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公司总裁翟学魂:创业的天时

发表于2014-12-05 11:55|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摘要:12月5日-6日,由CSDN、BT传媒合办的“Challenge 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Challenge2014第五场,对话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公司总裁翟学魂,他分享了通过互联网改变物流行业的创业过程。

12月5日-6日,由CSDN、BT传媒合办的“Challenge 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此次会议集结前沿性和领导型企业的CEO/创始人/投资人等商业变革者、具有领先技术的CTO/CIO等技术变革者、以及业界最具思想力的意见领袖。

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公司总裁翟学魂

这是一位创业老兵,也是一个当初与腾讯一起接受IDG投资的人,后来腾讯变成一个互联网帝国,而他在经历过各种波折后,也终于有所成就,他就是北京汇通天下物联科技公司总裁翟学魂,今天他分享了通过互联网改变物流行业的创业过程。

以下是现场实录:

主持人:说说你是谁呀?让大家了解一下。

翟学魂:我叫翟学魂,老翟,认识湘明十多年了,最近15年一直在物流领域从事互联网的创业。

主持人:老翟这个视频挺央视的,特别像80年代的宣传片,可以做的更互联网化一点,我估计可能有一半人看明白了,一半人可能没看明白。能不能跟大家讲讲你们有多牛?比如在物流行业市场占有率是多少?

翟学魂:有一件事我们挺自豪的,如果大家在高速公路上,凡是看到有品牌的货车,其中有一半左右运行在我们机器的互联网上,那些货车每秒钟都会有两组数据到我的平台。

主持人:回到开始的话题,我记得一开始你就想怎么用技术改变物流行业,一路走到今天,把你创业故事跟大家讲讲,怎么一步步到今天的。

翟学魂:90年代末的时候,当时北京有一群人,万寿路有一个小破屋子,有个杂志社,那帮人天天鼓吹技术可以改变商业,我刚好经常到那小屋里跟他们胡侃喝酒,就中了毒,从那时候就相信技术能改变商业。很偶然的机会我就碰到了物流产业,其实也是因为当时IT经理杂志,就是湘明和万总他们老的班底。因为跟读者见面,见到了现在中国非常优秀的一个物流公司的CIO,我跟他一拍即合,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保洁在全国货物的流转都能在网上运行,从那时候开始,几乎没干过别的事,几乎一门心思的干怎么用互联网改变物流。

主持人:为什么到今天才驶上快车道?这十几年中,中间卡在什么地方了?

翟学魂:我觉得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个跟我有关,一个跟我无关。跟我无关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刚才宏江同志讲到移动互联来的时候和它没来的时候技术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记得五年前我们给司机用一款手机的时候,当时还不叫App的时候,我们要雇摩托罗拉、诺基亚一大群人开发不同程序,最后只能覆盖到25%的手机信号,现在做个App,就50%,再做一个安卓的,又50%,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在最近三五年发生的。另外一个很大的因素,我作为创业者,跟我有关的,我其实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做生意的人,通过跌很多跟头才理解到怎么做生意。

主持人:能不能把你这些年的商业模式几个阶段的变化跟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的确不会做生意,给你一个市场机会你都把握不住。

翟学魂:第一次IDG王述见到我,同时他认识马化腾,因此,我有幸被王述带着我和马化腾去了一下深圳的KTV。说句实话,我跟王述说的商业模式跟今天我做的没有什么区别,当时我们想怎么把制造业货老板或者车老板通过互联网连接在一起,不过比较起来,只是具体切入环节的不同,没有本质的不同。

主持人:我记得中间有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模式是什么样的?我记得那时候你去找货车司机做推广,然后让他们安装你们的系统。

翟学魂:其实,最初我是从高大上开始的,从保洁、联合利华和全世界最优秀的物流公司开始,后来发现他们太难搞了,太大了,然后到司机货运市场搞App,我们死的最惨的就是那次,找了一些不高大上的人,发现我们跟他们的距离就好象今天你跟许知远之间的距离一样远。

主持人:当时怎么感觉到这个距离是撕裂呢?

翟学魂:很多创业者都有个梦想,就是我们的卡车司机有两千万,平均一个月拉着活走八千公里,欧洲和美国差不多一万五千到一万六千公里,人家能够干的活是咱们的两倍,所以,他的效率比咱们高很多。我们当然有个梦想,怎么用互联网把这些车老板跟货主直接连在一起。当你真的去那个市场的时候,你发现你其实是非常渺小的,两千万个司机他们一年要创造三万亿的货运量,无论是拿着一百万美金,还是一千万美金,甚至五千万美金,其实在那个市场里都是沧海一粟,都是很小很小的一点点,如果你找不到一个你可以达到足够浓度的切入点的时候,你是永远不会成功的。

主持人:你说的浓度是什么意思呢?

