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云计算RSS CSDN首页> 云计算

Mirantis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Boris Renski:How to Make Money on OpenStack

发表于2012-08-11 09:29|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摘要:Boris Renski围绕OpenStack到底能不能赚钱,我们为什么要参与OpenStack这样一个平台?OpenStack里面有多少钱,OpenStack的市场有多大?为什么在OpenStack中赚钱比在其他Stack或其他一些代替解决方案中赚钱更容易?我们要想赚钱的话应该做些什么?四个话题进行阐述和分析。

8月11日,首届OpenStack亚太技术大会(OSAC)进入第二天。作为OpenStack社区在亚太区的首次技术大会,地区覆盖中国、日本和韩国,数十位国外的OpenStack核心企业及国内前沿开发者将齐聚OSAC。此次大会由全球最大中文IT技术社区CSDN和中国 OpenStack用户组COSUG联合举办,CSDN将对大会做全程报道,进入直播专题。

Mirantis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 Boris Renski

在8月11日北京站第二天演讲中, Mirantis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Boris Renski带来了主题为《How to Make Money on OpenStack》精彩演讲。

Mirantis公司有国际血统,有俄罗斯的血统,总部在硅谷,60%的员工在俄罗斯,我是俄罗斯人,我的合伙人也是俄罗斯人,很多公司高管都是俄罗斯人,所以我们在公司中有俄罗斯的文化。中国和俄罗斯其实有很多相似点,我们都爱体操,而且在奥运会上也一直获得了很多体操金牌;我们也都喜欢国际象棋,中国和俄罗斯也都主宰了国际象棋的国际赛事,长久以来都是如此。当然我们也都喜欢钱。我们有这么多的共同点,我们有这样的文化,我们也都爱钱,所以我的主题就要讲一下如何赚钱。

我主要的使命是召集更多的中国OpenStack社区,能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更加的活跃,能够为它作出贡献。不管是个人的开发者还是公司,从历史上来看,很多OpenStack的传道者都是由rockspace驱动的,OpenStack是开放的,我们可以共同合作、共同开发开源的软件,它会是未来社区的主导。谈到关于开源以及社区,我们会想到这样一幅图,这对于召集人们加入开源软件并不是很有吸引力,所以我想给大家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角度。除了为了社区做贡献之外,OpenStack还是一个赚钱的好工具。在俄罗斯,我不是立刻想到编码,还会想到钱,所以要看一看如何把OpenStack变成一棵摇钱树。

OpenStack的生态系统中有没有钱?

在我看来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我们有很多的假设,回答也都是基于这些假设的。

1、云很大,所以云不仅仅是开源或是OpenStack,它是一个服务提供的模式。很多公司也都改变自己的战略来实施云的战略,也有很多的运动是围绕云来进行的。云的潜力非常大,包括AWS,以及rockspace的增长也都非常快,过去有18%的增长,AWS,以及rockspace,从2007年开始,每年都有百分之百的增长,非常快。亚马逊的增长非常令人惊异,但亚马逊在2011年时,它的网络服务有10亿美元的市值,近期他们认为他们AWS的服务会比他们的零售业更可以称作是核心的业务,也有很多合作伙伴。rockspace会更小一些,2011年有1亿美元的收入,这个数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有百分之百的增长速度。

2、云将会是开放的。大多数的云都是基于开源的技术。开源这些软件比专有软件会更有创新性。但是OpenStack会更不一样,因为如果你看一下在云生态系统中关键的公司,谷歌、rockspace的基础设施,会有很少的私有部分,这些从一开始就在规模上下手,他们也很快看出来,如果我们使用专有的组件,他们可能并不能够迎头赶上,如果他们使用标准的企业专有平台来建设他们基础设施的话,他们的软件运维会非常高,所以他们也就寻找了开源的解决方案。今天也证明了这确实是可行的,并且是非常成功的一个模式,他们也都是云方面的先驱者,也是我们所有人的灯塔,让大家来追随他们。

