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互联网迎来新一轮繁荣期 投资者需注意风险

发表于2011-05-16 08:57| 次阅读| 来源搜狐IT| 0 条评论| 作者MK

摘要:互联网新一轮繁荣期已经到来,技术、资金和全球化这三驾马车驱动了本轮热潮。然而,这是否也意味着新的科技泡沫再次出现呢?或许投资者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节制自己的欲望,在适当的

北京时间5月14日消息,本周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刊发了一篇题为《新数字淘金热》的分析文章。文中称互联网新一轮繁荣期已经到来,技术、资金和全球化这三驾马车驱动了本轮热潮。然而,这是否也意味着新的科技泡沫再次出现呢?或许投资者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节制自己的欲望,在适当的时机果断抽身离场才是正道。

以下为原文:

Pier38是一个类似飞机库的庞然大物,位于旧金山的滨水区。在加利福尼亚淘金热时期,来自中国的移民曾经在这里扛着镐和锨修建铁路。如今,该码头是一批发展智能手机和计算机业务,并正投入一场互联网财富大战的企业家的家园。这群经营着初创公司的年轻人有着时髦的怪名字,如 NoiseToys, Adility和Trazzler,他们坐在自己开敞式设计的办公室里,凝视停泊在附近的新奇精美的游艇,却能够毫不激动地敲出一行行的代码。

“创新的速度超越了以往的一切,”Ryan Spoon说道。他经营着Dogpatch Labs,这是一家风险资本公司的分支机构,专门租借场地给初创公司。这些承租人跟很多其他的企业家一样,想要追随Facebook和开发了包括 Farmville在内的众多广受欢迎的网络游戏开发商Zynga这类公司的步伐,这些公司在短短几年内就在互联网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其中一些成就最为卓越的初创公司正在为申报上市做准备,或者正在被财力雄厚的大公司收购。5月9号,LinkedIn是一家面向专业人士的社交网站,去年的营业额达到了2亿4300万美元。它已经为即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做好了准备,纽约证券交易所对它的估价高达85亿美元。第二天,微软就宣布正在以8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Skype,一家互联网通话及视频服务的提供商。

其他一些公司似乎也即将挂牌上市,如为订阅用户提供网络优惠券的Groupon。自从2000年电信和互联网股市泡沫爆发后就很少有大型互联网公司上市。而如今,许多大型互联网公司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再加上科技公司的大规模兼并、收购的复苏,引发了对于这一产业的意见分歧。一些经验人士从初创公司和部分相对而言发展较为成熟的公司例如Twitter的估价中预见到了新泡沫现象的出现。Twitter从五年前首次推出至今仍在探索令人满意的业务模式。而更多的乐观人士则认为,很多初创公司前途无量,而且还有很多像微软这样的收购者,有实力、有信心抢先把还未上市或未被收购的成熟互联网公司收入囊中。

技术、融资和中国

然而,两种意见的持有者都同意的是,互联网世界正在被一些强大的力量所改变,其中,三股力量最为突出。首先,技术进步使得创造出无数好的网络业务想法变得更加简单廉价。第二,新一批财力雄厚的投资者乐于以资金来支持这些想法。第三,这次的繁荣比上次更加全球化,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美国的公司一样让人惊喜。

从技术开始谈起。美国调研公司国际数据公司(IDC)估计,与2010年的3亿300万相比,今年的全世界智能手机销售量将会达到大约4亿5000万。

根据摩尔定律,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这一定律继续神奇地奏效,带来了性能不断提升、价格不断降低的消费类设备的增加。如今的一些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比十年前的个人电脑都要强大的多。

摩尔定律还能用于解释云服务的发展,如苹果的iTunes音乐商店,无论你身处何处,使用任何设备都能访问。这类服务在数据中心中完成,数据中心是云服务的工厂,挤满了几十万台服务器。服务器的数据处理能力不断增强,但价格却急剧下降。连接各设备的时间越来越短,所用的线路也越来越少。

这些技术发展促进了新平台的产生,即可供其他公司建立服务的计算基础。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和Facebook、LinkedIn这类社交网站都是很好的例子,部分平台有几亿人使用。同时,这些平台正从智能手机、传感器和其他设备中产生海量数据。

