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云计算RSS CSDN首页> 云计算

专访两届图灵奖得主、七大ACM/IEEE院士:人工智能先驱在想什么、做什么?

发表于2015-12-28 08:18|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周建丁 卢鸫翔

摘要:包括近两年的图灵奖得主Leslie Lamport博士和Michael Stonebraker博士在内,七位全球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大师接受CSDN记者专访,解密人工智能背后的科研故事,畅谈人工智能技术的演进及未来发展。

Peter Lee:我们永远不会创造出人类化的人工智能


CSDN:您为何选择计算机研究作为自己的职业,并潜心研究这么多年?其中最有乐趣和最困难的部分都是什么?有没有什么故事能够与我们分享?

Peter Lee:我走上计算机科学的道路,并非顺理成章。我父亲是物理学教授,我母亲是化学教授。你可以想象,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他们一直希望我学习关于物理世界的科学,例如物理和化学——可能我让父母失望了。这也是我跟朋友们讲的一个笑话:我上大学时竟然选择了数学。事实上,我被计算机科学的思想深深吸引了,因为你真的可以通过研究来深入了解某些现象,甚至是从数学的角度上去理解。根据这样的思想,去编写计算机程序,或者搭建一台计算机,可以进一步实现并发展这些思想。我小时候做的第一件这方面的事情,是尝试理解一种名为“战舰”的游戏。我研究出了一些理论,使我能够在“战舰”游戏中打出最好成绩。

计算机科学的妙处正在于此:我可以用这些理论编写一个程序,用它来玩游戏。虽然我当时还只是个小孩子,但计算机科学已经让我非常着迷。这种想出一个点子就造出一台机器的可能性,让这些点子非常有吸引力。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玩的事情了。

今天,我们可以利用计算机科学来研究一些非常基础的问题,去探究计算机科学对于智能、对于人类的意义。我们一直在发展我们的理论,也有希望创造出体现这些理论的机器,或者是更加智能、更加类人化的机器。我觉得这是最棒的事情。

CSDN:今天,许多大学生都是二十岁刚出头,而他们中有些人将来也会变成研究员。如果您能进行时间旅行,您会给当年二十刚出头的自己什么建议?您会对您自己说什么?

Peter Lee:我总是喜欢给别人各种建议。因为在我年轻时,我也犯过许多错误,而且我现在还在不断地犯错误。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要设法让自己身处一大堆聪明的人中间,尽可能多地与他们打交道。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我认为自己非常聪明,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没有耐心与其他人打交道。我想这是一个错误,如果我能回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对自己说,要让自己置身于研讨会、各种会议、讨论小组等环境中,以此争取更多与聪明人交流的机会。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自己也会变得更加聪明。而且,如果你的想法和学识帮助了其他人,你自己也会得到回报。所以,不要做一个独行者。你在选择人生道路时,无论是在哪儿——当然我很乐意你投身于研究工作——一定要设法让自己与尽可能多的聪明人接触。

CSDN:有人常说,人们往往在短期内高估了技术的潜力,但在长期内低估了技术的潜力。在人工智能领域,你是否认为人们过于乐观?你对人工智能的近期和远期影响怎么看?

Peter Lee: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有人说,人们的思维是线性的,如果出现以指数速度发展的技术,就会产生这样的效应——即短期内高估了技术的潜力,但在长期内低估了技术的潜力。我认为,现实世界中的情况要更加复杂。在人工智能领域,有一点已经非常清楚,就是基本的感知问题。例如,让计算机看到某个场景,并理解它所看到的东西,或者让计算机能够听到人们讲话并理解内容。这些感知方面的问题已经非常清楚。今后几年内,我们能够把它们提升到人类的水平,甚至是超人类的水平。计算机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为此感到十分兴奋。但是我们难免会高估一些事情。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好的感知技术,以及很高超的认知技术——这里有个例子,今后三至五年内,我们可以设计出辨色能力强大的计算机,我们让它参加测试,或许能得到及格的分数。但是如果让它升到三年级参加测试,这台计算机可能在很长时间内都会不及格。因为到了三年级阶段,课程要求利用常识进行推理,而这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力和能力。放眼未来,我可以看到在人工智能在视听方面将有很大的进步,或许可以超出人类的能力,但在理解其所看到和听到的内容方面,能力还有待提升。

CSDN:历史上,有关我们何时以及如何充分地利用人工智能,曾有过几次乐观但错误的预言。在你看来,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充分释放人工智能的潜力,我们从历史上能够吸取哪些教训?

Peter Lee:大家知道,有关人工智能,有一个研究议题是人类化。我们倾向于把人工智能看作人类智能,然而,尽管许多人非常关注这个,我还是认为,我们永远不会创造出这种人类智能。我认为,我们会有很多十分先进但功能比较狭隘的人工智能产品,它们就在我们身边,包括身上的可穿戴设备,也存在于我们的汽车里和家里。这些设备协同工作时看起来很智能,但从单个设备来讲,它们可能并不比一只狗聪明。因此,当我们谈论人工智能的未来时,一方面,智能设备的数量简直令人惊奇,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许会感到失望,因为还没有任何一种人工智能设备可以与我们交流,成为我们的朋友。

CSDN:在流行的文化中,我们曾设想了许多可以运用人工智能的情境,在你看来,人工智能将怎样影响计算机科学研究本身,以及研究者们?

Peter Lee:虽然现在人们谈到人工智能都很兴奋,但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称之为人工智能的冬天。在80年代,曾出现过对人工智能的过度宣传和乐观情绪,但到了90年代,人们丧失了希望。今天,这种对于人工智能的乐观情绪重新抬头,这让我想起来90年代的情况。我真的无法判断,这一次我们会再度失望,还是真的能够做出一些产品,让我们与之建立联系。人们在讨论人工智能时,往往会渴望有一种机器人或类似的产品能够成为他们的朋友,代表人们从事工作,人们能够依赖他们进行日常生活。我想,我们在智能设备的实用方面还会实现巨大的进步。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科幻电影里面,人们同时表达着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担忧和兴奋。这种事情很难断定,但我可以说,作为人类,我们一直渴望创造与我们自身一样的机器,我们绝不会放弃这种追求。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