3、为什么说OpenStack生态系统能够赚钱?在我看来,OpenStack已经赢得了云战争,虽然有很多其他的替代方案,但是我们有数据显示在IRC聊天室里面的开放人员有400人在参加开发程序,其他的就少很多。这不是唯一的标准,还有其他衡量标准,但是OpenStack赢得这个战争是绝对没有问题的。OpenStack基金会的规模,一年之前很多人都开始认为OpenStack将会成为云方面的Linux,现在OpenStack已经有了它自己的基金会,我们也知道基金会的预算只是比Linux基金会要小,和其他生态系统中的基金会相比,比如Mozilla和Apache都比OpenStack小很多。虽然预算并不是唯一标准,但是两年之后我认为OpenStack会成为第二大开源组织,或世界第二大开源基金会。

4、OpenStack也是在历史上增长最快的开源项目,超过180多个组织,超过3000多位开发者,贡献他们的编码或传道。

总结,OpenStack确实有钱可赚,你可以想到几点:1、OpenStack确实已经搅的软件市场风起云涌。2、开源并不是取代现有软件的便宜品,它会主宰REAS(音)的市场,以及基础设施的市场。3、OpenStack是开源服务平台的霸主。

OpenStack生态系统中有多少钱?

说实话,我们没有什么办法能算出具体的数字,但是我们却有很多方法可以来估算。当我们谈到市场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定义一下什么是OpenStack的市场?是服务,还是硬件,还是我们要卖出的硬件,因为有些人可能想用OpenStack来建设自己的私有云。看一下VMware的年度报告,2011年,VMware的协议收入已经占到了16亿。如果看一下59%的市场都被VMware占领,也就是27亿美元,只是说到协议方面,如果加入硬件和服务的话,其实已经达到150亿,有的时候是190亿美元,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OpenStack正在进入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可能是150亿,甚至是190亿美元。总数并不重要,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数量到底是多少,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样一个市场非常好。

为什么在OpenStack中赚钱比在其他Stack或其他一些代替解决方案中赚钱更容易? 

我们有很多其他方案可以选择,我们为什么还要花时间和精力投入到OpenStack上面,而不是CloudStack或其他方面。

如果想要最好的来描述它,OpenStack其实非常的独一无二,不只是统治领域的开源,同时还是一种商业模式,能够推动社区的发展。所以如果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可以看一下OpenStack是怎么样开始的。是rockspace两年前推出的非常快就进入的市场,每个人都在谈论OpenStack,基本上从石头缝中蹦出来一样,rockspace非常幸运,也是非常聪明的举动。rockspace一开始推出OpenStack时,它对于推动这个项目有不同的见解,但主要是基于这样一个理解,很多人都在云生态系统中竞争,也有很多一些势头,但还没有一个确定的云战略,比如亚马逊、VMware;也有很多人在后面紧追,比如戴尔,他们算比较慢的,也可能需要跟上。所以rockspace可以说是最大的一个组织,戴尔、思科虽然在云战略方面比较落后,但我们看到有OpenStack这个东西,还有亚马逊、VMware,虽然亚马逊很大,但我们要想取得成功,必须要合作,所以我们有一个很大的社区,每个人都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有Switch、Nova,思科把他们的营销主要放在了推动OpenStack上。OpenStack在各地都有,所以各个公司都加入了OpenStack。OpenStack建立的时候,一开始是这样一个项目,主要为了社区来准备的,想要驱动社区,想要让社区赚钱。

看一下其他方案,就会有一些不同。开源的概念以及其他很多供应商都是由其他驱动的,比如有一些CEO说有这么一个锁定的东西,很多东西都担心被锁定,所以我们要让我们的项目开源。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平台是对每个人开放的,所以很多组织都开始这么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组织开发了这么一个项目,只是把他们代码以及环境打开,并且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告诉所有的人。现在我们还是有很多自有的云环境,这个环境当中都是由一个组织进行管理和开发,但现在公众都会跟他们说,你们这样都是供应商锁定的,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是开源的,不是供应商锁定的。但实际上很多这种平台都是供应商锁定的,只是告诉人们不是供应商锁定的,其实是同一个组织进行管理的。我们会发现其他很多所谓的开放云的环境或开放云的供应商或组织,他们其实是为供应商赚钱的,并不像OpenStack这样真正是为社区去赚钱的。

怎么能够从OpenStack这边真正的赚钱?

