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程序员杂志RSS CSDN首页> 程序员杂志

云栖小镇—阿里特色的云计算生态系统

发表于2014-12-17 10:22| 次阅读| 来源《程序员》| 0 条评论| 作者刘江

摘要:阿里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和世界最大的电商平台,其生态系统居功至伟,它既是阿里最核心的竞争力,也是最坚固的护城河。云计算是天然的生态系统型行业,因而其竞争的根本取决于生态系统发展的状况。

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其他大佬们津津乐道的都是产品、技术、战略和思维,而马云一直挂在嘴边的字眼却是生态系统。 

自然界中,热带雨林无疑是最好的生态系统,除了分散的数十米高的乔木所组成的露生层之外,较矮乔木树冠横向生长,形成连续覆盖的树冠层,能吸收大部分阳光和雨水,然后是幼树层,藤蔓、灌木和蕨类等组成的灌木层,苔藓和地衣等组成的地面层。当然还有更具活力的动物和真菌。这些生态系统的成员都在日复一日地不停工作,彼此交换着能量和物质,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形成了一个有机的大家庭。 

热带雨林由于雨水充足,常年温暖,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物种。雨林物种有多么丰富呢?《万物简史》中曾经提到过一次著名的实验,某位生物学家在巴拿马热带雨林中随意用杀虫剂喷洒19棵树,然后用网接住掉下来的东西,其中单单甲虫就有1200种。

物种的多样性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指标。多样性将极大地满足生态系统中成员的各种需求,也将非常有助于抵抗外来的入侵和破坏。 

阿里的电商生态系统最强大的地方,也是你能在上面找到几乎能够想到的任何商品:人品、临时男友、世界杯假条、钓鱼用的活青蛙……阿里巴巴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和世界最大的电商平台,无比繁荣的生态系统居功至伟,它既是阿里最核心的竞争力,也是最坚固的护城河。而平台方需要提供的,是相当于自然界里生态系统中阳光、空气、水分、土壤养分之类的东西。这一点阿里做得非常出色。

众所周知,IT的历史基本上就是一部生态系统竞争史。几次史诗性的大战,最后的决定因素都不是竞争者最初的经济与技术实力对比,而是生态系统的发展。操作系统层面是Linux与Unix和后来的Windows,网络协议层面是ATM与TCP/IP,而芯片层面,x86曾因为开放性战胜了其他体系结构诸雄,现在它又面临着更开放的ARM生态系统的挑战。 

而诺基亚、摩托罗拉和黑莓等在iPhone、Android的进攻下之所以脆败,实在是原来的生态系统极其薄弱,不堪一击。 

云计算的竞争,最终也将决胜于生态系统。

与电一样,云计算是天然的生态系统型行业,必须同时在平台侧和用户端发力。如果没有人用,你的平台和系统再牛也等于零。当年爱迪生等电力行业的先驱,为了启动这一生态系统,不得不从发电机、传输电网到终端设备全部自己做。爱迪生为了给电找到能进入千家万户的用途,千辛万苦试过了世间能找到的所有纤维(甚至包括同事的胡须),才发明了可实用电灯,并因此流芳百世。 

这一点,Amazon知道——他们目前的合作伙伴网络APN已经蔚为大观,有包括思科和SAP在内的825个技术合作伙伴,埃森哲在内的1222个咨询合作伙伴。

微软知道——为了争取Windows和.NET之外的生态,他们专门成立一家开放技术公司,全面拥抱开源,甚至在中国发起成立了名为“开源社”的组织。同时还有非常成功的创业公司孵化和助推项目。

Google知道——虽然拥有举世无双的技术实力和影响力,但缺乏企业基因的他们在竞争中并没有多少优势。

IBM也知道——他们知道自己在这一领域并无太大既有优势,正在迅速追赶。本周刚刚开出了业内最高的12万美元的云平台免费使用额度,以吸引创业公司。 

阿里,当然更深谙此道。

在云计算生态方面,阿里不仅有针对电商服务的聚石塔,针对移动开发的百川计划,还有针对企业服务的云合计划等。

不过,最具阿里特色的生态系统组成部分,却是有一些神秘的云栖小镇。

说起来,云栖小镇既是一个地方,也是一个组织。


1984年,全国范围评选出的新西湖十景中,杭州转塘镇附近五云山的“云栖竹径”名列首席。据说五云山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常有五彩祥云栖留于此,经久不散,故名“云栖”。

2013年,阿里云与杭州云计算产业园合作共建阿里云创业创新基地,这个地方恰好就在云栖附近,是一个新建城区。颇有诗意的“云栖小镇”因此得名。这个地方后来成为阿里云开发者大会的举办地。

