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云计算RSS CSDN首页> 云计算

六大领域考评鲍尔默微软掌舵能力,只一“C”尔?

发表于2013-08-26 17:43| 次阅读| 来源Gigaom| 0 条评论| 作者Gigaom

摘要:成王败寇,在IT界同样适用;现在,史蒂夫·鲍尔默终于决定隐退,我们也是时候翻开他的成绩单了。

史蒂夫·鲍尔默即将卸任的消息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而业内对其微软CEO在位期间的表现能力更是褒贬不一。近日Gigaom对鲍尔默的微软生涯进行了打分,以下为译文:

技术界永远不会停止的就是改变,在鲍尔默担任微软CEO的13年期间,整个IT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可否认,微软曾今是IT技术产业最大的骄傲,然而这13年微软确实错过了太多的机会——从无关联的PC时代到移动云时代的过渡。要知道鲍尔默开始掌舵微软时,现在的一些竞争对手还处在疲于奔命或者是幻想阶段。


毫无疑问的是,在鲍尔默掌舵期间,其收入和利润一直在增长,同样它与企业计算用户之间保持着强健的合作关系;然而随着趋势逐渐演变至个人用户,微软与客户之间的关系已降到了最低点。而早在微软无止境的追逐市场利益时,Apple与Google已经着手建立个人计算的未来。鲍尔默并未认识到这个趋势,从而导致了这些阻碍微软发展障碍的形成。在鲍尔默收拾铺盖走人期间,不妨给他绘制一张成绩单。

虽然鲍尔默毕业于哈佛大学(1977年),但是他并不胜任于微软CEO这个职位。(——Tom Krazit)

1. 云/企业应用(——Barb Darrow)

在云基础设施上,鲍尔默的微软有一个非常伟大且大胆的愿景——Windows Azure 。然而不幸的是服务发布的时机:当2010年微软发布Windows Azure,它是个非常成熟的PaaS服务。而在那个时候,大量的初创及大型企业团队着迷于Amazon更为极客的IaaS服务,而这一着迷就是几年。

等到微软去年4月在Azure上发布类IaaS功能时,AWS已经炮制了大把的新服务及选择方案。总而言之,微软的悲剧在于入市太迟,而发布的产品也不能投用户所好。当然也不乏好的一面,微软有非常大的规模,并且提供了一个很少能做到且非常有竞争力的价格。这里真正的问题在于,即使微软提供了非常不错的产品,但是是不是有点太晚了?评分:B

对于将Office打造成Office 365这样的SaaS服务,人们的看法非常不一致;然而就其平庸的采用来说,评分:C。

总体评分:B-或者C+ 


2. 个人电脑/移动(——Kevin Tofel)

在鲍尔默掌舵期间发布了自微软建立已来最好和最差的两个系统:Windows XP及Windows Vista。Windows 7缓解了Vista的一些损失,而鲍尔默在上周5的发言上更称Vista是其担任CEO期间最大的遗憾。然而鲍尔默赋予微软的失败还有建立一个备受关注的平板产品,这个决定始于2010年公司在平板领域投入的回报——Windows Tablet PC的市场占有率。在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的站台上,鲍尔默炫耀了一台运行Windows 7的HP Slate,展示了未经优化的屏幕控制。鲍尔默的微软通过了Windows  8和Surface接近了这个目标,然而却仍然没有iPad或者Andriod的平板成功;而就在上个月未,Surface平板库存更超过9亿美元。

从更加移动的观点上来看,微软在手机手持设备制造上有着更好点进步。然而随着iPhone的出现,Windows Mobile显然变得无可救药,同样走Windows Phone的决策也很明智。然而想法是好的,但是微软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因此,鲍尔默留下的微软在移动领域仍然是支弱旅,却不得不做从传统计算到基于云和移动的过渡。

总体评分:C-  


3. Xbox或者游戏(——Lauren Hockenson)

鲍尔默在Xbox上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没有插手这个产品。虽然他负责微软所有发布的产品,鲍尔默也只是从前几个月才负责Xbox业务——Xbox 前负责人Don Mattrick去Zynga担任CEO。实际上,鲍尔默并未参与Xbox的业务及部署,将其放手给了Mattrick及他的前辈Peter Moore及J. Allard。

