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软件研发RSS CSDN首页> 软件研发

红领集团董事长 张代理:互联网思维助力制造业发展

发表于2014-12-05 10:22|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张红月

摘要:12月5日-6日,由CSDN、BT传媒合办的“Challenge 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在首场演讲中,刘湘明对话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分享了红领集团通过互联网思维量身制定西服的成功转型之路。

12月5日-6日,由CSDN、BT传媒合办的“Challenge 2014”技术商业500人论坛在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举行。此次会议集结前沿性和领导型企业的CEO/创始人/投资人等商业变革者、具有领先技术的CTO/CIO等技术变革者、以及业界最具思想力的意见领袖。


《商业价值》杂志出版人 刘湘明(左)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右)

为了增加现场互动氛围,整场会议以对话的形式展开。《商业价值》杂志出版人刘湘明担任主持人,在首场演讲中, 刘湘明对话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分享了红领集团通过互联网思维量身制定西服的成功转型之路

以下为现场对话内容:

主持人:各位来宾:上午好!

我是刘湘明,商业价值杂志出版人,刚才介绍了一个新的抬头,BT传媒董事长。BT传媒是今年《商业价值》成立的新的传媒公司,BT两个字有两层含义,一个含义是变革,另外一个含义是代表了我们一直秉承的一个理念,变革就是不断改变自己的状态。还有一个挑战,是对自己,今天上午是我一个人在上面主持,后来我也想做媒体不但需要有想法,还需要一个好的身体,如果上午我说话有断档、空白的话,大家给我鼓鼓掌、打打气,说明湘明还是蛮拼的嘛。现在都在谈媒体的转型,其实我觉得做媒体还一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今天上午的主持,也是让我们最着迷的一件事,我们会遇到一些非常有趣的人和事情,今天会议精心准备了五个故事,关于转型的故事、变革的故事,都是过去一年里遇到的令人深刻的案例,其中包括制造业的转型、传统软件业的转型,包括电商的转型、文化的转型,还有一个是什么呢?卖个关子,最后再说,最后,上午还有一场前所未有的跨界交流,第一次有CEO、CTO、CIO在同一个场合进行正式的对话,应该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场交流,长话短说,现在开始第一场对话。

今天非常高兴的请到红领集团的董事长张代理先生跟我们交流一下制造业的未来之路,有请张董事长!

主持人:张董事长,您先别坐,可以给大家秀一下董事长这身西服,非常合身,机械生产线下来的定制西服,非常好,董事长,请坐。

跟张代理董事长同台,压力非常大,他第一次见我就说湘明你的穿着非常不合身,需要重新做一套西服,董事长的西服非常合身,大家可以猜一下董事长的年龄,大家觉得很年轻,大家觉得董事长今年的年龄是多少?猜对了能不能送一套西服呢?。

张代理:没问题。

嘉宾:30岁。

主持人:30,Double一下,董事长今年60岁了,看起来比我还时尚,我们岁数差不多。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董事长,今年红领上两次新闻联播,更难得的是上一次商业价值封面,新天联播每天都有,商业价值封面一年只有12次,为什么红领现在这么受关注?

张代理:非常高兴参加《商业价值》的活动,实际上我们是纯粹传统的制造业,就是做服装,市场经济和互联网的时代把我们推上了一个新的玩法、新的做法,现在大家给我们很多鼓励和面子,实际上就是我们做了一种新的方法,这种新的方法就是把服装做成高附加值了,把服装做成有竞争力和核心价值了,尝试了一下,感觉这个方法还是不错的,所以,大家给了一些鼓励,实际上和大家相比,我们做的差距非常大。

主持人:我知道,大家可以看看视频,红领生产线生产的西服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一两个月前去红领参观过,生产线上每件西服都不一样,每件西服后面都有故事,我看过一家人定做的礼服,我们猜想这家人会做什么呢?是不是参加很有意思的活动啊?非常有意思,董事长,您能不能讲一讲您看到的中国制造业的问题是什么?

张代理:实际上我看的不太明白,但是,确实看到非常多的问题,缺乏创新,缺乏创造,实际上红领就是个很传统的制造服装的企业,我们这么笨,通过简单的一变化,价值就上来了,我觉得缺乏的东西并不是太多,但是是缺的。传统制造业份额非常大,去年工业制造业80万亿的,实际上有超过60万亿是传统制造业,这些传统制造业都需要转型,在我的想象当中,如果转动制造业能转到有核心价值、有竞争力,可能中国就强大了,传统制造业可能也会给我们的社会带来活力,我感觉缺乏创新,缺乏一种脚踏实地的、扎扎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创造。一般人觉得互联网来了以后传统制造业不需要了,我感觉这是个误区。

主持人:第三个问题,大家都在谈红领,红领模式主要的精要是什么呢?您可以跟大家讲讲,如果我们想在红领定做一套西服,整个流程是什么样的?

