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腾讯前副总裁吴军: 硅谷不需要复制

发表于2015-12-08 10:03|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摘要:12月1日,《硅谷之谜》新书发布会结束后,吴军接受了CSDN采访,他称:“硅谷其实不需要复制,如果我们把思维方式从农耕文明与工业时代的思维方式,换成信息时代的思维方式,很多事情本身就可以做到。”

吴军是属于不走寻常路的类型,曾经的Google搜索专家和腾讯副总裁,如今成为丰元创投合伙人,这些都不是大众对他熟知的原因。

不会技术管理的投资人不是好作家。作为投资人,吴军最擅长的事还是写书和讲故事。从《浪潮之巅》开始,吴军就用讲故事的方法,把互联网科技大潮中那些经典的发展历史诠释给所有站在这大潮之中的人。直到刚刚发行的《硅谷之谜》,他写作出版的书籍已经涉及了IT、信息算法、教育、历史人文等多个题材系列,累计售出百万册。

李开复在《硅谷之谜》的序言中写道,这本书颠覆了人们对信息时代的认识、对创新和创业的理解。我国的创新与创业在科技大潮下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面临包括传统更迭、多元化发展、高质量创业等诸多巨大挑战。吴军在他的书中,对硅谷的发展和成功进行了深层本质化的分析,提出了鲜明性的观点,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创新创业的另一种认识和思考。

对叛逆和失败的宽容


《硅谷之谜》发布会圆桌讨论环节

硅谷的成功是因为不断创造出伟大的公司,然而伟大不能仅以营业额或市值衡量。12月1日晚,《硅谷之谜》新书发布会结束后的专访中,吴军告诉CSDN记者:“在我看来,一个伟大的公司之所以称之为伟大,在于世界上有它和没有它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在《硅谷之谜》中,吴军对硅谷成功的原因归结成六个重点,首先是对叛逆行为的宽容,对失败的宽容。“叛逆”一词,在很多场合下都被认为是贬义词。在吴军的书里,以及他的采访和演讲中,都反复提到了,关于硅谷的成功本质上归功于叛逆,同时硅谷有着宽容叛逆的文化土壤,甚至形成了法律保护。这里说的叛逆,其实是指硅谷的科技公司之间员工跳槽、离职创业这类现象。

硅谷的起源,很大程度来源于肖克利半导体公司的“八叛徒”出走成立仙童公司,而后再分别出走创业,成就了英特尔等众多知名企业,推动了硅谷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从而使得硅谷崛起。与此同时,社会对这种叛逆的宽容和许可,促进了硅谷长期的繁荣和发展。

吴军在采访中告诉CSDN记者这样一则例子:2011年加州政府起诉苹果、Google、英特尔和Adobe四家公司,原因竟然是它们之间互相不挖角,这四家公司两次败诉,总共赔偿了4.15亿美元。从这里就能看出,社会公权力对叛逆的支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人才流动,加强公司竞争力,促使创新技术的进步。

追求卓越是生存的需要

与我们认知意识的企业不同的是,硅谷不追求基业常青、百年老店这样的发展文化,而是不断在原来技术基础上,不断思考和创新,产生新的更优越的技术和产品,以此创造出了更多更卓越的企业。

而对比如今中国的企业环境,虽然对叛逆有了一定认可,但本质上却没能做到追求卓越的创新。“硅谷大部分的创业公司都是在先前公司的基础上做N+1的工作,在技术各方面比原来的公司做得更优异,而中国很多公司都是在N-1,把带出去的资源用来复制生产类似的产品,成本少了价格便宜了但质量也下降了。”吴军认为,把有利可图的大行业资源分流变成很多小市场并不是创新,只是模仿和寻找更多利润。

另一个与其他地区不同的是硅谷的工程师文化。“硅谷有一套制度,在分配的时候大家是在一个契约的基础上来分配增量,使得大家能够共同做出新的贡献,推动企业的发展。”

吴军谈起了他在腾讯工作时所看到的经历,一个写了四年代码的工程师可能连女朋友都找不到,因为丈母娘看不起他——四年还没有进入管理层好像很丢人。但在硅谷,一个工程师可能一做就是二三十年,最典型的例子是Google有一个工程师汤姆森,他在70年代获得了计算机的诺贝尔奖,直到今天他还是在写代码,他的收入并不比任何一家公司的高管低。

“硅谷最重要的一条,是对现代企业制度的否定,他们认识到在企业中企业不是核心,人是核心。”吴军表示,相比硅谷的企业,我们国内企业的工程师文化方面没有得到重视,人和企业间的契约精神没有得到好的发展。

连接比拥有更重要

人们提到硅谷就想到风险投资,是因为硅谷创造了一套关键的投资和发展的理念,以致于可以不断复制出各种各样的成功公司。“一个好的投资人是不做市场预测的,真正在硅谷做风险投资的人,他们不是做了预测,也不是他们多么有眼光,他们只是不断地根据环境的变化做出选择。”未来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无法事先做计划,所以总是需要不断地调整,这是硅谷产品设计的特征。

吴军在《硅谷之谜》中提到信息论中的香农第一定律是风险投资的本质,即为资源分配的优化,在信息时代下,公司的运作方式是通过不断地把最多的资源给最有可能性的项目。而香农第二定律中传输率不可能高于信道的容量,这就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使得很多的终端用户可以突然之间产生一个很大的带宽。

大数据思维就是利用数据的不确定性,而互联网思维是用技术在拓展对外连接。信息时代过渡到互联网时代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连接比拥有更重要。今天非常火热的出租车公司,比如Uber和滴滴打车公司,虽然它们的客流量和业务很大,却没有一辆自己的汽车,因为他们连接了用户的需求。

“中国孵化器的误区在于,很多人的思维还停留在工业时代,甚至是农耕文明时代,太看重生产资料。”吴军表示,封闭的单一文化的系统,最后会演变成越变越无序的状态,如果想进步就需要从外部进入开放系统,只有扁平化的管理才能增加带宽,促进交流,促进沟通。

“其实硅谷不需要复制,如果我们把思维方式从农耕文明与工业时代的思维方式,转换成信息时代的思维方式,很多事情就不难做到。” 吴军如是说。

0
0
  • CSDN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向CSDN吐槽
  • 微信号:CSDNnews
程序员移动端订阅下载

微博关注

相关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