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云计算RSS CSDN首页> 云计算

“撒网,然后祈祷” 亚马逊云服务改变VC支持创业方式

发表于2017-05-24 14:31| 次阅读| 来源AWS博客| 0 条评论| 作者CSDN

摘要:哈佛商学院教授拉玛纳·楠达(Ramana Nanda)及其同事研究发现,创建公司正变得越来越快速和廉价,以至于风险投资家(VC)们已经改变了资助创业者的战略。

最近一项研究显示,随着云计算技术的快速发展,创建公司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快、更便宜,VC正在重新思考投资的对象以及投资数量。我们已经进入“撒网,然后祈祷”(spray and pray)的投资时代,过去十年间,风险投资公司支持的初创企业比以往更多,但前期投资的时间和资金都较少。哈佛商学院教授拉玛纳·楠达(Ramana Nanda)想要弄清楚,这个新战略是否能帮助投资者及其投资的公司获得回报。

楠达及其同事们在即将出版的《金融经济学杂志》上刊发论文,题目为“实验成本和风险资本的发展”,其他论文作者还包括加州理工大学的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wens)和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马修·罗德斯-克罗普夫(Matthew Rhodes-Kropf)。研究人员研究的重点领域就是近年来出现的最重要技术转变——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它让初创企业廉价租用云端的服务器空间和开发工具,按照需求扩张,而不再需要自己购买昂贵的的硬件和软件。

通过比较2006年引入AWS之前和之后的投资率,楠达和他的同事们发现VC改变了他们支持初创企业的策略,比如基于云计算的软件和服务公司利用AWS来降低成本,而生物公司等受到新技术的影响更少。楠达说:

“我们的目标是了解VC是否将资金分配给大量的初创企业,而每家公司只得到少量的资金支持。同样重要的是,我们想看看VC是否只投资于比较糟糕的公司,或者那些‘长镜头公司’获得成功后是否能拥有更高的价值。”

研究人员发现,在2006年AWS引入到2010年期间,接受第一轮融资的初创企业数量大幅增加,特别是那些最能利用云服务优势的公司。在航天、医疗等行业,获得VC第一轮融资的公司从350家增加到450家,增长了30%。而那些可以利用AWS的软件和媒体行业初创企业,获得资助的公司数量从375家增加到700家,增幅接近100%。

云计算对VC投资的影响


       2006年推出AWS后,在该技术帮助下,获得VC第一轮融资的公司数量增长了1倍。

在楠达及其同事们研究的2002年到2010之间的初创企业中,43%没有接受过第二轮融资。他们发现,2006引入云计算后创业失败率有所增加,这意味着虽然VC资金被投资给更多的企业,但他们中的许多公司在获得第二轮融资前就已经失败,这种现象被称为“A轮出局(Series A Crunch)”。

楠达说:“好处是,今天越来越多的公司获得资助。过去,你不太可能投资长期的赌注,因为它不会盈利。现在,由于创建公司变得如此廉价,你可能更愿意给更多公司以尝试的机会,如果他们没有取得成功的希望,你也可以很快关掉它们。”

其次,成功的公司第二轮融资后估值会大幅增加,这意味着“撒网,然后祈祷”的方法可以有效地确定“长镜头公司”的身份,即真正有前途和高于预期的公司。楠达引用Airbnb为例说:“你可能认为,把钱投给靠出租地板上床垫空间的公司是没有前途的。但是后来发现事实恰好相反,Airbnb成为超有价值的公司。以前,Airbnb这类初创企业要想获得资金支持肯定非常困难,因为它属于‘长期赌注’。”

创企收到更少指导

然而,“撒网,然后祈祷”的战略确实存在些缺点。第一个担忧是,随着资金的快速进场,风投公司不太可能承担传统角色,即向初创企业提供咨询和指导,向公司管理中投入的资源也更少。举例来说,研究人员发现,对于他们所关注的公司群体来说,VC在第一轮融资中就将投资者送入董事会的可能性降低了14%到21%。

楠达称:“这种策略将管理公司放在后期阶段,部分原因是在失败率如此高的情况下,不值得风投公司为此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此外,Y Combinator和TechStars等创业加速器的诞生也能够为创业群体提供业务和技术咨询,直到他们能够证明自己,并成长到VC愿意投入更多时间和金钱来保证它们成功的规模。

“撒网,然后祈祷”投资战略另一个令人担心的地方是,通过强调向那些能够迅速证明自身价值的公司投资,VC可能忽略另一类复杂的初创公司,它们往往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开花结果。楠达说:“这种战略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它引导投资者直接关注那些你可以迅速而廉价的方式了解的项目,同时强调复杂初创公司存在的复杂问题,这让了解后者付出的代价更大。”

南达指出,如果在更复杂的行业(比如清洁技术行业),这类复杂初创公司数量保持不变,而软件企业数量增加,那么“撒网,然后祈祷”的方法仍然能够创造净效益。然而,如果获得资金的复杂公司数量减少,并且形势有利于更快、更容易启动的公司,那么这可能预示着问题。南达希望在未来的研究中解决这一问题。

楠达说,从好的方面来看,近年来技术创新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很少有工业部门没有看到其开发成本大幅下降的优势。例如,CRISPR技术已经支持在生物领域使用基因编辑,3D打印已经允许为硬件初创公司快速制造原型,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帮助将建造和发射小卫星的成本控制在100万美元以下。

楠达表示:“我们经常看到在某个领域的技术进步成为其他领域进步的推动力。超级计算机已经为核初创公司大规模创新打开了大门,只需要投入2亿美元就允许我们模拟核反应堆内部情况,而不再需要60亿美元!“随着新技术(如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虚拟现实等)取得更多进步,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的成本只会越来越低,能够获得成功的创业公司数量则会增加。楠达说:“这些领域的每个创新都在影响其他创新的步伐,无论是作为创业家还是投资人,这都是个迷人的时代。”


0
0
  • CSDN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向CSDN吐槽
  • 微信号:CSDNnews
程序员移动端订阅下载

微博关注

相关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