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首页>

【OSTC2015 现场】林旅强:开源社群的发展运营-以台湾开源社区为例

发表于2015-04-01 11:35|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CODE

摘要:台湾开源小区的长期贡献者、GitCafe市场总监林旅强(Richard Lin)在OSTC大会上以台湾开源社区为例分享了开源社群的发展运营心得。

2015年3月28日,由全球最大的中文IT社区 CSDN 主办的“开源技术大会·2015” (Open Source Technology Conference 2015,简称OSTC 2015)在北京丽亭华苑酒店召开。本次大会以“社区胜于代码”(Community Over Code)为主题,邀请到了来自全国各地30多位开源业界资深人士发表主题演讲,数十个开源社区现场互动,到场的开源软件开发者、贡献者和开源爱好者总计近1000人。


台湾开源小区的长期贡献者、GitCafe市场总监林旅强(Richard Lin)在OSTC大会上以台湾开源社区为例分享了开源社群的发展运营心得。以下是演讲速记:


林旅强:我的技术相对没那么深,但是我的想法,我到大陆来工作,其实我希望把台湾的经验带过来。所以每次开会我都投稿,上会不上会而已。给大家分享开源是怎么做的。我们有微信群,之后可以互相讨论。这个幻灯片我的档案也在群里给大家分享出来,我今天主要是讲开源社群的发展运营,以台湾开源社区为例。开源社区是不是就是做个开源网站就可以了。我叫林旅强,Richard,大家都叫我强哥,我现在在上海东革志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做的项目就是GitCafe,我现在是做GitCafe市场总监,做GitCafe相关的工作。我之前是对互联网不是很深入的人,所以互联网产业我不是很了解。我之前在台湾是在中央研究院,政府剥了一笔钱,做法律研究。我做法政研究,什么是法政研究?OSR有很多软件协议,许可协议我都会阅读,我之前在台湾帮人分析用什么来分析,其实有些是靠人工分析,有些是靠机器分析。我本科是读法律,跟大家不太一样,我是读法律,后来觉得不公不益,我就做开源推广。以前我有写过一些东西,就是在开放源码的一些资料,我在台湾也写过开放数据这块。数据可以怎么样被用,这是产业界问题,也是被人关注的问题。刚刚我跟叔度在聊,他在2013年是在Hackathon,我是2014年是主持人。JSDC我在台湾做了TAIWAN的总召集人。我现在在上海,LINUX USER的召集人,每次交流我都在。

进入主题,握有一个朋友就是做这个网站,他就是把相关的LINUX私房菜,后来他出书,他出的第一本书我从博客拿了图片来,我发现原来这些真的有书可卖。一开始有人写,后来很多人变成行业大牛。在这个网站背后有一个主持叫酷学院,它是什么东西呢?这是大陆同胞很少听到的,就是一个台南人,一个台湾人,所以是两个台湾人。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网上找一些信息。我其实讲聚会的原因是因为我国内发现这种聚会好少,或者这种聚会很短不坚持。就像刚刚刘天栋说的很多事情要坚持,我们在台湾会约到一家咖啡厅,程序员把咖啡厅包了。大家在这里把电脑打开来编程,然后每周五坐在那里一家咖啡厅,其实这样的氛围在国内是很少的。你做这样的事情,然后又分享,会觉得很好。像这种小聚会以后,台湾也会有大会。台湾大会规模很大,但台湾人很少,台湾人只有2300万人,上海是2700万人,但是上海出不了这样的大会。大家可以看台湾大会的网站或者是一些影片,大家可以看得到,2003年的P3P,有一个台湾雅虎的员工,他就投入P3P,这是PHP,大家觉得写Perl就很牛。他在2003年就举办这样的会议。后来2006年起以OSDC.TW的面貌示人。这是台湾技术上很牛的会,只是2014年去年是最后一届了,他只是说台湾的社区各地开花,你想得到的东西都有。所以其实他就说那我就不用做了,反正大家都已经做的那么好了,所以这个氛围是他带上来的。

