯片是工程师多年研发的成果,AMD的“罗马”也无法一日建成。从整体x86市场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AMD占有率达到了13.3%,较2018年第一季度提升了4.7%,但距离2006年的高峰仍有差距。复兴之路上,AMD还面临诸多挑战。

计算机CPU方面,有业内人士直言称,尽管消费者群体中“AMD Yes”的呼喊日渐高涨,但其中仍有很多是在借AMD挤英特尔10nm的“牙膏”。而同样是在Computex,英特尔10nm处理器产品已如约而至。

其中就包括了采用全新Sunny Cove架构CPU的第十代酷睿处理器。英特尔方面表示,该系处理器正在出货,OEM系统预计可在2019年圣诞期间上市。不过,这仍晚于AMD第三代锐龙处理器7月7日的预计上市时间。

GPU方面,Jon Peddie Research也指出,要取代竞争对手,AMD还需要OEM厂商在产品设计上的支持,他们需要多提供一款主板和与之相应的供应链及服务,这也就意味着一些额外的负担。

谈及服务器芯片,苏姿丰也坦言,该市场的变化速度没有那么快。“你会需要好几代的产品去深化同客户的关系。AMD做到了这点,这会是我们重要的机会。”她表示,“在市场上,我们的重点就是能够推动创新,发布更好的产品组合,采取更大胆的行动。”

【免责声明:CSDN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SDN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与CSDN联系,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