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云计算RSS CSDN首页> 云计算

从打造国内最大的OpenStack公有云开始

发表于2013-04-08 16:48|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包研

摘要:从HP到海辉,已跻身SVP的吴凯看到了光鲜背后外企的落寞大幕,也预见到国产软件机会。他追随孙振耀来到海辉,尽管酒店从五星级变成了如家,步入不惑之年的吴凯却找到了创业的冲劲,借助OpenStack把握了云计算的机会。

【CSDN报道】4月初北京的某个上午,在东四环的一家咖啡厅内,再次见到了吴凯,文思海辉高级副总裁。在一般的印象中,外包靠的是“卖人头”,低端,没有技术含量,印度和中国是重“灾区”。但随着人员成本不断上升, 印度企业已不再大规模招聘初级工程师,国内东软在过去4、5年开始 转型。文思和海辉的合并可以看作是一次新的机遇,吴凯和他的团队在一年半前瞄准云计算市场,是把过去积累的项目经验发挥出来的时候了。

图:文思海辉SVP 吴凯

很快就会成为国内最大的OpenStack公有云

虽然OpenStack被广泛的认为是未来云计算时代的开源操作系统,但当下最缺乏大规模生产环境下的实际运营考验。这恰恰是软件外包企业的优势,“三年前帮助美国 Savvis做定制化的云平台开发。我们不单做主机存储,还包括VPDC(虚拟专用数据中心)等等,现在正把它移植过来。这件事还是比较挑战的,但是对客户来说也意义很大”,吴凯说,“第一步是(基于OpenStack)做公有云,希望以公有云做压力测试。如果能支撑住公有云成千上万的虚拟机,做私有云就不是太大的问题。”

吴凯说的公有云服务商就是 鹏博士。去年,鹏博士收购了专注虚拟主机、云主机的服务商 息壤。微软Azure与世纪互联合作即将落地,AWS进入国内传闻不断,外资领先的云服务商可能对国内IDC企业造成毁灭的打击, IDC正在转型的关键节点,从卖资源到卖服务。

“(我们帮助鹏博士)在包括北京在内的几个大城市推公有云服务。北京今年一月份上线,截止到三月底,运行了三千多台虚机。每个月新增虚机在一千到两千台之间。相信在半年之内,他们会成为中国最大的(基于OpenStack的)公有云”,吴凯表示,“相当于每天上架一、两台高性能服务器。我们现在配比基本在1比80到100之间。”

从公开的资料看,国内基于OpenStack的IaaS服务商中,华为和新浪是比较领先的,前者运行超过2000台虚机,但仍处于定向客户邀请状态。其实,国内大多数OpenStack玩家大都处在实验测试阶段,如用于自服务软件测试等非关键业务。

包括程辉发起的 stacklab.org项目的初衷也是希望为开发者提供低成本的OpenStack开发测试环境,并发现汇总开发运维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需求。

不仅是代码稳定性和运维,更重要的是发现了用户真实的需求,“针对在线上几千台虚机的问题处理,我们提炼出的很多解决方案,这些多功能真正符合市场需求”,吴凯说。

在私有云方面,客户提出采用OpenStack往往是出于减少被大的虚拟化软件厂商锁定的目的。正是处于服务外包的位置,文思海辉并不会要求用户必须使用某一个平台。即使在文思海辉内部,有大量的虚拟化技术研发团队,也不可能统一云平台。“恰恰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做很多对比测试,尽管现在我们对OpenStack的评价相当好,但CloudStack也在用,”吴凯表示。

互联网公司更有潜力做好公有云

谈到国内的公有云市场, 2013年4月刊《程序员》杂志有一系列文章进行了点评。“国内运营商的问题主要在于研发能力较弱”,吴凯直接点明了运营商的弱点。相对于国外的运营商,本土电信运营商处于绝对垄断地位,靠卖资源为生,转型动力不足。“如果让有着跟亚马逊一样背景的腾讯、阿里、新浪全身心投入去做公有云,他们则更容易做成”,吴凯认为。

在国内三大运营商里,中国电信的家底最厚,掌握了大量带宽、机房、供电资源。在以量取胜的公有云服务中,国内云计算服务的竞争直接演变成对低成本、高质量的基础资源的争夺战。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亚勤近日公开表示, 国内的数据中心、带宽、电力成本是美国的5-10倍

