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移动开发RSS CSDN首页> 移动开发

专访:两名外国工程师眼中的中国互联网与创业

发表于2015-08-11 18:24|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CSDN

摘要:近期我们专访了光音网络负责广告家平台的研发工作的两名外籍工程师。他们分享了先行于Google的OKR制度在这家本土公司的实行现状,并从国内外互联网的小差异,聊到了广告平台的下一步趋势。

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国外优秀人才加盟。近日,CSDN采访了光音网络负责广告家Pro.cn平台的几位外籍研发人员,广告家Pro.cn技术负责人Nathaniel Reid Pinkerton Hobbs和广告家Pro.cn Web全栈工程师Alexey Zhokhov。听听他们怎么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怎么看中国的公司的管理。


Nathaniel Reid Pinkerton Hobbs

Nanthaniel在2008年来到中国,当时正值他在美国普渡大学本科的最后一个学期,完成了所有计算机科学系的课程,到清华留学。在此期间一直在谷歌中国研究院做技术兼职工作。毕业后他去了一家叫Grata的公司实习,并最终加入光音网络。

Alexey来自俄罗斯,从小就对电脑感兴趣,买过各类开发书籍自学。他曾帮一位在哈尔滨开餐馆的俄罗斯朋友搭建了在线商城。在这位朋友和家人的鼓励下,来到了哈尔滨留学。

“因为哈尔滨算不上中国的发展中心,毕业后我只身前往上海,做了三年技术工作。其实,我在哈尔滨时学的是中文系,一路走来,开发知识都是自学而来的。跟光音网络结缘比较偶然。当时有一个俄罗斯的投资人,决定在中国做一家广告公司,就问我是否愿意去负责技术工作。跟Nanthaniel和CTO David Sky的见面是在酒吧,我们去喝酒聊天。其实那是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面试。David跟我聊着一些技术话题,有些内容我甚至没法完全听懂,而Nanthaniel则更像是在考察我的思维逻辑和性格。我当时面试时就决定,要加入这家公司”Alexey说。


Alexey Zhokhov

不过相较而言,Nanthaniel接受面试时可完全没有这么轻松。“他们在面试之后,就给了我一个小项目,然后做一个类似MEAN的Javascript开发框架。似乎在测试我的技术能力,虽然小项目与公司的业务并无太大关系,但是其中所需要的技术都是业务研发过程中通用的”Nanthaniel表示。

据他们描述,光音网络CTO David Sky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会吸收各种有想法的人到核心技术团队中。而且他兼具西式的思维模式与适用于中国环境的生意经验。这也是吸引人才加入光音网络的一个原因。

Google一样去做管理考核

Nanthaniel和Alexey的团队中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国家的工程师,比如美国、法国等。毕竟中西文化存在差异,要让这些外籍工程师在国内按照中国人的方式工作,必定会水土不服。Nanthaniel觉得中国的IT圈与美国有很多地方不同。“国内普通的公司给人一种不开放的感觉。记得在清华上学时,我们学院有不少外籍教授,他们所授内容有很多难点。当他每次停下,抬头问‘是否有问题’时,基本没有学生提问。这一点在工作中也不鲜见。而在我们公司,大家通常会去讨论一个项目该怎么做,一些细节问题如何解决,相对更加自由。”

于是,为了给自由的思想留下空间,团队采用了一个近几年才流行起来的制度——OKR(Objective and Key Results)。这个管理方法由Intel首席执行官Andy Grove(1998年卸任)发明,后来因为Google的采用而变得流行。

在国内,似乎采用OKR制度的公司并不太多。据说,明道软件从2014年开始采用OKR制度,并取得了1100%的业绩增长;在创客圈颇有名气的SeeedStudio也从一开始便使用OKR制度;作为Google系创业公司,豌豆荚也采用了OKR。不过知乎上一位实际经历过OKR制度的人也表示,OKR并不是你想复制就能成功的。

“我觉得大多数人知道KPI应该怎么用。但是OKR不一样。你需要考虑目标、关键结果,而且关键结果不应该太多。在推进项目时,如果发现目前的项目效果不理想,我们可以改变方向。”从Nanthaniel的表述中,可以将OKR分为三步:1.团队成员提出目标;2.团队讨论并确定目标;3.给目标一个Sponsor,有他监督目标和关键结果。