在台湾开源人年会一开始2006年第一届参与人200人不到,2013年就是叔度来的这一年,2013年超过1500人,报名台湾人1800人。报名1800人报名,1500人到。并且800张免费门票在47秒内就售完了。他其实就是一开始免费提供开源社区这样的东西,他也做开源,搞到最后他的公司做得很好,最后还是做门票之类。2014年1100张门票也售完。早上我提到贡献者很重要,CODER很重要,但是USER更重要,让PROMOTER更多的贡献者。我刚刚看COSCUP这是2014年的,你可以换成2013年的,这里有议程,这是叔度当时讲的,我就是记得看过他。所以大家有兴趣可以去COSCUP网站,这里面有一些贡献者根本不会写代码,但是他对代码很有热情。在台湾基本标配是10个参会者要有一个服务者,所以1500个人就有150个人来服务。所以希望今天8月份到这里来参会,如果各位大陆同胞内部不成文规定出示机票就可以去,你就去讲一场内容,直接有门票就可以进去了。我们的会议,会严格执行。1500个人,150个人来做严格看着,没有门票是不能进去的。

SITCON学生计算机年会,会有学生组织,学生筹资,学生审稿学生演讲。我今年也是担当主持人。所以很好的角色就是学生组织的活动,学生筹资,学生找赞助,学生审稿,学生有委员会,学生再来演讲。我是学生来认定你老师行不行,不是你老师来认定我。这样还是有几位老师被邀请到这里,第一他是很好的写代码,这是学术值,我们社区有另外一套方式。这个社区除了办年会之外,还办Hackathon,黑客马拉松,他们还办夏令营,下载把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夏令营去年第一次办,招了学生来招学生,这些写生从小学六年级到研究生一年级开始。当然还有一些定期的聚会,就像刚刚讲的他们会到各地去聚会。多少,有多少会,在全台各地都有,这些学生就算聚会人数不是特别多,但是还是希望把开源给落实出来。大会大多都在中央研究院,我之前的单位。因为我之前的单位有这样一个目标就是扶持开源社区让开源变得更好,你可以想这是政府出资做开源计划器。政府之前没做开源,就是给公司和校园就结束了。OK,我们不是假设去搞一些事情,所以他们是用这么大的场地去举办,我们给他们资金去筹办部分。

台湾其实大多的线下活动都是在台北举办,线下为什么活动才会发展如此之好,其实台北小。我觉得在国内还是开源社区都是架个网站,在网上交流就结束了。但是如果网上发展的非常好,会有整体意想不到的帮助。台湾如果你想要了解所有自由开放的硬件,你到这个点来看,你就看台湾,自由,海防,列表,GOOGLE一搜第一个结果就有。大家看到上面有至少一百个社区,台湾社区有各式各样的出口,各式各样的语言。PHPR,QTWDS,C++,太多了,所以建议大家去看。各种各样的动作,而且我们看到繁体字,技术没有国界,没有语言之分。大家一起讨论就好了。

再来看我们的协作,及沟通工具。我再国内感觉到了沟通和台湾略有不同。大陆基本上是代码托管,文档协作,在台湾基本上会使用文档协作,第一个是hackpad,这是每个台湾人都用这个来协作。你比较难看出来如何协作和谁贡献多少,那Hackpad知道哪个人编辑多少。还有Google DOC,WIKI。非即时沟通,邮件列表,通常使用,Google groups为服务。论坛、BBS也是常见的地方。及时沟通是什么,IRC。在大陆基本上使用GitHUB。

文档,我们在国内可能有用过,搞不好用文档写作的东西,像我听说过的服务是用云服务。国内基本上都是用很传统的方式。要么就是我写成.EOC。不要再这样,这个档案被改来改去,一点都不开源。但是国内很多开源社区都是这么搞的,在台湾没有人这么做,如果有人这样做就会说你很差。在台湾除非就是说上海LINUX GRP,台湾LINUX GRP,大陆LINUX GRP。微信公众号有个问题就是没有办法反馈。