这些平台蕴含着巨大的数字机遇空间。其中,最让人震惊的创新就是汹涌而来的大量可下载的智能手机或计算机软件应用。苹果应用商店成立仅仅三年,却提供超过30万款应用,Facebook用户每天安装的应用数量高达2000万个。智能设备的广泛使用和快如闪电的网络也使Skype这类服务从中受益。

一些兴奋的人们将此次技术巨变与5亿年前的寒武纪生命大爆炸相提并论。当时,部分由于细胞已经趋于完美标准,地球上的生命进化加速。尽管这一比拟也许有点夸张,但创造网络公司的确是变得容易多了。通过利用廉价的云计算能力、运用平台获取上千万的潜在客户,可以仅仅花费几千美元就完成建立和运营公司,而在1990年,这需要耗费几百万美元。

守护天使

Facebook、Twitter、LinkedIn二级市场估值
Facebook、Twitter、LinkedIn二级市场估值

多亏了这次繁荣的第二种驱动力量,融资,这些公司才不缺乏迫切的支持者。尽管有些公司规模太小,不能吸引众多风险投资公司,但它们却是财力雄厚的个人投资者所争相笼络的对象。用该产业的行话来说,这些投资者就是“守护天使”。这些金融家们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互联网泡沫中发财致富,渴望将自己的知识和资金投入到今日的这些小型公司当中。

有一些“超级天使”,如Aydin Senkut,Google前员工,投资机构Felicis Ventures的运营者,还有Mike Maples,管理着Floodgate公司的一位软件企业家,他们时不时地进行一些风险投资,投资规模可媲美向众多机构性投资人募集资金进行投资的传统风险基金。在这种情况下,高达100万美元的个人投资都是家常便饭。有时,“超级天使”们团结协作,甚至能够为初创公司提供更大数额的资金。

累计的投资数额让人瞠目结舌。根据新罕布什尔大学风险投资调查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的天使投资人去年共向初创公司投入了200亿美元,比 2009年的176亿美元有所上升,这一数据几乎和美国国家风险基金协会宣称其会员在2010年投资的220亿的金额不相上下。投资者的资金大多数流向了消费互联网公司和软件应用开发公司。

一些相对成熟的科技公司的融资情况也有所改变。在过去几年,诸如Andreessen Horowitz和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这类的精英风险资本公司已经募集了几十亿美元资金建立新基金。部分资金已经被用于“后期”投资,用于如同Twitter和Skype这样的公司,这让这些公司能够保持比一般情况下更长时间的非上市、独立状态。

将互联网公司列入发展目标的不仅仅是风险投资公司,有人称,一家原名为DST的俄罗斯控股公司Mail.ru和其相关的投资基金DST Global引发了这场繁荣。2009年,美国大多数投资者都坐守不前,而Mail.ru和DST Global却向Facebook和Groupon这类迅速发展、前途美好的公司注入了几百万美元的资金。最终,这些投资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美国的对冲基金、私人股权公司,甚至一些共同基金都开始追随这一步伐,纷纷陷入对热门互联网公司股票的不断追逐。包括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在内的投资银行也开始建立基金,帮助有资金实力的客户购买股票。

随着SharesPost 和SecondMarket这类美国二级市场的出现,这一工作变得更加轻松。二级市场让专业投资人能够更加有效地进行私有公司的股票交易,并让公司员工和天使投资人抛售股票的过程更加简单化,同时,让整个世界见证了一次股价的飙升。

美国消费电子公司并不是这一现金潮的唯一受益者,此次繁荣的第三股推动力量是该产业的快速全球化。欧洲费尽努力才建立起一套名副其实的企业家生态系统,许多著名公司都位于其中,包括Spotify,一家拥有超过1000万名注册用户的英国瑞典合资音乐在线播放服务公司,还有Vente Privée,一家年收入10亿美元的法国服装折扣店。

#p#

然而,让人更加印象深刻的是,最近的一批加入者中有很多都是之前一轮中一直持观望态度的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中国不仅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互联网用户,而且用户数量正以最快的速度增长。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BCG)的预测,到2015年,该国的互联网用户数量将会从去年的4亿5700万上升到7 亿。同时,中国的网民不再仅仅利用网络玩游戏,而是开始进行许多其他的网络活动。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购物。波士顿咨询集团预测,在2010年和2015 年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销售额将会翻两番,由710亿美元上升到3050亿美元,达到世界最高的交易额。

