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对话CTO]雅虎北研副总裁George Chu:雅虎北研更像是一个创业公司

发表于2013-07-28 23:16| 次阅读| 来源CSDN| 0 条评论| 作者魏兵

摘要:本期“对话CTO”的嘉宾是来自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的George Chu,George12岁到美国,受Steve Jobs及Bill Gate的影响进入IT行业。本期采访中,George Chu分享了关于雅虎北研文化、团队、研发和人才管理方面的经验。

导读:12岁到美国,George Chu受到Steve Jobs及Bill Gate创业故事的影响,立志要进入IT行业。在微软工作13年,经历了各类Visual Studio开发工具研发工作后,George Chu决定回中国发展。他觉得雅虎北研对他来讲像是一个创业公司,所以回国两年后,决定加盟雅虎。作为雅虎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副总裁,George Chu接受了CSDN“对话CTO”栏目的采访,分享了关于雅虎北研文化、团队、研发和人才管理方面的经验。


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副总裁 George Chu

以下为采访实录:

“对我来讲,雅虎北研更像是一个创业公司”

CSDN:请谈谈您的职业经历以及您对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以下简称“雅虎北研”)的印象。

George Chu:我12岁到美国,当时受到乔布斯和比尔•盖茨的创业精神影响,就立志要做计算机行业。加入雅虎前,我在微软工作了13年,专注于Visual Studio开发工具的研发,从C#、.NET的第一个版本开始做,包括编译器、调试器、IDE,最后到并行计算和Windows Azure,都有参与。

四年前,我决定回中国发展,希望寻求一些变化。我的兴趣在互联网,中国互联网也正在高速发展,对我而言这是一次机遇。虽然在美国长大,但我有中国血统,我和我的家庭都一直期望回中国看看,亲自体验一下中国的快速成长。

虽然微软是世界顶尖的软件公司,也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我要想学习互联网的商业和技术,需要找那些颠覆世界的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所以在两年前,我加入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

无论是商业还是技术,雅虎在业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在这里我能学到我想学的东西。

同时对我来讲,雅虎北研更像是一个创业公司。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它从无到有再到今天的规模,不过经历了短短4年的时间。这4年中搬了3次家,人员也从10人扩充到350多人。现在,公司仍在高速成长,尽管我没有全部经历这些变迁,但是这家公司里存留的那种创业激情我仍能清楚的感觉到。大家从来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为了创新而创新,所有人都乐于思考和发表自己的看法,只为了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就是创业公司的激情。和许多其它成熟的企业不同,我们这里没有严苛的规定、森严的等级和复杂流程,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发展、平等地交流。

除了创业意识外,雅虎北研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里对技术人才的重视,作为研发机构,研发技术人员无疑是雅虎北研的生命之源。除了优厚的待遇和轻松愉悦的工作环境之外,雅虎北研总在无时不刻地强化研发人员的主人翁意识,给他们更加广阔和多样的发展空间,雅虎北研还有较为完善的培训体系,可以充分利用内部资源使初级研发人员快速汲取经验,快速成长。

对我个人来说,我还非常喜欢雅虎北研每天提供的美味的免费甜点和咖啡。

CSDN:在你的职业道路上,不同的角色中你最感兴趣的部分分别是什么?最有挑战的又分别是哪些方面?

George Chu: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确担任过很多不同的角色,比如程序员、开发经理以及团队经理等。在这些角色中,我最感兴趣的是那些能够集思广益、创造出一些全新东西的角色。对我来讲,怎样将大家的创意雏形变成极好的创意去实现是最困难、也是最有价值的事情。

CSDN:在你的职业生涯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事情,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处理?

George Chu:有,应该可以说会更关注家庭。无论担任什么职位,从事软件开发行业的人都很忙,工作都是没日没夜的。如果我能回到过去选择不同的处理方式做一些事情,我觉得应该会是抽出更多时间陪陪自己的家人。

团队: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的战略地位举足轻重

CSDN:目前雅虎北研技术团队的规模和结构是怎样的?

George Chu:雅虎北研成立已经有四年了,目前我们大概有350名工程师,都是一流人才。在我的印象中,他们绝大部分都很年轻,很有热情,很有创意,也很有主动性。

目前雅虎北研的业务结构可以分为三大研发方向,即科学驱动的个性化和广告、移动平台及应用以及云计算。

CSDN:雅虎北研的使命是什么,研发的模式又是怎样的?有哪些优势,面临哪些挑战?