台湾的开源社区氛围,社区胜于代码,台湾十几年都是这样子。因为社区就是人,你代码再好怎么样,没有人不行。台湾的互联网行业相对没有那么发达,所以很多人,它的公司也不会有人去参与项目等等,所以他都是利用下班时间来投入。不会像国内很多社区,这个社区后面是哪家公司,这在国内基本上常见的事儿。但是在台湾很难听到是来自哪个社区,因为在台湾不会有那么多社区。开源不只是代码,文字,图片,视频,还有他的经验,知识,全部开源。所以我觉得那是很不同的氛围。有一句话不要问为何没有人做这个,先承认你就是没有人。因为没有人是万能的,什么意思呢?没有人是万能的可以理解,但是人都有一点点能力。我们不做伸手党,我们做一个开源的东西就是供写东西的大家来用。所以开源的想法是这样子。组织者成立开发社区。在国内我知道某一些知名者会这样。你做很大的论坛或许就上市或许就变现,这个事情台湾没有发生,国内是因为资金啊会导致变现。所以在台湾大家真正认为开源才会投入进来。只要你标榜出而且真的让人感觉到公利大于私利,比如说穹顶之下,你会让人感觉到公利大于私利。台湾人赚钱不会比大陆人多,比如我们看到穹顶之下,看到关注环境,关注人文,所以这是一样的道路。所以在台湾很多信息和财务都是可以透明的,但是大陆没有看到。可能是我没有看到。在台湾早期只拿不给,台湾早期是这样子,到现在很多公司都是这样子,社区不会,而且社区都是本土的项目。早上大家说到底什么可以吸引国人去参与。台湾有项目是G0V,0是代码,写程序改造社会,而不是利用网上的信息去利用政府。而且核心成员运营者有激情,并且持续将有牵制者往核心推坑。什么意思呢?这个社区里面他就是把有成果的人展现出来。鼓吹参与贡献,拒绝伸手党。所以这是G0V有趣的点。我现在稍微给大家G0V有趣的点我们支持成果开放,我们是去中心化,实践流动民主。当然是有不同的定义等等。所以你现在进去会看到很多的项目,比如说台湾地区有很多成果,如何加入,它有协助成果,基本上内部推荐可以谁可以当讲师,谁是被认同的讲师就可以加入进去。这个网速有点慢,大家可以有时间进去看看。他们都是可以用HAKPAD来编辑的。然后他们把台湾的整个辞典编辑下来,自己去编辑。这个字典做的很漂亮,他们把它叫做萌点,MOE,MOE这个字就是萌,他们把这个分享出来给大家去使用。这个很本土,非常本土的事情,却引发了不知道多少设计师去使用。让台湾程序员说我做的东西不是外部人用,而是台湾人用。

我简单讲一下台湾的环境可能有利于开源。什么叫科技新贵,就是75后或者85前。那时候硬件上市潮,就跟今天互联网浪潮一样,今天你会招聘发掘莫名其妙的人来的,你会发现台湾的互动交易很好。当然这些人在学校学习,所以台湾人当中有编程的比例算是高的。另外台湾人很少,但是人少不是问题。台湾人会有一些芯片设计和固定软件有关,所以台湾很多人都是软件开发者,还有也是硬件开发者。是台湾有高考,但是有空玩计算机,我个人到高三下学期就开始看书,我读的大学是台湾第二名。但是在大陆,我如果前半年学习,可能好的环境就不会进去。所以在台湾是玩乐中玩。台湾那么多人,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唱歌,原因就是都会唱歌,玩玩之后自己就变成音乐人了。还有像富而厚德,大陆人快了。现在中国某种程度会很富,我认为会有一批人重点是在公益,道德在哪里,他重点不是讲钱。所以改变社会的人们这些力量,会往前走。过去台湾有一批领导往开源走,其实中国也有。开源社区活动,还有高校开源推广,开源信息及新闻,台湾开源发展好到不需要政府拿钱来做了,这个项目持续了12年,我是2009年做这个项目,2012年出来的。另外一个,政委张善政先生,他当时就直接到社区的场合,就到这个地方讲国土资讯和开放数据相关的东西。比如说最近听到李克强讲创客,奥巴马说到编程人。另外台湾人也选举,2014年年底选举结果也迫使政府重视互联网社区。最后教育部也花了一些钱,他有很多人才,在资讯方面投入了一些钱,针对人才培育计划。在国内还没有看到任何开自由软件的课。种种情况之下我要讲的是我们不需要去改变政府,但是我们自己要做一些事情。如果政府不能改变,但我们民间能干什么。所以是洒一些种子,让大家了解到开源是好的。