在牌照和各种准入机制未开放、透明的局面下,阿里云依然束手束脚,盛大云则转向自服务,腾讯、百度更多的为自己的生态圈服务。究其原因,成本依然是限制公有云发展的重要因素。

“最终基础资源部分占运营成本的60%至70%,这部分成本运营商一定是占优势的”,吴凯表示,“如果打价格战,AWS、阿里不见得是运营商的对手。”

软件情结

1996年,吴凯从清华大学毕业,进入当时如日中天的概念股亚信科技。巧的是,海辉也在这一年成立。离开亚信,吴凯在HP 10年,一直专注做外包业务。之后转战 万国数据,再到海辉,外包业务一做就是15年之久。在印度软件外包公司获得全球用户认可后,他希望帮助本土企业做成世界级的软件外包公司。谈到外包的价值,吴凯说了很多。

“印度公司的发展过程跟现在中国公司历程蛮像的。开始也给客户做外包,在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他们比我们大概早五到十年。我们差不多相当于他们三到五年前的样子”,吴凯说,“我们也是从测试、本地化等起步的,渐渐介入到最新的技术领域。包括VMware、Citrix,我们都是他们全球最大的研发类外包合作伙伴。”

“相较于做软件企业推销产品的模式,我们的软件服务模式,成本更具有优势。同时又会针对不同的用户做定制,甚至我们的整个业务模式也更加灵活”,吴凯说。的确,外包服务最大的优势在于中立的立场,更能基于用户的角度考虑解决方案。

“外包的极致是什么?还是以印度公司为例:他们在很多软件产品开发方面的研究,比客户的案例还多,甚至可以在产品设计、架构设计方面个给出更具有价值的建议”,吴凯说。

在聊天中,吴凯不断提到两家本土公司,东软和华为。他认为东软的转型做的非常出色,而华为也将是未来本土软件公司的佼佼者。

对话吴凯

CSDN:在HP一做就是十年。

吴凯:从HP开始就一直是在外包行业,基本上我这十五六年一直在做外包,看外包的发展过程我感慨挺多的。在HP,做的外包面领域更广。有桌面外包,去帮客户维护桌面管理、基础设施、服务器管理、网络管理、应用开发。当时IBM、HP都叫它战略外包SO(Strategic Outsourcing)。相当于一家客户,IT不要了,都转给我,我来给你Run。这种案例很多:GE、爱立信、诺基亚很多这样大的外企,当年就是做这样的模式。有两种模式,要么全都接过来,要么按tower来做。按tower意思就是说做数据中心的就专注做数据中心,做服务器的专注做服务器,做桌面的专注做桌面。这种模式我觉得在国内的机会更大。

比如做数据中心外包,这在价值链上更高端,这就是为什么我去了万国数据的原因,万国数据也好,世纪互联也好,你可以把他们当作一个数据中心外包的供应商。

其实用户要的不是服务器,也不是数据中心,而是一个基础设施运营的结果。结果就是计算能力在我想要的时候来,不想要的时候还给你,已经是快到云的阶段了。这个阶段核心是什么?不是物理环境,而是软件。有一本书叫《软件改变世界》,我相信这个愿景,这就是后来去了海辉的原因。

软件外包在外包的价值链里传统来说是偏低端的。但其实我倒不这么看,我是觉得在未来,软件在整个价值链中起到的作用会越来越大。反倒是基础设施、硬件这种外包会降到比较低的一个水平。亚马逊的创新已经在慢慢证明这一点。

到文思海辉最主要的一个目的是,希望能够帮助软件外包公司尽快转型,我很在意这种传统的服务外包企业的转型,东软做的确实很漂亮。从单纯帮别人做软件,到不断积累在汽车电子、医疗电子、消费电子方面的经验,不断的积累,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文思海辉在某些方面也在做这种转型,云平台服务这块是我主导的,这块是集成加服务的模型。

CSDN:怎么看技术创业?

