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徐小平说他是天才,他的产品卖到四十多个国家,为了世界和平,他拒绝了一笔大单

发表于2017-09-28 18:00|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摘要:未来已来,但它并未汹涌而来,具体方向尚属未知,因此,身处前沿行业的人,不得不忍受寂寞。

未来已来,但它并未汹涌而来,具体方向尚属未知,因此,身处前沿行业的人,不得不忍受寂寞。

“为了世界和平,我们曾经拒绝了一笔大单。”Vincross创始人孙天齐半开玩笑地说。

几个月前,孙天齐收到过一封邮件,一个自称做儿童编程教育的公司想要采购Vincross的HEXA机器人。邮件中,孙天齐得知,对方的公司叫“禅”,需要采购120台HEXA机器人,60台运至叙利亚,60台运至约旦。并且,对方对这台机器人的遥控距离和载重十分关注。

“搞儿童编程的怎么会和‘禅’有关系?他应该是为了迎合中国文化的特点编的名字。”直觉告诉孙天齐,事情并不简单。他搜索地址,发现邮寄的地址在国际新闻中屡次出现——那是全球自杀式爆炸最惨烈的地方。

孙天齐当即回了封邮件,婉拒了这笔买卖。

孙天齐的HEXA机器人是全球首个全地形机器人,也是全球首个面向机器人开发者的机器人开发系统。目前,HEXA机器人已经卖到四十多个国家。那次恐怖组织之所以联络他,正是因为看到了HEXA机器人在国外的优异成绩。

初始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提到孙天齐时毫不讳言:“孙天齐是个天才,《图灵传》将近60万字,他大学就翻译了,罗辑思维节目中讲到的《图灵传》就是孙天齐版的。”

孙天齐“令人震惊”的事还有很多。他大学一年就写了10万行代码,徐小平跑去问从业人员,对方告诉他,专业的程序员一年也写不了10万行代码。为了实现机器人的梦,孙天齐还亲自跑到小米代工厂去工作,徐小平评价说:“这些经历,使他看起来不像是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待了一年多后,孙天齐继续他的项目,只是阵地转移至清华,成了清华的一名研究人员。

2014年,孙天齐觉得时机终于成熟。按照过去几十年的经验,一个领域机会减少的时候,另一个领域就该崛起了。他分析,移动互联网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创业机会越来越少。新火起来的共享、物联网、新零售等概念都与移动互联网关系不大,而是去打传统行业,这就是一个证明。

离开清华的孙天齐进入一家手机公司学习,很快就将公司的运作流程和手机的制作过程熟悉了。在那里,他还幸运地遇到了合伙人张帆。

两人一拍即合,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成立了Vincross。公司做的第一款产品就是HEXA全地形机器人,并打造类似iPhone的机器人应用商店。

尽管孙天齐技术过硬,但公司发展中他仍然遇到了不少困难。学术出身的他逐渐发现搞科研和创业的区别:一个科研项目需要用到某个芯片时,研究院会花6000元买一个,但创业时做To C产品,花6000元去买一片芯片成本就太高了。在研发过程中,许多可以借助外力完成的科研,团队都需要自己学习并开发,这样一来,成本虽然降低了,但难度提升,研发周期也增加不少。

另外,其他行业中,工程师是高度细分的,做软件的只做软件,做结构的只做结构。但人工智能行业则不同,机器人不是硬件操纵数据,而是软件操纵硬件,软件硬件深度结合,硬件稍微改变,软件程序就不好用了,而物理交互是此前计算机行业中不存在的。要寻找既要懂硬件又懂软件的工程师难上加难,因此,培养人才成了公司的重要任务。

HEXA机器人中拥有一些黑科技,比如它的头可以一直旋转。这个看似很小的技术环节,却是很多机器人公司头疼的问题,因为头部的电路板绕一个方向一直转一定会拧线。在用户测试中,HEXA的头部可以无限旋转都不拧线。这一技术问题的解决使得机器人的肢体转动、攀爬异常灵活而不受阻碍。

作为机器人开发系统的HEXA,因为很难讲出具体场景的应用,融资时也会受阻。徐小平曾经在听了孙天齐的解说后对他的模式予以否定,觉得“不靠谱”。徐小平透露说,团队否定HEXA后,他翻来覆去睡不着,晚上打电话给孙天齐问:“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

孙天齐告诉他,很多投资人并不了解真正的机器人和机器人开发技术,总会问及机器人的具体应用场景,所以为了便于投资人理解,他不得不编造出一个具体化场景。

真正明白HEXA的模式不是件容易事,但徐小平最终被打动。采访中,徐小平一直强调:“孙天齐是非常聪明的那一批机器人研发者,我相信十年后,HEXA将会成为陪伴每个人左右的产品。”很快,孙天齐就拿到了徐小平真格基金的100万美金天使投资。

GGV Capital(纪源资本)是Vincross A轮的主要投资方,该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对这家创业公司感兴趣的主要原因在于HEXA综合的生态系统。