George Chu:“核心力量•全球影响”既是我们的发展战略也是我们所肩负的使命。如今雅虎北研已经成为雅虎重要的创新驱动器,雅虎的复兴,雅虎向科技公司的转型,对我们来说都有非常实际的意义。我必须让雅虎在产品及技术方面的愿景得以实现,我们还必须对雅虎全球逾7亿的用户负责,确保他们得到最佳的用户体验。

雅虎北研在开发模式上并没有特别独特的地方,常见的模式也是敏捷开发,关键在于开发的思维方式上。对于很多年轻的开发人员来说,他们总习惯于先做了再试,试完了再想,想完了再改,这在计算科学的实验领域或许行得通,但在工程领域未必是一个好办法。这种传统做法有点像雕塑,拿来一块石头,敲敲打打,去掉很多无用的东西,最后变成一件作品。实际上,工程开发更应该像是注塑,即你在做之前就已经想清楚你的作品应该是什么样子,并且做好模具,这样一来,作品的成型就水到渠成了。所以我要求他们要先想,从宏观到细节,想清楚到底哪些对用户最有价值,然后再做,争取一次成型。对于大部分开发人员来说,这是一种逆向思维模式,如何逐步建立这种意识并且加以实践对于我们来说往往是最大的挑战。

其实刚才已经谈到了一些优势,比如刚才说的思维方式就是我们在开发理念上的优势,对人才的重视就是我们在管理上的优势,而我们的三大研发方向,即科学驱动的个性化和广告、移动平台及应用以及云计算,也就是我们的技术优势所在,我们在这些领域已经为雅虎贡献了大量的产品和技术。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一直坚持“科学驱动的工程开发”,科学研究和工程开发的紧密结合根植于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的DNA中。科学研究是雅虎提供独特、相关且个性化的移动和互联网体验的秘密武器。通过科学研究,我们致力于提供更丰富的用户交互、更相关的广告推荐和内容推荐,以及无缝一致的跨设备用户体验,从而激励广告主在雅虎的互联网产品上,通过购买显示广告和搜索广告来推广他们的产品和服务。

CSDN:雅虎北研最近两年都有哪些成就?目前在雅虎的战略地位中举足轻重,那您觉得雅虎北研应该有怎样的表现才能配得上它所处的地位?

George Chu:我认为现在雅虎北研已经具备这样的地位,关键的体现就在于很多在华研发机构可能都还在从事跨国企业中相对周边产品的研发和一些本地化工作,而我们的任务大部分都是雅虎最核心的产品和技术,这些产品和技术将会直接影响到雅虎全球逾7亿用户的体验。

目前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就是OnePush这个项目,它现在已经应用于Flickr、雅虎邮件、雅虎 Cricket等雅虎的重要产品中,未来它会逐步支持雅虎所有的桌面、移动及Web应用。

之前的主要成就还包括Yahoo! Messenger、Flickr、移动搜索等重量级应用的移动客户端开发;智能搜索技术的开发,搜索及展示广告平台的技术优化;与雅虎的鸡尾酒平台相关的IDE、封装技术及运行库的开发;支持短信互动和广告系统的云计算平台的开发。

CSDN:雅虎北研成立已经有四年,您觉得雅虎北研的未来发展方向是怎么样的?或者说,您愿意与雅虎北研的三百多名技术人打造一个什么样的雅虎北研?

George Chu:雅虎北研一直致力于为雅虎公司的全球业务提供面向未来的创新技术、一流产品和卓越的开发平台,未来我们会坚持这样做。我们的文化带有硅谷和创业的双重基因,环境宽松,牛人多,学习氛围好,快速成长。

从雅虎北研自身的发展来看,我们则一直致力于促成“三赢”的发展愿景:首先,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为员工创造从事公司全球核心项目的机会以及宽松的工作环境,同时积极与本土科研机构和技术社区合作,让人才“赢”;其次,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在中国智慧的助力之下,令雅虎公司“赢”;最后,通过把世界级的核心项目带到中国来,提高国家的创新实力,让中国“赢”。三赢将是我们不变的发展和努力方向。

研发:雅虎本质上是开源的

CSDN:在开发过程中,雅虎的工程师们怎样保持项目的透明,避免项目重复?

George Chu:从大的方面来看,项目跟项目之间可能的重复,我们会通过Review的方式把这些共同点找出来,制订方案。项目内部可以用各种工具来避免重复工作,包括VersionOne、Rally在内有很多工具可以用。每个团队都会使用同样的工具。在雅虎透明化是非常重要的。知道彼此在什么,才有一些建议。

CSDN:如果在项目开发过程中遇到困难,不同项目之间的工程师,通常能互相求助么?

George Chu:在完成自己手中项目的情况下,可以相互协作的。产品开发过程中总会碰到一些困难,这时候团队就很有必要。雅虎很注重互动。经过这些互动,工程师知道怎样利用别人的经验,更快的把产品做出来。苏格拉底曾说过:“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越能干的人会越谦虚,因为他知道学无止境。我希望雅虎的工程师保持苏格拉底的求知的精神。

CSDN:那对于雅虎的工程师来说,他们能调用多少的数据量和多少的资源供他来研究、测试做开发?