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要看一看目前的一些系统。现在很多的公司都想要通过OpenStack方面来挣钱,他们用了不同的策略,我想要去看一看他们不同的规模,比如有一些解决方案是文化自有的,但另一方面有些解决方案是完全开放的。这里的对比并不只是说哪个一定好或哪个一定不好,而是说这种开放和自有的是完全一种不同的策略。作为自有的来说,当然实施起来非常容易,基本上把所有的硬件、软件以及组件都进行打包,并且自己进行测试,然后提供其中一些代码,所以放在一个盒子里面,这样一按键就可以进行使用。对于这种自有来说是非常好部署的,但对于开放来说,可能这个组织本身要去承担很多的工作和风险。

同时我们也有一个硬件和软件,以及支持方面的不同,同时还有系统方面的整合。在这几个方面我们都有不同的供应商,可能有些比较开放,有些是既开放又自有的一种组合形态。下面具体看看每个方面。

硬件方面。每一个硬件的提供商都有自己的好处和不好之处,并不是哪个是绝对的好。

好处是跟企业的购买路径完全一样的,比如IT公司是非常大的市场,这也是我们挣钱点所在,这些企业有自己的购买模式,这种购买模式就是希望这个解决方案是打包的,然后用起来非常容易。把OpenStack和一些硬件打包,并且把它给到你的企业,就会发现这跟目前企业的购买模式非常一致。同时也可以通过渠道进行销售。比如可以和联盟进行销售,或跟分销商进行销售。业务模式可以充分利用起来,也就是说你的成本和收入是成正比的,这样一来可以得到非常好的利润,也就是说你可以建立一个公司,有一个非常好的业务模式,同时还可以挣到很多钱。

 

不好之处就是很难进入市场,因为现在很多企业有这个购买的模式,购买模式既然已经固化,可能不太喜欢去买一些其他的硬件,他们可能已经习惯于去买比如惠普这些公司的硬件。有些公司以前都没有市场占有率,现在要想卖自己的硬件,可能就需要很大的成本,比如需要进行品牌的推广等等。一开始的时候研发投资非常大,也就是说要有软件、硬件的专家都放在一起,而且要花很多时间和钱进行科研,所以初始的投入非常大,才能够满足企业的需求。目前有些关键的市场参与者,主要是硬件方面的,比如Nebula,现有一些供应商都有自己的不同角度,比如Nebula会说我们现在就是OpenStack的iphone,你们只要看到这个硬件就基本可以用,所以应用起来非常方便,而且我们价格也不错,还有非常好的一些戴尔的组件。另外我们还有其他一些公司,这些公司把现有的硬件和以前的一些OpenStack的平台进行绑定,比如Crowbar就是很好的软件例子。惠普就是这样做的,思科也有自己的业务,他们做了一个OpenStack的整合。

软件方面。它的好处和不好处跟硬件方面有些类似点。

好处就是研发方面投入较少一些,同时硬件供应商可以成为你的销售渠道。比如在OpenStack软件方面有一个非常好的公司,这些公司的人就把自己的产品和目前很多硬件的分销商进行绑定,通过这些渠道可以进行销售。这其实有很大的潜力。还有一个非常好的业务模式,只要进入的这个市场,就有非常好的估值,有非常好的资产,有非常好的利润。