GGV副总裁余俊也在采访中表示了对Vincross团队的认可,他认为,在技术层面上讲,能做出一款真正的仿生机器人是极其困难的,而孙天齐团队则具备这样的技术能力。“把产品做到这个完整度的人工智能公司几乎没有。”

方向

“大家都在炒概念,其实人工智能还远远不到1.0时代,可以说只能算0.5时代。”1989年出生的孙天齐有着超越其年龄的清晰逻辑,他判断说,机器人目前的发展阶段像1970年代的PC,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东西是未来,但没有人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1970年代,IBM的董事长曾经认为全世界只需要5台PC机,用于大型公司的数据计算,但乔布斯、比尔·盖茨却坚信人人都会拥有一台PC机,并为此不懈奋斗。

孙天齐认为,如今在人工智能领域也是一样,创业公司都像在大海上漂行的船,没有坐标、没有参照,往哪里漂只有自己知道,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要说服投资人、用户、同事,告诉他们:相信我,这么走是对的。

孙天齐认为自己在做的HEXA六足机器人,代表着未来的方向。“水涨船高,船不能比水高,我们可以之字形前行,但不能南辕北辙。”方向对于孙天齐来说很重要,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们不能超越时代去发展。为了公司的生存,他们有时需要妥协。明年,他们会去做管家类的机器人,有具体应用场景,普通人更容易理解和接触。但对于孙天齐,这个六足小家伙才是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

他对于人工智能的需求有着异常清晰的洞察。

他的HEXA机器人并非普通人的玩物,它是极客和发烧友们的学习工具。电子产品和人的交互平台正在发生大的变迁,整个消费电子行业中,移动互联网已经没有机会。“再找到一个需求,甚至是伪需求都很难。”孙天齐如是说。

电脑是虚拟时代的产物,与数码和信息层次有关。你输入信息给它,它输出信息给你。新的机会则与此完全不同,电脑做不到实体世界的数据化,但机器人可以。

“大量软件开发者无法进入这一领域,是因为他们没有练习机器人编程和操作的硬件和机会。”孙天齐分析目前的机器人市场的现状:通常情况下我们看到的多是玩具机器人,你可以与它沟通聊天,带有一定的智能性,但本质上还是“智能手机”时代的产品,是“装了手脚”的智能手机。另一种则是波士顿动力这样的公司生产的机器狗,一台200万美元,普通人很难消费得起,并且不在市场上公开售卖。

机器人行业最大的问题不是具体场景应用,而是满足开发者对机器人开发编程的需求。孙天齐认为,智能手机能发展,苹果手机只是一个载体,大量软件公司去做各种各样的APP,才真正让智能手机焕发生机。而机器人行业想要发展,不是去做扫地机器人一类,那只会让机器人行业更趋向家电行业,丧失真正的行业创新力。

在人工智能领域,产品也应当要有分工。如同移动互联网时代,硬件、系统和应用是分开一样。做硬件的公司如华为、三星,做系统的如安卓、iOS,做应用的如腾讯、滴滴等。滴滴不会去做手机,而会直接依靠其他公司生产的手机载体。但机器人行业目前未到分工阶段,每家公司都需要从头做到尾。“做扫地机器人,一家公司需要从机器人硬件到系统再到扫地的应用植入面面俱到,这是非常庞大的一个工程,在PC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巨型公司也不会去做这么长的产业链。”

基于此,孙天齐在HEXA机器人上开发出skill应用,开发者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为HEXA开发skill、移动APP和互联网应用,让机器人开发者有了练兵的机会。

此前,孙天齐曾在Kickstarter上为可编程六足机器人HEXA发起众筹,定价为549美元。之所以首先进入国外市场,是因为“外国人比较愿意尝鲜,对于这种新的机器人形态表示兴趣,而在国内,普通民众更关心的是这个机器人具体能做什么,‘可以搬东西’还是‘清洗管道’”。但对于Vincross而言,这种类似于安卓、iOS系统式的机器人,具体应用要根据开发者的设定,所以很难回答HEXA的具体作用。

孙天齐以苹果公司类比,苹果电脑最初一年只卖了550台,但它做对的一件事是,没有规定特定的情景。其他公司在做具体应用场景中的电脑,比如专门制作卖给秘书、会计。这样一旦需求转型,这些公司将被率先淘汰。而苹果公司具备柔性,针对的更多是电脑爱好者和开发者。一旦游戏这一需求出现,会有大批开发者进入开发,转型很快。“我们做系统也是这个原因,不做具体场景化的事,让产品有柔性,模式也有柔性。”

“如果你用现有的机器人来做相关的探索,那你必须要有足够的机器人学背景。”Vincross首席运营官徐凯强曾说:“因为哪怕是抬胳膊这种简单的动作,也需要好几百行的代码,但是用我们开发的生态系统,让机器人做这种任务就会非常简单。”

这套生态系统叫做“MIND”,它包括了编程语言、技能商店、移动端应用程序,以及3D模拟器,凭借这个模拟器,开发者可以快速地让虚拟的HEXA完成一系列动作,或在虚拟环境下做测试。