张代理:给大家汇报一下红领的模式,就是定制,量身定制,我穿的衣服就是定制的,如果不是定制的衣服,大家觉得我70岁了,穿定制衣服,大家觉得我是60岁。红领现在在做什么呢?就在做定制,一句话说,把定制这件很复杂的事做的非常简单,通过网络的形态,非常简单的用工业化手段来做个性化定制,大流水线上的每件西服都不一样,并且成本只增加了一个点数,刚才,湘明谈这个事,参加会议的让都要听一件东西,这件东西很重要,用工业化效率制造个性化产品,将定制做的非常简单

主持人:我们从头开始,定制的第一步就是怎么把数据输进来,这个事是怎么解决的?

张代理:我们把定制这件事情做了五个方案:第一个方案,你穿任何一个大品牌的衣服,你都可以体验你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术语、对你最满意的术语,你把它录进去,告诉我他穿哪个号就完了,我们跟所有大品牌都有对应关系,可以很好的满足你的需要。第二个方案,我们做O2O,你点O2O,在任何地点会有人给你服务。第三个方案,直接可以采取数据。第四个方案,每个人可以用自己的习惯和自己的标准号,问题是你自己要的要对自己负责。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定制最重要的就是量体,比如一个男性,需要采集多少数据?怎么保证数据的准确呢?

张代理:在这么多年的历史当中,没有人把两体这件事标准化,到现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标准化,从欧美到日韩,红领创造一种方法,把它标准化,把这个很复杂的量体做的非常简单,从零开始的一个学生,我们用45个小时就配型完了,我们采集19个部位、一共24个数据,就可以做成非常完美的东西,他要什么风格的都没问题,只要在系统上点一下就可以完成。

主持人:第二,有了这些数据之后,到了红领的生产线,我们都知道数字化处理是很容易的,生产线生产东西是很容易的,但是,要把数据信息化和工业化结合在一起就变得复杂度非常高了,这一步怎么做到的?花了多长时间呢?

张代理:我们比较笨一点,到今年,用12年了,这12年时间,我们把路径打通了,现在我们用的方法是把美国人的3D打印产业化逻辑和思想和德国人工业4.0智能制造的逻辑和思想融在一块,再用上互联网的思想和思维,把它融在一块,用数据驱动来做这件衣服。我们形容红领的工厂就是一台大的数字化3D打印逻辑的工厂,数据驱动,人机结合做辅助,我们叫这个方法是做不错的方法。

主持人:从数据的录入到整个西服最后生产出来,大概多少道工序?

张代理:我们做的更细一些,有300多个工序。

主持人:300多个工序怎么跟生产线结合在一起,总体来说,工人素质不太高,每件衣服的工艺都不一样,用的线和颜色都是不一样的,怎么让他们适应这样一个变化呢?

张代理:我们做了两个工作,把中国的人分成创造和创新的、执行和落地的两帮人,一些人就是按照数据驱动的数据来执行就可以了,有一些要研究创造和创新,创新的同志一定要运用互联网的思维,要快速的把事情做好,要把事情做的非常简单。落地的人,就是数据驱动,有数据,你执行到位就可以了,这个方法实际上没那么复杂。前面工作只要做到位了,后面工作就非常简单,执行的同志不要动脑子,看着数据执行就完了。

主持人:我知道,红领整个市场在海外,海外市场为主,而且第一站拿下的是纽约市场,纽约市场当初怎么拿下来的?能不能给大家讲讲这个故事?

张代理:我给大家解释一下,红领到今天还没正式上线,到今年年底,元月1号我们正式上线了,上线以后,我们预计明年我们每天会有两三万套/件的衣服在生产,个性化的衣服,现在没上线,美国纽约市场在做试验,一直在试验验证,要把这套程序做到位了,我们笨了一点,非常复杂,要真正的做到落地非常复杂,所以,我们一直努力做,做了十多年。我们在上面做了一个数据,哪年呢?2012年、2013年、2014年,试验的过程当中,发现势头非常强,喜欢这种定制的人非常多,如果说能够全面推上去,感觉市场非常大。前面为什么用了纽约市场?为什么把这个市场拿到手?实际上并不是我们把市场拿到手,是美国人找遍了全球也没找到这么一个地方,他是自己找过来的,时间是2003年,2003年一个美国客人,这个客人是哈佛学生,他到哈佛到了他的导师,给他介绍了中国一个同学,到中国找一个做个性化定制的供应商,他的导师给他介绍了一个人,叫罗晓梅,也是哈佛的学生,罗晓梅和这个学生下了一个方案,由两家公司分别在中国介绍十家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把中国做西服做的最好、最大的都介绍了,其中两家公司都介绍了红领,都在前五,为什么在前五呢?当时红领用了40个工作站,CAD公司是用你用多少工作站衡量你做了好不好,只有红领一个企业在长江以北,其他都在长江以南,他们直接到了上海,整整找了一个月,没有一家愿意做个性化定制,一件一件的做,也没有量,很复杂,南方所有的大企业都去了,最后一天他们要走了,翻开那个本看看,发现山东还有个企业叫红领,说这些都不行,山东能行吗,更不行吧,他们的定义是这样的,不管怎么样,既然来了,就去一趟吧,他们从上海飞到了山东,没跟我们打招呼,正好碰见我,说了这个做法,我告诉他我们正在做这个东西,他们当中连一个亚裔的人都没有,全部是纯种的美国人,看到我以后抱着我不放,搞一个月没找到定制的,这个时候开始一天做一件、两天做一件,到现在一天定制的能做到三千套/件,万里执行,始于足下。还是要脚踏实地,红领集团有一点点成绩,就是从最难开始的。

