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有道周枫和他的“放养”团队

发表于2013-12-22 21:13|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陈馨影

摘要:“有道都是你觉得靠谱的idea才会去执行吗?”“肯定不是,我觉得靠谱的十有九个都不靠谱。”“据说你会和丁磊聊产品聊到凌晨三点,你会和下面的人聊天到很晚吗?”“偶尔,不能老这样,会出家庭矛盾。”

清华96级计算机系第一名、不折不扣的技术男,如果没见过周枫本人,单从之前的报道中去了解,周枫应该是这么一个人,满脸胡茬,不善言辞。可见到周枫第一面,发现这些形容和他本人相去甚远,干干净净的两个大酒窝,时不时的冷幽默让人忍俊不禁。

“有道都是你觉得靠谱的idea才会去执行吗?”
“肯定不是,我觉得靠谱的十有九个都不靠谱。”
“据说你会和丁磊聊产品聊到凌晨三点,你会和下面的人聊天到很晚吗?”
“偶尔,不能老这样,会出家庭矛盾。”


关于周枫这个人,最传奇的故事莫过于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甚广的那段故事, 1999年周云帆、陈一舟、杨宁带着互联网的梦想和风投给的一笔钱,回到中国准备轰轰烈烈干一场,为寻觅人才杀气腾腾地踹开清华某间宿舍的大门,让一脸惊恐的学生写下清华计算机系最牛的学生,于是三人按图索骥找到当时清华第一名的周枫,把睡在上铺的周枫叫下来,经过深度交流之后,周热血沸腾地加入了ChinaRen工作,拿着当时800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吃着同学们羡慕的小炒。而当搜狐以3000万美元收购ChinaRen之后,他便去了搜狐,到了2000年周枫决定回到清华继续读硕士,此后又去美国读博士,从搜狐出走,后来被丁磊招去做了有道,那时候2005年。

搜索失意

其实周枫与丁磊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04年,当时丁磊正在寻找垃圾邮件过滤的方法,无意中翻到周枫的论文,于是马上打电话到美国找周枫,之后两人曾一起合作过163邮箱的开发。

2005年丁磊再次找到周枫,准备做搜索,正好当时周枫在伯克利分校的研究方向是分布式操作系统,也就是搜索技术的基础。

2005年的搜索市场还是个未知数,一切还未成定局,那年百度刚在纳斯达克上市,其它公司还觉得搜索很神秘,因为神秘,所以心存念想。最开始大家对这个项目寄予很大希望,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到2012年年中,有道却对外宣布,有道搜索将与360合作,由后者为有道搜索提供技术支持,而原搜索团队则并入其它产品团队,这个周枫为之奋斗了七年的产品终于落下帷幕。周枫说,那次的转型是有道有史以来最挣扎的一次决定,在对外公布之前,内部其实已经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做相关调整和安抚团队成员的情绪。

对于许多自打公司成立以来就从事搜索的同事来说,他们心有不甘,但经过一段时间,大家都会达成共识,有道必须转型,必须往前走。“搜索需要流量和入口,但是有道在这方面积累不够”,周枫说道。

纠结的时候他们也曾想过将有道词典和有道搜索一并作为公司重头,“但作为一家大平台下的创业公司,只能选择其一。”权衡两者,有道搜索投入多,却成效甚微,而有道词典投入少,效果反而更好。如今这款相对不受重视的产品成了有道最成功的产品,说起来还有几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成分。

“不小心撞上”的成功

做搜索的时候,大家会聚集起来讨论如何将产品做到差异化,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出,要不在搜索页面中增加查词功能,这样不仅可以让搜索变得独特,也能开创世界上用搜索做词典的先河,最后大家一致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于是周枫在100多人的搜索团队中抽了3个人专职做词典,由后来一直负责词典项目的包塔带领。不过最开始谁也没把它当做重点, 也没有想要把它当作一个单独的产品来做,所以早期的词典用户会发现,那时候的有道词典只是有道搜索页面上的一个Tab。

也正因如此,产品做出来之后叫好不叫座,几个月之内用户增长寥寥无几。工程师们也相当挺纠结,最后发现需要客户端,所以直到开发出客户端,有道词典才开始步入正轨。到2009年年初,有道发布了第一个手机版本,塞班版,移动端的部署也开始上路。

周枫说,有道词典最大的不同在于结合了搜索。从以往的词典中,你能查到真正有用的单词可能只有50%,因为很多新单词词典无法收录,比如最新出现的电影名、公司名、人名、新地点等等。如果用搜索做词典,这些都能很快查到。“对于这点,团队还挺自豪,因为之前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这么干过,包括后来增加的翻译功能,也是这样。

2010有道开始做翻译的时候,国内还没有互联网公司做翻译,但当时团队中有人特别想做,在他们看来,Google做搜索,有道也在做搜索,既然Google能做翻译,为什么有道不能?