这是我自己总结的台湾社区开源样貌图,线上有托管网站,邮件列表,论坛,线下是聚会,大会,教学,黑客松。社区搞好之后都会有每一个社区,重点是社区会有一些运营者和组织者,他可能很喜欢运营的感觉他就投入了。这些云因的人怎么样,要跟企业合作,跟政府合作,企业要推他的开发者,要推服务,要名声,要人才。最终活动产生了,人才就产生了。在国内还不错,只是有点不同。举个例子今天这个大会,还是CSDN办的,但是在台湾CODE大会,你是不知道是谁办的。我现在定居在大陆了,我希望持续投入开源的东西,或许过十年我们看到了,这就是好处。我在上海有一个静安寺的一个社区,我们直接去这个地方聚会,可以遇到很多人,包含这个人他是做一些项目出品,大家都在看,这个人是我公司创始人,托马斯姚。但是有趣的是这个人是高中生,一样高中生可以跟这些人在一起,只要他够强。大家聚集在一起,讨论技术,或者是有趣的点,开放思想。

良好的开源环境与互联网环境及沟通工具有关,开源是Open Sourcew。台湾氛围非常好,我相信大家感觉到。大陆人为什么搞不起来这不对,所以我们要投入把它做起来。当然,经济,社会,公益在中国往好的方向走。最后是社区大于代码。这句话是我从五文图讲出来的。企业保证这个版本维护两年,但是社区它是对开源这个领域是好的状态。所以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加我微信跟我联系,大家在那个微信群直接看那个图就是我。我时间超过了一点。我还想问大家说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交流一下。

提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关于我对台湾的开源我有这几个印象,第一个是我觉得数据开源。我最早在大学写研究生论文的时候,我查中文论文,我当时在国外,在目前我们国内大陆很难查到相应的来源,但是我在台湾,我记不清叫什么名字了,就是大学台湾论文馆,论文系统,只要有ID,就可以查到很好的论文。所以对我的研究有很大的帮助。这个是刚刚提到数据开源的概念。国内方正做了很多数据库,但是他不开放,商业化方面非常重。我第一个问题就是想了解台湾现在包括政府的数据开源,还有一些产业的数据开源,现在的现状什么样子?这个对大陆已经的发展有什么借鉴的作用?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自己现在做金融产品,所以我看这个事情,开源社区可能从经济角度上来看。因为台湾刚刚您讲到了从2003年到2015年您所在的组织,开始是作为政府的激励或者是推进组织,后来社会上很多社群他们自发的力量就起立了,这些自发的力量起来就像一个种子不断的萌芽起来,后来也有做的好的。除了他们运营的好和坏之外,背后有没有利益,经济方面的原因呢?

林旅强:首先第一个讲到了不管是政府数据还是企业数据,首先政府开放数据台湾是一个法律,就是他必须要公开。他想资讯公开不是把一些数据给到你,我只是把一些很多数据解读出来,政府是由人民组成的,所以政府是为人民服务嘛。所以政府公开法,这是公开资料不是公开人。当时政府有好的数据库以好的格式方便别人调用,因为政府有不同的社区,他说我不要去解读了,因为解读可能为了美誉去解读数据和做数据。政府做广告说你应该要相信政府给你数据是真的,其实台湾这几年经济不太好,因为有法律和社群的要求,所以政府必须要做数据。台湾跟风,跟美国的风。所以之前是在美国做,所以台湾跟很多政策是跟美国,跟日本,跟欧洲。但是因为背后有很多财团,是拿政府的案子,政府会把研究和案子标给一些机构,这些机构拿到案子可以赚钱。所以他没话题可以炒,他就找话题,然后就可以找政府拨款给他。台湾社区有梦想的人有,但是赚钱的更多。所以这是我的一个观察。企业开放数据是这样子,对企业有利的才开放出去,对企业没有利益的不开放。但是这几您台湾很多开放出去。这两年台湾会有什么地沟油啊三鹿奶粉什么的,大陆媒体比较合乎和谐的要求,台湾媒体很乱,会乱打。讲白一点,开放数据这种透明性对于公关来讲很重要,对台湾企业公共关系很重要。我没有事你不要乱打我。我常吃一家店,他会说我的生菜来自哪个牧场,我的油是来自哪个工厂。大家利润不多,所以你要竞争要靠这个东西。

更多精彩内容,请查看大会直播专题:http://special.csdncms.csdn.net/OSTC2015/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