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程一电台创始人程一:围绕3000万女性垂直用户,利用“声音”拓展知识付费变现新模式

发表于2019-09-10 14:26| 次阅读| 来源猎云网| 0 条评论| 作者猎云网

摘要:9月6日,以“探索·破局”为主题的“2019年度知识服务行业峰会”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举办。

9月6日,以“探索·破局”为主题的“2019年度知识服务行业峰会”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举办。

有书市场营销中心总监刘瓒、简知联合创始人Kelly、程一电台创始人兼CEO程一、有律创始人兼著名股权专家王英军、笔记侠合伙人兼更新学堂主理人宽大同、短书创始合伙人兼运营负责人王加玮受邀出席《知识焦虑遇冷,知识服务等风来》高峰论坛环节,共同探讨知识服务变现的多种形式,以及未来知识服务可能诞生的新的方向。

网络情感电台程一电台创始人兼CEO程一结合电台之前的尝试认为,知识付费的关键在于,“你所产出的内容,是否契合了你的用户,是否真正给他带来了一些改变”。

程一电台创立于2014年,并在2017年成功搭建里以程一为主IP的自媒体运营矩阵,成功孵化500余名主播,打造多档声音类爆款栏目,服务50多家音频平台,积累了近3000万女性垂直用户。

程一谈到,目前电台的听众主要是15~25岁的年轻女性,90%是女性。针对这类用户群体,内容的趣味性、娱乐性,以及激发好奇心的程度是她们比较看重并且愿意为之付费的内容的特点。

“比如说,刚刚上线的广播剧,很多人觉得年轻人愿意听长篇大论或者故事类的东西吗?我们大概上线了三天,基本上第一天卖出了8000份,我们购买了版权,用声优进行演绎,里面针对声音类型有很多的区分,大叔音、萝莉音等等——这是年轻人他们需求的,针对这些二次元、漫画等等,我们找到了用户真正产生付费的内容”。

对于知识服务未来新的发展形式,程一以电台在做的情感心理的知识付费内容做延展谈到,随着社交软件的发达,现代人的心理越来越孤独,这类情感问题除了需要专业人士的解答外,还可以利用AI等科技的进步进行辅助,才能更加理性、科学地服务用户。

222222.jpg

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有书联合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云集顶级专家、创业精英及投资机构等各行各业领军大咖,邀请数十位资本大咖与创业精英把脉行业新风向,众从业者将解读30+行业典型应用案例,寻找学习2.0时代的新风向。

刘瓒(主持人):大家好,我是有书负责市场工作的刘瓒,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这么多行业内头部企业的创始人和投资机构来到我们的现场,把他们做的一些事情,包括一些好的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出来。而且我今天很有感触,今天与大家沟通的过程当中,包括中午与上午嘉宾交互过程当中,发现很多人在行业展望当中,对问题的发掘解决当中,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开始我们的论坛前,请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

程一:我是程一电台的创始人程一。我刚才在上台的时候也在分享,为什么程一每次上台的时候戴上面具?其实很多人,尤其是我们的用户,基本上是15~25岁的年轻女性,90%用户是女性。

这里要介绍一下我们的电台,我们是一家专注于聚焦于年轻女性收听的电台节目,我们的内容也非常好玩,基本上都是关注女性的情感,尤其是年轻女性遇到情感问题时怎么办?我们目前有3000万女性垂直用户。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听众面前露脸,因为用户说,“程一我不希望你露脸,每次听着你声音的时候都是看着吴亦凡的照片”。我觉得,这是符合年轻用户对于电台节目的期许的。当你戴上面具之后,听众可以尽情想象这个形象,他的声音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非常好玩。

我觉得不断满足用户的好奇心也是很重要的。我们的内容也聚焦于二次元、虚拟偶像、虚拟男友,包括网播剧、有声书等。目前,我们团队签署了500位声优,大家感兴趣的时候,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可以来听一下程一电台。

刘瓒:今天我们发起整个活动,从有书的品牌价值来讲,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力量来共同推动整个行业。从今天议题设定来讲也是贯穿始终,从上午圆桌论坛到现在、再到后面一场,三场解决的问题,就是重塑知识服务行业的价值观,把服务提到重要的节点上来。