Nanthaniel认为KPI并不适合科技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KPI就像飞机的起落,每天按次序起飞,有固定的方向和航线,如果稍微有一些改变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IT行业中可没有固定的路线,你需要适时改变方向,所以OKR会更加实用”他表示,KPI比较适合用于有规律的重复性任务和执行性任务,但是它完全不适用于创造性任务。

Alexey认为,OKR跟KPI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区别。“KPI只考核公司的利益,最终体现是‘一个数字’。OKR最终体现在‘一个目标’,公司有公司的OKR,团队有OKR,我们每个人也有自己的OKR,个人兴趣也可以纳入到自己的OKR中,而他们所有人的OKR都是基于公司的目标而来。OKR不仅仅关乎到结果,还关系到过程。它不仅仅关乎公司利益,也有助于个人成长。”

Alexey此前在上海当工程师时,经历了三年的KPI制度。“当我刚刚到光音网络时候,他们跟我说OKR,我一头雾水。我不清楚该做什么。以前公司给我一个指标,我就向这个数字冲。但是OKR不一样,更重要的是要调动自己的主动性。”

OKR听起来更加灵活主动,可以随时调整工作的方向,不过这听起来似乎是浪费了一些精力。Nanthaniel表示“我不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当然前提是你所选择的研发或推进其他工作的方向是基本正确的,不会做到一半发现大部分是无用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的确会出现一些偏差。我是一个工程师,我认为我们应该经历失败。如果你不去尝试新的东西,只想蜷缩在安全港,怎么做出神奇的产品?所以应该去尝试,不要害怕失败。”

外国工程师眼中的中国互联网

提到“神奇的产品”,Nanthaniel对微信赞不绝口。“我真是爱死微信了”他说,“国外有很多成熟的产品,但是在中国市场没法使用或没有发展。不过这种情况也让一些公司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国外有Twitter,国内有微博;国外大家可能用Whatsapp,但是国内大家都用微信,而且微信的功能很强大。”

“我觉得微信是真正在玩儿广告的平台。”Alexey随后说道,“一方面,你会看到很多人在朋友圈中推广产品,但是大家并没有像对待传统广告那样有强烈的排斥感,因为这是熟人发出来的。另一方面,微信也在接入一些广告主,对人群投放广告。”

有大约80%的用户都通过手机访问互联网,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但是,真正能在移动端做到精准的广告公司非常少。移动用户的行为更加复杂,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也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Nanthaniel表示。

Nanthaniel和Alexey主要负责广告家Pro.cn大数据场景营销平台的技术工作,这是光音网络有两项主要业务之一,另一个业务是小云Wi-Fi场景网络。

移动时代的新营销模式

广告家Pro.cn与小云WiFi是两种不同的产品服务,当前来看是以互补的形式存在:小云WiFi是场景网络,提供场景网络建设;广告家Pro.cn是场景营销平台,提供基于大数据的广告营销。

目前各家商业Wi-Fi之间的竞争主要体现在WiFi增值服务的差异化上,例如对数据分析、用户挖掘等;其次体现在对内的WiFi网络营销上。部署商业Wi-Fi的商户目前提出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快速转型O2O,有效提升到店率,提升商户与用户互动和联系,加强网络营销等”。

广告家Pro.cn是国内最大的DSP之一,拥有数十万网站、App、软件以及机场、校园、咖啡厅、酒吧、酒店、餐饮等场景网络入口,通过对用户的性别、年龄、职业、位置、时间、设备、行为、喜好等数据进行汇总整合,勾勒出每个用户的形象和轨迹,分析出目标用户营销价值,再根据人群、场景、时间段进行多维度匹配,由此为企业提供与众不同的营销服务。每天流量PV达5.5亿,可触达1.5亿独立用户。

据了解,场景化营销是基于网民的上网行为始终处在输入场景、搜索场景和浏览场景这三大场景之一。这其实是一场心智影响力,消费行为本身就带一定的场景暗示。比如你正在谈恋爱,想要给爱人准备特别有新意的礼物。这时有人提醒、告知你,让你通过各种信息来源“选择”某个商品或者服务去做表达。这样无论从情感上还是理智上,你都乐意接受,因为这时自我意识里的某个心智的共鸣。简而言之,场景化大数据营销就是判断消费者当下场景的潜在需求,然后给用户推送基于该需要的品牌内容。

0
0
  • CSDN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向CSDN吐槽
  • 微信号:CSDNnews
程序员移动端订阅下载

微博关注

相关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