不好的地方也非常类似,首先这些企业不太习惯于买这种云,以前习惯了用VMware,他们要改变这样的角度,改变他们想法的话,就需要很大的投入,因为首先要让这些企业想好花钱买你的OpenStack,因为他们之前已经花钱买VMware了,所以不太想花钱买云。这就要进行一些品牌的投入,可以通过戴尔、惠普等供应商,跟他们的硬件进行绑定。我的经验告诉我,要通过这种渠道进行销售的话,很难带来需求。所以大部分产品都是通过高层的需求所带来的,如果把这个软件跟硬件进行绑定的话,一般不会再有另外的需求。比如你跟戴尔硬件进行绑定的话,最后就算有了新的需求,并不是戴尔硬件本身带来的,是OpenStack本身带来的,很多供应商没有意识到OpenStack会给你带来一些额外的需求。要想保证这个市场的占有率,OpenStack是免费的。OpenStack现在是开源的、免费的、开放的平台,现在如果要想从OpenStack许可上挣钱的话,可能就很麻烦,因为很多人说OpenStack是免费的。有几个关键的参与者,比如Cloudsceling公司主要做一些大规模的服务提供,有些公司想要建非常大的云。

支持方面。当然业务模式很好,作为支持方面,他们是充分使用了OpenStack的势头,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OpenStack是开放的,如果把其中一些自有性的组件放进去的话,就让人觉得不太好,不是说是开放的吗?如果有支持团队的话,可以给他们说我们用的还是OpenStack,我们还是开放的,我们可能会有一些自有的组件在里面,但可以支持你,可以帮你们进行测试,并且提供进一步支持。所以他们可以充分利用OpenStack本身的发展势头,同时他们和目前企业去购买开源的模式是一致的。

劣势就是首先和目前现有供应商进行竞争,比如SuSe。OpenStack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差不多的,他们并没有把OpenStack做得更好或有什么不同,他们只是把OpenStack做很好的测试,保证企业能对他们进行购买。对他们来说支持是很好的强势,但还要跟现有其他一些产品进行竞争。另外是品牌的建设,还要知道他们是一个服务的公司,并不是主机公司,他们就会强调我们提供的是服务,可能提供的服务比其他的好,这些公司都有自己的重点。比如现在Linux在云当中的应用,SuSe更加强调的是云是为了达成一定的目标和使命。

SI方面。一开始他们就想过我们要进行商业化的运作,一开始就想利用OpenStack进行商业化运作。因为他们出售这些东西都不是给一些私有公司的,而是去充分的使用OpenStack这种开放源的特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SI方面是非常好的一种模式。一开始没有人知道OpenStack商业模式最后变成什么样子,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吸引客户的参与,这样才能摸索我们的道路。所以我们觉得这种模式是非常好的,先去销售,然后学习他们可能会出现的问题,然后不断改善我们的业务模式。

劣势是哪些?首先业务模式拓展比较慢,不能很快拓展起来,要想拓展你的业务只能招更多的人,所以业务模式基本是固定的,而且商业化的过程也是比较长期的,短期之内不能快速达成你的目标,要通过一些项目,比如两三年之内才能把OpenStack做好。

Mirantis公司目前是OpenStack生态系统当中第一位,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公司,比如hastexo比较小,但是灵活性比较强,他们现在可能就十来个人,但确实有一些自己的专家。我们还有其他一些参与者,我们也和其他非常有竞争力的供应商进行竞争,特别是一些现有的公司,比如闪存的研发公司,比如SSS、Infosys等等,他们现在是一些很成熟的公司,而且都有数千名员工,都有非常成熟的业务模式。

互补性,如果想在OpenStack方面有进一步发展的话,我们要提供更多的服务。OpenStack本身是一个发展非常快的生态系统,而且有非常多的功能和方面,也许你们公司就有一个产品可以对OpenStack做进一步贡献,这样一来就称之为互补方面。比如Nicira发现他们一个软件可以真正用到OpenStack当中,他们就能够贡献给OpenStack这个平台。其他公司也是如此,他们会发现自己的部署或自己的产品,已经有自己的运营团队了,同时也自己进行部署和应用和自己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他们发现其实这些方面也可以和OpenStack有互补。比如OpenStack也可以用到他们一些资源,能够保证OpenStack和他们现有的资源进行互补,进行更好的部署。Puppet就是这样,他们用OpenStack的话,说明他们有更多许可可以通过OpenStack这个渠道销售出去。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公司通过OpenStack挣钱的经验。

