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移动开发RSS CSDN首页> 移动开发

前富士康CEO程天纵:创新来自长尾,创业源于创客!

发表于2013-11-19 18:05|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翟方庆

摘要:11月14日,前富士康CEO程天纵在MDCC2013移动开发者大会的首届智能硬件峰会上发表演讲。以半世纪的产业变革为鉴,阐述企业发展与科技潮流、创新的密切关系,并鼓励正在风起潮涌的创客,勇于创新,积极创业。

MDCC 2013移动开发者大会于2013年11月13-1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届大会由CSDN和创新工场联合主办。逾百位国内外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领军人物与核心技术专家,以“全民移动,重塑世界”为主题,分享最新实践经验,探讨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此外,智能硬件、移动娱乐游戏、微APP三大主题峰会成为本次大会新亮点。

11月14日,前富士康CEO程天纵巧妙地以Chris Anderson的两本畅销书名——《长尾理论》和《创客》作为题目,以半世纪的产业变革为鉴,阐述企业发展与科技潮流、创新的密切关系,以企业金字塔来讲述现在的创客生态系统。他认为,创新主要来自小微企业,鼓励正在风起潮涌的创客,勇于创新,积极创业。点击观看程天纵演讲视频


前富士康CEO,前TI亚太区总裁 程天纵

程天纵: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创新来自长尾,创业源于创客”,我很巧妙地用了两本畅销书名作为的演讲题目,但是今天我演讲的不是这两本书的内容,只是有所关联。

我不是创客,但我要跟各位谈一下创客。我在1979年加入惠普,1988年离开台湾,首先被调到香港担任亚洲区市场部经理。两年后,我被调到惠普总部,同时惠普帮我安排了“白天上班,晚上念MBA”的日程。经过4年的准备,在1992年1月把我送到北京,担任中国惠普的总裁。我在北京工作了6年,也生活了6年。北京是我除了台湾以外,居住时间最久的地方,所以今天能够回到这里跟各位聊一聊,我感到特别兴奋。

我在北京工作生活6年后,觉得PC这个行业已经走到了尽头,所谓尽头就是再也没有重大突破了,所以我决定换一个行业。当时正好美国德州仪器公司找到我,给了我一个更大的舞台,担任德州仪器亚太区总裁,东至日本,西至印度,都归我管辖。亚太区里面还有四个半导体封装测试工厂,管理工厂给了我新的挑战和经验。在我进入德州仪器之前,我跟德州仪器的董事长和CEO谈好条件,对于这辈子一直都在外资公司担任职业经理人的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负责一个产品线的盈亏。我不希望进入德州仪器仍然担任负责地区业务的主管。外资公司的亚洲主管一般来讲都负责地区性的业务,我想试一试负责整个产品线的盈亏,他们也都接受我的条件。但是当我工作5年后,老板跟我讲,你在亚洲的工作太出色了,我们找不到可以替换你的人。于是,我的“产品线盈亏”美梦就此夭折。工作满10年后,我觉得我培养的大中华区的年轻接班人都已成熟,我在2007年6月离开德州仪器。

很感谢富士康集团的总裁郭台铭先生,他答应给我一个舞台,完成我负责一个完整产品线的梦想。因此我加入了富士康。当时,许多朋友与我打赌,认为以我的外资工作背景来看,在富士康这样一个以制造为导向的企业一定干不了一年,结果出人意料,我在富士康工作了五年。我在富士康里历任了多个职位,除了担任集团副总裁外,还兼任事业群总经理。在这五年里,我经手过连接器、PCB、手机三个事业群。不仅如此,我还协助郭总裁处理过2010年富士康坠楼事件的危机处理,那段时间整整一百天没有休假,结果圆满完成任务,在那一百天里富士康没有再死一人。在坠楼事件之后,郭总裁把我派到FIH(富士康的手机代工业务,2013年改名为富智康集团)。2005年在香港上市,2007年达到高峰。随着手机产业的变动,2010年跌到谷底,当年亏损了2亿1900万美元。2010年11月1号临危授命,让我想办法扭亏为盈。2011年FIH超越了投资者期望,盈余7900万美元。2012年我也满了60岁,回顾我这一生,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一个职业经理人生涯的颠峰,我的身体状况也不容许我再拼搏下去。我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退休。当时媒体有各种的报道和猜测为什么我突然退休。对于这些揣测我不想多做解释,于是我自己定下一个原则,在我退休的前两年我不接受采访,也不公开演讲,今天却破例了。