同年在筹备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时,阿里巴巴集团CTO王坚提议,以阿里云牵头,与包括CSDN在内的另外32家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一个联盟组织,名字就叫云栖小镇。在首次云栖小镇联盟活动期间,马云特地与小镇第一批居民开了一个闭门会议,肯定了大家的云计算梦想。

2014年4月和5月,云栖小镇联盟先后两次在第二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和第六届中国云计算大会亮相,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很多参会者都惊奇于展区找不到阿里云,只有一个物种丰富的生态系统。

小镇的盟约开篇是这样的:

钱塘北望,五云山坳,竹径通幽,云雾缭绕。
云计算的江湖中,三十三方豪杰结缘于此,共同发起成立了云栖小镇联盟。
我们拥有同一个愿景,笃信云计算将会改变世界!
我们秉持共同的志向,合力营造中国云计算生态环境!
我们坚守并且相信,小镇联盟将激发云计算的蝴蝶效应!
我们相信开放、分享、合作、创新精神是云栖小镇联盟的原动力!

不难发现,云栖小镇有很强的理想主义色彩。比如,小镇的盟约里并没有出现阿里云的字样,而是保持了中立的姿态,为中国云计算而努力。这是有意为之的。

阿里云的缔造者王坚本人就有很重的理想主义色彩。近年来,他在各种场合各种层面为云计算布道之功,影响之大之广,整个行业都有目共睹。目前国内云计算能够较快地进入金融和政府等核心领域,总体发展很快,某些方面超前于美国,王坚和阿里云的贡献是不可或缺的。

王坚曾经说过,从宏观上看,所有云计算公司最大的敌人不是同行,而是用户不想、不信任甚至根本不知道用云计算。从这个意义上,整个云计算产业其实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

我基本上参加了云栖小镇成立一年来的所有活动,也充分感受到,阿里并不是要搞一个机构为自己抬轿,心态非常开放。

云栖小镇的成员都称居民。原住民基本上都是阿里云的用户和合作伙伴。小镇最初讨论盟约时,虽然有人提出应该紧密围绕在阿里云这一核心的周围,但最终被阿里和其他居民否决。

而且,最初一批用户中好几个都是不打不相识、对阿里云公开猛烈吐槽过的,比如因为投诉而与阿里云背后的人员熟识的趣拍,曾在微博上炮轰阿里云、经CSDN报道而引起广泛关注的《大掌门》游戏开发者玩蟹,还有因为对平台质量不满意而搬走过后来又回来的Teamcola。

更被阿里云大会小会多次表彰、宣传的,是只有三四个人的博客园。网站负责人杜勇用他最擅长的方式——写博客,记录下网站在阿里云上遇到的酸甜苦辣,其中主要是大大小小的故障及其解决方案。这100多篇博客曾在今年的一次云栖小镇活动中,全文打印出来,贴了一整墙。后来更被整理成书,王坚说,这书阿里云人手一本,要当成圣经来看。

在合作伙伴中,有华数、四川电信、香港名气通这样的电信和IDC运营商,有杭州云计算产业园、杭州湾信息港这样的产业园区,有中软、东软、东华软件、易华录、恒生、金证、超图、科蓝、奥林科技等规模各异的软件开发和集成公司,有银杏谷、云锋等投资机构,有起步科技、数字天堂等开发工具和平台商,也有CSDN、ITValue、威锋网和开源中国这样的社区和媒体。

最关键的新居民如何加入,盟约也规定,采取几个老居民推荐、大家通过的方式,也并不是阿里完全主导。

不刻意主导,让生态系统的成员之间有机地建立合作关系,这也暗合自然界里生态系统发展之道。云栖小镇联盟成立至今,成员之间的上下游合作、投资已经非常活跃,而且很多合作都展示出自然发生的优势——角度和方式非常多样。

10月在云栖小镇如期举行的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期间,小镇联盟再次聚会。除了与来自芬兰Slush大会为中心的活跃的北欧技术创业生态系统代表团深度交流之外,联盟很多成员更自发地提出了很多大胆的设想和计划。王坚展望了以云栖小镇、西溪谷和杭州云谷等“一镇两谷”建设的宏伟蓝图,并提出组建云栖大学的设想。驻云和够快提议发起一个云计算推进项目,整合各方面联盟成员的优势资源,为更多创业公司上云提供帮助。这一提议得到很多成员积极响应,现在已经进入策划实施阶段。恒生则提出了云栖银行的计划。

开放、分享、合作和创新是云栖小镇最珍视的价值。而这些,恰恰对保持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活力至关重要,这些,也正是生态系统的真谛。

近期活动

更多

微博关注

程序员移动端订阅下载

相关热门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