刚才已经跟大家讲了OpenStack市场规模,OpenStack挣钱理念,以及开发系统的优劣势。这里想给大家讲讲我们公司是怎么做的,我们公司是怎么通过OpenStack变成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而且如何通过OpenStack挣钱。

很早以前,我们就是一个软件公司,当时我们做很多事情,建立了一些自己的专业人才队伍和技术积累,主要在云里进行各种各样的工作,当时也做了几个项目。但当时我们并没有一个重点,所以基本上我们是范围比较广泛的软件公司。但后来我们发现OpenStack发布了,OpenStack是非常好的开源技术。

如图是OpenStack当时宣布时的网页样子,我们当时决定要开始用OpenStack,让我们所有开发者都使用OpenStack,我们公司一共有300多人,决定用OpenStack来做我们自己的私有云,我们也很喜欢OpenStack,而且也不错,一开始运行的很好,有很大的潜力,也有很多的工具可以使用,所以我们认为我们就要使用这样一个技术。我们所做的是我给麦克·考利亚打电话,他是这个驱动者,我说我们想参与其中,怎么做?麦克考利亚说你们想怎么做,我说我也不知道,他说你还是跟劳伦说一下,劳伦说我们干脆见面算了。于是我们举办了一个见面会,一开始只是20多人很小的规模,后来我们见面的时候发现居然是超过100多人来到了第一次的见面会。

第一次见面会之后,人们就知道Mirantis是做OpenStack方面的工作,我们也展示了一下我们怎么样在IT部门使用OpenStack,接着就有人不断寻找我们。Randy Bias就找到我们,想和我们合作。Ray给我们打电话,说我们所有员工都自己创公司了,没有人和我一起做OpenStack,所以想跟你们合作。还有其他一些人也打电话跟我们说想做OpenStack。我们发现这么多人都对它很感兴趣,所以我就去了我公司的管理层,说我们要专注OpenStack,我们要成为OpenStack的服务公司。

但公司的管理人员坐在那儿说这个想法太傻了,这个领域太窄了,我们是一个云计算的公司,不是OpenStack的公司。我说“什么,云服务公司,没什么意义,如果我们的顾客想要云计算的话,我们可以为他提供什么服务呢?”我们的管理层说“你还太年轻,你什么都不懂,云计算有非常好的前景,还是忘掉你那个想法吧。”从这个故事给大家展示一下,其实你也可能遇到一些阻力,也可能像我一样遇到这些问题,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OpenStack,不是你会一帆风顺,可能还要做一些努力。

后来我们向一个硅谷职业营销顾问咨询,我问他应该怎么办,我们是应该提供云服务,还是应该做OpenStack?他说“我认为你们应该做OpenStack,你们应该做一个网站,写OpenStack,还应该写一些博客,还要写一些谷歌关键词,说到OpenStack,还要做一些见面会。”后来我们管理层说连营销顾问都这么说了,我们就这么做吧,后来我们果然这么做了。我们就是一个专注于OpenStack的工程公司,我们有水平来定义市场的服务商、企业,还有一些营销上。后来我们规模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有60位OpenStack顾问,我们有很多大牌客户,我们也是基金会的创始赞助商,同时也为它的关键项目作出很多贡献,我们每年增长率有百分之百。

更多OSAC及OpenStack相关信息,请关注@CSDN云计算微博,也欢迎加入国际云计算技术交流群OpenStack中文社区进行交流讨论。

0
0
Mirantis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Boris Renski:How to Make Money on OpenSt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