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软件研发RSS CSDN首页> 软件研发

单向空间创办人许知远:科技与文化应该怎样交叉

发表于2014-12-05 11:15|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张红月

摘要:12月5日-6日,由CSDN、BT传媒合办的“Challenge 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许知远认为科技和文化从来都是交叉的,现代人的观念都是通过科学观念的改变而发生变化的,技术是科学的衍生品。

12月5日-6日,由CSDN、BT传媒合办的“Challenge 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此次会议集结前沿性和领导型企业的CEO/创始人/投资人等商业变革者、具有领先技术的CTO/CIO等技术变革者、以及业界最具思想力的意见领袖。


主持人刘湘明(左)作家 单向空间创办人许知远(右)

 Challenge2014第四场,对话作家、单向空间创办人许知远——《文化和科技应该怎样交叉》。对此,许知远认为科技和文化从来都是交叉的。所有的现代观念是如何形成?例如哥白尼发现了日心说、伽利略发现重力方式等等,现代人的观念都是通过科学观念的改变而发生变化的,技术是科学的衍生品,背后是个巨大的关系。此刻人类面临巨大的信息革命,意味着不仅在重组整个社会、经济生活,也在重组意识形态。

主持人:下面,有请一个文化人、作家,单向空间的创办人许知远,请他跟我们谈谈科技和文化怎么交叉?特别羡慕作家、艺术家,他们到任何场合都不会穿西服,我今天还在想许知远今天会穿什么衣服来呢?穿着衬衫,挽着裤子就上来了,大家对你非常熟悉,第一个问题,你最近在忙些什么?

许知远:陷入特别痛苦的分裂里,刚才张先生讲的特别对,移民的过程,移到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由新的技术、商业语言构成的新世界。对我来说,我之前给人感觉是相对颓废的,非常的反商业的,对于此刻所谓的技术和商业狂欢特别不屑一顾的,认为他们是野蛮人对于时代的入侵,看到我过去更尊重的文化传统的断裂、破碎,我当然有很强的抵触的情绪。

主持人:这是符合你作家身份的,另一个身份该出现了,是吧?

许知远:另一个身份,陷入创业焦虑,我觉得装也这个词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新的陈词滥调,跟选秀一样,陈词滥调,一个是加入这种陈词滥调对我身份上的不舒服。第二,过去我谈论的是理念,但是,抽象理论如何转化成具体的行动,让一个作家个人行为如何变成一个组织行为?非常不舒服的撕扯的状态。

主持人: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最近在干什么?

许知远:过去两年在干两件事情:一个是单向空间自身重新的更新,当我们谈论传统和崭新的时候,它们都是相对性的概念、时间性的概念。比如我现在去上海的四马路散布,福州路,过去是出版印刷一条街,一半是出版社的商务印书馆,另一半是妓院,文人生活是白天去报馆上班,晚上去妓院消遣,现在四马路上面所有书都是打折销售,比如中国文学十块钱一斤,西方经典八块钱一斤,看起来是衰落的东西,一百年前,那个地方就是中国的硅谷,那时候印刷业是崭新的产业。

当时的梁启超是新媒体的创办人,当时的杂志是一个崭新的文体,当梁启超不断谈民主宪政、人权这些观念的时候,这些词汇跟你们现在谈PE、VC是一样的概念,我们要看到历史语境,书店也一样,当时的书店,如果你们翻过陈独秀的文集,他们当年在安徽芜湖开过一家小书店,叫开明书店,第一家有落地玻璃窗的书店,里面展示了西洋最新的书,那个时候开明书店对于芜湖是什么概念?是他们的苹果商店,是崭新的东西,每个时代最重要的是知识生产、观念生产。

我们想做一件事,能不能让看起来被没落的书店能不能成为重新生产的中心和基地?我们借助很多新技术,如果一百年前大规模印刷是崭新技术、杂志、报纸排版是崭新技术,此刻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没有一种新的模式使知识生产变得崭新?另外,我们在做一件更直接的事情,能不能创造一种新的语音平台?就是微在,我这代人的语言市传承了五四之后一直到今天杂志创办以后的语言方式,年轻一代有他们的语言方式,我们能不能捕捉一种新的语言方式,能理解他们的情感,我们可能成为新一代人在文化转型领域中新的入口。

主持人:谈到微在,微在势头很猛,我也看了看非常娱乐化的产品,和你谈到的文化理念不太一样,说的直白一点,基本格格不入,你怎么调和这种矛盾?