翟学魂:我们有一些技术的力量,客户有些原来的方法,你要改变他的时候,必须在一个比窄小的范围,让他觉得技术浓度足够改变他,如果形不成那个,你进入了汪洋大海,就永远不会成功。

主持人:片子中谈到油耗的控制,其实我觉得你忽略了一点非常重要的因素,今天我们谈创业的天时和地利,汽车本身就是非常大的终端,那个时候,你的很多设想汽车本身是不支持的,现在是什么状态?

翟学魂:我可以跟大家说个非常有趣的比较,当年美国最优秀的做汽车技术信息化的公司,在中国车上安装的第一个设备4万块钱,而且是一年的费用,今天如果用这个费用,可以让一辆车服务一百多年,汽车上的技术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有了几百倍的变化,现在几乎我们要实现自己给司机、车老板的服务,考虑的主要因素已经不是成本了,从发动机上想知道的事情几乎是免费的。

主持人:可以跟大家介绍一个小的例子,像油耗,车主跟司机之间主要的矛盾,我们怎么管理汽油费?是包月呢?还是实报实销呢?这个问题是长期存在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解决没有?

翟学魂:我们现在最大的生意就是帮老板解决这个问题,过去为什么中国没有很大的物流公司呢?因为老板想要少花点钱,司机想要在路上多挣点钱,司机基本上一出门就想着我今天怎么从老板身上多拿点钱,对于司机来说,如果老板报销油钱,司机就会偷油,一定会偷,如果老板说我不报销油钱,我给你固定油费,司机就会高速公路上溜车,如果60吨的卡车溜车,你们尽量不要碰到这样的车。

主持人:这个矛盾后来怎么解决的?

翟学魂:我们用互联网技术可以很容易的解决,司机每一脚油门、每一脚刹车,所有信息全在发动机上有所体现,如果把发动机上的数据拿到网上,司机和老伴之间没有秘密了,博弈瞬间消息了,用这个方式构建司机和老伴之间新的关系,老板可以做无限大,可以一万个司机、十万个司机。

主持人:在新体系下,老板怎么管理司机呢?给他设什么KPI呢?

翟学魂:可以把发动机数据乘一些参数,变成给司机发的钱,司机今天干完,通过手机可以看到今天油耗这么多、里程这么多,所以应该拿这么多钱。而且应该告诉司机如果下一趟想挣更多钱应该怎么做。

主持人: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商业模式,就是匹配货运信息,前来和十年前有什么变化吗?

翟学魂:说句实话,到现在为止这个市场仍然没有重大的变化,但是,我相信三年之后就会产生非常重大的变化。

主持人:做个总结,我觉得你的故事最精彩的地方在于一直在坚守着信念,相信有什么东西,等待时机或者浓度的成熟,反思起来,这十几年过来,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当年如果知道时机成熟要花这么长时间,你还做出这个选择吗?

翟学魂:可能我不会,但是其实有更好的办法,我跟大家说个小故事。当时IDG投资我们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比我更早一点的独立创业,他创立了豆瓣,大家知道,豆瓣的杨博很成功。另外一个人创造了华道数据,今天也是全中国最大的外包BPO公司,他们两个人跟我在过去失败到后来逐渐起步都有个共同特点,我们都经过了一个短暂的但是非常重要的个体户阶段,为什么我没有杨博那么成功呢?第一次失败之后很快又融到了钱,又拿着别人钱开始烧了,那时候杨博身无分文,只有一个苹果电脑,没有办公室,也不能雇人,只好一个人写程序,其实他根本不喜欢写程序,他经过了个体户的日子。对我来说,第二次又失败了。第三次的时候,这次因为完全走投无路,没有任何人给你钱,只能做个体户,这个时候找到了最尖锐的方法,你必须把所有技术能力变成一把匕首,插到那一定能插出点血来,否则的话,老觉得自己特别伟大,要做伟大的事,飘啊飘的。华道数据也是,有一段时间,冬天时候基本都要穿着军大衣上班,公司已经付不起暖气费,房东把暖气关了,我们几个人后来都走出来了,不是因为得到了更多的钱,因为有一段时间把自己只能朝远处看,变成能够先在脚下迈一步的人,我觉得这是最大的体会。

主持人:当时你们找到脚下这一步是什么地方?一匕首扎出血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翟学魂:如果跟车老板说我不要设备和软件的钱,我给你提供一个服务,让你每天看到油耗,你一天给我两块钱,我找到这个方法,三个月之后,那几个人就可以养活自己了,我们原来还是有点技术积累,要不然可能三个月还不行。

还不是CTO俱乐部成员的各公司技术负责人,欢迎立即加入俱乐部:cto.csdn.net 。


CTO俱乐部是目前国内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技术管理者分享与交流平台,由全球最大中文IT社区CSDN创办。CTO俱乐部实行会员免费申请、实名认证的加入机制。自2009年创办以来,已有注册会员13000余名,覆盖国内数千家IT公司和各行业企业研发部门的CTO、技术副总裁、首席架构师、技术总监、工程总监等高级技术管理者

欢迎加入CTO俱乐部、关注CTO俱乐部微信号。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