这类预测刺激了大量国内外风险资本的投入。尽管中国风险基金募得的资金在2009年出现了探底,但它整体上发生了巨大的增长。根据调研公司 Zero2IPO的统计结果,募得资金的数额由2006年的接近40亿美元上升到了2010年的超过110亿美元。用于投资的总额也由18亿美元上升到了将近54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流向了互联网初创公司。

中国上市互联网公司排行榜
中国上市互联网公司排行榜

 

投资者们也同样急切渴望持有美国股票交易所中已上市中国公司的股票。根据iChina Stock网站数据显示,自今年开年,一些最大型的公司股价已经上涨了三分之一以上。在过去的12个月,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的股价从由60美元猛攀至 150美元,它的市值也因此升至将近500亿美元。主要依靠网络游戏盈利的腾讯,市值也与百度接近。两者都是股票市场价值世界前五的互联网公司,中国最大的十家公司总价值高达1500亿美元,比Google低不了多少。

这些公司似乎一旦上市就会受到热烈的追捧。中国最大的网络视频公司优酷于12月8日上市之后,它的股价上升了161% ,实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五年来新上市公司的最大涨幅,同一天上市的网络零售公司当当网的股价也几乎翻了一番。而在5月4人,社交网站人人网上市后,首日的股价就上升了29%,不过随后又跌倒了发行价附近。

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的辉煌经历促使很多其他的新兴市场互联网公司考虑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LinkedIn公布其IPO定价的当天,俄国搜索引擎Yandex也宣布它将在短期内在集中了很多科技公司的纳斯达克(NASDAQ)证券交易所上市,募集11亿美元资金。

一些人认为新的技术泡沫的说法是无稽之谈,他们指出,LinkedIn和人人网等公司已经证明了这种业务模式能够拥有稳健的收入,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上市的许多互联网公司却并非如此。同时,其他技术领域的公众公司进行交易的股票收益倍数绝不像2000年的泡沫爆发之前那么泡沫化。这应该能够抑制对非上市公司估值过高的情况。

泡沫正在形成中?

1995-2011 美国科技行业活跃度和股价走势
1995-2011 美国科技行业活跃度和股价走势

对此,一些风险资本家争论到,2011年的情况可能跟1995而不是1999年的情况更加类似。如果泡沫正在膨胀,那么它离破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因此,投资人若在现在避开互联网公司,他们可能会失去盈利的大好机会。风险投资公司Flybridge Capital Partners的Jeffrey Bussgang指出,在1995年到1997年间募得的风险基金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另外一些人指出了泡沫存在的迹象。例如,一些初创公司开出了数百万美元的薪水来吸引来自谷歌、微软和其他大型公司的明星程序员。当整个科技产业发展势如破竹之时,这些初创公司便在追寻一些拥有稀缺技能的人才。纳斯达克指数(NASDAQ)也许远低于2000年3月时的数值,但它已经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实现反弹。而用于衡量美国科技产业活跃度的旧金山联邦储备委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的科技活力指数已经接近11年前的峰值。

在投资者中也存在着非理性的繁荣迹象。风险投资公司报告一家图片共享和社交网络初创公司Color估值达1亿美元,尽管它的产品还未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上经受考验。过去12个月里,投资者之间的竞争推动了社交媒体初创公司的估值增长了逾50% 。投资者们有时忽略了对投资对象进行严格的调查,只是一味抢夺投资对象以期赢得交易。在中国,情况也是如此。一些新公司的估值正以惊人的速度上涨,在第一轮风险融资中平均达到1500万至2000万,这个数值就算以美国硅谷的标准来说也是偏高的。

所有这些现象中最危险的是,投资者忽视了对互联网公司估值的风险性,在中国尤其如此。中国互联网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除此之外,中国公司的发展还必须受严格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因素的制约。政府正有待关闭一些互联网公司。尽管中国尚未关闭任何一家上市互联网公司,而且公司通常可以进行自我审查,但任何违反政策的行为都可能对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的股票产生影响。

欧美互联网初创公司并没有面临类似的威胁。但是他们依然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期望值过高的威胁。在斯坦福授课的前企业家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表示:“每个泡沫就像在玩音乐抢椅子的游戏,游戏技巧在于在音乐停止和泡沫破裂前,将它抛售或上市。如果Pier38的一些有希望的房客可以做到这一点,那么他们或许有一天能够买得起一到两艘他们自己的游艇。”

原文出自:搜狐IT

0
0
互联网迎来新一轮繁荣期 投资者需注意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