“我们也不知道开发者社区会创造出什么,”徐凯强说,“这个生态系统缩短了开发者与机器人领域的距离。”

“我们希望看到开发者社区做出搜寻救援、家庭安全等方面的技能,”徐凯强说,“我们至今利用HEXA做的是,把开发者之前无法触及到的技术放到我们的平台上。对下一代产品,我们希望增大HEXA的体积,让它能爬上更高的台阶,跨越更困难的地形,并为它加入更多传感器。”

未来

“现在四处宣讲人工智能的一些科学家都并不真正了解人工智能,比如霍金是研究物理的,埃隆·马斯克也不是人工智能专业。”孙天齐说,机器人真正解决的问题今天还没有被大众所认知,但HEXA在不断尝试。“公司的愿景就是,能够让机器人帮助人类解决实际问题。”

他认为,如今大量人工智能公司都在研究服务性机器人,比如超市中代替人跑腿的机器人,使得大量的超市工作人员失业,这并不是一种真正的进步。机器人应当作为人的延伸,到达人类肉身到达不了的地方探索,机器人的一大价值应当用于空间探索。“火星、深海这样的地方人类很难到达,深海99%的地方对于人类还是未知。”

不久前,孙天齐的一个潜水员朋友在潘家口水库遇难,搜救时有人来找孙天齐帮忙,孙天齐联系了几家机器人公司。采访当天,潜水员的尸体刚刚被找到,而找到尸体的,正是水下机器人。

有个经典的政治学悖论:火车道岔上,1个小孩在废弃道岔玩耍,5个小孩在火车行驶的轨道玩耍,火车要不要变道以拯救更多人,成了伦理学上一道争辩不休的难题。

这样尖锐的问题无处不在。“天津油罐爆炸案对我的触动很大,网上贴过一张照片,所有人都从爆炸现场往外走,有一个消防员却在逆行,向火里去。”孙天齐问:“难道消防员不是人吗?人的本性应该是趋利避害,是不能往火里去的。我们选择一个可能牺牲的消防员去拯救更多人,对于消防员来说,这本身也是一种残忍。”而随着机器人时代的到来,这样的问题会逐渐被解决。未来,机器人可以代替那批少数需要牺牲的人。

孙天齐目前正在与地震救援中心、消防等机构洽谈,希望HEXA机器人能够具备更大的社会价值。地震救援中,95%的时间是在找人,5%的时间才用来救人。72小时内是救人的黄金期,而在这个时间之内余震强烈,救援人员会冒很大的生命危险。

孙天齐说,找人的过程其实如同机器人的传感器作用,也就是说,地震中95%的工作都可以由机器人来做。只有适应灵活爬行的机器人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这也正是HEXA的意义所在。

机器人的另一个价值在于陪伴,发达国家老龄化已经非常严重,中国也在趋向老龄化社会。机器人将有可能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并在家庭中扮演重要的作用。

索尼曾经生产过一个机器狗,在日本卖了10万个,后来,由于项目负责人离职,机器狗被停产。出乎意料的是,日本居然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很多老年人控诉索尼公司“惨无人道”,担心陪伴自己的机器狗坏掉,要求重新恢复狗的维修。为了安抚老人,民间产生了自发维修机器狗的组织,一些寺庙甚至能够提供坏掉的机器狗的超度服务。

一位美国航天研究人员购买了一台HEXA,在太空,宇航员往往要待上半年时间,举目无亲,内心极度空虚。由于太空环境的复杂性,宇航员们不可能带猫、狗等宠物上去,而带HEXA上去,也许能起到同样的作用。因此这名研究人员将其买回去编程,为它设计一些娱乐交互,使它具备陪伴属性。

孙天齐否认人工智能的发展会威胁人类的生存:“你认为文学能不能毁灭人类呢?人工智能只是个学科,没有任何一门学科能够毁灭人类。”

他引用人类学后达尔文主义的理论,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生物——基因。人会生老病死,但基因会通过抛弃一个人和遗传至下一代人而获得生存,《自私的基因》的作者道金斯认为,基因是独立的生命,它能够操纵人生存、求偶和繁衍的行为,为的是将基因传递下去。

“人工智能只是大规模复杂数据系统,没有生存动机。”按照孙天齐的说法,没有动机的人工智能不存在毁灭人类的可能,其威胁只是来源于操纵它背后的人,这和原子弹的现状一样,所以情况并没有变得更糟,只是手段变得多元。

他认为,人类之所以畏惧人工智能,是基于我们长期以来对自己智商的优越感。人类对跑车不产生畏惧是因为人类已经承认了自己连豹子也跑不过的事实。

人类还没有习惯比自己聪明的仿生物,因此阿尔法狗与李世石的比赛中,人类会对阿尔法狗的聪明感到恐惧,而“阿尔法狗下围棋的行为是人类要求的,它自身原本没有求胜的动机,所以根本不构成威胁。”孙天齐说。

未来已来,但它并未汹涌而来,具体方向尚属未知,因此,身处前沿行业的人,不得不忍受寂寞。这,大概是先行者的宿命。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