很多老师提到,知识付费现在出现了很多的问题,直接抛给下面很多的嘉宾,什么是探索,什么是破局?知识付费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其中包括产品完成率、复购率等,有人认为是内容产品不够好,有人认为人群重复性太强。

大家认为问题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也想听一听在各自垂直领域做的非常好的玩家,知识服务又能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程一:关于内容付费我们也做过尝试。前一阵子我们发现,去年有很多产品很火,教你如何追女生、怎么样才能挽回感情......当时跟很多人跟我们提说,让我们尝试这样的课程。但是我们发现,对于我们的用户来讲,这些东西不一定是刚需,你是否找准自己受众群?

因为用户十几岁、二十多岁,在大学、高中,我生活当中失恋就失恋了,根本不可能要买一个课程,我为了这个课程而付费。这是第一点。

第二,关于是否刚需,我们也做过很多尝试。这时候我们做很多的内容付费,教你如何学这个,教你如何学各种各样得东西,针对我们的用户是大学生,本身大学的时候教了学费,每天在学习,每天要额外花钱再去学习。

针对年轻用户,也许为了一个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在直播,推荐的东西会打赏,但是学习本身是有一点点反人性,我在上学的时候我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再读书。这时候你如果没有找准一个很重要的产品,或者是他刚需的产品,反而是卖不出去,所以,之前我们也尝试过教你几招如何识破渣男什么的,我们发现效果不是很好。

比如,我们针对用户推出了程一带你一起学习英文,我们一起学习英文朗诵,每晚一首英文诗,反而是强极大的刚需,因为他们要考四六级;还有,我们当时想推一些东西,比如说收纳,如果是住宿舍的听众,有什么可收纳呢?

在做了很多不同的尝试之后,我们发现,关键是你所产出的内容,是否契合了你的用户,是否真正给他带来了一些改变。

或者说,在这样的年龄阶段,我不需要学一些你所认为的“很重要的东西”,还有一些东西无法通过语言或者能够学会,我们刚才私下讨论,比如说教你游泳,这是在线下才能真正体会到的。

针对我们的年轻用户,娱乐、好奇心,对好玩的东西,我反而愿意为之而付费。比如说,刚刚上线的广播剧,很多人觉得年轻人愿意听长篇大论或者故事类的东西吗?我们大概上线了三天,基本上第一天卖出了8000份,我们购买了版权,用声优进行演绎,里面针对声音类型有很多的区分,大叔音、萝莉音等等,这是年轻人他们需求的,针对这些二次元、漫画等等,我们找到了用户真正产生付费的内容。

刘瓒:我觉得他好像在实现刚刚提到一个观点,知识内容的娱乐化,您在不断地分析垂直用户,发现年龄更偏幼的用户,是无效的。

程一:我们做用户调研,发现她才十几二十岁,可能学习是主流的,但是娱乐性质的,比如说知识娱乐直播,用户愿意跟你一起学习,而且比较轻松。

刘瓒: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到了最后一个话题,大家对于知识服务可预见的未来在哪儿?未来有可能与哪些产业相结合?因为也有一些类似的企业,比如说跟教育相互交接,大家说一下自己的观点。

程一:其实我可能还是要结合我自己一直在做情感心理的知识付费来讲,目前我们看到后台基本上每天晚上,尤其是深夜的时候,听电台是晚上,晚上十点到凌晨三四点的孤独感,社交软件越来越发达,人的心理越来越孤独,我们每天晚上收到四五十条私信他们想要陪伴,现在只是一些主播陪伴他们。

接下来可以结合AI、科技等技术,以及专业人士的陪伴来解决问题。

这一块我觉得需要更多专业的人,他们能够产出一些优质的内容,真正地能够解决,为什么我遇到情感问题应该怎么办,真正的一些婚姻方面的专家也好,或者是用户完了之后,离婚该如何真正处理。我觉得婚姻这一块也是需要更多专业的人有专业的内容,才能够真正帮助到这些人。

【免责声明:CSDN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SDN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与CSDN联系,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