其实翻译这事儿就适合搜索公司去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翻译的基本原理就是统计机器翻译,而不是像二十几年前那样教计算机语法,人类无法让机器真正懂语法,最好的方式就是建一个很大的数据库,去统计语料,搜索最有可能的片段进行组织。计算机处理人工智能,现在被证明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统计搜索,无论词典、图片还是语音都如此。

如今坐拥3.8亿用户的有道词典已然是有道的明星产品,在与金山词霸和QQ词典的狭路相逢中,一路披靳斩截,成为用户最受欢迎的词典,同同时也是网易除了游戏之外,用户量最大的产品。

对于有道的下一步打算,周枫并未透露太多,只是说词典只是工具,是很小的一部分,英语教育有很大的创新空间,年底会有一个新产品上线,从现在网页版的“口语陪练”服务大家也许看到端倪。

“放养”管理下的创新

有篇文章中写道,对于有道词典取得的成绩,周枫引用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电影《点球成金》里的一句台词:“你真的撞上一些成功,才能有真正的自信。”

周枫这种“撞上去”的成功给了周枫更多自信的同时,也让有道其他人意识到,普通员工也有机会实现自己的价值,因此激发了团队其他成员的积极性,从做有道词典开始,团队内部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一种文化,每个人都有提出想法并实现自己想法的机会,但前提是,在决定实现另一个idea的时候,周枫会告诉他,必须停止之前的idea,不能越积越多,否则找不到重点。

惠惠购物助手也是这种文化下的产物。这是有道工程师根据自己需求出发而想出来的产品,最开始大家都对这个产品表示怀疑,没有人知道它是否能做出来,不仅因为产品匹配很难,每家商场对产品的描述也不一样,并且价格时时在变,抓到一个好的价格很不容易,你也不知道商场是否接受你的方式,它可能和你反着干。折腾出最初产品花了两个月时间,一年多时间以后,终于让产品变得真正好用。据说惠惠购物助手现在是有道用户满意度最高的产品。

除了有道词典和惠惠购物助手,云笔记的“中文手写”功能也是一个工程师的杰作,周枫说,这其实是个很偏门的技术,但这个员工恰好知道有这么一种技术,就提出来做,做出来之后发现这个功能非常受用户欢迎,因为可以在电子设备上写出手写字的感觉,并且比自己写的字还漂亮。

这种“放养”的管理方式,造就了有道一个又一个原本非主流的主流产品。

无论词典、购物助手还是云笔记,成长的背后是周枫对员工的信任以及对客观规律的尊重,也是公司长期以来积累的开放文化的一种表现。在有道没有人拥有单独的办公室,包括周枫本人。他的办公桌和员工连在一起,坐落在有道办公室边疆地带的黑暗小旮旯里。

开放的公司灵魂不仅仅是办公室这种形式上的开放,用周枫的话说就是,虽然做搜索失败了,但留下了许多好设施培养了大家的好习惯。

有道是国内搜索里边最早把Google那一套类似数据中心管理架构都做出来的公司,比如分布式文件系统、并行处理系统、Keyvalue存储,实际在投入使用的时候,所有的产品都基于这些基础设施,因为大家都用同一些东西,所以交流很多。开放的氛围中会出现一个团队给另外一个团队帮忙的事情,比如云笔记里边的智能标签功能(根据文章的内容自动加标签)就是有道的机器学习团队帮忙开发的。

这个500人的大家庭

经过八年的奋斗,有道团队已经发展到了500人的规模,据说有不少人是慕周枫之名而来的。周枫和他爱人都是清华众多师兄师妹仰慕的对象。小道消息说,他妻子也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担任某全球IT巨头的高管,他俩的感情从清华开始一路走到现在。

“您是清华出来的,团队是纯清华人吗?”

“刚开始是这样,推荐是招聘最有效的方式,如果你认为你招的人是优秀的,那么你就相信,他推荐的人也应该很优秀”。

但这样的结果就是,一帮清华的学生在讲清华冷笑话或者八卦的时候,偶尔招了一个非清华的,他就听不懂,会认为自己受到排挤,所以从2006年开始,有道内部会明确提出来要均衡比例,因此后来招了许多北航、北大、北邮、中科大还有中科院的学生。

和丁磊一样,对于盯上的优秀人才,周枫会不遗余力将之招至麾下,有道云笔记现在的负责人蒋炜航就是他和丁磊一起“威逼利诱”过来的。那时候蒋炜航还在硅谷和导师一起做日志分析方面的产品,周枫和丁磊无论谁去美国,都会找蒋炜航吃饭喝咖啡,后者也不负重望,云笔记现在已接近1900万用户,成为国内第一的云笔记产品。

做产品要紧盯用户而非竞争对手

采访最后,周枫说,回想起来,以前走过不少弯路,犯过许多错误。做搜索的时候会盯着竞争对手的产品,看他们有什么,有道就补什么,最后发现项目越积越多,有道最多的时候同时在做二十几个项目。

“其实做产品就不应该围着竞争对手转,而是应该紧盯用户,用户需要什么才做什么,要做顺应趋势的产品,你会发现,用户推着你走事情会容易很多。”

(记者/陈馨影 文/陈馨影 责编/张勇)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