主持人:非常好!我跟张董事长交流过,张董事长对中国制造行业有很多想法是不太一样的,比如,刚才跟董事长交流的时候,他看到一件大概2万块钱的西服就能分析出这套西服的成本大概是多少,他还能把自己的利润加上去,他认为中国制造业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不应该拼加班、辛苦、低成本,而是应该有自己的创新,形成一个新的生态。红领西服定制这套模式对中国制造业有什么可以借鉴的意义?可不可以复制?

张代理:我认为有很好的借鉴意义,红领用了十多年的功夫,投入了几个亿的资金,做出一种模式来。如果你是做制造业的,你不需要投钱了,你去学习,你就用他的方法。通过这么一转变,由原来的被动变主动了,原来的低利润,现在变成高利润了,原来没有核心价值,现在变成核心竞争了。为什么?就是这一改变。我觉得刚才湘明说的很多,一般传统制造业都要加班,加来加去,加了一个低劣,人加崩溃了,利润加没了,还在加,从我们的经验来看,我们现在一点班不加,利润上去了,为什么上去?因为你的方法改变了,单位时间内的工作效率提升了,污染降低了。我们做了一套服装定制的解决方案,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系统方法论,我们的方法可以复制到服装的各行各业,也可以复制到其它行业,总而言之,从大批量做到定性化定制,这是一种方法。

主持人:在您看来,西服的定制这种复杂程度大概在整个制造业里面大概是多少分的状态?比如从0-100分。

张代理:西服的定价基本是难度最高的一种定制,就这么一层布,全部合适,又要非常舒服,是非常高难度的事情,可能所有的难度加起来它是最难的。

主持人:说起这个,我想临时加一个问题,我记得我在生产线上参观的时候,从我看来,红领已经不是一家西服的服装厂了,更像一个数据工厂,在生产线上看到对一个人体型的描述,写到前冲肩、溜肩膀,有很多数据模型,可以根据数据模型剪裁衣服,弥补一些人身材上的不足,红领的数据怎么积累起来的?现在大概有多少数据?这些数据以后怎么用啊?

张代理:十多年前开始做定制,真正定制的时候,发现非常难,根本没办法,一个人一个尺寸,一个人一个版型,一个人一个规格,一个人一个个性化,怎么做?这件事基本解决不了,但是,由于我们决心下定了,再没路走了,我们没办法和他们拼,我这个人杠杠的,只能向市场要,但是,在这条路上,发现必须用一种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说实话,我们在十年前就在研究数据,研究什么数据呢?红领现在有多少数据呢?我说了可能大家会怀疑,我们的数据库超过一百万万亿的数据在支撑我们这个系统健康的运行,国家工信部的专家组的组长高新民专门从北京飞过去看我们的数据,他说觉得别的都非常好,就是觉得对你的数据有怀疑,怎么来了这么多数据?他来了以后,我说我不讲了,到现场让姑娘给你讲,现场一个操作人员给他讲,这个小姑娘还没讲完,高老觉得好啊,和我其中一个想法是一样的,数据是人类非常重要的手段,是支撑传统产业健康发展的一个宝贝,有了数据,可以少走弯路,可以做正确的事情。红领这么多年,从没有大数据的概念的时候就在研究数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走了很多的路,当然了,不是最优秀的,但是,已经把这个传统产业做到可以自立了,可以赚钱了,可以不求别人了,我们觉得非常高兴。

主持人:好,非常精彩的对话,我们也希望将来董事长可以把红领这个模式推广到中国的制造行业,让我们的经济能够有些新的转机,谢谢董事长!谢谢您!

还不是CTO俱乐部成员的各公司技术负责人,欢迎立即加入俱乐部: cto.csdn.net 。


CTO俱乐部是目前国内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技术管理者分享与交流平台,由全球最大中文IT社区CSDN创办。CTO俱乐部实行会员免费申请、实名认证的加入机制。自2009年创办以来,已有注册会员13000余名,覆盖国内数千家IT公司和各行业企业研发部门的CTO、技术副总裁、首席架构师、技术总监、工程总监等高级技术管理者

欢迎加入CTO俱乐部、关注CTO俱乐部微信号。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