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业界RSS CSDN首页> 业界

核高基中间件标准与SOA标准不会打架(上)

发表于2009-07-14 15:46| 次阅读| 来源中国信息主管网| 0 条评论| 作者

摘要:有言道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产品。因此,核高基关于中间件标准的制定项目引起业界关注。

有言道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产品。因此,核高基关于中间件标准的制定项目引起业界关注。

尽管政府部门仍未公布核高基重大专项的企业中标结果,但仅就中间件领域来说,相关课题和承担机构已经大体分配妥当。据中创软件中间件市场部负责人袁歆向记者介绍,其中6-1于中间件标准的制定,将由政府部门以及中创软件牵头进行研究和制定,并在未来几年拿出成果。

不过在6月底,又传出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发布了中国首个SOA标准体系的新闻。这两者之间是否有矛盾?相互之间是种什么关系?会对业界产生什么影响?记者特地采访了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CESI)SOA领域负责人袁媛,以及OSOA专家黄柳青、程朝晖,试图给出一个正解。

记者:中国SOA标准体系和现在比较热门核高基中间件标准研究有什么样的关系和联系?

袁媛:两者其实比较独立,核高基是一个基础软件标准体系研究课题,基础软件包括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嵌入式软件,统称基础软件。SOA更多和中间件结合比较多,SOA和具体的项目和集成项目比较多,SOA是整个中间件的一类,最近几年发展比较热的一类,中间件标准研究当中关注SOA的标准,SOA作为其中的一部分支撑整个中间件研究,中间件又是基础软件标准的一部分。

记者:核高基的中间件标准研究也是由政府和国内企业带头来做的,如果说这两个标准相对独立的话,未来中国中间件领域是不是也会出现多重标准?

袁媛:核高基的中间件技术标准研究也是我们所里承担的课题,我们会协调业内各类基础软件厂商参与。主要以国内为主,适当征询国际厂商的意见。针对不同的标准,我们会以不同的厂商作为牵头技术的力量。这些不同的标准最终是协调一致的,有一个统一归口管理的单位,不会说同样一个事情做两个标准。

黄柳青:标准这个东西没有标准答案的,SOA到底应该包括哪些内容?哪些标准?它本身是不断发展的东西,软件信息化本来就是这样子,所以在SOA,特别是中间件那么大的范围里面,大家关注点还不是非常一样:有的人关心ESB,有人关心J2EE,有人对灵活性要求比较高,对服务、组装、装配感兴趣。

标准不是说两个公司就能定的,而是很广泛,需要很多人参与的。而CESI在项目里面都是核心牵头的作用,带领很多不同组会带出侧重点不一样的东西。标准需要企业很广泛的参与,让很多家企业利益协调一致。这中间存在很多的妥协,标准里面最后希望体现最主流的技术,能真正在市场上推广应用起来。我说的独立不是说SOA标准优良套来做,SOA的工作有自己的工作模式,但是SOA这一块标准会放在面向服务中间件整个部分的支撑,现有的技术标准研究也是基于现在已经有的国家的项目,会做一个统一的梳理,可能会规划一些新的技术软件的标准,不是说有了,我自己再做一套。

记者:对现在已有国外标准体系做一些梳理或者删减,在梳理和删减过程当中有一些选择和不选择,在国内和国外标准制定过程当中,选择和不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袁媛:这个问题特别好,在24号上海会议当中,也有一位专家提过,这么多协会组织,这么多标准,我们有什么样的原则选择这些标准,最根本的原因首先基于我们国内统一规划出来基于我们的应用需求、产品开发,我们认为急迫需要的,需要基础的标准项目,这是第一个原则,首先基于我们自己的规划,在具体某一项标准研究过程当中,寻找相关的已经有的协会组织的标准进行分析、梳理,结合我们国内大家已经应用需求和实际应用产品开发技术发展的情况进行裁减。因为标准大部分还是有一些厂商贡献的,第一个原则就是基于咱们自己的统一规划梳理和应用。

第二,所有的标准要基于国内厂商实际在产品中应用,大家已经实施的情况,前期做标准过程当中做过调研,有一部分标准国内厂商已经开始了,即使没有提,大家已经得到比较广泛的应用,包括 SCA/SDO,我们也看到以普元为代表和其他中间件厂商,技术人员本能发现它是比较好解决问题的一套标准。基于国内实实在在目前产品技术研发实际的应用情况,对现在的标准进行筛选。