尽管如此,鲍尔默还在两个方面影响到了Xbox。首先,基于原版本的糟糕表现,他聘用Moore去推动Xbox 360项目。Moore将Xbox 360的销量扩展到之前版本的3倍,同时将Xbox带入了任何场景——微软游戏存在的地方。其次,取代将Xbox做成一个游戏机,鲍尔默拥护将其作为“起居室设备”这个思想——Xbox愿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在Xbox One上已基本实现。

希望鲍尔默能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人让其去带领Xbox进入2014及以后,鉴于他并没有直接影响,并且做了非常合适的人事任命。

总体评分:B+  

4. Bing和研究所(——Derrick Harris )

回首鲍尔默2013中期的统治,他为计算机科学领域所做的事情是非常积极的。不管他在那个时候的动机,他发布了微软Bing搜索引擎,即使局外人都清楚这个服务将一直处于Google的阴影之下,他仍然没有关闭这个服务,这也许是个非常好的决定。

鲍尔默同样没有中断Microsoft Research的资金支持。资料和系统工程体验来自一个巨大的搜索引擎,以及一组高智商的研究人员,完成了许多让人敬佩的事迹。微软的机器学习一直处于全世界领先地位,举个例子:将2012年的一个英语游行活动中的英语口语近乎完美的转换成汉语。在3月份该公司的年度TechForum上,一些非常有前途的数据分析研究项目被公开——从生产数据流到病毒通过Twitter庞大网络传播的途径。

不是只有Google的研究才能获得尊敬和注意,微软在计算机科学研究这条路上也并不懒散。如果该公司最终能将一些项目转换成产品,比如:将机器学习深度的整合进Xbox、Office及Windows,如果这些会有所帮助,那么鲍尔默可以微笑的说,这些种子都是在我任期中播下的。

总体评分:B   


5. 法律诉讼(——Jeff Roberts)

在技术领域一直存在这么一种说法,当公司停止革新时,他们将会大肆的诉讼。在鲍尔默统治下的微软,很显然应对了这个说法。

在过去十年,微软竭尽所能的在给科技行业无处不在的专利诉讼浇油,在直接控诉竞争对手的同时,还从事一些“rivateering”——将专利给予空壳公司,用以骚扰竞争对手。这给微软带来赔偿和许可上的收入,但是同样破坏了智能手机的整体经济,数以亿计的美元被送给了律师,而不是开发者。在这段时间,该公司还忙于专利战上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比如收买一些知名博客所有人,让他们撰写不利于Google的言论——从而错过了占领智能手机市场的大好时机,这个市场当下被Google和Apple瓜分。

微软的诉讼非革新策略同样延伸到了搜索引擎市场,该公司以“滥用市场份额”为由给反垄断监管部门施压,希望制裁Google。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象征公司实力、与Justice Department部门签署的10年期的协议走到尽头。

总体评分:B 

6. 战略和眼光(——Tom Krazit)

这基本上是技术掌舵者最重要的任务:你必须清楚你的公司、产业及未来,根据需求操控保证“skate to where the puck is going to be”——出自冰球传奇Wayne Gretzky,经常为乔布斯引用。

在鲍尔默掌控下,微软追寻着一系列的“冰球”。他非常清楚将大规模开发者汇聚到一个平台的力量,但是也被迫乞求开发者转向Windows 8和Windows Phone平台。他保住了Windows及Office客户端在PC上的软件垄断,同时也深受财富500强CIO们的欢迎,然而对于围绕移动设备及云计算创业的年轻高管来说,只是一种笑话而已。

CEO们需要判断许多事情:收入、利润、股票价格、员工满意度及领导能力。然而去衡量CEO能力最简单的途径莫过去看其领导下的公司是否比以前更强、更能适应未来。

在今后几年,微软在技术产业仍然举足轻重。然而比起2000年与当下,微软与未来计算的相关性显然远不如往昔?。

总体评分:C           

原文链接: The GigaOM Report Card: Steve Ballmer, Microsoft CEO(编译/仲浩 审校/周小璐)

更多内容请关注CSDN云计算频道@CSDN云计算微博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