总结我34年的职业生涯。第一,我这34年都在跨国大企业服务,完成了我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历练,达到了我职业生涯的最高峰。第二,我一直以职业经理人自居,从来没有自己创业过。第三,我在惠普经历过电子仪器、化学分析仪器、医疗仪器,小型机、工作站、PC、打印机等产业。到了德州仪器,主要负责的产品是半导体,主要的业务均围绕通信和手机产业展开。到了富士康后,我负责过零组件和整机的手机制造。我成功的完成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职责,负责一个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但是就在经历这些以后,我却决定退休。关心我的朋友们都认为我退休的太早。我也在想我退休以后要做什么?我在过去一年反复的思考,并回顾我的一生,发现从我小时候到现在,经历了半世纪的产业变革。由于一直身在其中,许多道理反而看不明白。

半世纪的产业变革

在50年代的家电产业是最火爆的。我记得小时候,台湾大多数家庭都买不起电视,看到隔壁有电视,每天晚上几个小孩围在邻居窗外看电视。1950年发明了电晶体和半导体,60年代开始进入电子时代,到了70年代进入IT时代。1975年个人计算机推出来,PC及笔记本计算机红红火火的。到了80、90年代,由于手机的普及让全球步入ICT时代。紧接着网络时代降临,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为许多年轻创业家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进入云端时代,最红火的终端就是智能手机。经过这些产业的变革,很多产业并不是消失了,它还存在,到今天你还买电视和电子产品。只不过引领科技潮流的产业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不仅影响了企业,更大的影响了国家竞争力。

去年我担任FIH CEO的时候,很荣幸有机会跟着郭台铭总裁一起到日本夏普,富士康曾经考虑投资夏普。从产业角度看,日本曾经是全世界,包括美国在内,都非常尊敬的一个国家。他们的质量管理,他们电子产品的成功使许多美国企业彻底的改变了产品、管理思维,转而向日本学习。

去年我到日本的时候,索尼、东芝、松下、夏普等日本大企业全都面临每年几千亿日币的亏损。到底日本出了什么问题?这张产业变革的图片可以看出来,停留在成熟产业不跟上主流科技的浪潮,不仅仅影响到一个企业的存亡,也影响到一个国家高科技发展的成败。所有的失败都源自于高度的成功。日本的家电产品,日本的电子产品非常的成功。当有一个产业非常成功的时候,这个产业就吸收了大量的资源,包括资金和人才。成功让人满足于现状,所以导致日本的产业停滞不前。日本的PC和笔记本电脑只能在日本市场销售,跨不进IT时代,也跨不进ICT,日本的智能手机市场仍未彻底打开。日本停顿在了所谓的家电跟电子时代。


台湾曾经是亚洲四小龙之一,最近有台湾媒体报道称大学毕业生月薪只有22000台币。22000台币的月薪,与16年前台湾的大学毕业生的薪水持平。对此,很多人将其归结于政府的无能,不懂经济和产业。而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成功来自于IT产业。当时很多人讲IT就是 India and Taiwan,因为印度的软件代工和台湾的硬件代工非常强。台湾和印度都由于在IT太成功,所以就种下失败的诱因,没有办法跨过IT的槛,继续往前走。最近,宏达电的智能手机市占率出现了问题,最近宏碁的董事长也宣布下台,第三季亏损130亿台币。这些都是企业停滞于IT时代造成的。

欧洲几个国家,以芬兰为代表,瑞典、德国、法国等国家,他们的高科技产业走到ICT以后走不下去了。诺基亚被微软收购,爱立信跟索尼合资也拆伙了。回头看看大陆,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掌握住互联网的机遇成为三座互联网大山。他们的成功吸引了无数年轻创业家争相投入互联网的领域。