吴凯:做技术,我觉得一般都选择自己创业,或者跟大公司成长,做企业客户不是创业的最好的方向,要想去说服企业客户采用小公司的服务难度比较大。一方面是因为初创企业,最有活力的人涌向了B2C,没有太多的去专注B2B。同时传统的大型IT外企,又太死板。需要国内做B2B的IT服务企业能够尽快成长起来。为什么我愿意来文思海辉?因为它规模够大,平台够大,而且面对更多的还是企业客户,这部分是我过去熟悉的,一个经验领域。

我们非常渴求人才,但是我能看到好的人才,要么去了互联网企业——腾讯、百度,给的待遇比较高;要么就去创业了。一流人才,我们不太容易吸引到。但是我想说,尽管现在进入B2B服务企业,可能薪资待遇给的不是很高,但这是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CSDN:外包给人印象是一个很低端的行业。

吴凯:对。这是大家对普遍的一个看法,但是我恰恰觉得相反。首先我对这个行业判断,软件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次面向企业的服务需求太大了,要想办法把软件外包类企业转型,这不是没有先例,印度已经这么做了,只要复制印度公司就好了,他们用三年到五年,我们两到三年就追上他。

作为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的市场为什么那些IT外企市场份额那么大,而印度公司反倒比我们能力强?中国企业的希望在哪里?我们的希望是中国的IT服务企业能做大做强。但实话实说,看了很多年,我觉得传统的本土IT集成公司很难做起来,还不如软件外包企业转型容易。在中国,有很多全球性的IT公司在成长壮大,不管是在中国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华为非常快,他们能做到。在软件外包企业里,文思海辉也好,东软也好,其他也好,都会有机会成长为这样一个企业。

CSDN:离开HP时,周围的朋友、家人有没有给过你压力?

吴凯:工资是打折了(笑)。但是精神上的追求,是支持我更全身心投入工作的重要原因。出差不会住五星级酒店了,也不会有商务舱,这种东西回头想想其实也没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你在做什么事,这件事情对你有多大的价值。

CSDN:会不会有落差?

吴凯:肯定有,当年孙振耀先生刚到海辉的时候,住的是如家,这种落差你可以想象得有多大,人家还是董事长呢。当你心里想着更有意义事情的时候,这种事情完全不是问题。住酒店,无非就是晚上睡一觉,白天都在忙,住五星级酒店,现在想想,真是浪费。在文思海辉,你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CSDN:和HP的同事聊起这段日子么?

吴凯:当年HP的很多朋友,现在经常在一块聊天,吃饭。我觉得现在我给他们的感觉是很有正能量。因为人的物质追求差不多就行了,你每年挣50万和挣一百万,其实没有太多区别。之后就是在追求什么,里面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我现在看外企的很多人是非常消极的,老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客户有什么需求,我只能说对不起,这我做不了,这个跟我们老板说去。但是在文思海辉这样的公司里,你想做什么没有人会限制,你只要把业务规划做好了,只要你认可方向,公司是愿意支持你去实现的。就像做云平台,在文思海辉以前没有人做,能力积累也不算很多。但是当你发现有这样的契机,同时又获得公司的支持,之后慢慢做起来,这种成功的感觉对男人来说,比住五星级酒店、坐公务舱这种感觉要重要的多了。

CSDN: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判断云计算是机会?

吴凯:源于对本土企业的信心。给你举个例子,在日本市场前十大IT公司,绝大部分是日本本土企业,富士通、日立等等。印度也一样,印度的前十大IT企业,主要是Infosys、TCS这样的本土企业。在中国,本土IT企业的崛起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我觉得我这10年过的特别快,20年之后如果你回头看,在国际市场上,一定有一些中国的IT服务企业,华为一定会在,没问题。应该还会有几家在,就跟印度在国际市场的地位是一样。我相信文思海辉会出现在这样的名单上。

CSDN:吴总您今年多大?

吴凯:40。所以我真心希望在我退休的时候,能够看到这样一个状态,就是中国的IT Player能够在全球的IT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

CSDN:出差、加班这方面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吴凯:当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这都不是事儿。在外企,可能偶尔还会偷偷懒。但在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想做的事,尤其在这样的职位上,公司对你的期望值没有限制。(文/ 包研  审校/仲浩)

随着商业环境的改善,将有更多具备创新力的个人、团队专注云计算市场,请关注CSDN云计算频道的《中国云创新先锋系列采访》。

“  第五届中国云计算大会 ”将于2013年6月5-7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举行。猛击报名

相关活动已经火热启动:

2013中国云计算大调查,每周大奖等你拿! 

Innovation Cloud 2013云创新产品与应用项目征集,欢迎研发者、团队和创业企业参加!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