许知远:我还对他们有保留意见,看着年轻的团队,我绕着他们走,我有时跟他们交流不清楚,就像刚才说的,在文化摧毁重建过程中会产生很多泥沙的东西,它们并不是非常好的东西,同时,我也相信很多创新东西是在转型过程中重新涌现出来的,当我谈论这套语言系统时候,用的大量词汇是来自日本的,20世纪初从日本转进来的,当年张之洞看到梁启超写的那些书的时候,内心是很矛盾的,因为里面所有词汇都是他陌生的东西,同时,他觉得此刻的大清王朝已经不能用他的语言里解释了,这套词汇可以解释新的东西,我们这代人是一样的,我们看到陌生词汇产生,不仅是陌生词汇,词汇后面蕴含着一整套新的价值观、新的思维方式、新的情感表达,如何在旧的所谓你熟悉的传统方式和新的方式中平衡呢?这就是一种新的方式。

主持人:刚才,谈到书店,可能很多人很感兴趣,书店面临很多质疑,你们做了很久,非常艰苦,单向街现在还不错,你们怎么做到让一个书店能够重新焕发一些青春呢?

许知远:口号是我们特别想做的一件事情,每一代人都有时代的创造力,18世纪,如果你在欧洲,最有创造的领域是哲学领域,当时有伏尔泰、卢梭这些人,如果生活在19世纪末的美国,那个时候文学或者其它领域都是相对枯竭状态,最厉害的是JP、摩根、洛克菲勒,如果生活在1920年代的北京,一定要办新青年,要成为陈独秀,每代人创造的方式都不同。

我们这个时代创造力是什么?会以什么方式涌现?我们要观察整个时代的知识如何重组的,现在大部分书店的模式是一百年前的思维模式,没有带入新的思维模式,没有新的创造力,我们非常希望以书店或者以这个空间为中心展开,我们能够看到新的年轻一代杰出的作者、记者、创业者、技术人才共同涌现,此刻世界最重要的趋势是所有领域之间的界限正在被模糊化和被打破化,现在大家这么喜欢谈技术文化。

在40年前,技术文化是一个在旧金山多么边缘的文化,跟反越战和要求民权的人站在一起,他们都想打破美国50年代巨大的由军工企业共同塑造的文化共同体,他们从来不是纯粹的技术或者商业行为,中国此刻的情况也在逐渐发生,我们看到一个巨大的系统和它的价值观仍然在中国社会进行,我们有时无法直接面对这样一个东西,我们需要创造一个新的空间,一方面是逃离,我们要躲避庞然大物,另一方面,通过创造新的空间,有可能有一天会形成新的巨大力量,逐渐消解让我们不舒服的东西.

各位创业者,不管是商业的,还是技术的,还是农村卖东西的,都是在巨大移民中寻找自己狭小的入口,这个潮流足够大,找到一个足够小的入口就可以获得一个巨大的崭新市场,每当谈到获得市场的时候,我心里一阵自我批评的声音。

主持人:小玮说大家都是低头党,你讲的时候大家头都抬起来了,应该是对你非常大的肯定。我泼一下冷水,我们今天谈科技和文化的交叉,这个问题是真的值得探讨的问题吗?科技和文化为什么一定要交叉呢?你想过这个问题呢?

许知远:科技和文化从来都是交叉的,过去一多百年里有一本非常重要的书,说的更久远一点,所有现代观念怎么形成的?因为哥白尼发现了日心说,伽利略发现重力方式,现代人的观念都是通过科学观念的改变而发生变化的,技术是科学的衍生品,我们背后当然是一个巨大的关系.

此刻也是一样的。此刻所有的挑战,比如我们现在面临的意识形态的挑战,卡尔马克思是对工业革命的回应,工业革命产生巨大的生产力,城市改变了面貌,巨大的工厂出现,人们从农村涌向城市,他们被拔根,农村的根被拔走了,他们需要新的归属,新的归属是什么?

工人阶级,阶级出现了。此刻我们面临巨大的信息革命,意味着不仅重组整个社会、整个经济生活,也重组我们的意识形态,正在浮现,我们仍然在描述它们,给我们带来的变化太大了。

主持人:说到这点,我要谈论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概30年前,那时候谈起技术、谈起未来,大家都很兴奋,看到小灵通漫游未来世界,世界非常的美好,现在我们看到科幻小说、科幻电影,对未来的想象都变得非常的沉重,心情也非常复杂,是因为我们现在对未来的无知包括匮乏造成的?还是什么其它原因呢?你想过这个事吗?