这几天听的都是游戏,听的都是移动互联网,我们现在在互联网非常成功。往下走我们会不会重蹈上述几个国家或地区的覆辙?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思考这些问题,也看了很多研究和报导。究竟从云端再往下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第三次工业革命:原子与比特的结合

回到《创客》这本书所讲的三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在1770年左右。第二次工业革命大概在1850年代,从蒸汽机内燃引擎的诞生,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接着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半个世纪的产业变革和高科技的发展进程,从家电、电子、IT、ICT,互联网,一路到云端。这本书里面将第三次工业革命定义为“从2005年开始”,为什么?因为2005年开始出现了创客运动,创客运动将原子和比特结合了。

在这半世纪的高科技产业变革历史中,1950年发明了晶体管和IC,为什么我们不说是1950年开始第三次工业革命?1975年PC诞生了,为什么我们不说1975年开始第三次工业革命?或者我们为什么不说从互联网诞生开始第三次工业革命?而强调是2005年,因为创客运动的诞生?我认为半导体及PC都创造了新的产业,但是没有颠覆其他的传统产。互联网非常的重要也确实颠覆了一些传统产业。但是互联网本身还不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因为互联网的应用大部分在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真正人类生产力的大跃进,一定要发生在农业和工业。没有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就没有第三产业。假如说农业、工业灭亡了,何来第三产业?第三产业服务谁?所以互联网也好,移动互联网也好,一定要渗透到第一和第二产业。在全球的创客浪潮里,我们中国已经走在了后面。2005年从美国诞生创客运动开始,欧美日都有飞快的发展。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宣布,将以四年的期间在美国1000个中学里建立创客空间,将创客的培养往前推。反观中国大陆,还是一片荒芜,一直到2010年左右我们才有上海新车间的诞生。接着陆陆续续有一些创客空间诞生,到现在为止整个中国大陆才只有18个创客空间,而且都不具规模,以俱乐部形式存在。

过去几个月, 我参加了几个创客空间的活动,没见到几个人参加。但是创客这个名词却在中国大陆炒的红红火火。前几天跟着李大维和潘昊到中央美院参观,彦风教授问:到底创客的定义是什么?我们会不会炒过头,却拿不出什么成果来?我个人认为创客的定义是:第一,要有比特和原子的结合,也可以说是软硬件结合,或者是硬件智能化和网络化。第二,一定要渗透到第二产业跟第一产业。刚刚介绍的很多产品大部分应用在第三产业,抑或是局限在电子和IT行业,而没有渗透到其他的传统工业和传统行业里。在今年10月25日,英特尔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未来学家Brian David Johnson接受媒体访谈时称,英特尔刚刚发布了14纳米的制程技术。根据英特尔很多结构专家的预测,摩尔定律将来的极限是5纳米。5纳米相当于12颗原子排在一起的大小,也就是说,将来的半导体线路只有5纳米。当半导体制程做到5纳米的时候,那时候计算和智能会跳出我们现在使用的任何智能硬件设备,它可以存在于我们生活的环境里,可以存在于大楼,存在于整个基础建设,可以存在于人的身体里,可以存在于土壤里。假设土壤拥有智能,它知道什么时候缺水,知道什么时候适合种什么,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应该做什么,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这位未来学家预估以上的场景在20年之内会发生。

二三十年前谁能想到,我们现在所用的智能手机,比美国登陆月球时所用的超级计算机的功能还要强大。因此我相信这些预测都会发生。所以我对创客的定义再次强调,第一,创客一定要想办法担负起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责任,将原子跟比特结合。第二,一定要渗透到各种传统的工业,而不仅限于电子、IT或第三产业。这对于中国将未来长远的科技发展有莫大的推动力,希望在互联网的成功不会变成将来我们失败的原因。

  • CSDN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向CSDN吐槽
  • 微信号:CSDNnews
程序员移动端订阅下载

微博关注

相关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