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华为云:迎接AI时代,软件园区可以做哪些准备?

发表于2019-01-29 14:44| 来源华为| 作者华为

摘要:近日,由中国软件行业协会主办的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大会以“软件定义的时代”为主题,吸引了来自政府主管部门、研究机构、行业组织、企事业单位和媒体代表1000余人参加会议。

近日,由中国软件行业协会主办的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大会以“软件定义的时代”为主题,吸引了来自政府主管部门、研究机构、行业组织、企事业单位和媒体代表1000余人参加会议。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数字化转型战略官车海平博士在会上就《构筑软件智能基础设施,助力产业数字转型升级》主题发表演讲。车博士表示,软件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两个强国”战略中的承重墙和助推器,同时希望各级政府对于智能化ICT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升级、人才的培养能够有更多的关注。

云化解构产业链,人工智能建构产业链

车海平博士表示,随着人工智能(AI)时代的到来,软件的基础设施需要进行及时升级,向智能基础设施演进。从电信行业的经验来看,产业推进前期,云化的技术要素主要是推进了产业链处于解构的前半周期,供给侧的核心装备给充分解构,垂直系统被三层水平解耦,核心功能被软件虚拟化,使得供应侧技术碎片大幅加大,使得需求侧的运营商在规划、采购、建设、运维、优化等环节复杂度大幅度增加,从现在来看,其实相当程度上极大降低了产业链效率。在逐步推进产业链建构的后半周期,人工智能技术使得解构周期内出现的进步到半程的技术碎片,可以被有机地整合起来,螺旋式上升,形成具有新一代更大职能范围、更多功能、更低资源消耗、更简单易用等产业价值的智能自治体,比如华为在产业界探索的自动驾驶网络,成为升级后市场的主流供给品;这意味着,产业链在呼唤供给侧出现技术与商业的集成者,降解产业链复杂度、提升产业链效率,获得产业链外部效益,实现产业的技术供给升级在市场上的商业收益,以推进产业升级。

这样的一个视角,从一个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的发展周期,云化和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要素和推手,在怎样地演变一个产业链结构,从解构螺旋式上升到建构,产业链演进中总是需要技术和商业的核心集成者出现,来降解产业链的复杂度,作为主导方来推进供给品、商业模式、平台生态的升级等等。可能这里面会有一些范式性的内容可以提炼,值得总结,并持续实践发展,也给其它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作为参考。而当前阶段,推进产业链建构的主要技术要素就是人工智能,这里的人工智能可能不仅仅是点状场景中应用的技术要素,可能是在处于运营管理层面的顶层,面向被解构的各离散技术部件,用架构性升级手段解决既有技术的结构性问题,作为新型集成要素,就如同VLSI对于离散电子器件的集成,形成更大范围内的智能自治体,成为供给品升级的主要形式,来推进产业转型的结构性升级,形成新一代的行业内产业生态,以软件为主要技术手段,包括云化和人工智能等,其中的软件产业子生态将其中的主要活跃要素,而这个产业演进的解构周期和建构周期中,将产生和发展出承担各类角色的软件企业。

而对于中国软件产业在中国智慧社会、数字经济大潮引领下,应各行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将产生各类新的以软件为要素的行业生态,应运而生的软件公司,产业环境中基础设施的要素就是云和人工智能的充分使用,而各地软件产业园区,需要将软件产业的智能基础设施及时构筑到位。

迎接人工智能时代,政府和软件园区可以做哪些准备

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也是中国软件产业新赛道超车的重大机遇,中国不仅有智慧城市、智慧医疗、智慧交通灯传统产业智能化升级带来的巨大市场机遇,还有传统产业积累的海量数据,加上互联网在中国二十多年发展积累的数据,同时,中国有全球同步的软件+AI产业基础,芯片、框架、算法等技术基本和国际同步,中国有全球群体最庞大的软件人才。

市场机遇、数据、技术、软件人才,这四个因素决定了人工智能对中国软件产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虽然人工智能有着美好的未来,然而成功之路总是铺满荆棘,中国每分钟诞生8家公司, 创业失败率高达80%,如何鼓励资金、人才和企业进入人工智能市场呢?

在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过程中,必须要有敢于创新的企业和企业家,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如果失败,将承担所有成本,也让后来者知道此路不通,不犯同样的错误;倘若成功了,后来者将会随之涌进,高额利润也将随着竞争的加剧而消失。如果没有合理的制度安排,对于吃螃蟹的企业而言,机遇和风险不对称的;而从社会角度看,不管失败或成功都给后来者提供有用的信息。因此,政府需要给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一定的激励,企业才会有积极性去冒这个风险。专利制度发挥的就是这种功能,如果没有专利制度给新发明获得丰厚利润的机会,也就不会有罗巴克等人出资支持瓦特发明蒸汽机。

其次,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成功与否,并不完全决定于企业家个人的智慧和才能。人工智能产业所要求的从业人员的技能,和以往软件业不尽相同,一个软件人才若想进入人工智能产业,仍需大量的学习培训和实践机会,率先吃螃蟹的企业如果完全靠自己培训员工,后来的企业可以以稍高的薪酬聘走掌握人工智能技术的员工,而使吃螃蟹的企业家蒙受损失。一年前,针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应届毕业生,硕士生约能拿到30万元的年薪,博士生则高达50万元。今年,薪水行情仍在快速上涨。每个投身人工智能的企业,都要考虑如何应对人才被竞争对手抢走。

人工智能产业所需的资本规模和风险也通常会比原有的软件产业大,需要有新的能够动员更多资本、有效分散风险的金融制度安排和其匹配,这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随着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资本密集度和规模经济的提高,市场的范围和交易的价值会不断扩大,基础设施、法律法规等软制度环境,也必须随之不断完善,这些完善显然超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的能力之所及。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技术和产业会越来越接近前沿,新的技术创新和产业的升级需要与这些新技术和新产业相关的基础科学的突破,基础科学的研发尤其是数学研究属于公共产品范畴,数学发现不能申请专利,企业家不会有积极性从事这方面研究,如何协调企业和高校及科研院所的力量,也是政策需要考虑的范围。

凡此种种困难都属于市场自身难以克服的范畴,需要政府和产业组织来协调不同的企业、科研院所、投资机构加以克服,或是由政府自己直接提供相应的服务。只有这样才能将随着生产要素积累,比较优势变化,使人工智能产业变成本区域具有竞争优势的产业。

过去三年中,华为已和30多个软件园区合作,以软件创新中心的形式,服务各地中小软件企业的创新创业,提供软件开发工具、开发理念、人才培训等。已有15万开发者的30万软件项目运行在华为云上,有力地促进了各地软件产业发展,在此基础发展人工智能产业,以华为云DevCloud和华为云EI ModelArts构建智能基础设施,深化与各地软件园区的合作,以各地传统企业积累的数据为输入,必将促进各地软件产业转型升级,抓住人工智能时代的巨大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