第三,标准也有好的标准和标准,有些标准在发展过程当中,不太成熟,或者标准本身很有局限,我们会选择比较有生命力或者大家认为比较成熟的标准,作为国内标准的参考或者裁减的基础。

第四,我们会选择尽量避免有专利的问题,很多标准里边涉及到具体的技术,很多厂商会把自己的东西放在标准里边,这些标准如果在采纳的时候,我们会非常有风险,尤其在国内推广应用时,所以专利的问题我们会非常慎重。

记者:加入ISO国际组织是一个比较严格的筛选过程,中国SOA标准会不会也加入到其中?

袁媛:国际标准实际上各个国家成员体自己提提案,提案之后有多轮的投票过程,各个国家都来投票,美国有一个堤岸,这个提案大家是否认为是可作的,有一个规格,达到多少比例之后大家认为可作就正式立项,正式立项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组织专门制定这个标准,这个组织也是开放的,可以是各个国家自己选择参与,参与标准制定完有很多的阶段,草案阶段,征求意见阶段,即将发布预标准的阶段,直到最后统一发布成国际标准,每个阶段都要进行投票,这个标准在ISO这个体系里面,实际上和中国一样,有一整套的规则。在其他的协会组织里边也是一样的,有一套规程,从一个工作组到技术委员会再到组织内正式发布,以参与成员投票作为基础的依据。

记者:加入国际组织之后,这个变化会变得更加权威一些?推广起来或者企业选择程度更高一些?

袁媛:以前的技术标准,中国采纳已有国际标准比较多,但是这些国际标准都是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大家玩得比较顺,做国内标准的时候,把国际标准这两套游戏规则一起玩。日本就很主动,他们JTC1比美国多承担一个秘书处,中国以往相对来说没有那么主动,我们更多是总觉得把国际标准采纳成国内标准,不少标准是翻译过来的。但是SOA和TD,中国要做在国际上非常紧张,中国的确有实力、有市场,我们有很多的厂商,SOA一方面加入国际组织因为标准做一套比较好,若干个标准对市场和产业非常不利,中国也是希望在国际标准舞台上占据主导权,发挥我们的作用,针对国内产业来说,国家标准已经够权威了,国际标准很多厂商并不知道,

记者:最近在做SOA实施案例的采访和报道,在沟通的过程当中,对SOA的理解或者实施,很多企业停留在系统整合阶段,系统整合和最早之前的系统集成有一些什么样的区别?如果从SOA体系角度来看,系统整合占了什么样的地位?

黄柳青:企业里面做得SOA比较多是两个方面,一是新的应用架构问题,新开一个应用的时候,怎么样用最新的技术使得未来具备很多的灵活性,也有一些应用整合方面。但是应用整合方面难度还是比较高的,这也是为什么以前做应用EAR也比较难,一个系统没有事先设计好被其他人整合的时候,要整合是非常难的,你在原来的系统架构设计里面没有考虑到有什么系统接的话,确实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我个人判断,我认为在中国整合也好,集成也好,EAR也好,市场是有的,但是最终的效果不太好。我们看到的趋势,好多地方新的应用系统通过SOA开放架构设计,对于一些像电信下一代的系统,银行正在做第四代的核心业务系统,这个时候会把企业应用通过SOA这样的概念、理念进行规划,使得系统之间天壤地比较好整合,如果问我的话,系统整合也好,EAR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原来的系统不能被整合的话,而且效果也是不好的。

程朝晖:整合不是技术问题,本是做应用设计当中业务设计当中原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很难再切一片,这是非常困难的话,因为数据模型、服务不是这样做的,整合的代价很大,效果不好,为什么做新一代,新一代能更好地规划。

黄柳青:假如人事系统和客户管理系统进行整合,这两个系统因为以前没有考虑到接口问题,对于什么叫员工是什么样的数据信息,一个客户应该包括哪些数据?系统之间都没有共识,即使通过技术联系起来,语言不一致的话,互相之间是很难协作的。

核高基中间件标准与SOA标准不会打架(下)

0
0
核高基中间件标准与SOA标准不会打架(上)
  • CSDN官方微信
  • 扫描二维码,向CSDN吐槽
  • 微信号:CSDNnews
程序员移动端订阅下载

微博关注

相关热门文章