George Chu:雅虎是非常开明的,只要你认为这个事是对的,对公司有帮助,都可以去创新。创新过程中,可以用雅虎的所有资源,包括Hadoop集群的资源,不管是用在你的项目上,或者项目以外的事情。

CSDN:说到Hadoop集群资源,能否谈谈雅虎在开源方面的表现?

George Chu:可以说雅虎本质上就是开源的,我们的技术不仅取于社区,也回馈社区。就如Hadoop,雅虎目前使用的版本是Apache 0.23,我们为这个版本做了很多贡献。雅虎在Apache社区有非常强的声誉和影响力,雅虎的技术也非常不错,现在雅虎的Hadoop集群规模量非常大,通常情况下,业界会在知道我们大规模部署某个Hadoop版本后,他们才会接着使用,因为这个版本属于“雅虎验证过的版本”,值得相信。

反过来,如果我们在某一方面有很好的研发成果,我们也很乐意回馈于社区。

开源工具方面,现在雅虎工程师用的一些工具,不少都是开源的。

人才:进入雅虎需要达到3A标准

CSDN:刚刚你也提高,雅虎云集了很多优秀的工程师,那你觉得要成为卓越的工程师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

George Chu:我认为,学无止境。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谁?苏格拉底。为什么?因为苏格拉底一直在不断的学习。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所以说,能够保持虚心和学习的精神是人不断进步的重要因素。要想成为卓越的工程师,也需要做到这点。

CSDN:中国技术人才(软件工程师、科学家)与其他国家工程师、科学家的竞争中,都有哪些优势和劣势?如果有,在雅虎北研是如何解决这样的劣势的?

George Chu:优势方面,中国的工程师善于Team work,专注技术。劣势是英语作为公司首选沟通语言,多少会有不适应,但好在公司也提供了各种培训帮助大家提升语言和沟通能力。

CSDN:雅虎目前最需要哪方面的人才?这些人需要有什么样的特质?你是否会亲自面试要招进来的程序员呢?

George Chu:只要是好的人才我们都要。素质方面,我认为学习能力,适应能力是首选。从人才角度分析的话,我觉得要进入雅虎的人应该达到三个A:

第一个是Aptitude,能力,做事的能力。很多人做驾轻就熟的事情没问题,但做熟悉领域以外的事情可能就难以适应。这就是Aptitude,能力的问题。前面我说过,雅虎目前正在努力做创新的事情,需要员工能够适应并把握好新领域的技术。

第二个是Altitude,高度。雅虎不仅仅看应聘者的过去是有多优秀,也关注员工的未来,长远的发展高度。员工是否能随时随地学习,持续成长,责任心是不是越来越强,职业生涯是否有规划、是否稳定,这些都是我们所关注的。

第三个是Attitude,态度。工作中没有所谓的一帆风顺,我们与人合作时,总是会碰到一些难题,员工能不能有毅力去克服它。

这三个A之内,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最后一个A。

面试过程中,我会亲自面试所有的应聘者。雅虎会给予所有的应聘者以很公平的考察。

CSDN:你刚才说到人才的3A标准,那雅虎内部是如何培养员工素质能力的?

George Chu:培养人才比寻找人才更加重要。

培养方式上,我们认为不仅要自己学习,还要了解别人怎么学习,每个人都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验,大家共同提高,在这方面雅虎做得是非常成功。为此,雅虎创建了良好的平台让工程师之间进行互动、学习。雅虎也会定期举行Tech Pulse,这也是员工们互相取经的好机会。另外,雅虎内部讲究的是项目透明化,项目跟项目之间同样透明化。我作为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总架构师,对每个项目都有所涉猎,因此我可以将自己对每个项目的看法带给许多同事,互相交流。借着这个项目的透明化,让大家对彼此的项目有所了解,才会有互动、交流的机会,才能够促进工程师之间互相学习。

培养方向上,雅虎希望能够培养工程师的三个“实力”:

第一个是硬实力。就是技术实力,做项目时,所有工程师都需要靠技术实力说话,项目能不能够做出成绩很重要。

第二个是软实力。硬实力是做事,软实力是做人。几个很聪明的工程师一起合作,因为大家看事情的角度不一致,容易发生百家争鸣,意见不一的情况。此时就需要工程师利用自己的软实力,去集思广益,创造出一个大家都能够认同的方案。

最后一个,如果硬实力跟软实力都兼有,就能成为第三个,即聪明实力。雅虎培养的人才不仅要能够低头做项目,还有能够抬头对外,让大家知道你的产品,相信你的产品。


“对话CTO”是由CSDN、《程序员》杂志以及CTO俱乐部携手打造的高端访谈栏目。栏目自推出以来,一直秉承前沿、新锐、高端的栏目风格,不定期邀请国内外知名企业CTO就技术、团队管理、人才等话题进行对话,解析最新技术趋势、分享团队管理经验、了解企业人才需求。

栏目地址:对话CTO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