许知远:技术一直是双刃的东西,比如19世纪初的时候,我们一方面相信技术,觉得人是机器,相信人像机器一样运转,另一方面认为是巨大的怪兽。我们对技术充满了幻想,另一方面又充满恐慌。

中国对科技的态度一直很有趣,毛同学他们对世界的想象其实跟亨利伏特很像,包括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他们对电器化的理解是未来最美好的想法,背后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现实的逃避,我们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实,解决不了现实的困境,这是我们思维方式很大的问题,整个中国社会某种意义上在思想领域是巨大的想逃离的心态。

主持人:说点商业的东西,杂志中写到单向空间受到投资者的亲睐,不仅仅是因为许知远的名字,我们认为在过去几年里单向街做了很多活动,聚拢了一大批高质量的客户,你是不是也认可这种理念?投资者为什么投单向空间?你们的价值在什么地方?

许知远:说这个就得厚颜无耻地说一下,我们可能确实代表市场中的一部分,其实单向空间有一个很重要梦想,我们想重建中国的精英文化,中国精英文化经过一轮轮革命、社会运动和商业革命之后被摧毁了,单向空间想建立在思想上、在生活方式上、在物品方面统一的东西。

过去我们说中产阶级,我们相信的是亚精英阶层的兴起,他们是相对全球化的,他们见过世界各国的东西,他们对于中国固有的传统有自己的兴趣进行理解,可能产生一种新的混合型新的精英文化模式,而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保留意见,这么多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喜欢用屌丝这个词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词非常缺乏尊重,我们最终要建立现代国家、建立富有自尊的国家,不要自我侮辱,我觉得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主持人:我非常认可,让我也发表几句评论吧,包括今天的会,我们其实也是试图做一个接近于精英的会议,精英上座率不如我们做屌丝生意的上座率好。

许知远:世界不是由数量决定的。

主持人:回到商业话题,单向空间现在在创业,你们怎么设计你们的产品线的?怎么用产品完成精英文化理念的?

许知远:微在是全新的,我们对微在的期待非常强烈,希望它变成中国新一代全球化年轻人重要的社区和移动端入口。

在传统单向空间这块,我们希望重新激活书店,背后可能有四条传统线:一条是传统的零售业,所谓的书店。第二,单谈,过去几年里我们大概做过七百场环境,最终我们希望单谈成为谈话领域非常重要的品牌,我们有单独,单独是所谓的传统的出版业,我们出版自己的杂志和书,有一大批年轻的作家、艺术家,我们希望变成像策展人一样,非常希望成为某种意义上新时代创意人才的经纪人的状态。单品,我们刚刚退出第一款非常漂亮的旅行箱,旅行文学是将来很重要的出口。

主持人:在你们未来的商业模式里,书店是什么位置?

许知远:书店是个空间,所有人都不能忍受长期低头的,那是非常不舒服的状态,大家最终需要人群在一起,我相信人类智慧很大程度是通过社交产生的,社交既包括手机上的社交,更重要的是人和人面对面的社交,单向空间未来是非常立体的东西,存在虚拟世界,也存在非常现实的世界,而且单向空间不仅仅存在于眼前的北京有三个书店或者在上海再开一家,我们希望单向空间成为无处不在的,我们可以进入大学,可以进入美术馆,可以进入这样的会议中心,我们希望书籍、思想、理念、美好生活渴望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是周末参观一下的东西,可以变形成各种产品,然后出现在你的周围。

主持人:好,今天老许给我们描述了一个跟我们想象的冷冰冰的技术完全不太一样的商业模式,我们也衷心的祝愿单向空间能够给我们这些人带来更美好的生活,谢谢老许!谢谢!

还不是CTO俱乐部成员的各公司技术负责人,欢迎立即加入俱乐部:cto.csdn.net 。


CTO俱乐部是目前国内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技术管理者分享与交流平台,由全球最大中文IT社区CSDN创办。CTO俱乐部实行会员免费申请、实名认证的加入机制。自2009年创办以来,已有注册会员13000余名,覆盖国内数千家IT公司和各行业企业研发部门的CTO、技术副总裁、首席架构师、技术总监、工程总监等高级技术管理者

欢迎加入CTO俱乐部、关注CTO俱乐部微信号。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